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黑云翻墨未遮山

    在那枚白金戒指的诱惑下,保姆的确照做了,她那一巴掌打得不是一般的狠,慕婍婍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却还勾起笑意咬牙承受着。

    重新睁开眼后,她的笑容更加灿烂。伸手从包包里拿出化妆镜一照,面颊上赫然印着一个鲜明的掌印。

    有了这个印记,即将归来的叶洪涛势必又会和陶酒酒大闹一场。那个沈颜,自以为是个说得上话的长辈,还跑来教训自己,企图逼自己放手,真是好笑!

    她也不照镜子看看她自己是什么东西,她也配跟自己平等对话,还想要自己尊敬她?

    “我呸!”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一点半,楼下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意识到叶洪涛归来后,慕婍婍赶忙倚在床上一动不动,转瞬间换上一副悲戚的神色。

    叶洪涛回到别墅的时候,脸上的面色很不好。就在今天上午,他跟自己的好朋友章晓亮大吵了一架,起因居然是为了他自己的未婚妻陶酒酒。

    他原本想要回家睡个午觉,放松一下心情,却万万料不到会瞅见那样一幅情景——慕婍婍居然被人打了耳光,鲜红的巴掌印清晰得眼疾者都看得清楚!

    叶洪涛压下心头的疑惑,关切地问道:“婍婍,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啊,我的脸有怎么了吗?”慕婍婍装模作样地伸手挡住半边脸颊,勉强笑道,“我的脸没事,真的没事啊……”

    “还说没事,那么大一个巴掌印。”叶洪涛心疼地问道,“谁来过这里,凭什么打你?”

    “洪涛,你不要再问了,就当事情没有发生过好了。否则酒酒……”慕婍婍有意遮掩道,“我不想在你们之间制造误会,不关她的事,真的。”

    叶洪涛浓浓的眉毛拧成了一团:“酒酒怎么了?难道是她?”

    慕婍婍使劲摇头:“不是她,不是。”

    叶洪涛并没有打算将事情撂下不提,他急急地追问着:“那是谁?”

    “我不能说,我说了,你和酒酒肯定又会吵架……”慕婍婍怯怯地摇头。

    这个时候,那个事先经过“培训”的保姆适时地粉墨登场了,这个人还真是天生的演戏胚子,上来便是愤愤不平的一句:“那个女人说慕小姐抢了她女儿的未婚夫,一进来就一顿辱骂,最后还打人了。”

    “是沈阿姨还是陶伯母?”叶洪涛问道。

    慕婍婍没有张口告状的意思,那个保姆适时地开口证实:“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个子小小的。我也不知道她姓什么,那个人啊……可真没素质,我都没请她进门,她就自顾自地闯了进来……就在我心想着给她冲杯茶的时候,她……她居然打了慕小姐一巴掌!”

    “沈阿姨都说了些什么来着?”叶洪涛注视着慕婍婍,“她凭什么打你?”

    “她……她说我不知廉耻,没有资格住在这里,她还说,我勾引她女儿的未婚夫,说我贱……”慕婍婍每说一句,就挤出一泡眼泪,可谓演技超强,“她逼我马上离开,我说我要等你回来,她就打了我一巴掌……”

    叶洪涛气得握紧拳头:“她真是太过分了!”

    “洪涛,我没事的,真的。”慕婍婍低声劝道,“我想,多半是沈阿姨听酒酒说了什么,才来找我麻烦的,她做妈妈的心疼女儿也无可厚非。”

    “这个陶酒酒,简直莫名其妙!”叶洪涛的怒意被成功地挑起,拿起手机便怒冲冲地给陶酒酒打电话。

    慕婍婍与保姆交换了一道会心的眼神,两人不约而同流露出志在必得的神情。

    叶洪涛前往楼下打电话了,房间内只剩下慕婍婍和保姆两个人。那保姆也是个精明的主,该说的话都说了,可却迟迟不离去。她的用意很明显,是要慕婍婍兑现承诺呢。

    慕婍婍笑了笑,她根本就不会心疼。那枚戒指只不过是她第一次婚姻的订婚戒指,不要了也罢,反正她很快会有第二枚。

    保姆接过那枚戒指的时候,一张圆脸上笑开了花:“慕小姐,您以后有什么差事,尽管吩咐我去做!”

    ==========

    不久之前,陶酒酒刚刚给小女孩找到妈妈,并陪着她们母女俩共进了一顿午餐。

    都说世界很小,小得到处可能遇到自己的熟人。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小女孩的妈妈竟然也认识叶丽,并且正因为在逛超市时遇到叶丽而疏忽了小女孩,才酿成之后的慌乱。

    由于餐桌上多了一个看陶酒酒不顺眼的叶丽,故而众人也就早早的散了场。

    就在陶酒酒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时,她接到了叶洪涛打来的电话。

    陶酒酒还以为他回心转意了,完全没有想到他开口便是斥责:“陶酒酒,你凭什么让沈阿姨打婍婍?你简直太过分了!”

    亏她还以为是叶洪涛这个家伙良心发现了,结果他一开口就是一番兴师问罪。这是什么跟什么?

    “你胡说什么?”陶酒酒完全不相信,“我妈怎么可能打人,她平时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

    “婍婍的脸都让她打肿了,她还说了一番话来侮辱婍婍,保姆都可以做证的!”叶洪涛字字句句地反驳,“酒酒,就算我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拿婍婍出气,她被你推得流产,已经够惨了……”

    “你心疼了,是不是?”陶酒酒冷笑道,“她被人打一巴掌你就心疼了,看来你们之间旧情复原了嘛,我是不是该恭喜恭喜你们呢?”

    “你别乱说。”叶洪涛努力恢复平和的样子,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要出气,尽管冲着我来,错的人是我,不要拿婍婍出气。她会怀孕,是我对不起她;她流产,是你动的手;所以我才接她回来休养……”

    “哦,我还以为,你是接她回来培养感情的。”陶酒酒讽刺地一笑,“如果是这样,我刚好腾出了位子,不是识相得很?”

    “酒酒,我们不要吵架,好不好?”

    “要吵架的人不是我,是你。”陶酒酒的声音低下去,“算了,我们还吵什么,我们连婚约都解除了,应该没有任何关系才对。”

    叶洪涛似有不舍之意:“酒酒……我想……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我们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你认为我们还有必要继续在一起吗?”陶酒酒反问着,语气很轻蔑,眼里却泛出了泪花。

    她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因为叶洪涛而哭了,可为什么还是那么不争气呢?幸好,只是隔着手机,他看不到自己窝囊的样子。

    陶酒酒不是慕婍婍,不愿意装出一副脆弱的模样,通过眼泪攻势来骗取所爱之人的同情和怜爱。

    陶酒酒觉得,就算自己输得一败涂地,也要以最漂亮的姿态退场!

    “这……”叶洪涛也沉默了。近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桩连着一桩,将他们两个人辛苦经营的承载爱情的那个琉璃世界生生粉碎。

    一方面,他怨她,怪她,觉得她过于小气过于“狠毒”;可另一方面,他分明又舍不得她,不愿意因为这样一些事情就和她分开……

    人,该是多么矛盾的一种生物?

    不等叶洪涛再说些什么,陶酒酒直接挂断电话,随后便直接拨通了沈颜的手机,从她那儿获知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被羞辱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慕婍婍,而是沈颜。

    不得不承认,慕婍婍真的是手段高明,陶酒酒自叹不如。她并不笨,却远没有那么多的心计,也没那么深的城府,更是从来没有想过要使手段去陷害别人。

    伸手抹去不意间洒落的眼泪,笑自己太傻。

    是自己斗不过人家,就连未婚夫都留不住,现在又能哭给谁看?

    天阴沉沉的,乌云汇在一起,形成巨大的阴影,看样子又要下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腹黑老公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腹黑老公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