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同床共枕(下)

    陶酒酒实在是不能淡定地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想了很久,慢慢地走到床旁,小心翼翼地铺开薄被,给他盖上,自己则做到一旁的椅子上,闭目养神起来。

    “我倒是第一次瞅见有人坐着睡觉的。”直到邱青山的说话声音响起,陶酒酒方知道他根本没有睡,之前定是装睡。

    陶酒酒干笑一声:“那个……我们……不方便……”

    “你个孕妇,坐椅子上一夜,当心我干儿子缺氧。”邱青山“教育”她一句,又说道,“我喜欢你这是事实,我从前生xing风流也是事实。但我如果要得到一个女人,就必须要对方心甘情愿,尤其是你。”

    他加重了“尤其是你”这四个字,之后才睁开眼睛,仔仔细细地望着陶酒酒。

    沐浴过后的她脸色粉嫩透亮,黑色的长发飘逸地披着,更显得一张脸蛋精致可人。不可否认,她真的是一个很漂亮很脱俗的女人,那种美,不似温芷倩美丽却过于艳俗,也不像慕婍婍够美丽却不耐看,亦不似叶丽明艳中带着强势的气质。她的美很柔和,最令人过目难忘的,是一双会说话的翦水双瞳,鼻梁挺秀,下巴尖巧,肤如凝脂,没有一丝瑕疵,即使素面朝天也足以吸引别人的目光。和其他人比起来,她属于百看不厌的那种美女,清丽中带着可爱,天真里糅合着成熟。

    邱青山心中一动,望着眼前袅袅婷婷而来的女人,小腹之下的生理器官适时地起了反应——他是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与一个自己本身就喜欢的女人独处一室,会有“色心”也是正常的。

    然而,邱青山毕竟不同于常人,他很快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压下那火一般燃烧着的**,指着床上空出的位置,对着陶酒酒微笑道:“上来吧。”

    “这……”陶酒酒还是犹豫着。

    这怎么可以呢?她怎么可以和一个男人有这么亲密的行为呢?就算只是躺在一张床上也不行!

    这个时候,若她再问问自己的心,她就会知道,那不是因为她拘泥任何世俗礼法,仅仅是因为内心深处隐隐觉得不能与除了叶洪涛之外的任何男人有“同床共枕”的行为,哪怕仅限于表面。

    “这里刚好有三个枕头,你一个我一个,另外一个,横在我们中间就好。”邱青山想到了一个主意。

    陶酒酒讷讷地摇了摇头,仍决定不下来:“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很晚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陵园呢。”邱青山催促道,“而且,这么久了,你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今晚就好好睡一觉吧。”

    邱青山的眼神看上去是如此的真诚,怎么看都没有欺骗的意思,陶酒酒点了点头,钻进了另外一边的被窝。

    她一钻进去,就将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来,颤声说道:“好、好了。”

    “……”邱青山皱了皱眉,陶酒酒的样子就好像他是只大色狼似的,至于么?

    他们在洞穴生活的时候,他的席子紧挨着她的,好像也没见她有这么大反应!

    还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邱青山好笑地拿起那个多余的枕头,信守承诺地将它横在他们两个人中间,看着陶酒酒睡得离床边近得不能再近,不禁出声提醒道:“喂,你这样,当心夜里从床上滚下去。”

    “……”

    身旁的男人就不能说点别的吗,难道他就不清楚自己睡觉的时候很不老实吗?

    陶酒酒负气地撇了邱青山一眼,并未搭话,随即扭了扭身,让身体距离床边更近了一些。

    见此情景,邱青山笑着提醒陶酒酒:“睡进来一点儿,你要是摔下去了,摔坏了自己到没什么关系,可别吓着我干儿子。”

    陶酒酒反身横了他一眼,刚要答话,忽觉得左腿膝盖一阵疼痛,才想起伤口并没有愈合,只是得到了妥当的处理,自己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呢?

    陶酒酒脸上有些痛苦的表情被邱青山看在眼里,他想也不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酒酒,我去买一些消炎药过来,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陶酒酒摇摇头:“不用了,都不流血了。”

    “距离刚刚换药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何况你刚刚还去洗了澡,就算外边裹着塑料袋,可终究还是不妥。”邱青山说着,翻身下了床,走出了房间。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邱青山提着一个急救药箱回来了。

    邱青山走到床旁,眼锋扫了扫裹在被子里的陶酒酒。

    “还是算了吧……”陶酒酒小声嘀咕道。

    “不行,必须换药。”邱青山固执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小孩子。

    “那好吧。”陶酒酒拗不过他,只得老老实实地掀开被子,露出自己的左腿来。

    邱青山半跪在床边的地上,低下头,旋开手上酒精棉花瓶的瓶盖,用镊子夹起一块酒精棉花,小心翼翼地替她的伤口擦洗起来。

    “咝……”陶酒酒觉得从伤口处传来一阵说不出滋味的疼痛,眉头不自觉地一皱,眼眶里隐有眼泪在打转。

    “弄疼你了?”邱青山抬头望着她。应该很痛吧,她都快要哭了。

    陶酒酒勉强一笑:“一点点疼而已,没事的。”

    邱青山明知道陶酒酒在逞强,也不点破,只淡淡地说道:“虽然有点疼。但伤口必须要用医用酒精消毒,才能避免感染的危险。”

    “谢谢你。”陶酒酒由衷地一笑。

    邱青山不语,继续低头,清洗好伤口后又用纱布稀释了一下,随即在伤口上涂抹好消炎药,最后贴上专用的纱布,以此避免消炎药粉被被子擦去。

    在这段并不短暂的时间里,陶酒酒一直垂着头,两眼一眨不眨地瞅着邱青山为自己处理伤口。

    处理好伤口之后,邱青山抬起头来,因为陶酒酒一直低着头望着他,此时他没有征兆地一抬头,额头恰好撞上了她的下颚。

    “啊。”邱青山抚着吃痛的额头,夸张地一叹,“我帮你处理伤口,你不感谢也就罢了,居然还突然袭击。”

    陶酒酒低下头,小声地咕哝道:“我不是故意的。”

    “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我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吗?”邱青山的笑容清澈得像是雨后的彩虹,明媚而耀眼。

    “……”陶酒酒不由自主地白了他一眼,难道自己就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邱青山从卫生间出来后抬腕看了看手表,再一次提醒道:“睡吧,都快十二点了。”

    陶酒酒依言钻回被窝,笔直地躺下:“好。”

    【作者题外话】:感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腹黑老公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腹黑老公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