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4章 这是你的,而我毁了它

    我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心中又是震惊又是慌乱,陆嘉泽这是怎么了?

    陆嘉泽的衣服还没有脱下,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裤子被卷了上来,露出流血的膝盖。

    他向我这边看了一眼,神色平静地说道:“把门关上吧。”

    我终于缓过了神来,看着他问道:“你这是怎么弄得,路上难不成出车祸了?”

    可是就算出车祸,也不该是这样受伤吧?

    他在车子里面,顶多头被撞到啊!

    我说着,拉开门就走了进来直接把花洒给关了。

    低头仔细去看,陆嘉泽膝盖上的伤口看着挺严重的,外表的一层屁都擦破了,十分吓人的样子。

    我多看了两眼,便觉得有些难受,不由说道:“你这里有医药箱吧?”

    陆嘉泽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说道:“楼下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左手第二个柜子……茶几下面有剪刀,你一并拿过来吧。”

    我把陆嘉泽拉了起来,说道:“你去床上坐着吧,先别沾水。”

    我去楼下拿了东西上来,陆嘉泽已经坐在了卧室的皮椅上,上半身的湿漉漉的衬衫已经脱掉了,露出精装的上半身。

    只是这个时候也没心情去心上他的身材就是了。

    我走到他跟前放下东西,然后扯过了他的手臂,他右手手肘的位置也擦破了,虽然没有膝盖上那么严重,但是伤口有一些脏东西,我拿过地上的衬衫看了一眼,发现衬衫手肘的部位已经破了。

    陆嘉泽的手臂上都是血,因为衬衫是黑色的,我刚才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我咬了咬唇,忍不住想要去摸一摸陆嘉泽的伤口,但是刚一碰到他的伤口,陆嘉泽便瑟缩了一下,我急忙收回了手。

    这伤口的血不知道留了多久,陆嘉泽进门之后却先去给我煮了面,自己一声不吭的,也真的是能忍。

    “你这是逞什么强?自己受伤了为什么不先处理伤口,这样的下雨天,不及时处理之后会化脓感染的……难不成要我日后欠你这一份情,让我觉得愧疚?”

    我嘴上冷冷数落着陆嘉泽,然后直接在陆嘉泽身边蹲下,拿过剪刀就着他卷起的裤子剪开,好让待会儿方便处理他的伤口。

    陆嘉泽左腿的裤子还没有卷起来,但是我看了一眼,感觉他黑色的裤子上面应该也沾了不少的血。

    我伸手拉了一下他的裤子,突然发现他的裤子似乎黏在了膝盖上,我抬头看向陆嘉泽,他深邃的五官显得异常苍白和虚弱。

    “你这……”

    我叹了口气,用剪刀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剪开了他的裤子,到膝盖那一块的时候,特别小心,但就是这样,扯开裤子布料的时候,我还是听到了撕拉的声音。

    陆嘉泽左腿膝盖受伤严重,比右腿厉害很多。

    而且膝盖上的血都结块了,黏在了裤子不了上,所以才这么难以分离。

    我从卫生间取了一盆清水和干净毛巾过来,替陆嘉泽把伤口清理了一下,但是清理地不太干净,他已经不怎么流血的伤口反倒因为这次处理,又开始流血了。

    我盯着他的伤口看就了,有些下不了手。

    那伤口上面沾了许多的小石头,还有细小的沙粒,像是摔到了地上摩擦之后,沙子被蹭到了伤口里。

    陆嘉泽忽然伸出手拉住了我,从我手里把镊子和酒精棉了过去,沙哑着嗓子冲我说道:“我自己处理就行,你下去等我吧。”

    我瞪了他一眼,把东西都抢了回来,没好气地说道:“你来处理,你要怎么处理?手也受伤了,膝盖伤成这个样子,脸色惨白地和鬼一样……我看你这样子我该给你叫救护车,你不怕失血过多死了?”

    陆嘉泽忽然笑了起来,笑声里一点都没有害怕和难过,反倒是听上去心情不错。

    他躺在椅子里,斜眼看了一眼风雨大作的窗外,平静地说道:“我的命没那么脆弱,怎么可能这样就要死了。流点血而已,问题不大。”

    “是,你血多,那干脆多流一点!”

    我拿着酒精棉球,有些气恼地在陆嘉泽的膝盖上狠狠按了一下。

    陆嘉泽闷哼了一声,双手紧紧握住了椅子的扶手,修长的手指苍白用力,手背上青筋毕露。

    我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好好留点力气撑住别晕过去了,这鬼天气喊救护车明天早上都不一定能到……你这里没有麻醉药,你自己扛住了!”

    陆嘉泽长长吐了一口气,说道:“你别公报私仇就行,动手吧。”

    我看了他两眼,突然觉得有些滑稽。

    我为什么要帮他处理伤口,让他自己因给处理不好伤口感染发烧一命呜呼不是也很好吗?还省了我力气去折磨他。

    不过那样子的话,太便宜他了。

    我走了一会儿神,陆嘉泽也没催我。

    低头把伤口周围一圈全部用酒精擦了擦,然后用镊子把他伤口上的小石头全部挑了出来。

    用毛巾擦了擦他的伤口,我找到了红药水,便给他涂了上去。

    依次处理完他膝盖和手肘上的伤口,药水都用了大半瓶,他这个伤口面积大,后续还得去医院才行,要不然肯定感染。

    我从地上站起来,因为蹲了太久,血液一下子供不上大脑,我一站起来两眼一黑,身子一歪差点晕倒了。

    陆嘉泽反应倒是极快,直接拦腰抱住了我。

    不过这样一来,我几乎就是主动扑进了他的怀里。

    我有些尴尬地站了起来,然后说道:“伤口处理好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说完收东西想下去,但是陆嘉泽突然扣住了我的手腕,然后冲着我说道:“等等,再帮我一个忙。”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浑身上下我差不多都检查了,伤口已经都处理干净了啊……

    “你还有哪里受伤了吗?”

    陆嘉泽摇头,笑容带着一点捉摸不透,还有一点特别?

    陆嘉泽扶着椅子站了起来,说道:“帮我把这裤子……脱一下,我自己会碰到伤口。”

    陆嘉泽看着我,英俊逼人的脸上一本正经,十分认真。

    只是他这话我听着,怎么就觉得怪怪的呢?

    陆嘉泽的裤子其实已经被剪地差不多了,破破烂烂的,只是因为是湿的,所以还是换了最好。

    不过陆嘉泽这意思居然要我亲手帮他?

    虽然他自己处理,是挺容易就碰到伤口的,但是他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会愿意帮他到这个地步?

    我冲着陆嘉泽扯开嘴角笑了笑,然后伸出手摸上了他的皮带,然后狠狠推了他一把。

    陆嘉泽瞬间跌坐回了椅子。

    “陆嘉泽,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的裤子你自己处理,我可没有义务来帮你处理。当然,你要是乐意,也可以打电话让薛知夏来帮你,她是你未婚妻,你受伤了,她照顾你天经地义对吧?”

    陆嘉泽无奈地看着我,说道:“你同情一下我呢?”

    我……

    我呸!

    “你自生自灭好了!”

    我说完,直接下楼去了。

    在楼下坐了好就,又看了一会儿电影,我听到楼梯边上有声音传过来,便向着那边看了一眼。

    陆嘉泽走了下拉,可能是因为膝盖上的伤,所以他走得很慢。

    有点像是腿脚不便的病人,一步一步从楼梯上面挪了下来。

    我忍不住有点想笑。

    陆嘉泽身上穿着浴袍,袍子松松垮垮的系着,露出精装的胸膛来。

    陆嘉泽走到我面前的时候,额头已经出了一层汗,看来下楼对他来说是真的十分吃力。

    “你还记得钥匙在水仙花底下,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这件事。”

    陆嘉泽望着我,眼神深情温柔,可是我却忍不住反胃。

    我以为陆嘉泽下楼之后,就会直截了当地问我的来意,结果他来和我追忆往事?

    我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上,开了窗户就可以碰到那一小盆水仙花。

    水仙花盆里的鹅卵石看上去十分漂亮,我望着那些鹅卵石冷冷说道:“记得啊,怎么不记得……当年的事情我都记得,尤其记得你对我做的那些绝情的事情。”

    “不过,陆嘉泽,像你这种渣男,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呢?把我当年的习惯都复制到这里,还准备了儿童房,你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吗?我看到这座房子,看到这水仙花,摸到钥匙的时候,心里有多难过吗?我觉得自己身边有很多人在嘲讽我,这里的一切都在提醒我当年发生的事情!”

    我激动地一张拍在了窗户上,然后蹲在了地上。

    身后,脚步声传来,陆嘉泽走到了我身后,伸手将我拉了起来,低头与我四目相对。

    “我建造这里,让你痛苦,我自己也痛苦。这里的一切都是被我亲手毁掉的,我每次来这里,也很难过,心里也很痛!”

    我看着陆嘉艾泽,泪眼模糊着笑了出来。

    “陆嘉泽,你心里痛什么?你放弃了这么一小栋别墅,然后佳人在怀,万贯家财,人上之上……你失去了芝麻,得到了西瓜啊!”

    陆嘉泽抱住我,在我耳边一个字一个字说道:“可是安渡,只有芝麻才能填满我的心,西瓜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你今天来这里,想要什么,你告诉我。”

    “我也许……什么都会答应你,因为这里是你的,而我毁了这里。”

    ★更多★

    ★精彩★

    ★百度★

    ★搜索★

    ★ 我 ★

    ★ 的 ★

    ★ 书 ★

    ★ 城 ★

    ★ 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渡情(百度最新章节)  渡情(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