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5章 从怪物变成人

    屋外雷声轰鸣,狂风吹打在窗户上面,长廊下的风铃乱响,我感觉自己被各种声音包围着,但是在这许许多多的声音之中,当陆嘉泽开口时,我便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声音了。

    陆嘉泽的怀抱温暖强势,我被他抱着,紧紧贴着他滚烫的身体,却觉得冷。

    “陆嘉泽,你这是在和我忏悔啊……你说你答应我所有的要求,那如果我说,我想你去死,你愿意吗?”

    我伸出双手抵在陆嘉泽胸前,用力推开了陆嘉泽,冷眼看着他。

    陆嘉泽垂眸,自嘲地笑了笑,说道:“可以啊,但是你要等一等,等我做完了我需要做完的事情,我这条命就给你,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我揉了揉眼睛,看着陆嘉泽认真的神情,觉得荒唐。

    “陆嘉泽,现在是新时代了,什么动不动就命啊命的,你就算想用命来忏悔,我也不想背上任何的人命案子!”

    “不过,你说的对,我今天来这里的确是有求于你,不过既然你要忏悔,那我也不算是求你了,就当我给你一个机会赎罪,减轻你的罪恶感。”

    我言语轻薄地说着,我想若是旁人在看,定然会觉得此刻的我言语刻薄,趾高气昂,让人恨得牙痒痒。

    毕竟我此刻对陆嘉泽说话,就像是在施舍一个乞丐一样。

    但是陆嘉泽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丝的恼怒来,他俊朗沉冷的五官反而因为我的话多了一丝轻松和明快。

    就好像是久久被湿冷云雾包围着的青山森林,在这么一瞬间,散了终年不散的云雾。

    “好,那我谢谢你给我这个……赎罪的机会!”

    陆嘉泽念到“赎罪”两个字的时候,我心上一颤,亦觉得他的声音也在颤抖,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情不自禁绷紧了神经,挺直了脊背,像是下一秒要上战场。

    当然这不是战场,陆嘉泽也并没有要举起炮弹对着我的心思。

    他说完,我们两个人不约而同又沉默了好一会儿。

    陆嘉泽一瘸一拐地走到厨房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了我。

    我拿过之后一口气喝了,舔了舔湿润的嘴唇,直截了当地冲着他说道:“我希望你能够在b098这个case上面,和陆嘉森一样,都支持安龙地产。”

    我说完,仔细地观察着陆嘉泽的神情。

    他拿着杯子在沙发对面坐下,低头喝着水,神色淡淡的,和递给我水的时候一模一样,眼里也没有惊讶,看来对我提出这个要求不惊讶。

    我一开始心头有疑惑,但是转念一想,便也想通了。

    我和安迪能够想到的事情,陆嘉泽一个局中人,尤其是足够聪明,对于陆和丰的心意揣摩通透的继承人来说,他肯定也想到了。

    他甚至可能早猜到我最后还是要来找他帮忙。

    想明白之后,我也没生气,如果他早就猜到我找他是为了这件事情,那么他一开始惊讶的就只是我会选择到海边别墅这个地点和他谈话了。

    他知道我要什么,而且在这个地方自己提出了“赎罪”,也就是说他心里应当是能同意我的要求的。

    这样就好办了。

    “同意或者不同意,你给个答案吧。如果你真心想要赎罪的话,就同意。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么做对你来说损失太大,那也可以不同意。”

    我才说完,陆嘉泽就放下了茶杯,一双深邃墨染的星目看着我,深深沉沉,让我一瞬失神。

    “我同意。”

    我愣了一下,然后撇开了头,避开了他灼灼的目光。

    “那行,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就走了,我想之后要怎么让你父亲选择安龙,你应该比我更知道要怎么做!”

    说完,我放下杯子站了起来,转身想走。

    然而手腕蓦地一重,随即我便被陆嘉泽拉着一个转身撞在了他的怀里。

    沐浴露的香气还没有散开,陆嘉泽抱着我,那香气便罩住了我,让我不由自主的感到晕眩。

    我挣扎了一下,没有花多大的力气,只是试一下。

    反正如果真的论体力,陆嘉泽不愿意放开我,我是肯定挣脱不开的。

    “陆嘉泽,你这样有意思吗?既然都说了我们两个之间是我给你机会赎罪,你现在这样的行为,会让我误会还有别的目的。”

    陆嘉泽放开了我,但是没有松开我的手腕,而是说道:“这么大的风雨,你没办法回去的。在这住着吧,厨房里的东西够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住两天。”

    “明天这雨也停下来了,在这里住两天,怎么陆总这么闲,不用回去和你哥哥争家产,不用抚慰你的未婚妻?居然有时间陪我在这里住两天?”

    我语气不好我知道,也不是因为生气和讨厌陆嘉泽,我觉得纯粹是因为这房子所代表的一切让我有种压抑的感觉,所以需要一个突破口来发泄。

    要是往常的话,我用这种挑事的语气和陆嘉泽说话,他要么冷脸生气,怒意明显,要么就是言语刻薄,直接讽刺回来。

    但是这次陆嘉泽真的是反常极了,也不生气,也不恼,十分平静地和我说:“你大概很久没回来所以不记得了,海城这个时候都来台风,受台风的影响,这样的天气至少也要持续两到三天,这几天根本没法出门。”

    我撇了撇嘴,甩开了陆嘉泽的手。

    海城台风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只是刚才心思没在这上面,一时间忘记了。

    外面风雨大作,听着声响都很恐怖,海边别墅这一片都没人在,很显然大家都去避台风了。

    我确实没办法离开,除了在这里住着,也没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你这里只有一间卧室,我不想和你睡,所以就委屈你睡楼下沙发了!”

    我说完冷笑了一声,直接上楼去了。

    陆嘉泽没有跟上来。

    我上了楼,走到婴儿房门口时,忍不住停了下来。

    儿童房的门没有关上,我站在门边看着里面的那些玩具和儿童小床,越看便越觉得心堵。

    把两间儿童房的门全部关上之后,我才回到了卧室,在卧室里干坐了一会儿,陆嘉泽敲了门。

    我没动,只是问他:“有事吗?”

    “你没吃东西,我做了点吃的。”

    我不想吃东西,但是陆嘉泽一直站在外面敲门,我听着心里烦,只好开了门接过了他做的一碗面。

    当然,拿过面之后我直接关上了门。

    之后一切倒是挺安静的,那面在桌上放了一会儿,我最后还是吃掉了。

    可能是因为今天太累,情绪起伏也大,所以我沾床没多久就睡了,但是半夜的时候,忽然做起了噩梦。

    梦里面也在下雨,是几年前那个风雨大作的晚上。

    我坐在狭小闷热的出租屋里,墙上的老电风扇吹着风,我听到凌乱的敲门声,然后去开门。

    走到门边上的时候,我突然害怕起来,觉得门外是一头怪兽。

    但是这时候门外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那是让我无比安心觉得可以依靠的男人声音,是陆嘉泽的。

    对,我忽然想到站在门外的是陆嘉泽,于是高兴地打开了门。

    但是门打开的一瞬间,门外出现的并不是陆嘉泽,而是一头怪兽。

    他丑陋无比,又长得凶神恶煞,最重要的是他一出现,整个屋子里都开始结冰。

    那怪物冲着我愤怒的吼了一声,我吓得捂着头尖叫了起来。

    然后……

    梦醒了。

    我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上额头全是冷汗。

    耳边还是风雨声撞击玻璃的声音,我抬手捂住脸,觉得自己刚才差点就醒不过来了。

    “安渡,安渡!”

    耳边忽然出现了陆嘉泽的喊声,我吓了一跳,一挥手打翻了放在床头柜子上的玻璃水杯。

    水杯掉在地上,直接碎了。

    而我耳边这现实里的喊声和噩梦里的声音重合起来,让我恍恍惚惚,思维都迟钝麻木了。

    不知道陆嘉泽是怎么开的门,他冲进来之后连灯都没开,便跑到了床边,然后一把将我抱进了怀里。

    我没有力气也没有精力推开他,而且这时候心有余悸,害怕地厉害。

    于是我顺从地躺在了他的臂弯里,任由他抱着我安慰我。

    “我做噩梦了。”

    许久,我才开口。

    陆嘉泽闻言,说道:“没关系,我在这里。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怕雷的。”

    我笑了笑,道:“我做噩梦了,梦到了几年前你和我说分手前的那一晚上,那天也下雨,也刮风,也打雷。”

    陆嘉泽落在我脊背上安抚的手忽然便顿住了。

    我没管他,继续说道:“我梦到自己一个人待在出租屋里,然后你敲门,我就去开门,可是门开了,没有你,只有一头怪物。”

    耳边陆嘉泽的呼吸声突然变重了许多,我叹了口气,没有再说,只是默默伸出手圈住了他。

    “陆嘉泽,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在我心里从怪物重新变回人呢?”

    良久,陆嘉泽开口,嗓音低沉,恍若屋外风雨在说话。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我来做,我把自己变成怪物,也一定会再重新变回人……只要你在门里等我,给我开门。”

    我点了点头,重新睡下。

    这次一夜好眠。

    次日醒来,起床一看,发现床头柜下面全是碎玻璃,而且上面有许多干涸的血迹。

    想了想,昨天晚上,陆嘉泽进屋子的时候,是没来得及穿鞋吧。

    ★更多★

    ★精彩★

    ★百度★

    ★搜索★

    ★ 我 ★

    ★ 的 ★

    ★ 书 ★

    ★ 城 ★

    ★ 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渡情(百度最新章节)  渡情(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