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46章 终有报(番外5,完结)

    终有报(番外5,全文完结)

    玉华已经提着裙子绕过屏风了,李纪坐在桌后仍是没有察觉,他如今在内院的书房已经修的和外院的那间一模一样了,打通了两间厢房,一间敞亮的大房子里,除了门口摆着的五扇山水屏风,就是房子正中摆着的一张红木大条案和书案背后的一排顶墙高的书架,空荡荡的不像个样子。李纪病好后,除了有事情要和外院属下商量,一般就习惯呆在这里,忙累了,便去隔壁骚扰老婆解乏。

    不过这几日,他已经是连着好多天一直在外院忙碌了,晚上虽然会进内院休息,但看的出十分疲惫,每日只搂着玉华亲一亲抱一抱,便沉沉的睡去,要知道他刚刚病好的那些时日,简直是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可怕,白天晚上不管不顾的偷袭老婆,弄的玉华都气哭了好几回,有一晚干脆把他关在了门外不准进房,李纪自己也觉得羞愧,可这劫后重生又干涸了那么久,他实在是不能自控啊,看着老婆又疼又累他也心疼,可这边才心疼的揉了两下,那边却马上支起了长矛,李纪也只能一味伏低做小的各种讨好。

    故而见到他现在这样,玉华便忍不住有些担心,让灶上炖了萝卜排骨藕段汤,亲自端着送到了书房。

    等玉华到了书桌跟前将汤轻轻放下了,李纪这才猛的回过神来,见他家五娘穿一身鹅黄裙衫亭亭玉立站在自己面前,正歪着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那模样说不出俏丽可人,他心中一热,便起身隔着桌子牵住了玉华的手,将她牵到了自己的膝上坐了。

    玉华让李纪将汤端在手上,自己则一调羹一调羹的舀了喂他喝了,而后又从袖笼里拿出帕子替他洁了嘴,这才靠在他怀里柔声问道:

    “王爷,这还是在为那崔氏忤逆的案子烦恼吗?”

    因着两人之前的经历特殊,李纪于朝政上的事情从来不瞒着玉华,他想了想便说道:

    “崔泽厚那老贼嘴巴紧的很,圣上还要靠着他多咬出几个朝中的巨蠹出来,尤其是卢彦孝那边的尚书省,清理干净了才方便以后执政,这老贼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如今就只管避重就轻的交代一些小角色出来,他年纪大了,身子估计是因为这些年用药的缘故也亏损的厉害,刑部那边也不太敢对他用重刑,前几天三哥就叫我过去,说是让我一起想想办法......”

    玉华听了不由皱着眉头说道:“宫变这么大的事端,圣上要降罪几个人也这么难吗?还一定要用这崔泽厚不成?”

    李纪摇了摇头说道:“圣上如今刚刚继位,本就根基不稳,这次崔氏谋逆牵扯的各方人马众多,若是草率的大批抓人,难免造成人心浮动,有了崔泽厚的口供,细细的把证据都坐实了,抓几个罪大恶极的,对其他人才有震慑之力,也不至于抓错了弄的人心惶惶。”

    玉华听了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觉得此事确实有些难办,李纪见她皱着小脸替自己发愁,心里一暖,便俯首在她白嫩的面颊上来回蹭了两下,又亲了一口说道:

    “你别操这些心了,你那义父如今已经是瓮中之鳖,不过再让他多挣扎一阵子,若是他一味的执迷不悟,最多也是砍了完事,那些人再想别的法子慢慢收拾......”

    这李纪本来就已经素了好几日了,这会儿柔香满抱的乖乖任他亲昵,心头火嘭一声便燃了起来,手下一探便捏到了那颤巍巍软乎乎的好地方,此时还是天光大亮的正午后,书房门又开着,玉华哪敢任他胡闹,连忙一把推开跳下地就逃开了,李纪眼见她头也不回的疾步就走,连忙叫了起来:

    “五娘,你别走啊,我还有要紧的事和你说呢!”

    这是李纪惯用的招数,玉华如今哪里还会信他,扭头白了他一眼只管继续往外走。

    “哎呀,我没骗你,是你那姐姐崔二娘的事情......”

    玉华一听这话,脚步便顿了下来,扭头看着李纪问道:“二姐姐,她怎么了?”

    李纪啪啪啪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过来,玉华无奈只好转身走了回来,先伸手狠狠戳了一下李纪的脑袋,才又重新坐到了他怀里。

    李纪伸手将她揽住了,又吧唧一声在她脸上咂了一口,这才慢腾腾的说道:“迟府那边,这阵子透出点意思,想要那迟魏休妻......”

    “什么?”玉华听了顿时神色大变,扭头看着李纪急声说道:“怎么会这样,圣上不是都颁旨说了,崔氏忤逆一案不牵扯出嫁女的吗?”

    李纪连忙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迟尚书之前与崔家算靠的很近的,之所以愿意让那迟大才子娶崔二娘,也是为了向崔家示好,他现在是慌了神了,眼见圣上一直留着那崔老贼不杀,多少也猜到是为了什么,他此时要休崔二娘,也是急于向圣上表个忠心,不过,你若是想要帮你那姐姐,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玉华听李纪这样一说,眉毛一挑想了片刻,便也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这次平乱,李纪是立了头功的,但他为了替圣上笼络卫家,直接把这头功让了出去,抹去了自己提前识破了崔氏诡计,千里疾奔救主这一节,只力推卫无忌义无反顾的带府军解宫围的惊世大功,李济民心中感动万分,对自己这弟弟是恨不得掏心掏肺的来报道。

    而李纪除了把头功让给卫无忌,又将自己老婆也推了出来,对李济民说自己之所以能察觉到永嘉坊的不对,全靠崔五娘大义灭亲的提醒,想给自己老婆请个功劳,李济民自然知道他的意思,那崔五娘再怎么好,毕竟也是个姓崔的,如今这长安城永嘉坊和安邑坊两大坊被抓捕的空空落落的,若是此时不把话说清楚了,崔五娘以后想在这长安城立足难免有些尴尬。

    李济民此时正巴不得李纪能多向自己提一些要求呢,哪还有什么不答应的,他干脆让车芷兰执笔出了懿旨,连那昭太妃崔四娘一起,将崔家这两位义女的忠君与勇义进行了大肆表彰,誉为了“大忠大孝之人”,而那崔琪,则因被贴身宫人阿常供出曾经派人于那丽正殿纵火一案,暂时被圈禁了起来。

    有皇家这样的表彰一出,崔五娘与崔四娘两姐妹不但无罪,反而有大功,再加上李纪自李济民登基后马上被封了亲王,并由圣上亲赐了一个封号“勇”字,如今这新昌坊的风头在城中可说是一时无两的,如果勇亲王李纪夫妇愿意替那崔二娘出头的话,迟尚书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应的。

    李纪见五娘脸上的神情,知道她也是明白过来了,便抚了抚她的手臂说道:

    “迟尚书那老狐狸此番有意放出这风声来,也许本就是一个试探,若是你我愿意出面保你姐姐的话,便代表着圣上并没想办他的意思,否则大概巴不得你二姐与那迟魏和离呢,你看看,哪天有空的话,便叫那迟家的大女儿进府来坐坐,让她给她爹带个话,他们迟府定然会乖乖的将你姐姐捧在手心里奉承着的。”

    玉华听了李纪的话并没马上应下,她一边缓缓的点着头,一边一字一句的慢慢说道:

    “若是如此的话,我倒要反过来先问问二姐姐的意思了,若是那迟府上下确实是一家无情无义的卑鄙小人,和离便和离吧,我看那迟尚书在吏部的时候也没少帮着那崔泽厚往各处安插人手,干脆请圣上治了他的罪才是最好呢!”

    李纪见玉华此时虎着一张小脸,咬牙切齿的在那里口出狂言,不由噗一声笑了出来,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

    “咱们崔县主好大的脾气哦,圣上若是真想要办迟尚书的话,我也不和你说这个了,那迟老儿虽然一直依附崔泽厚替他办了不少坏事,但大多是睁一眼闭一眼的任他塞人而已,说到忤逆这样的事情,他却绝不会掺和的,那老家伙一贯是个最油滑的,肉是要吃的,但要他冒风险的话,他便只喝点汤也就罢了。”

    玉华刚才说要治罪迟尚书不过也是气话,但她问问二娘自己的意思却是真的,当下便回房去给二娘下帖子去了。

    玉华正在思忖着要以一个什么由头给二娘下帖子呢,那阿蛮突然从外面进来了。

    这次从北疆回来不久,费冲便到李纪跟前说想要求娶阿蛮,原来上次玉华被劫的时候,是费冲第一个找到阿蛮的,当时见她肩头有血,不得已解开裙衫查看了一下,他本就喜欢安静沉稳的女子,那时便打定主意要求娶阿蛮了。玉华问过了阿蛮的意思,便答应了下来,不过因为这阵子正是府里最忙的时候,玉华便叫阿蛮再多留半年帮帮自己,她此刻主要替玉华管着整个内院,并不在主子身边贴身伺候了。

    阿蛮冲玉华福了一福后,便凑上前低声说道:“夫人,娟娘姐姐病了,奴婢去看她,听她那个话里的意思,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想和夫人说,却又不肯叫奴婢替她传话。”

    玉华一听,便马上带人去了跨院里看望崔娟,玉华安排她单独住着一个小跨院,又配了三个大小丫鬟伺候着,这院子虽小,但娟娘在里面辟了一块地种了些草药,倒也别有生机。

    玉华见崔娟果然面色憔悴,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便屏退了阿蛮她们,柔声问崔娟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崔娟犹豫了好半响,突然撑起身子勉力在床上冲玉华拜了拜后,才低声说道:

    “夫人,娟娘想冒死问一问,都这么长的时间了,那菜市口杀了不少人,怎么还不见那老畜生被问斩,是不是,是不是事情又出了什么变故......”

    崔娟一贯是个淡淡的没什么情绪的人,出了那档子事后越发是沉默寡言了,可此时她神情看着虽然波澜不惊,但玉华却听的到她牙关间发出的咯咯咯的声响,连太阳穴的细筋都一根根蹦了出来。

    玉华自然能理解她痛恨崔泽厚的心情,娟娘后来也曾和她透漏过一些程娘子在府里被崔泽厚折磨的事情,玉华也是恨不得能将那老贼千刀万剐的,此时见了娟娘这个样子,玉华想了想,便凑上前去,将声音压的极低的说道:

    “娟娘姐姐放心吧,那老贼定然逃不过一死的,现在不过是还有些事情要问他,那老贼又刁滑,暂时先留着他这条狗命罢了......”

    娟娘先是有些迷茫的看着玉华发呆,毕竟于朝政上的事情她不懂什么,半天之后,娟娘才明白过来了一些些,脸上神色顿时轻松了不少,连忙又冲着玉华叩拜谢罪,玉华忙伸手将她扶住了,又说了不少宽慰的话,娟娘应了几声之后,突然眼睛一亮,探手一把握住了玉华的衣袖,声音有些轻颤的说道:

    “夫人,您刚才说那老畜生一直不肯老实就范,娟娘这里倒有一样东西,说不定可以让他老实伏法,就是...就是上次娟娘和您说的那个南疆秘药,上次勇亲王也差点被它害过的那个......”

    玉华听了这话,眼前顿时一亮,那秘药她也印象深刻,若是药力真有娟娘说的那样厉害可怖,倒是一味让人生不如死的狠药啊。

    玉华得了这个主意便一刻也坐不住了,马上去找了李纪,李纪听了并没觉得她们两人是在胡闹,想了想便命人去寻了仍滞留在京城的安南王世子李守,而后的几日里,李纪便又忙碌了起来,等他再回府的时候,突然和玉华说要带那娟娘随他一起出去一趟。

    娟娘自从被玉华宽慰了之后,身子一下子好了许多,此时忽听要自己随勇亲王出府,她虽然奇怪,但多少猜到了和前几日自己说的秘药之事情有关,便痛痛快快的随他去了。

    刑部大牢里,崔泽厚躺在窄窄的牢床上,正在奇怪今日怎么还没有人来提审自己,他们是从来不会让自己睡够的,每天最多让睡两个时辰,若不是怕把自己给熬死了,估计一个时辰也不会给自己的,崔泽厚以前禅心竭力办公的时候也睡眠不多,但是从未想到原来不让人好好睡觉是如此难熬的事情。

    牢门上铁索喀拉拉一阵响,崔泽厚心道一句来了,随后便听到了那老狱卒油腔滑调的声音:“大人哦,昨晚歇的可好啊?”

    崔泽厚躺着不动,等着那老狱卒上来替自己解了床头的镣铐,然后再交到那提审的人手里的,但今日老狱卒在门口叫了一句后,便没动静了,崔泽厚正想仰头去看,眼前一黑,手脚便被人一把给按住了,而后,一张湿热的帕子啪一下蒙到了他的面门上。

    崔泽厚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自己的死期终于要到了,手脚不由剧烈的挣扎起来,但过了半天,却并没有第二张湿纸蒙上来堵自己的口鼻,他呆了呆,忽然发现口鼻端处传来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气味......

    等崔泽厚突然感到两肋下和腰背处一下瘙痒了起来,才忽的意识到自己刚才闻到的是什么东西了,此时,那湿帕子已经被人拿走了,他啊的一声大叫就想坐起来,无奈四肢头颈都已经被人用索条牢牢的固定在了床上,整个人已一动也不能动了。

    不过须臾之间,那腰背处的瘙痒便已然爬遍了全身,崔泽厚曾经拿这药物祸害过好几个人,也津津有味的欣赏过她们中毒后扭曲癫狂的可怜模样,但真正等自己中了招,才知道这其中的可怖滋味,是远远超出了自己想象中的千倍万倍,他奋力扭动粗壮的腰身去和床铺摩擦,却因为索条的束缚并不能如愿,他张开嘴想要咬自己的舌头,无奈嘴里也已经被人用木球塞住了,瘙痒越来越厉害,仿佛正一丝一丝的往他骨头缝里钻了进去,他喉头喀喀喀一阵响,裤裆里一热,屎尿已经一起泄了出来......

    床头的灯火闪了几闪,仿佛有个黑影罩了过来,崔泽厚勉力睁开早已被汗水蛰的血红刺痒的眼睛去看,一个头戴斗篷,看不清面目的黑衣人正立在自己床头,崔泽厚没有去分辨他是谁,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的盯在了那黑衣人的手上。

    那人手上,正紧紧握着一根沾了水的乌黑蟒鞭,崔泽厚一见顿时疯了一般的摆动着自己的脑袋,嘴里吼吼吼的发出一连串的怪声,有人突然上来卸了他口中的木球,他顿时尖叫着哀求起来:

    “抽我,快抽我,求求你,快抽我啊......”

    那人听了他的话,果然便轻轻拎起了手中的短鞭晃了晃,崔泽厚便犹如一只半死的鱼看到水一样,嘶吼着朝那人的方向奋力挣扎过去,恨不得去亲吻那根鞭子一般。

    而那黑衣人,此时却缓缓抬手掀掉了自己头上的帽兜,露出了高耸的发髻,竟然,是一个女人。

    崔泽厚一见,先恍惚了片刻,而后顿时龇目欲裂,那人,赫然竟是自己府上那个半死的医女子,叫作崔娟的,他猛然张大了嘴巴,却是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只有喉咙间发出呃呃呃怪响,身上的奇痒却是一刻也不停歇,愈演愈烈、钻骨剜心......

    崔泽厚强撑着最后一点心神,嗷的一声大吼,张嘴便想要咬舌自尽,可那崔娟,偏偏就在此时挥鞭狠狠一下抽在了他的身上,那火辣辣的一下,对崔泽厚而言却犹如甘露一般,他顿时全身力道一松,便瘫软在了床上,再也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了,神智仿佛正一点点从他身上流失,他简直连自己是谁都有些弄不清了,只涕泪纵横的向着那崔娟苦苦哀求:

    “求求你,求求你,狠狠抽我,再抽我一下啊......”

    崔娟一动不动的立着,只在崔泽厚快要熬不过去的时候狠狠挥鞭抽他,然后又任由他苦苦哀求,这样反复折磨了几次,眼见他嘴边的口水不自觉的往外直淌,崔娟这才收了鞭子,冲着身后立着的另外几人点了点头说道:

    “差不多了,给他解药吧,要不然该撑不住死过去了......”

    说完这话,崔娟便将手中的鞭子随手轻轻扔在了崔泽厚的身上,头也不回的便往外出去了......

    两日后,玉华便听回府的李纪说那崔泽厚全都招了,按他的说法,那老贼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人给抽走了。再过了十几日,菜市口刑场,曾经显赫一方的中书令崔泽厚一族及同党余孽几十口,均被问斩刀下,鲜血流了一地,幸而老天有眼,在这干燥缺水的季节,接着下了几日连绵细雨,将那污秽都冲干净了......

    那日,玉华在家中设了香案拜祭师傅程娘子,李纪回来见她双目红肿,知道她心里难受,便搂着她问要不要去庄子上散散心,玉华靠在李纪的怀中缓缓摇了摇头说道:

    “我没事的,你事情那么多,现在哪里走的开啊,圣上那里还指着你呢,再说,过两日我还想去一趟二姐姐家里呢......”

    李纪听她这样一说,便好奇的轻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问道:“嗯?上回你不是说你那二姐不愿意和离吗?我这几日忙的也没顾得上具体问,怎么现在你又要去他们府上,是去给她撑腰吗?”

    玉华又将头靠回在李纪的胸前,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蹭了蹭,然后才说道:

    “上次二姐姐过来,我本来还担心如今的形势之下,我们两人见面难免尴尬,谁知一见,我倒觉得和她并无多少隔阂,并不像是多年没打过交道的感觉,我觉得二姐姐大约也是这般感受,她拉着我说了半天话,一直说很喜欢我上次送的那本琴谱,又主动谢我能在此时请她到府里来做客,说是自从收到了咱们府上的帖子,她婆婆立即对她换了一副脸色,还拿了体己出来给她做礼......”

    李纪听了不由轻笑了一声:“呵呵,那迟老夫人,和迟老头是一模一样的脾气,之前你少有和她们打交道,不知道那迟老夫人是如何将你二姐整天挂在嘴边夸奖的,如今面孔变上几变,倒也没啥稀奇的,你那姐姐这是死心了,所以不想和离吗?”

    玉华摇了摇头说道:“二姐姐说,虽然公婆面目可憎,但那迟魏为了她,倒是一直在与公婆抗争的,不过迟魏一直没有出仕,在迟家说话并没什么分量,故而若是我们不出面,她大概迟早是要被休弃的,二姐姐虽然伤心,却觉得以她如今的处境,若是与迟魏和离也不会有什么更好的选择,更何况她怎么放得下那几个孩子呢,且她的公婆虽然是油滑小人的脾性,但正因为如此,倒也好拿捏,她说的时候虽然也难过,但我看她神智清明、心意坚决,倒是彻底想透了的样子。”

    李纪听了点头说道:“难怪你看的上你这二姐,她倒是个爽利明白的人,以她那公婆的秉性,只要你愿意与你二姐交好,她在迟家倒是能过的上好日子的。”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想去迟府一趟,另外,我还想趁这个机会不如让二姐他们分家开府单过,那迟魏才情人品都不差,但既不能出仕又不愿意去经商,在那迟府里过的甚是窝囊,他们两夫妻均是淡泊名利的人,并不想占府上的便宜,单独出去过的还清静些,李纪,你说我这主意可行吗?”,玉华虽聪慧,于这长安城高门大户间往来的经验却远没李纪丰富,此时便揪着李纪的衣襟,眼巴巴的望着他想要给自己拿个主意。

    李纪并没马上答话,他垂眼思忖了片刻才说道:“你这法子不错,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而且对迟魏他们夫妻二人也合适,不过你是女家的亲眷,这时候出面指手画脚让人分家不合适,白白落下话柄,不若由我这里往迟老头耳边吹点歪风,摆出你虽然和姐姐交好,我却不太喜欢你和崔府有太多牵扯的样子,再顺势引导个两句,让那迟老头主动提出分家,到时候你再去给你姐姐撑腰,趁机替他们多争些产业回来,岂不是正正好?”

    玉华听李纪说到一半眼睛便亮了,等他刚一说完了,便挺身凑上前去结结实实的一口亲在了他嘴上,而后目不转睛的仰脸看着他,脱口而出说道:

    “李纪,还是你最好了,二姐姐说的没错,我真真是嫁对了人!”

    玉华这句话并不是随口说来逗李纪开心的,那日二娘来过之后,她便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要知道,早些年知道二娘能嫁给迟魏,她可是真心艳羡过的,那迟魏翩翩君子、才情俱佳,又是个淡泊性子,想象中与他那样的人琴瑟和鸣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日子,怎能不让人心生向往呢。

    可那日里听二娘淡淡说着迟魏也算是为了自己和公婆争吵了几次了,还险些挨了板子,若是真被休弃了也不能怪他的时候,玉华当时心里一下子便想起了李纪来,她不由自主想着,若是自己遇到这样的境遇,李纪又会如何呢,眼前顿时浮现出李纪黑着一张脸大杀四方的样子,心中却马上安稳踏实了下来......

    李纪哪里知道玉华这些复杂的心思,他只见自己怀里这人一双莹莹美目含着两汪秋水,一霎不霎的盯在自己脸上,玉脂般的双颊上泛起两抹浅浅的红晕,刚刚亲过自己的红润双唇轻轻的抿了又抿,看着,倒像是要一口将自己吃了的模样。

    李纪此时哪里还容玉华上来吃了自己啊,他一口下去便将那两瓣柔唇给叼住了,手下托着她的臀便将她跨坐在了自己身上,玉华虽然也正是满腔浓情蜜意之时,仍是吓的挣扎着娇软无力的呢喃道:

    “门...门还敞着呢......”

    李纪更不容她分心,只是恶狠狠的研磨着柔软唇瓣说道:“我看谁敢进来......”

    没几日后,迟府果然说起要分家的事情,那勇亲王夫人,崔五娘便亲自上门去探望了自己的二姐,于是这迟魏一支便在分家时占了不小的便宜,得了几个铺面都是东市、西市里不错的位子,宅院和庄子虽不大,也是挑了好的给的,等迟魏正式分府出来以后,玉华又去探望过一次,回家后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李纪看了奇怪,忙问她可是碰到什么事了。

    玉华犹疑了片刻后才说道:“二姐前阵子设法将那王氏偷着给赎出来了,现在悄悄住在他们家内宅里呢,这次我去,那王氏特意出来相见,一进来便跪下给我叩头,说是谢我以德报怨帮了二姐,她磕的脑门都破了,看那样子,恐怕也没几年的阳寿了......”

    玉华说了一半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崔氏外戚忤逆大罪,崔泽观和他两个兄长这样长期依附于崔泽厚的嫡宗自然是逃脱不了,连着成年的儿子都一起被问斩了,女眷与幼童则都被发卖为奴。

    昭太妃那里仗着太上皇盛宠,一早便将自己姨娘、嫡母和八娘一起赎身托人照顾了起来,而二娘这样的身份,只能偷偷摸摸花了大价钱,才辗转将王氏赎了回来,那王氏一辈子富足哪里受过这样的苦,赎回来时候已经只剩一口气了,后来多亏二娘要被休的事情,才激的她又回了魂,但终究已经是伤了元气,今日出来给玉华叩头的时候虽然是用了十成的力,但脸上的灰败之气是怎么也掩不住了。

    “想起来,她虽对我毫无情分可言,甚至始终报着几分恶意,但终究也没做过什么加害的事情,对二姐姐,倒是像我娘对我那样,是掏出自己一颗心来爱护的......”。

    玉华说到这里,不由怅然若失,看到王氏,她便不由想起自己糊里糊涂被赵蜜儿送出杂院的那一天,没见到亲娘最后一面,终究是她此生最大的遗憾。

    李纪深知道她的心结,知道多劝也没用,他突然想起一事来,便握了她的手说道:

    “他们抄检永嘉坊的时候,将那个崔六娘给找到了,因圣上之前特意叮嘱过,他们便将她小心的照看了起来,听说她有些神智不清,也认不得人,好似还和七八岁的小娘子一样,胆子也小,稍微听到点动静,便抱着头往地下蹲,据看管她的崔府下人交代,那个管事的老嬷嬷似乎十分的厌恶她,上面本只叫她们看着崔六娘不许出去,可那嬷嬷却稍有不如意便拿她来出气,常常借着管教的名义无故责打,大约就是因为这样,那崔六娘便渐渐疯癫起来,难得圣上还一直记的她,说她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莫名遭了这样的劫难,我听圣上的意思,大约是想找个合适的李氏宗亲将她收养在名下照顾......”

    玉华听到这里不由十分惊讶,她并不知道那李济民心中有个特殊的情结,不由便觉得当今圣上果然是个仁厚之君,玉华与六娘其实并无多少情谊,但到了今日,也很同情她的遭遇,六娘最后能有这样的际遇,也真算幸运了,今后自己再想法子多照看一二,说不定她也能渐渐恢复清明呢!

    因为忽然听李纪提到六娘,再加上今日见到王氏颇有感触,玉华心里一动,突然问道:“我上次听你说宗室里唯一可能遭到问罪的,便是那会宁郡公的府上,不知道圣上打算如何处置他呢?”

    李纪看了看玉华,一挑眉毛说道:“那会宁郡公于宗室里笼络了不少人心,要杀他恐怕牵涉太多,应该会是将他的爵位一把撸了算数吧,怎么了?今日咱们县主大发感慨,莫非还想将会宁郡公的贵妾也纳到门下一起照顾起来吗?”

    玉华刚才确实是想打听一下那芸娘的下落的,此刻被李纪这么一说,自己也不由喷笑出来,想了想便说道:

    “算了,原本也是与我并无多少干系的人,多说多听无益......”

    李纪见她一笑过后真的便不问了,倒是有些惊讶,那崔芸娘如今过的自然不好,她本就是那会宁郡公与永嘉坊之间的一条纽带,如今两家都是支离破碎的,她这纽带便简直犹如一缕破布般毫不值钱,更别提还有会宁郡公的迁怒,这破布难免还要被人扔在地上踩踏出气的,还好那女人也算一个能屈能伸的典型,又是个极会察言观色之人,据说如今会宁郡公突遭家道中落,全靠她想办法左支右拙的,竟还维持着大概的体面,叫那会宁郡公也看到了她的一些用处,今后是福是祸,便全看各人的造化了。

    眼见五娘真的不在意,李纪自然也不会再多提她一句了,只说自己今日乏的很,缠着玉华替自己捏头敲背的,玉华与他拉扯了一阵子,便立在他身后,瘙痒般的在他铁板一样的背上随意的敲打了起来,敲了两下,却不由有些走神,其实玉华心中,还真的有一个人,是想要打听一下的,但她也明白,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那么清楚为好,那个曾经被誉为京城第一贵女的高挑美人,据说是在崔泽厚被下狱的当日,便与自己的母亲顾氏一起自缢而亡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数月后,那曾经被逆贼崔泽厚挟持,后又为清除崔氏立下大功的安南王世子李守,终于要离京回南疆了,说的准确些,他如今应该被称为安南王了,那李列上个月旧疾发作已经殁了,如今只等李守回去把持南疆大局。

    到了安南王府上后,府上的下人们便发现李守的车队里有辆不起眼的青布马车,说里面坐的是他半路上收的一房妾室,随着那妾室一起的,还有她一个妹子,刚进府不久,府里上下便传开了,都说这小妾与妹子生的俱是十分美貌出挑,不过那妹子脾气好像不太好,横眉竖眼的看着极不好相与。

    来迎安南王的人中,带头的是个肤色带点金棕的大汉,身形魁梧异于常人,他虽穿着安南王府侍卫的服饰,却是披散着头发,只在额上绑了一条锦线黑底的发带,一看便是那白蛮族的人,李守远远见了那人影,不由便有些神情恍惚起来......

    他第一次见莫昂的时候,也是类似今日的情景,一群来安南王府来给他做伴读的十二三岁的男孩子中,有一个人特别与众不同,其他男孩不管是不是大唐的人,都打扮成了他们府上侍卫的模样,就那莫昂一个,虽穿了侍卫的衣服,却只管披散着一头长发,他本就比其他人都要高大,李守一眼便注意到他了。

    后来,那群伴读自然个个都是围着李守争相讨好,习武的时候也俱是李守一人独占鳌头,但那莫昂从来不肯下场子陪李守练武,可他一个人习武的时候又明显是个高手,李守便不满起来,指名道姓的叫他陪自己练习,那莫昂抬起一双细长的眼睛扫了过来,哼声说自己对这些假把式不感兴趣,也不敢将府里的大少爷打哭了获罪。

    李守简直被他气的跳脚,他此时也知道了这莫昂不是寻常的下人,算起来也是自己的远房表兄,他父亲就是自己母亲白王妃的堂哥。李守那时其实功夫已经不错了,虽然知道伴读们有些故意相让,但仍是十分有自信,他便马上遣散了其他大侍卫,只留了这群小陪读,和那莫昂两个相约打一场,说不论结果如何,绝不追究,那莫昂这才挑了挑眉毛答应了下来。

    李守与他没打几下,便知道自己敌不过,那莫昂力大无穷,又完全不按套路出招,李守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仍是很快被他一拳打蒙了压在了身下。

    就这样也就算了,可那莫昂在自己族里也算是个王族的小爷,却被自己父亲强逼着到这唐人的地方来当奴才,心里早就积聚了满满的怒火,这会儿便将火气都发在了李守身上,他把这世子爷卡着脖子骑在了自己垮下,一手拽着他的发髻,问他服不服,李守不肯答话,他便啪啪的在李守脸上臀上拍几巴掌,然后再问服不服。

    李守被他制住了一动不能动,真是气的要吐血,而后,他便真如那莫昂之前说的那样,一下气的哭起了鼻子。

    不过,李守的眼泪只硬忍着含在眼眶里来回打转,并没有落下来,等那莫昂又一次拽着他的发髻问他服不服的时候,一眼却看到这小世子一双深凹的棕目,浸在两汪亮晶晶的泪中,简直漂亮的像个女人,莫昂一愣,手下不由自主的便松开了......

    之后,那莫昂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连夜便逃出了府去躲进了山里,谁知道过了两天,他却被白王妃派的人找到了十分客气的带了回去,还一路上问他是怎么迷路的,等莫昂回了府里,才知道李守那日封了所有人的口,没有和任何大人说他们比武的事情,还说莫昂是替自己上山打野猪迷路了,把白王妃急的连忙派人出去寻他。

    莫昂便又这么回到了安南王府上,李守却再也不理睬他了,只当身边没有这么一个人似的,这莫昂呆久了,也觉得之前是自己不对,打架可以,自己不该这么羞辱人,他想了想,便找机会去偷偷挑衅李守,很快便撩拨的李守又和他约着打了一架,不过这次,他们两个干脆避开众人,到了那园子深处去单独比试,李守自然又是输了,不过这次之后,两人的关系也算是正式解冻了。

    就这样,他两人一次又一次的单独约架,李守从来没有赢过,然后这莫昂便渐渐成了李守的贴身侍卫,两人进出形影不离,再然后,就是那一日了......

    安南王李列听到风言风语说自己一个宠爱的小妾与府中的一个侍卫有些不干净,他那日得了消息便带人去抓,谁知推开水阁的门进去,赫然却看到自己俊朗威武的大儿子,正精赤条条的被人压在身下来回搓弄。

    事后,莫昂本来定是难逃一死,是那李守甘愿让出世子之位给弟弟,又立下毒誓愿意为安南王府赴汤蹈火,万死不惜,这才让李列留下了莫昂一条命,同时也拿他当作了钳制李守的工具。

    那李列原本对自己这出色的大儿子是满怀自豪,这一次犹如被人当胸捅了一刀,他本是十分暴戾之人,一气之下,便彻底将这大儿子看作了死人一般。他后来查出给自己报假信的,就是自己的小儿子李真,可李列不但不气,反倒觉得小儿子才是个真正有狠心有才干的,他本就隐隐觉得长子李守虽聪颖,却太优柔了些,这下便毫不犹豫的将原来当做备胎的二儿子扶上了正位,又过了两年,便将李列送去了长安城做幌子。

    那白王妃对这一切本不知情,直到大儿子被送走后才觉察到不对,她是白蛮族的公主,也是个上马就能杀敌的女人,一气之下便想要杀去京城接那心爱的大儿子回来,李列便干脆将白王妃也软禁了起来。

    如今这李守却被圣上封了安南王,安然无恙的回来了,白王妃自然也早被放了出来,那李列知道自己谋逆失败后便彻底灰了心,李纪又派人趁乱抓了他那小儿子李真,李列别无选择,只能按着李纪他们的要求,让位于自己的长子,之后不久就气的病死了。

    李守回了王府不久,便就由那白太妃做主,娶了一个白蛮族的贵女为王妃,这王妃十分的有福气,进门不久就连着生了两个儿子,而这安南王李守对王妃也十分的深情,除了那个路上带回来的小妾,王府里再也没有纳过新人。

    那安南王李守只专心于政务上,闲暇时便与自己的贴身侍卫莫昂四处巡查游历,还常常到南诏国白蛮族的地方去小住一阵,让这安南王府与南诏国的关系是史无前例的融洽了起来。

    而府里那个美貌的小妾,则是十分的驯良安静,常常整日呆在房里一步也不出来,对王爷从不来她房里的事情,也是毫无怨言,行动举止间,倒犹如名媛闺秀一般。

    只是她那个妹子却着实让人头疼,也不听自己姐姐的话,已经是十二三岁的大姑娘了,却十分任性胡来,对院子里的丫鬟也常常是非打即骂,因李守特意叮嘱过王妃,没事不要去为难那两姐妹,倒叫王妃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

    谁知道这事被那白太妃知道了,在那小娘子又一次胡闹的时候,便叫人将她捉过来吊在了树上,亲自拿着马鞭抽了她一顿屁股,那小娘子看着是个烈性子的人,不成想被这么教训了一顿就彻底的软了,之后只要听到太妃两个字,便吓的脸色刷白,再也不敢多说多动一下。

    开始的时候王妃还担心李列知道了会生气,谁知道李列听了却是哈哈笑了两声,便带着那莫昂出去了,那莫昂见他一路骑着马一路发笑,便皱眉问他有什么可乐的,李列扬着眉微笑说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日在那长安城里的旧事罢了......”

    那莫昂深以李守被胁迫到长安城当质子一事为耻,听了便不高兴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地方又能有什么好事让你念念不忘的!”

    李守听到他语声不对,就故意逗弄他说:

    “那地方自然有让我念念不忘的事情,我在京城曾遇到过一个大唐的大将军,他的身手啊,我觉得还远远在你之上,且别人那脾气,才是真正的冷峻无情,哪像你,表面上看着...啊......”

    李守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那莫昂拉着马缰绳一把扯了过来,又伸手拽住衣领将他往自己马背上带,那李守本来就是逗他的,此时便顺从的爬到了莫昂的马上,莫昂也不给他骑坐,只将他打横趴伏着按在了自己身前,用力一拽他的发髻,冷哼着说道:

    “看来你是太久没尝过我的身手了,咱们这次便再来好好比试一场吧,输的那个任由赢的人随意处置!”

    说完,两人便纵马一路跑了下去。

    而此时,那几万里之外的长安城,新昌坊内院,勇亲王李纪却突然侧过脸连着打了好几个大喷嚏。

    他本来正拥着玉华盘腿坐在榻上,这下倒把玉华唬了一跳,连忙扭头问他说:

    “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跟伤风了似的?”

    李纪晃了晃脑袋,摸了摸鼻子,神色有些莫名的说道:

    “没有伤风啊,好好的鼻子就突然一痒,真是有些古怪,我感觉哪里有些不太对劲一样......”

    玉华刚才正在榻上审看那改建院子的粗图,李纪突然进来,打着要和老婆一起看图纸的名号,就紧紧的贴在她背上盘腿坐下了,此时玉华听他说话颠三倒四的,气的哼了一声,伸手便将他仍不动声色捏在自己胸上的那只大手,一把给拽开了,嘴里愤愤的嘟囔道:

    “谁古怪啊!不就是你这个专门捣乱的吗?”

    李纪连忙伸手一把又将她揽住,一本正经的说道:“五娘你别乱动,咱们好好的一起看看图纸,这院子可是要仔细修缮一下了,对了,你上回说把哪个院子给小六子住啊?是这东边的跨院吗?这院子,给他一个人住着也太冷清了些吧......”

    “哎呀,现在住着是冷清,等过两年阿去年纪大了,六儿和她两人成了亲,可不就要这么大的院子才够用吗,我这做姐姐的,自然要替他先考虑起来啊......”

    李纪见玉华一说起小六子的事便来了劲,心里难免有些吃味,哼哼了两声说道:“弟弟,弟弟的,你们这两个回鹘小儿倒是自己就认了干亲......”

    玉华马上回头斜了他一眼,提高了声音说道:“怎么啊,这个弟弟你不肯认吗?”

    “肯肯肯,我哪里敢不肯啊,对了,小六子和阿去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啦?那阿去粗粗鲁鲁的,也没个女孩子样,小六子真喜欢她吗?”

    玉华听李纪这样说,也不由掩嘴一笑:“你知道什么?六儿和你们不一样,他是最不在意人家美丑的了,上次阿来还悄悄和我说呢,说阿去因为伤了耳朵嫌自己难看,六儿摸着她的脑袋,口口声声说自己就喜欢一只耳朵的...哈哈哈...你说六儿这话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李纪见老婆窝在自己怀里笑的乐不可支,嘴上也跟着她一起干笑了两声,那手下,却又自管自的回到了它想去的地方,捏住了,揉一揉,颠一颠,不亦乐乎。

    玉华先是缩身一躲,而后被他气的没法,干脆伸手一扫,便将案几上的图纸笔墨都统统抚到了地上,恨声说道:

    “你要做什么,便快些吧,不要耽误我做正事......”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崔氏玉华(百度最新章节)  崔氏玉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