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99章

    他痴迷地吻去孟柠脸上的泪,那样温柔和小心翼翼,像是在触碰最精美的瓷器。

    即使她早已支离破碎。

    孟柠任由施荣在自己面颊和唇瓣上亲吻着,可这个时候,她无论如何也没有跟他做|爱的想法。于是她奋力抵住施荣的胸膛,用眼睛看着他,却一语不发。施荣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事实上如果他要强迫她,那她肯定无法反抗,可是现在……至少在今天,他愿意放过她。

    睡觉的时候孟柠原本打算去别的房间睡,可施荣无论如何也不肯跟她分房,甚至连分床都不行。所以最后两人还是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孟柠蜷缩着身子不肯接受施荣的怀抱,施荣也没有强求。

    在这个时候,再引起孟柠的仇恨的话,他真的就要永久失去她了。

    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留下她?要怎么样才能让她的眼里心里永远都只看得见他一个人?施荣想知道,真的好想好想知道!

    孟父的丧礼就这样平静的办完了,在村民们的眼中,孟父是幸福的。有个孝顺的女儿,有本事的女婿,有出息的外孙……谁能比他过得好?可这好的表皮下隐藏的是怎样的伤痛,又怎么是外人能够知道的。

    回到帝都后,孟柠仍旧平静地当她的教授。生活好像一切都回到了正轨,又好像没有,至少她和施荣之间现在是真正的相敬如冰,不管施荣怎么跟她说话,孟柠都是不理会的,虽然每天晚上睡在一张床上,但她表现的完全像是没有这个人。

    她的世界彻底无视了施荣,就好像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存在。施荣也想过发脾气,可孟父已经死了,他又还能拿什么来威胁她?施勋吗?她留在他身边就是因为施勋,再拿施勋做借口,已经没有用了。

    如今把孟柠留在身边的,靠的就是这个儿子。

    孟柠在办公室办公的时候,有访客来。

    是很多年没见,也没有联系的丁灵。

    还带着孩子。

    姐妹俩隔了这么多年再见,竟然也没了当年水火不容的势头。虽然说还是没什么感情,却也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喝点东西聊一聊了。丁灵这些年都在国外发展,沈仲对她这个妹妹虽然不喜欢,但也没亏待,把丁家弄到手之后,他很慷慨地分了一半的资产给丁灵,所以丁灵现在可以说是个富婆。

    她在国外嫁过两个丈夫,都离了,身边就剩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因为是混血的缘故,所以女孩子们都长得非常漂亮,一双碧蓝的眼睛干净地像是天空。

    说到丁怀志跟木绒绒,丁灵不齿地笑了。那两人的真爱也没能维持多久,她爸几年前中了风,木绒绒照顾了几个月后受不了了,毫不犹豫地就跟丁怀志离了婚,孩子没带走,扔给沈仲带了。丁怀志一个人躺在医院里,沈仲也没亏待他,给他用的药,请的护工都是最好的。可对上了年纪的人来说,什么也没用亲人重要。

    可当他再想起当年那个捧在掌心疼爱的女儿的时候,女儿却早已不愿再见他了。也直到现在,丁灵才能明白当年孟柠对丁夫人的感觉。至于木绒绒,丁灵临出国前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可等到现在她回来了,却意外地无悲无喜了,瞧着那个女人因为离开丁家,居无定所,又没有谋生能力,最后只能给人做二奶,却又因为不够年轻貌美很快被踹了的模样,丁灵莫名地想笑。

    贱人自有天收。

    她羡慕地对孟柠说:“姐,真羡慕你跟姐夫啊,姐夫对你可真好。我那两个老公要是有一个能跟姐夫这么忠诚,我也就不离婚了。”她两次离婚都是因为丈夫婚内出轨,一个是*出轨,一个是精神出轨,丁灵知道后二话没说就离了。

    她再也不是那个幼稚愚蠢的女孩了,现在的她吃过苦头,所以也成长了起来。

    孟柠听了,只是笑,并没有应答。

    她跟施荣之间的关系,真是说不清。是爱也好,恨也罢,纠缠了这么多年,总归是从身体到灵魂都融入在了一起,逃不开甩不掉,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就这样到老死吧,她也不在乎了。

    这才是真正的认命啊。所有的希望都化作了灰烬,她真的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在乎这些了。

    孟柠淡淡地望向窗外,天气可真好哇。

    **********************

    施勋提着公文包回到家,四处看了看并没有找到父亲的踪迹,问了管家,管家说老先生吃过午餐就进了书房,再也没出来。施勋把公文包放下,洗了把脸,看了看镜子里已经变得苍老的男人,蓦地苦笑起来。

    他竟然也快六十岁了。

    敲了敲书房的门,里面的人并没有给他回应,施勋转了转门把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摇椅里的老人背对着他,沉静地把脑袋歪着,似乎睡着了。施勋轻轻走过去,拿起一旁的毯子盖到老人身上,说:“爸。”

    施荣眯着模糊的眼睛看过去,好一会儿才分辨出那是施勋,应了一声后,就扭头又去看手里的相框。

    相框里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大眼睛小嘴巴,笑得很可爱,气质干净又纯洁。

    就好像施荣记忆里的孟柠,永远都是十几岁时鲜活的模样。

    就像是孟柠到死都没有原谅他一样,他也永远没有原谅施勋。就算他知道这一切不是施勋的错,但他仍旧固执地责怪施勋。否则,他用什么理由让自己活下去呢?

    活在日复一日的思念,痛苦,悔恨里。

    施荣有些出神地凝视着施勋的面孔,他是孟柠给他留下的最后的纪念。他的眼睛像孟柠,笑起来嘴角的弧度像孟柠,神态像孟柠,一举一动也像孟柠。看着施勋,就好像能够透过他去看那个让施荣爱了一辈子的女人。

    她说不许他跟她一起死,他就听她的,她说要他活着照顾儿子,他就活着照顾儿子,不敢死,战战兢兢地活着,直到现在。施荣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毕竟也是九十岁的人了,真他妈意外的长寿啊。

    怪不得人家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他可不就是那个祸害么。

    他不肯原谅施勋,施勋未必就肯原谅他。

    孟柠因为肾衰竭于七十五岁去世的那天,在医院里,施勋咬着牙对施荣一字一句地说:“妈妈想去爱韩遇之,想完成梦想,而这一切,都是你摧毁的。”

    失去那个他们共同爱着的女人之后,父子俩再也不用戴着面具面对彼此。他们经常用世间最残酷的话去解开对方的疮疤,互相埋怨,互相仇恨,互相不谅解。所有的幸福都在孟柠闭上眼睛的一瞬间土崩瓦解,施荣成功跟孟柠纠缠了一辈子,可他到底也没能得到最想要的东西。

    “我永远也不原谅你。”施荣喃喃地说,布满皱纹的手指轻轻地,温柔地抚摸着相框里女孩子笑着的脸。“你不会再照顾我太长时间了,我也不会再恨你多久了。”

    “很快地,我不会再有愤怒,痛苦,遗憾,悔恨,昨天医生跟我说,会有那么一天,我将不记得孟柠是谁。”

    也许这个病并不是坏事。

    “我会慢慢把她忘掉,什么都不记得。她对我来说就像个陌生人,你要是把有关她的一切收起来,我就永远不会想起,我会变成一个口眼歪斜只知道流口水的糟老头,没有理智,没有语言,因为我都不记得了。”

    施荣的声音苍老,沙哑,缓慢。每一个字都像是在用他的生命说出来。

    事实上他现在就已经不怎么记得了,很多时候他拿着相框,会想不起来那个牵动他心的女孩是谁,但他仍然为她心动,心痛,痛苦,然后他又会重新想起他们之间曾经经历的一切——这通常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想起来以后,他又会再一次慢慢地忘掉。但是,只要听到她的名字,看到她的照片,就会永不停止的爱上她。

    忘掉了,再想起来。

    想起来,再忘掉。

    每一次都是对灵魂的凌迟。人类永远无法对抗衰老,也无法拒绝衰老所带来的后遗症。

    施勋沉默地听着,他不肯原谅父亲,却仍旧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他没有结婚,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样才叫爱一个人。施勋遇见过无数喜欢他的女人,可他的心就如同一颗坚硬的石头,不曾为任何人跳动。

    啊,不,心动也是有过的。只是想起父母之间的爱情,施勋就再一次丧失了去喜欢人的勇气。

    他想,就这样也挺好的。

    他有一个儿子,试管婴儿,说来奇怪,长得不像他也不像施荣,反而像极了早已去世的妈妈。所以施勋也好,施荣也罢,对这个孩子都极度的宽容。哪怕他闯了再大的祸,当他用那张跟孟柠有七分相似的面孔可怜巴巴地瞅着他们的时候,再深的怒气也会烟消云散。

    施荣突然低低地笑起来。

    他困了,闭上眼睛睡了一会儿。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又摸到毯子下面硬硬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个相框。他扭过头,问旁边站着的大概有四十多岁的男人,指着相框里漂亮的女孩子,问:“她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只爱你的偏执狂(百度最新章节)  只爱你的偏执狂(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