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203有些事一旦做错,将会悔一辈子(完)

    说完,没有再理会她,转身离开。

    留下夏凉霂气的直跺脚。

    ......

    陆思甜接到夏凉霂的电话后,马上赶来了御府。

    要不是亲眼见到那份合同,陆思甜也不愿相信梁祁凡竟然还真的拟定了这种条款。

    “我说?你这条款是专门针对凉霂拟定的吧?就怕她会突然离开,所以想用这合同压制她?”

    梁祁凡吸了口烟,吐出烟圈,“如果我说是呢?”

    “啧啧,没发现呀,梁导你够阴的,竟然能想出这招。”

    陆思甜把合同合上,给他递了过去,“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夏凉霂真把这事告诉夏瑾深怎么办?就算他跟你一伙的,可是也得向着自己妹妹吧?我跟你讲,你这招根本就不管用。”

    “我觉得很有用。”

    “怎么又用了?”

    “最起码她现在还老老实实待在办公室里,没有任性的离开。”

    呃......

    陆思甜想说,你未免自信过了头吧?

    *

    离开梁祁凡的办公室,陆思甜来到夏凉霂的秘书室。

    一推开门,夏凉霂看到她,就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陆思甜......你终于来了,我特么被梁祁凡坑了,你赶紧帮帮我呀!”

    “我也想帮你呀,可是凉霂,合同我刚才也看了,你怎么连看都没看就签了呢?”

    “我哪里知道那么多条款里有那种条约呀,再说了,我要是知道他梁祁凡那么不要脸,你觉得我可能不仔细看吗?”

    夏凉霂这会儿悔死了。

    以前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无赖呢?

    都35岁的人了,办事就跟小年轻一样。

    “你刚才跟梁祁凡谈的怎么样?他答不答应放我走呀?”

    陆思甜是又叹气又摇头,“这不是答应不答应的问题,是他根本就不会放你走。”

    “为什么呀!”

    “还用问吗?他看上你了呗,想把你绑在身边呀,你要是走了,他追谁去呀!”

    夏凉霂鼻腔里发出闷哼,“爱追谁就追谁!我反正不稀罕他追!”

    “你这就是嘴硬,我就纳了闷了,梁祁凡有那么渣吗?他成熟又稳重的,跟你性格正好相反,你俩要是能在一起,那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对个头!打住,”夏凉霂马上冲陆思甜说:“陆思甜,我让你来时帮我的,你怎么一直帮着梁祁凡说好话?”

    陆思甜有些为难的说:“这不是说好话的问题,我向来只说实话,反正你想呀,你就算是跟梁祁凡打官司也是你输,我看呀,你倒不如去哄梁祁凡,好让他主动放了你,要不然我和瑾儿就先给你凑凑,凑够一千万还付违约金。”

    “我凭什么付给他!”

    夏凉霂简直想爆吼。

    这个梁祁凡竟然给他下那么深的套路!

    丫的!渣男!

    ......

    傍晚,梁祁凡离开御府后,就来到了之前夏瑾深常泡的夜店。

    他其实很少来这种吵的地方,最多是在包厢里喝喝酒,但今晚,梁祁凡发觉自己连喝酒都莫名烦躁。

    陆梁祁凡和霍子言赶到的时候,看到梁祁凡跟夏瑾深喝闷酒,不像他的作风呀?

    “你这是怎么了?”

    一个夏瑾深不对劲已经够愁人的了,这倒好,又加了一个梁祁凡。

    很少见到这样的梁祁凡,心想着不会是陆家那边又开始催他跟钱笑笑订婚的事情了吧?

    自从钱笑笑留学回来,陆家那边就一直催他定下来。

    “梁祁凡?是不是你们家老爷子又开始催着你跟笑笑那丫头?......”

    霍子言说道:“其实你们家老爷子催,你就当听不到不就行了?实在不行,你就赶紧跟夏凉霂生米煮成熟饭不得了?”

    生米就算煮成熟饭又怎样?

    那女人还是一样讨厌他。

    梁祁凡眸色黯沉,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突然陷入沉思中。

    然后起身走到衣架前拿起外套,“我先回去,你们三个继续玩。”

    “唉不是,你把我们叫来,自己就怎么走了?”

    霍子言话没说完,陆梁祁凡投给他一记冷眼,提醒他这时候不要乱说话。

    等梁祁凡甩门离开,陆梁祁凡才继续道:“没发现他心里有事?”

    “发现了,最近确实挺怪的,跟夏瑾深不相上下了快。”

    “所以先让他冷静段时间再说。”

    陆梁祁凡说罢,拿起酒瓶倒了半杯酒,扫了眼浑浑噩噩的夏瑾深,心想着梁祁凡肯定是跟夏凉霂有关系。

    ——

    梁祁凡因为喝了酒,杨硕开车将他送回。

    一路上梁祁凡都闭目养神,脑海中全是在御府夏凉霂那个女人目中无人的样子,还真是这几天脾气太好,把她给惯着了,竟然敢对他大吼。

    正想着,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

    “总裁!”

    杨硕看着马路对面拉着行李箱的女人,以为自己看错了,“好像,是夏小姐...”

    “......?”

    梁祁凡马上摇下车窗,看向对面,果不其然,正是夏凉霂那个女人,拉着行李箱。

    她不是住在郑腾那里了?

    怎么大半夜的拉着行李箱?

    当夏凉霂余光突然瞄见从车上走下来的男人时,瞬间,愣住。

    余光突然瞄见从车上走下来的男人,瞬间,愣住。

    虽然看不清梁祁凡脸上的表情,但夏凉霂可以确定,遇到他,自己的处境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夏凉霂着了急,拎起行李箱跨围栏过去,以免梁祁凡追上自己。

    然而,在另外一只腿往上抬的时候,不小心蹭到围栏上头的尖。

    “呲......”疼的她直咬牙。

    但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夏凉霂顾不得小腿肚的疼痛,开始往相反的地方跑去。

    “夏凉霂!给我站住!”

    梁祁凡越是喊,夏凉霂跑的就越快。

    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用了其他招数。

    “你要是再跑!我明天就拿着你的合同书去你家,好让你父亲知道他女儿欠我一千万!”

    “梁祁凡,你丫的混蛋!”

    夏凉霂恭恭敬敬的站好。

    等梁祁凡走到她面前,目光清冷的凝着她红晕的脸,继续道:“为什么大半夜的拎着行李在路上?”

    夏凉霂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她真的不愿意告诉他原因。

    于是便鼓起勇气,深呼一口气,与梁祁凡视线相对,“我只不过是你陆氏的一名普通员工,在上班时间你可以什么都管,但是下了班就是我的私人空间,我在哪里都是我的自由,不牢梁总你过问。”

    “如果你一定要用这种下三滥的威胁招数,我告诉你梁祁凡,逼急了我,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你以为我真怕你呀!”

    “我的真面目你也看到了,我是个女汉子,性格不好,受不了别人整天对我指指点点,所以,别仗着有张破合同,就想一直威胁我!”

    梁祁凡看着眼前女人坚定的眼神,稚嫩的脸蛋上全是不服输的那股劲。

    只是,当梁祁凡余光扫视到夏凉霂的小腿时,瞬间拧紧了眉,不敢置信的弯身蹲下来,仔细一瞧发现她裤子上红色的确实是血时,马上沉下了脸。

    “杨硕。”

    杨硕听到总裁叫自己,马上打开车门下去,“总裁。”

    “去把夏小姐的行李箱拿过来。”

    “是。”杨硕立刻朝着前面的路口跑去。

    夏凉霂还不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她以为梁祁凡生气还是不准备放过自己,立刻泪眼朦胧的带着哭腔闷吼:“梁祁凡!你到底想我怎样?我被你逼得连住的地方都没了,这种落魄样子连家都不能回,非得把我逼的无路可走,跪下来求你,你才开心吗?”

    话落,双腿屈膝,眼瞧着就要跪下,却被梁祁凡拽住,“我还没死,用不着磕 说完,再用力的拽住她的胳膊,打开身后的车门,把她塞进了车里。

    一直到杨硕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后,坐回主驾驶,听到梁祁凡说:“去医院。”时,夏凉霂才彻底感觉到自己小腿的疼痛。

    ......

    从医院包扎好回来,夏凉霂一直没敢说话,回到了公寓后,看到梁祁凡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

    夏凉霂因为小腿缠上了绷带,走路一瘸一拐的到了沙发跟前,说道:“谢谢你啊,我误会你了。”

    梁祁凡抬眸吐了口烟圈,望着夏凉霂微起的双唇,想起刚才在医院,医生为她清理伤口时,她用力抱住他的腰,紧紧咬住下唇的模样,竟觉得嗓子一干。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微微皱起眉,摁灭烟头,突然伸手把夏凉霂往怀里一拉,哑声提醒:“我不喜欢口头上的谢谢。”

    然后,低头近在咫尺的凝视着怀里女人的小脸,手指放在她的唇上,粗粝的指腹轻轻磨挲着。

    他很想知道这张巧舌善辩的小嘴,这会儿会是甜的......还是辣的......

    察觉到梁祁凡的动作,夏凉霂在他的薄唇快要贴上来时,脸快速的扭开,但仅一秒钟,就被他的手掌扳回来,并且固定住。

    “夏凉霂......”

    梁祁凡叫着她的名字,口腔中的酒气喷洒在她的鼻前,两人呼吸交融,夏凉霂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

    “别用吻过别的女人的嘴碰我!”

    “所以呢?”梁祁凡薄唇一抿,轻蔑的笑道:“你吃醋了?”

    捏住她的下巴,深邃的漩涡凝着她,继续道:“是不是心里开始在意我了?”

    话落,对准了她的唇,压了上去。

    夏凉霂咬紧了牙关没让梁祁凡再往深处继续。

    察觉到夏凉霂身体的僵硬,还有她无声的抗拒,梁祁凡想起她的反常。

    为什么突然从郑腾那里搬了出来?

    难道?......

    疑问一出,梁祁凡心底莫名燃起愤怒,手捏住夏凉霂的下巴,在她不张口的同时,加重了力道。

    “唔......”

    夏凉霂疼的张开口,那浓郁的酒精弥漫在口腔,连带着的还有男性掠夺的气息。

    夏凉霂双手抵在梁祁凡的胸膛,握成拳状不停的捶打,连同牙齿都开始咬。

    直到两人口腔中都是血腥的味道,梁祁凡才松手,离开了她的唇,拇指擦了下唇角,看到血渍后,狭长的眸微微眯起,“郑腾是不是碰你了?”

    话落,再次捏住她的下巴,撩高后两人对视,“回答我,他是不是碰了你!”

    夏凉霂用力的摇头,眼泪朦胧的她根本看不太清梁祁凡此刻的表情,“你以为每一个男人都像你这样不要脸呀!”

    虽然她确实差点就被喝的醉醺醺的郑腾轻薄了。

    但是她喊停止的时候,郑腾没有继续下去。

    所以夏凉霂才会趁着郑腾上楼洗澡的时候,拎起行李箱离开。

    想着去陆思甜哪里先蹭住几天,找到房子再搬出去。

    偏不巧,出租车没等来,却等来了梁祁凡这个阴险的狐狸!

    夏凉霂越是哭,梁祁凡就越怀疑。

    当视线落在她脖子上,用力的扯去碍眼的丝巾。

    看到零零碎碎的吻痕,瞬间腥红了眸。

    捏住她嫩红的脸不停的质问:“是不是郑腾碰了你!所以你才要搬走!?回答我!是不是!”?

    夏凉霂用力的将他推开,“没有!我都说了他没有!这只是意外!”

    “意外?被男人吻成这样,你夏凉霂跟我说只是意外?”

    “夏凉霂!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自爱吗?”

    ······

    梁祁凡不屑的凝视着她脸上的泪水,明明心里很气,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以前是怎么告诉你的?随便你夏凉霂怎么玩!但是最起码要有一个限度!可是你疯起来,根本不知道哪些改碰,哪些不该碰!”

    说完,动手解开衬衫领口,然后单手将夏凉霂揽在怀里,在领口敞开后,马上将她横抱起来。

    “梁祁凡!你干嘛呀你!放开我!”

    任凭夏凉霂怎么折腾,梁祁凡都没有松手。

    走到卧室门口,拧开门走进去,再一脚将门关上。

    他墨色的眸底燃着浓郁的愤怒气息。

    再把夏凉霂扔到大床后,像头终于狩猎成功,开始享用猎物的狮子。

    把自己的霸道以及占有欲统统毫不犹豫的展现在夏凉霂面前。

    “梁祁凡!你到底想怎么样呀!我都说了是意外!郑腾没对我怎样!”

    夏凉霂越是解释,对梁祁凡而言就等于掩饰。

    捏住她嫩红的脸不停的质问:“郑腾哪知手碰的你!”

    “回答我!”

    梁祁凡的嗓音近乎闷吼,眸底燃烧着愤怒,瞳孔放大,完全跟之前绅士的模样相反。

    他像只终于发怒的猛兽,不允许任何人反驳甚至无视他的话语。

    夏凉霂从未见过这样的梁祁凡,所以她怕了,后悔说漏了话。

    应该像往常一样顺服,而不是逆反。

    脸颊传来的疼痛让她无法无视,只能闭上眸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因为,她怕答错......

    当梁祁凡松开手,嫌弃的将夏凉霂松开,边解衬衫扣子,边用双腿禁锢住她的腿时。

    夏凉霂浑身颤栗,没敢再推开他,双手圈握,指甲掐在掌心处,绝望的紧闭着双眸,眼角是滚烫的泪水。

    “够了!”

    受不了她的眼泪,梁祁凡怒而起身,揪住她的衣领将她拽起来,“再说一遍!不要哭了!”

    无法再凝视眼前的女人,莫名的气愤还有揪心。

    如果再继续下去,梁祁凡觉得自己会疯掉。

    所以他松开了手,警告了句:“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里,”

    说完后,甩门离开。

    直到耳边响起汽车的启动声,夏凉霂才从惊恐中缓过神。

    梁祁凡走了,夏凉霂像是终于得到解脱,马上逃离这个房间。

    ?......

    第二天,梁祁凡相当于宿醉,他又回到了酒吧里,和夏瑾深还有陆梁祁凡他们拼酒,醒来后是在酒店的房间里。

    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仅隐隐约约记得一点。

    到了公司,头痛消失后,他才记起自己对那个女人做了什么。

    “特么,真是疯了!”

    梁祁凡低吼完,听到手机震动声,看到竟然是郑腾的号码。

    想起昨晚夏凉霂说的“意外”。

    没想到,他还没有先去找他算账,郑腾就主动找上了门!

    梁祁凡唇角扯出一记冷笑,滑了接听,那端郑腾急切的声音传来。

    “梁总,凉霂是不是在您那里。”

    “如果我说没有呢?”

    梁祁凡此刻的表情阴狠,他也很少会表现出自己对一个人的不快。

    郑腾一听,就知道夏凉霂绝对在梁祁凡那里。

    “我有急事要面对面跟凉霂讲,希望梁总你能告诉我凉霂的下落。”

    “我凭什么告诉你她的下落?”

    杨硕刚走到酒店门口,听到自家总裁如此霸道的语气,心想着总裁肯定是心情不好。

    今天能不撞枪口,就先躲着点。

    马上把夏凉霂一早送到公司的支票收了起来。

    这要是被总裁知道,夏凉霂宁肯吃哑巴亏付一千万,也绝不留在御府,他不得更加火冒三丈?

    *

    梁祁凡在怼了郑腾后,结束通话,拿起外套向外走。

    在门口看到杨硕鬼鬼祟祟的。

    “怎么没在御府待着?”

    杨硕本想掩饰自己的愁容的,可偏偏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总裁,我是听说你昨个喝多了,所以一早就过来看看你,要不你今天先休息?明个再回公司?”

    其实杨硕是不想总裁回到御府后,问起夏凉霂的事情。

    支票的事情,能瞒一天是一天。

    然而梁祁凡根本就没当成一回事,“没事,只是宿醉,回御府休息半天就好。”

    边走边问杨硕,“夏凉霂今天上班没?”

    “......”

    这怎么回答?

    难道说来了,但不是上班,而是付违约金?

    杨硕一时答不上来,只好磕磕巴巴的说着:“来......来了。”

    确实是来了,虽然......丢下支票就走了。

    听着杨硕的声音有点跟往常不一样,梁祁凡浓眉挑了挑,扭头看向杨硕。

    “有事瞒着我?”

    杨硕连忙摇头,“没没......”

    可是摇完头后,又紧接着点头,“可是......”

    “可是什么?”

    走进电梯里,把西服外套床上,系扣子的瞬间,提醒道:“我不喜欢绕弯子,有什么事就说。”

    杨硕一咬牙。

    死就死吧,反正迟早都会被知道。

    “是这样的总裁,夏小姐她确实来了御府。”

    从文件夹里拿出那张支票,手有些抖动的递过去,“可是......她丢下这个后就走了。”

    梁祁凡接到手里一看,竟然是支票!

    再一看数字,还是一千万。

    真是有意思。

    那么爱钱的夏凉霂竟然肯付违约金!

    以她的性格,别说是一千万,就算是让她付一万,她都会舍不得。

    现在倒好,能闷声付钱。

    杨硕看到总裁表情严肃,也没有动怒的表现时,更加提心吊胆起来。

    “那个......总裁,要不我现在联系下夏小姐,让她再来御府一趟,跟你当面谈?”

    梁祁凡摇了摇头,把支票又递到他面前,“不用联系,把这个放好。”

    “奥。”

    杨硕接过支票。

    实在不知道总裁这是又打什么注意?

    ......

    接下来更令杨硕大跌眼镜的是,总裁回到御府竟然跟没事人一样,该开会的开会,该安排行程的安排。

    另外还又让他定了去新加坡的机票,说是要出差。

    这个节骨眼?

    不是应该去追回夏小姐吗?

    怎么还出差?

    杨硕 一直到开车送总裁去机场,他才终于开了口:“总裁,你这一去就是半个月,临走前不得先找夏小姐谈谈?”

    “谈什么?”梁祁凡轻笑,“人家把钱都付了,总不能还不办点实事。”

    实事?

    杨硕一时没明白过来。

    等到了机场停车场,为梁祁凡打开车门后,才惊觉道:“总裁你是去新加坡调查蔡莹绾?”

    梁祁凡的嘴角仅仅是淡淡一笑。

    等杨硕从后备箱拿了行李,接过来后对他说道:“我去新加坡的事情要保密。”

    “放心总裁,我这嘴巴可严实的很。”

    杨硕拍着胸脯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

    *

    到了御府,看到钱笑笑从电梯里出来,杨硕下意识的要往外走,假装没有看到她。

    然而,

    “杨助理!”

    杨硕扭头见钱笑笑竟然跑过来,马上停下脚步。

    要知道钱笑笑心脏不好可是众所周知,这万一一个不小心,心脏病发作了,可就成大事了。

    钱笑笑小跑到杨硕面前,早已气喘吁吁。

    嫩白的小脸红通一片,急促的喘着气问到:“祁凡哥哥不在,前台说他去出差了,你知道祁凡哥哥去哪里出差了吗?”

    杨硕就知道钱笑笑是来问总裁去哪里的。

    可他哪里能告诉她总裁是去了新加坡?

    “钱小姐,总裁的行踪都是保密的,具体总裁去了哪里,我这个做助理的也不清楚呀。”

    钱笑笑自然明白就算再问,杨硕也不清楚。

    杨硕看钱笑笑不再抱有怀疑的态度,马上准备离开。

    偏偏钱笑笑突然想起来夏凉霂。

    “对了杨助理,我上去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夏凉霂,她不上班这事,你可得记下,等梁祁凡哥哥来了再给处分。”

    杨硕眉心一皱,“夏凉霂已经辞职了,不在御府工作了。”

    “什么?辞职了?”

    钱笑笑这次是真惊讶了,“可是她前几天不是还来吗?”

    “前几天那是来递交辞呈的。”

    杨硕说完,觉得不能再跟钱笑笑继续讲下去,免得一会儿说穿帮。

    “钱小姐,我还要去给华堂国际对账,就先不跟你多聊了,你要是要出去,联系前台就可以,会给你安排好司机的。”

    “奥,那你去忙吧杨助理。”

    钱笑笑没有怀疑。

    因为刚才跑的原因,感觉身体有些不适。

    原定的要出去逛街就先放弃。

    回了客房,想起以后再也不用在御府见夏凉霂,她就觉得相当开心。

    拿起手机,找到母亲的号码,拨了出去。

    她要马上把这个喜讯告诉妈妈。

    让他们暂时不要给梁家施压。

    ······

    付了违约金,夏凉霂心里其实相当不爽。

    其中五百万是她这几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

    剩下的钱是她向陆思甜和苏瑾借的。

    之所以没有向家人开口,是不想他们胡思乱想。

    梁祁凡求之不得她父母知道呢,到时候再厚脸皮的上门提亲,事情得更加乱。

    所以为了早点断绝跟梁祁凡的关系,夏凉霂宁肯吃哑巴亏。

    可是这亏吃了,她是越想越气。

    以至于郑腾开车过来后,她心里太心有余悸。

    ......

    接近冬天,海边的海风比较大,散步的人也远没有夏天的人多。

    郑腾把车子停在一处礁石前,想着能遮挡点风。

    夏凉霂坐在副驾驶,听着窗外的风声,久久都没有说话。

    直到她觉得有些话应该跟郑腾说清楚,不能再拖下去······

    “我要离开北城去新加坡那边的分公司了,我跟我爸和我哥说了,去了新加坡就代表夏家,再也不会像在北城这里一样胡乱玩了。”

    话落,夏凉霂看向郑腾,“就像你说的,人总要成长,我不可能永远停留原地,让身边的人为我又是担忧又是操心的。所以,换个新环境,从头开始。”

    郑腾听后,先是沉默片刻。

    而后收回停放在外面的视线,重新回到夏凉霂的身上,“你不用离开,我可以申请回西藏部队。”

    “你不用回西藏。”

    夏凉霂知道他误认为,她的离开是因为那晚他醉酒所对她轻薄的事情......

    “就算你去了西藏,我也不会在北城待,我刚才说了,我想去一个新环境,从头开始,跟你无关。”

    看到郑腾眼神的怀疑,夏凉霂抿唇一笑,而后释然的笑道:“我没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班长,那晚的事情我早就释怀了,再说了,你又没有对我做什么,你还是喝醉了酒,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总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彻底不要咱们之间的友谊。你放心,我呀,还是把你当我的好班长!好朋友。”

    郑腾想再说些什么,无奈张开了口,话到嘴边却又咽回去。

    他想说,他不愿只做她心中的班长。

    也不愿做好朋友。

    他想做的,是一个能陪伴她身边。

    照顾她,宠她,爱她。

    哪怕她不爱他......

    但这阵子的相处,他知道,眼前的女人依旧跟高中时一样。

    她还是那个看到梁祁凡就移不开目光的小女孩。

    虽然总是嘴上说自己早就看开一切,说自己喜欢女人。

    但眼神却将她出卖。

    所以,郑腾没有继续,而是点下了头,重复道:“嗯,好朋友。”

    ......

    夏凉霂回家的时候,喝成烂泥的夏瑾深瘫坐在门口。

    看到她走到门口,马上踉跄起身,“孟沥欢躲哪里了?你要一直瞒着哥哥我吗?”

    “我没有瞒你。”

    夏凉霂长叹口气,眉心紧皱。

    虽然她也不想看着哥哥颓废成这副模样,但她真的不知道孟沥欢躲去了哪里。

    奶奶生病住院这么大的事情,她都没出现。

    表明了她是存心想躲起来。

    不然以孟沥欢的性格,怎么可能不去看奶奶?

    “哥,你应该振作起来,如果小欢在这里,她也不想看到你这副模样,而且......”

    夏凉霂极不想说剩下的话,可她真的不吐不快。

    “这都是你作出来的下场,以前爸和妈就劝过你,不要总玩,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对吧?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孩子都有了,你还想小欢怎么办?让她接受你 夏瑾深涣散的犀子中染上一层忧伤,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唇边似笑非笑的自语道:“对啊,公平吗?她那么好,那么信任我,可是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失望,我有什么资格再去打扰她的生活?”

    看着自己的哥哥这样,夏凉霂心里也同样不是一番滋味。

    “哥,给小欢点时间吧,她会想清楚的,等她想明白,她自然会出现在你面前,现在,强求不得,而且,爸妈那边已经察觉了,蔡莹绾和那个孩子迟早都会来我们家......”

    她的话未说完前,夏瑾深已经扭过了头去,眼神黯淡,“我知道,我会处理。”

    而后又转过身对她说:“到了新加坡照顾好自己。”

    一句很简单的叮嘱,夏凉霂的心口却像增加了一块沉石般。

    望着夏瑾深的侧脸,他正欲离开。

    “哥,你说我们兄妹俩是不是活的挺失败的?最起码有一个幸福也行呀,那样能安慰一下受伤的那个,可是我们倒好,都这个德行,你说会不会是我们前世做了太多恶事?上帝故意惩罚我们的呀?”

    说着,夏凉霂就自嘲的笑了。

    笑中带泪。

    夏瑾深听到她的话,脚步停下,表情极其平静。

    转过身凝视着表情不再像以往那样张扬的妹妹,几秒钟后才开口,“你没有做恶事,你是太作。”

    ......

    直到夏瑾深开车离开,夏凉霂还愣在原地。

    许久后她才反应过来。

    哥哥说她太作。

    跟陆思甜和苏瑾一样,都说她太作。

    可是......以为她想作吗?

    在面对梁祁凡屡次的示爱时,她的心不是石头,也会有心动的时候。

    不然,怎么还会跟他纠缠那么久?

    只是,她怕了。

    在经过了长达10几年的暗恋,被伤的体无完肤后,彻底怕了。

    她怕梁祁凡只是一时兴起。

    甚至也怕他哪天跟自己哥哥一样,整出一个私生子。

    毕竟,向他们这种私生活混乱的男人,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她才会想要彻底的远离。

    把心封闭,眼不见为净。

    用时间淡化心底的那抹悸动。

    ......

    一周后,新加坡。

    夏凉霂来新加坡前,没有举办欢送会,只给陆思甜和苏瑾发了条信息。

    在她看来,自己又不是不回来。

    新加坡又离北城不远,自己所负责的工作又是业务这一块。

    经常北城和新加坡两地跑。

    所以,只当成了出次差。

    到达新加坡的第五天,她就在助理的帮助下,租到了一座心仪的公寓。

    离公司只有10几分钟的车程,交通方便,环境还不错。

    最重要的是,离当年蔡莹绾的住所不远。

    夏凉霂来之前都是调查好的,她不相信在蔡莹绾的住处调查不出来一点的蛛丝马迹。

    以及,分公司的同事的嘴里,肯定也能问出来一点关于她私生活的事情。

    只是,事与愿违。

    夏凉霂试着问了几名蔡莹绾没去北城前的下属。

    得到的答复都是大同小异。

    他们说只知道蔡莹绾的孩子已经七岁多。

    而且这七年间,也从未见蔡莹绾有过其他男性朋友。

    夏凉霂心里顿时像是在看不到希希望。

    正当她气馁时,梁祁凡却拿着一封档案夹出现。

    惊诧之余,夏凉霂忘记了说话。

    直到梁祁凡抽出几张,指着上面的调查结果说:“孩子确实是你哥的,但是现在你应该去趟医院。”

    “为什么要去医院?”

    “去了你就知道了。”

    *

    夏凉霂和梁祁凡一起来到医院,到了病房前看到孟沥欢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

    “小欢她,她怎么了?”

    “她刚做了流产手术。”

    梁祁凡说完,就退到一边。

    夏凉霂走进病房,孟沥欢看到她时,微微一笑。

    到了病床前,没等夏凉霂开口,孟沥欢最先回答了她将要问的问题、。

    “凉霂,不要问我怎么了。缘分这东西,断了就是断了。我没有什么好反悔的,我只是真的接受不了,那孩子很可爱,像天使一样,理应被父母疼爱。”

    夏凉霂想说,那你的孩子呢?

    可是她没敢问。

    走出病房后,梁祁凡走过来把她拥抱在怀里。

    “凉霂,在我们都没有错的离谱之前,给彼此一次机会吧。”

    夏凉霂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

    他是在提醒,跟哥哥夏瑾深比起来,他们算是幸运的。

    想起这一路来的忐忑,或许是真的累了。

    夏凉霂点下了头,“梁祁凡,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

    后来。

    孟沥欢出院,就回了国,没听任何人的劝说,一人去西藏。

    等她再回来时,已经是两年后。

    怀里抱着婴儿,身旁站着一个皮肤黝黑,长相俊朗的兵哥哥,向所有人介绍:“这是我老公。”

    不远处的夏瑾深远远望着她脸上的幸福笑容,停留在原地,一直都没敢走近。

    因为,他知道,有些事一旦做错,将会悔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百度最新章节)  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