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十六章 美丽的误会

    路小遗露了这么一手,冯熊便死了逃跑的心思。束手就范不是修真者的习惯,既然你不仁,就表怪我不义。

    “小路啊,我需要布置一下。”心里歹念的冯熊,脸上却笑的更加憨厚。

    路小遗还在装,根本不知道他已经被列入了必须死的名单。这货不知道天高地厚,跳上一根树杈,躺在上面,一手托着脑袋,笑嘻嘻的打算明目张胆的偷师。

    “大熊,你忙吧,我就看看。”

    这种行为,已经不是讨厌这么简单了,人家的师门秘技,是你该看的么?路小遗没有这方面的自觉,心里正在享受欺负一个修真者的快感。

    冯熊所谓的布置,就是掏出一把香来点上,然后按照八卦的方位各插一束。树林之中风没什么风,香的味道飘的不算快,但是足够浓郁。

    看着还在树上衣服好奇宝宝嘴脸的路小遗,心说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这八束香了不是随便弄的,这叫毁真香。对于修真者来说,这玩意非常之歹毒。

    到底怎么个歹毒法么?这种香对修真者的元气有强烈的侵蚀作用。如果修为不高,很容易被直接放翻,当场晕倒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家伙够坏,对付一般的筑基修真者,有两三束就够了,这家伙一口气上了八束,就是要送路小遗的性命。

    背对着路小遗的时候,冯熊满面狞笑,心里恶狠狠想,看你死不死。

    转过身来,冯熊的表情秒变,憨厚的笑着。走路的时候,浑身的肥肉乱抖,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心怀歹念的人。这个相貌,真的很有欺骗性。

    假模假式的掏出一个炼丹炉,往中间的空地上一摆。路小遗一看这玩意,来了精神,坐在树干上大声问:“大熊,这就是你炼器的鼎炉?”

    冯熊脸上笑着,心里却在发狠:你小子接着装吧,等下看你还装不装?鼎炉是这个时候能用的上的么?

    “路兄,能不要调戏我么?还是说你的双修对象是炼丹炉?”还是还了一句嘴,不然这心里实在不平衡。路小遗听完知道自己露怯了,呵呵呵的笑三声:“你继续,你继续。”

    再蠢的人都知道双修是什么意思了。双修指的是互为鼎炉,阴阳融合,龙虎相济。还有一种比较混蛋的,就是采补之术,那种是单方面的鼎炉。路小遗不是修真者都知道,这词很多时候就不是啥褒义词。

    其实呢,鼎炉这个词本身的意思还是中兴的,奈何被一些无良的修真者滥用了。就像小姐这个词,本意被歪曲的很远。

    一看路小遗没啥事情,冯熊也不着急,“毁真香”发作需要时间。

    别看仅仅是个练气高阶的修真者,冯熊实力却非常之不俗。打开丹炉火门之后,手一伸喝一声:“火来!”路小遗肯定是没看懂他的法门,就见这货的手上多了一块火砖。

    火砖入了丹炉内,熊熊烈火燃起,空气中都能感受到热流的溢出。

    笃定路小遗肯定要栽在自己的手里,冯熊不慌不忙的认真锻炼木鸢。但见这货双手捧起木鸢,眼睛一圆,憋着一口气,脸涨的通红。眼见着木鸢缓缓的虚空而起,一团绿光包裹着木鸢,一点一点的向着丹炉的方向飘去。

    “开!”丹炉的顶部自动打开,火焰喷出,木鸢在绿光的包裹下,被压缩成了一个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缓缓下沉,烈火对它毫无烧毁效果。丹炉的盖子自动关上后,路小遗来了劲,跑过来看着丹炉里的木鸢。

    隔着丹炉上的水晶片,路小遗算是看明白了,木鸢在绿光的保护下,在丹炉的烈火中安然无恙。不过也不是没有变化,而是一点一点的变成了红色,然后变成褐色,最后朝着黑色的方向发展。这个过程整整一个时辰,路小遗看的很仔细,丝毫没有注意到的反应。

    这个时候的冯熊已经吓尿了,为啥啊?毁真香这个东西,修真者吸入之后,最慢一刻的时间内,就会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最终晕倒。

    一开始还是很期待的,但是一刻的时间到了之后,他偷偷观察路小遗,毫无中招的迹象。又过了一刻,还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是屁事都没有。

    一个时辰过去了,路小遗背着手围着丹炉观察里面的变化,毁真香已经全部烧完了,路小遗丝毫不受影响,这简直就不是他冯熊能理解的范畴了。

    难道说,这货不是筑基期?而是更高一级的结丹期?这修真者看上去年龄都不是真实年龄,路小遗的面相很嫩,但是架不住有人会易容啊,还有人就算不易容,也是青春常驻。对于高阶修真者来说,返老还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你这手法,倒是没见过!”路小遗这是实话实说也是在不懂装懂。这个炼器呢,每个门派的手法都不一样。青囊门确实比较特殊,在炼器的时候,会加入一些药材,目的是在一些瘴气横行的地区,可以有效的驱散瘴毒还有毒虫。

    哪晓得他在不懂装懂啊,觉得他一说就在点子上了,这是高人啊。联想到这家伙刚才雕琢木鸢时的手法,更是让冯熊心里不安啊。这家伙一定是看出自己的诡计了,知道自己做了手脚,没说破就是惦记自己的特殊手法吧?

    不行,我要自救,免得这家伙看我没有利用价值了,直接翻脸。

    “路兄要是喜欢,我把这炼器的手法传给您?”冯熊露出讨好的表情,狗腿的一塌糊涂。

    路小遗哪知道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个来回,这货要是个修真者,就这个毁真香的剂量,别说什么筑基期了,就算是金丹期也得挂。可惜,他就不是一个修真者,丹田处一点真气都没有,还怕你什么毁真香?

    这就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啊!可惜,两边都不知道原因,都稀里糊涂的。一个是被自己脑补的情况吓坏了,一个是根本不知道眼前这家伙一旦突然发难,分分钟教自己做人。

    青囊门特殊的炼器手法,如果是一个修真者,吸引力非常之大。毕竟青囊门是靠玩炼丹吃饭的,他们炼器的水平不算太高,但是这种特殊的手法,对于玩毒药的魔修来说则是克星。

    以异性修真者为鼎炉采补真元,以药物锤炼身体,并且以毒药为攻击手段的这几种修真者,被定义为魔修。这些类型,在修真界属于少数,进本都集中在西南绵延的大山之中。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百毒门。

    路小遗又不是修真者,他只是个匠人,要别人的炼器手法完全没用。所以,很装逼的一摆手:“罢了,你能让我看看,我就很感激了。夺他人之秘技,我不屑为之。”

    说完,路小遗又回到树干上,躺着翘起二郎腿,一抖一抖的说话:“大熊啊,你们青囊门,有什么好一点的丹药么?我说的是牌子比较硬的那种了。”

    什么叫牌子比较硬一点的?冯熊先是一懵,随即反应过来了。

    “这个路兄啊,青囊门的牌子还不够硬么?青囊出品,必属精品啊!”冯熊给委屈坏了,对一个青囊门的弟子说要牌子硬的丹药,这是在侮辱啊。换成一般的人这么说,二话不说,抄家伙就上,教这家伙怎么做人再说。问题是,这哥们“强大”了一点。

    “呵呵呵!我说大熊啊,要是一般的丹药,我能找你青囊门么?”路小遗还在装,一脸的高深莫测。冯熊的情商还是差点意思,脑子没转过弯子,觉得这家伙说的有道理。

    “那行,路兄想要什么丹药,只要我有的就不是问题。”冯熊眼看丹炉中的木鸢褪尽杂色,变成了黑黝黝的纯色。觉得有必要赶紧把这位爷哄好,免得图穷匕见。

    “啧,我也不知道你有啥好货色,这样吧,你看着给吧。常用的,少见的,随便来一颗。”路小遗一点都不懂这些东西,他只好继续忽悠。

    看看这家伙一副敲竹杠的嘴脸,心说不拿点硬货出来,今天是过不去了。冯熊咬咬牙,一伸手,掌心多了一枚丹药,双手捧着奉上,心里在流血啊。这是他专门为了讨好美女,花了三天三夜练成的筑基丹。一炉12枚丹坯,最后练出来的只有4枚。

    “路兄,这枚筑基丹,您收下!”冯熊低着头说话,不敢正视路小遗了。

    路小遗哪知道筑基丹是好东西啊,伸手捻起来看看,很随意的往戒指里一丢,也不怕太随手把外面的蜡封给弄坏了,败了药性。

    筑基丹这东西,练气期的修真者得到以后,那是绝对不比自己的生命差半点的好东西。仔细的收好,小心的呵护,那是绝对的事情。

    冯熊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查看,这家伙不过是很随意的装起来了,心里再次剧烈震撼,果然是高人,筑基丹都看不上。

    路小遗哪里是看不上了,这混蛋就是不知道这玩意宝贵。他只是觉得吧,已经装的很久了,再装怕露馅,要跑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大龟甲师(百度最新章节)  大龟甲师(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