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巧遇”和相约

    林薄很有耐心的在等待,等待一个与路小遗意外相逢的机会。找上门去不是不行,估计路小遗也不会不见自己,但是那样明显不如巧遇来的令人记忆深刻。

    茶楼对面就是客栈的大门,林薄担心路小遗直接坐白虎飞走,那样的话巧遇就不能了。

    如果路小遗一直在匠镇做一个低下的匠人,林薄在千机门努力修行,可以高高在上的俯瞰路小遗的时候,林薄不介意好好的报答一番路小遗往日的恩情。因为这样是上位者施舍的姿态,林薄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修炼有成了,站在路小遗的面前,报答他昔日的“照顾”。而路小遗则卑微的站在面前,忏悔昔日的不恭,林薄则大度的原谅他。

    这样的剧本,在林薄的脑海里演练过了多次。

    但是,现实却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路小遗没有继续留在匠镇从事卑贱的职业,反而出人预料的遭遇了奇迹。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他成为了修真界第一人。这让林薄无法接受,他无法接受孙绾绾和孟青青选择了路小遗,更无法接受自己努力的修行后,面对路小遗时还要抬头仰视。对比自己辛苦的修炼,路小遗凭什么有奇遇一飞冲天?

    林薄很小的时候就立志要修炼成仙,为了这个目的,他的父亲倾家荡产,身死异乡。无数次在梦里,林薄梦见了自己达成了宏愿,站在修真界的巅峰,俯视那些曾经羞辱过自己的人。开始的时候,这些人里没有路小遗,后来路小遗也进入了这个梦境里。

    每一次梦醒的时候,林薄都能清楚的记得,梦里的路小遗微微抬着下巴,嘴角上翘流露出坏笑,眼神里充满了可怜的意味。

    孟青青和孙绾绾出现的时候,林薄看着她们的背影消失在客栈里。这两个不要脸的女人,她们放弃了千机门的身份,成为了路小遗的侍女。想到这里,林薄的脑海里浮现出下面一幕,路小遗左拥右抱,这两个女人的脸上带着讨好和卑贱的微笑。

    这一切都将属于我!也一定会属于我!林薄握紧双拳,仿佛看见了有一天,自己在云端站立,下面是无数双眼睛在闪动着狂热的敬仰。就像那一天,路小遗独闯昊天门的时候。

    路小遗终于出现了,还是一人一虎,穿过客栈的大堂,站在客栈的门口。

    林薄丢下一枚元气石,低头走出茶楼,装着没看见路小遗的样子。走到街道上的路小遗则一眼就认出了低头走路的林薄,嘴角不由露出微笑。这小子,一点都没变化,走路还是像在匠镇那会喜欢低头,好像地上有钱捡一样。

    “林薄!”这一声招呼,进了耳朵,林薄装着没听仔细,继续往前走的时候,路小遗在身后大声喊:“林薄,林薄!”林薄这在站住回头,看见路小遗便露出笑容:“是你啊,路小爷。”听到这一声称呼,路小遗确实很开心,上前来笑着拍着林薄的肩膀。

    “真是太巧了,你到三门镇有事啊?”

    “是啊,来买点材料,回去炼制一点小玩意。”林薄早有准备,应对的毫无破绽。

    实际上路小遗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疑心和芥蒂,对于路小遗来说,昔日在匠镇的同居好友,永远是人生最值得珍惜的东西。即便自己已经高高在上,也不改初衷。

    “走走,看见你真是太开心了,我们去找地方喝酒。”路小遗拉着他要走,林薄却挣开道:“算了,你现在是修真界第一人,我不过是个小人物,在一起喝酒不合适。”

    “来不来?”路小遗微笑而对,林薄还在担心路小遗顺着台阶下来的心放松了。这是他刻意营造的一种气氛,路小遗没有超出他的预料。其实林薄才是知道路小遗最大弱点的人。

    还是那家酒楼,掌柜的连滚带爬的出来迎接,路小遗没有摆架子,反而跟他说了几句笑话。掌柜的亲自送路小遗和林薄上去,进了一个雅间,在跟前伺候着酒菜上来了,这才被路小遗打发下来。走下来的掌柜趾高气扬,楼下的客人羡慕的看着他。

    那是路小遗啊,修真界第一人!

    雅间里的路小遗动手倒酒,端起酒杯笑道:“没想到我能有今天,还记得当年一起在楼上睡一个房间么?”林薄端起酒杯笑道:“怎么不记得?你一脚给我踹下来。”

    “哈哈哈!”路小遗哈哈大笑起来,当初嫌弃这小子半死不活的,觉得他不争气,这才踹了人。现在想起来,满满的温馨回忆啊。

    喝着酒,聊着过去的事情,两人看上去都很开心。林薄是修真者,比酒量路小遗自然比不了。好几次林薄都想动手,抽出苏云天给剑,插进对面的胸膛。但是看着面带微醺的路小遗,林薄却始终不敢这么做。担心路小遗没彻底喝醉,还有反击的能力。

    “对了,还有半个月就是清明节,我要回去祭拜养母,你呢?”路小遗想起这个事情来了,忍不住又微笑了起来。当初,他就是在祭拜回来的路上,遭遇的林薄跳崖事件。

    “我当然不会忘记,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去祭拜。”林薄笑着回答,心里却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悲愤。为了自己,父亲客死他乡,眼前的这个人呢?几乎什么都没做,就成为了修真界第一人。林薄赶紧低头,揉了几下眼睛,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让路小遗看出端倪来。路小遗还以为他是难过,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到时候,我们再喝个痛快。”

    林薄平缓了心情才抬头笑道:“一言为定!”

    “今天就喝到这吧,我还有事情要办。”两人起身下楼来,掌柜的正在跟人吹嘘:“当年我第一次见到路爷,就知道他不是个凡人。昊天门那个苏长风,……。”

    “掌柜的,结账!”路小遗出声打断他的吹嘘,掌柜的过来:“路爷,您这不是打我的脸么?在这喝酒,您这是看的起我。”路小遗丢下一把元气石:“少废话,我还能吃白食不成?”

    路小遗很林薄走远了,掌柜的站在台阶上竖起大拇指:“看见没有,这就是路爷。大气!”

    三门镇禁飞区,路小遗不喜欢特权,也不会为了显摆去搞特权。一人在前缓缓走着,后面跟着一头白虎。林薄站在街上,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后,嘴角的微笑慢慢的消失,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自言自语:“清明节么?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出了三门镇的范围,林薄走进一片树林,见四下无人,取出纸鹤一只,口中念念有词暴喝一声:“去!”纸鹤缓缓扇动翅膀,缓缓的飞了一段距离,突然一阵青烟腾起,遮蔽了纸鹤。等到青烟散尽,纸鹤已经不见了。

    摩天岭附近的一座山脚下,新的昊天门山门正在竖立起来。苏云天平静的看着缓缓竖起的柱子,突然眉头一皱,伸出手掌朝上。一阵青烟在掌心凝聚,青烟散尽,纸鹤出现。

    打开纸鹤看了这封信,苏云天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双手一搓,青烟再起,纸鹤化作灰烬。苏云天招呼一声正在指挥的王啸天,两人走到一边无人处。

    “路小遗派人来要的东西,让人给他送过去。不但要给,没一样都加一成,显示我们的诚意。”苏云天笑的很开心,王啸天太了解他了,笑道:“林薄有进展了?”

    苏云天点点头:“路小遗约他清明节一起祭拜先人,然后痛饮一番。林薄需要我们的帮助。”王啸天听了点点头:“酒的话就不用做手脚了,如果路小遗真的是个凡人或者是没有施展神术时是凡人体质,林薄灌醉他不在话下。剩下就是冰刃了,你的剑开山裂石都不是问题,但并不保险,应该再加一点料,确保就算是破一点皮,也能要了他的命。”

    苏云天摇摇头:“不,还不够保险,到时候去亲自走一趟。只要林薄能重创路小遗,我就能有机会亲手击杀他。”王啸天想了想,点点头:“去可以,但是距离不能太近了,我担心被路小遗察觉了。他这个人,别的不敢说,感知力肯定是很强的。”

    苏云天和王啸天想不到的是,路小遗自身的感知力可以忽略不计,全靠龟灵预警。

    路小遗对于针对自己的布局丝毫没有察觉,依旧沉浸在于林薄相谈共饮后的愉快中。

    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人都有这个毛病。混的好了,发达了,总想找人显摆一下。如果这个人是自己的故交,以前还比自己混的好,那就最爽了。

    离开三门镇,路小遗之内天灵门,在那边等着昊天门送来的东西。单子开的很大,五百万枚元气石,各种丹药一万枚,几十种材料,都要一万斤。这么多东西,如果是天灵门,砸锅卖铁都凑不出来,路小遗就是要为难苏云天,不然心里会很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大龟甲师(百度最新章节)  大龟甲师(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