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7章 她是我凌家的人

    黄慧祺身子不由自主地坐直,苏馨容也拧紧了双眉。

    只有谭绍毫不吝啬对得意爱将的赞美,高声道了个“好”字!

    长缨微微松了些气。

    “你怎么能肯定樊信想要‘平衡’?”凌渊又看了过来。

    长缨凝神道:“因为,漕运司不可以分裂。”

    东亭侯重病不能理事之后,朝中文官有不可小觑的一部分人被皇帝替换,漕运是皇权的命脉,眼下顾家与东宫最大的筹码就是它了。

    彭燮具体有什么底气跟柳烁作对她不清楚,但她知道,大宁两代皆受外戚专权所累,若再任其流毒下去,那么不管谁坐那个位子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太子能够与皇帝周旋这么多年,且还能未被顾家完全控制,足见不会是没有主见的人,也不会甘心做傀儡。

    那么他就不可能没想过将来继位后的事情,若万一他上了台,顾家仍是掐住漕运,掌控朝廷来架空他,他怎么办?

    他一样不会甘心让外戚掌控。

    那么他想跟顾家争权,介时继位之后总揽皇权,也就太正常了。

    不然的话,前世里又怎么会斗得那么惨烈?

    而皇帝又怎么会处心积虑的把杨肃隐瞒到最后才暴露出来?

    所以他想跟顾家争夺漕运司,一点也不奇怪,如今自是没有证据证明彭燮是太子的人,但除去太子,显然也不会再有人赋予他底气不是吗?

    樊信同意交出刘蔚,那就等于是打了彭燮的脸,不管彭燮背后是什么人,他敢于跟柳烁斗,那在这件事上都是不可能让步的。

    长缨这番话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众人对这短短一句只能参悟。

    但上首几个人望着她的神色却都越发郑重了,霍溶目光已投过来,虽依然镇定,但已显深沉。

    谭绍在沉思,凌渊却直接像是在看着个陌生人。

    旁人参不透她说什么,可作为掌握着一手信息的他们几个,是不可能参不透的。

    面前这个年岁不算大的丫头,素日表现是很不错,堪为卫所里的佼佼者,但没有人会想到她还会谙得透朝局——

    行伍和弄权可是两回事,她究竟是如何在当差的同时对当下朝局还看得这么明白的?

    长缨心底却涌出些无奈。

    她岂只才知道这些?

    她所知道的有些东西说出来,连信都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但既然说到这里,她索性往下道:“我猜想,他们能牺牲吴莅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可如果他们真的这么选择了,那么彭燮后台是谁,我想我也会有答案了。”

    只要他们选择牺牲吴莅,那么彭燮身后一定就是太子。

    凌渊望着她,没再说话。

    他不出声,屋里就开始静下来。

    长缨不敢坐下,突兀地站在那里。

    霍溶收回目光,起身道:“沈将军还年轻,没经过什么事,漕运司的事确实我已经接手,有什么不是,回头我来给侯爷赔罪。”

    凌渊目光倏然挪到霍溶身上:“沈将军是我凌家的人,怎敢劳驾霍将军替她赔罪?”

    这话,毫无疑问又让屋里响起一片倒吸气的声音来。

    长缨也怔住。

    四面的窃窃私语声轰得她脑子里嗡嗡声不断,她直直地望向前方,凌渊冷肃的目光在与她对视。

    “是不是凌家的人,那得沈将军自己承认。”霍溶缓声道,“侯爷觉得呢?”

    凌渊看了一眼他,又看向长缨,仿佛在等待她的答案。

    长缨攥了攥拳头。

    她怎么可能是凌家的人?她还有什么资格自称凌家的人?

    “铃铛儿,你是最听姑父话的……”

    熟悉的声音像潮水一样在她脑海里翻滚冲撞,先前涌上喉头的腥甜仿佛又要往上冲。

    那声潮撞击着她,终于要把她紧闭的心门撞出裂缝来的样子。

    她拳头攥了又攥,说道:“侯爷抬爱,末将孤家寡人,不敢逾矩。”

    她感觉到对面投过来的冷到刺骨的目光,但也顾不得了,毕竟有些东西她还没有做好当众揭开的准备。

    ……

    长缨不知道怎么走出议厅的。

    她有些神不守舍。

    “沈长缨,你是凌家的小姐?”

    苏馨容到了跟前。

    长缨看看左右,只见仍有许多路过的目光在冲她打量。再看看苏馨容,虽然脸上布满了探究,但更多的却是凝重和疑惑。

    长缨没有理会她,但一时间也没有能抬得动步。

    “既然知道有可能是侯爷的小姐,苏将军还能这么不客气,也真是让人很钦佩了。”

    霍溶已然走到身边,搭在腰上的手臂正撑在长缨背后,隐隐有环护之意。

    他睥睨着苏馨容,眼底尽是阴冷。

    苏馨容抿紧双唇,深深看了眼长缨,折身走了。

    霍溶扭头睨着长缨:“跟我来。”

    长缨定站了会儿,望了眼长天,吐气跟上去了。

    进了公事房,霍溶示意她坐下,然后拉开抽屉拿出只四四方方的木匣来,推给她。木匣上方还搁着只小瓷瓶。

    长缨支额道:“什么?”

    “盒子里是治头疼的药。上面这瓶子里则是化淤的,你自己涂涂脖子。”

    霍溶示意她。隔桌投过来的目光沉静又晦涩,让人看不懂内容。

    长缨打开盒子看了看,里外都新净得很,还有太医院字样,她停了下,抬眼道:“霍将军在宫里很有面子的样子。”

    霍溶不置可否。只是沉默而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长缨此刻也无暇顾及这些,她道了声“谢过”,便拿起来要走。

    霍溶道:“没想到我去接了盒药的工夫,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沈长缨,你学武功是干什么用的?”

    长缨望了他一眼,顿了会儿又坐下来。

    凌渊虽然扣住了她的脖子,但却是扣的后颈,因此并没有掐住她要害,她要脱身不是做不到。

    但她凭什么反抗?

    看到凌渊的那一眼,她整个人,就瞬间已经被罪恶感制压得服服帖帖了。

    如果不是她,她想,凌晏一定连孙子都抱上了,一家人和和美美,尽享天伦了吧?

    “是我对不住他。”她道。

    霍溶目光深深,半日道:“倒是头一回听你说这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裙上之臣(百度最新章节)  裙上之臣(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