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24第23章

    ·

    尚淳神色微变,显然对这种说法相当忌讳,等不及随扈们帮腔,侧头就瞪了那人一眼,冷哼:“你家老板还没开口,几时又轮到你放屁了?”

    苏沫没料到会有人替她们说话,当下心存一丝感激,抬眼向沙发那边看去,一看之下立时就认出来——周律师周远山。

    她有些诧异,内心隐隐不安,周远山怎么和这些人混在一起了?想到这儿,苏沫不觉瞄了瞄牌桌上其余人等,其中两人一边打牌一边不时掺和几句,显然对尚淳这档子事见多不怪,但是剩下一位却始终不曾开口,这人座位侧对房门,一道屏风堪堪隔在当中,遮了外面的视线。苏沫从进来到现在,注意力就全搁在钟声和尚淳这边,是以对他并未留意。

    可是这会儿她只瞟了眼,就不觉倒吸一口凉气,心想:是非之人来是非地,真是冤家路窄。

    王居安正一手夹着烟卷,靠在椅背上垂眼瞧着跟前的一溜麻将章子,略微寻思便放了张万子出去,这才道:“咱们家周大状,有名的刺儿头,职业习惯,逮谁撅谁,撅完了人毛了他就老爽了,所以尚兄,千万别让他如意了。”

    尚淳一听这话心里骂了句“王八羔子”,面上却牵出一点笑,“毛什么,犯不着发毛,只是他能这样,你这当老板的管教无方呀。”

    王居安也笑:“尚兄,咱们这种人呢,周围连哄带骗溜须拍马的太多,搁一个刺儿头在跟前还能提点神,也不至于太他妈得意忘形,”没等对方接茬,他看向周远山,“我说周大状,你是在我跟前撅习惯了还是怎么着,也不看看咱们尚总什么人物,怎么喝多了就犯浑了?没上没下。”周远山还要开口,被他老板一眼给盯了回去,王居安又道:“喝多了就出去转转,别跟这儿杵着。”

    周远山重新窝回沙发里,看了眼那个低着脑袋的小女孩和立在不远处的年轻女人,苏沫的背影瞧上去消瘦单薄又透着一股可怜巴巴的倔强劲儿,他不觉暗自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了烟和打火机,踱去阳台吹风。

    屋里的气氛中多了一些微妙的尴尬,其他人也不好再扯这一茬,苏沫拉着钟声要走,钟声却眼巴巴瞧着尚淳。

    尚淳正心里噎着很不痛快,偏又不能发作,瞅着这机会便冷冷笑道:“苏小姐,你也瞧见了,你表妹根本不想走,我拦着她了么?没有,她这会儿在求我呢……”他一边拍出张牌,接着说,“有件事你要搞明白,如果女的自己不脱裤子,没几个男的会用强,你以为所有男的都爱强^奸这一口呢……所以这事儿,你不能跟我商量,得先说服你表妹,让她把裤腰带系紧点儿……”尚淳慢悠悠抽出根烟卷塞嘴里,立即有人给递了火,他微眯着眼吸了一次,将跟前的牌轻轻一推,“一不留神就杠上开花,看来哥几个今天的财运碰着我是绕道走了。”

    钟声不由涨红了脸,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拼命压抑,终是哽咽出声:“尚淳,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以前可没说过这种话,你知道、你知道……”

    尚淳侧过脸瞧着她笑:“我知道什么?你说啊?”

    钟声忍着哭:“我,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后半句终是说不出口,她犹豫半响,声如细蚊道,“你以前说过……喜欢我,现在我……你,有了孩子,你又……”

    尚淳像是恍然大悟:“丫头,你就这么肯定是我的?要不这样,你想生就生,生出来做个鉴定,是我的我就养,我孩子多,不介意再多养一个,再不然我干脆好人做到底,顺便帮你去学校把产假也请了,省一中是吧,挺有名的。”

    钟鸣听了几乎跳起来:“你休想,孩子坚决不能要,我妹妹还要读书,你别乱来,败坏她的名声。”

    苏沫把钟声拉过去,声音有些儿颤地问她:“他的话说得明明白白,你还去求他?你现在还指望他?你还能指望么?你指望得了么?”

    钟声薄肩轻颤,死命咬着嘴唇,直到咬出淡淡血迹,忽而站起身,一把甩开苏沫的手就往外走。

    尚淳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地儿你们家开的?”他起身踱到钟声跟前,作势要帮她抹眼泪,钟鸣使劲挡开他:“你别碰她!”

    尚淳瞧着钟鸣一乐:“见她哭我就心软了,这会儿又舍不得放她走了。”

    钟鸣紧紧抓住妹妹的手,生怕她会被人抢去一样,瞪着尚淳问:“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尚淳吐出一口烟,夹着烟卷的手指点着她:“问得好,这丫头可以走,不过要换个大的留下来,走一个留一个,很公平啊?”

    苏沫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挡在钟鸣前头,努力使自己平静些才说:“尚先生,这事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我表妹家最近出了很多事,房子被人拆了,我舅舅的腿也折了,现在还躺床上不能下地,钟声现在又这样……您大人大量,让我们走,我保证钟声以后不给您惹麻烦……”

    尚淳打断:“笑话!一个小丫头能惹什么麻烦,我尚淳还怕了她?”他轻轻一笑,低头瞧着苏沫,“不过我看你很顺眼,脾气也好,我喜欢和脾气好的人打交道,特别是女人,就应该斯文点,温柔点,别有事没事咋咋呼呼的没气质,你说是吧?”他慢慢凑过来,烟味热气喷到她脸上,放低声音一字一句道,“既然你这么对我胃口,要不就留下……或者,我带着你表妹去学校请假,再让人去拜会一下你舅舅看他老人家是否安好。”

    苏沫抬眼瞪着尚淳,气得浑身发抖,想扇人巴掌的那鼓劲儿哧溜哧溜地直窜脑门,却深知得罪了这二世祖当真后患无穷,正犹疑权衡举棋不定,忽然听见王居安低低笑了一声:“尚兄,你这口味,最近是越来越奇特,我是不佩服都不行。”

    苏沫忍不住看过去,王居安正百无聊奈地靠在椅背上吸烟,一副看热闹的痞样,也摸不清他究竟怎么个意思。

    尚淳神情微滞,也侧过头去瞧他:“兄弟这话怎么讲?”

    王居安微一扬头吐出口烟圈,隔着薄雾看向苏沫,问:“苏小姐,今年几岁了?”

    苏沫愣了愣,仍是答了句:“二十九。”

    王居安点点头,对尚淳道:“我近来越来越觉得,口味这个东西挺难伺候,好的吃多了,看见差点儿的就没胃口,比如我这人,就喜欢二十多点的,年纪太小的我消受不起,年纪太老的,那是过了冬的大白菜老梆子,嚼不烂……”他笑,“老兄,你也不嫌吃了咯牙,胃里冒酸水?”

    尚淳听了这话心里不由起疑,却也忍不住重新打量了苏沫一回,忽然觉得:好像是挺一般啊,无非就是生得白些,细眉细眼小门小户的没什么特别啊,真他妈奇了怪了,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惦记上了?

    尚淳越想越发没了自信,除了财富和门路,男人们最怕人议论自己不行,再来便是怕人嘲笑自己相女人的眼水差。包房里这些人,又多是吃喝玩乐的行家,他一时面子挂不住,只得佯装随意打起哈哈:“没事,我看哥几个闷着无聊,和这几位小姐逗着玩玩,找点余兴节目,其他的还真没想那么多,再说我牙口也不好。”他面上虽这么讲,心里老不服气,哪肯轻易地放人走,至少得拾个台阶下了再说。

    尚淳低头瞧了瞧自己的鞋,弹着手里的烟卷,对苏沫道:“苏小姐,没吓着你吧?其实你不想留也行,我看我的皮鞋有些儿脏了,要不麻烦你帮我擦擦?”

    几人均是一怔,钟鸣轻轻拉了拉苏沫的衣服,一脸紧张,她又仰头瞪向尚淳,“我来擦,擦完了就让我们走。”

    尚淳看也没看她:“你配么?”

    钟声抬头看了尚淳一眼,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嘴吐不出一个字,心里平添了一丝害怕,她侧过脸去眼泪终是悄悄流下来。

    苏沫问:“是不是这样我们就可以走了?并且你以后都不会去招惹钟声?还有,我们也不想听到外面任何有关于我表妹的谣传。”

    尚淳打鼻子里哼了一声:“记得用手擦,这样干净”。

    苏沫的脑袋里安静极了,再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她可以听见外间汩汩流水的响声,还有不知何处传来的谈笑,甚至还有刀叉轻碰白瓷碗碟的叮当悦耳,这些声音连成一片冷清优雅,使她渐渐不堪承受头顶那些小圆灯散发的亮光,它们牢牢地聚集,笼着她,炙烤,使她脸颊像生病的时候那样火烫,手心里冒着汗,她整个人都在被这些光溶解。苏沫握紧拳,又渐渐松开,沉默地蹲□去。

    所有人都瞧着她。

    尚淳让人斟上酒,他一边喝一边低头看着,表扬:“还不错,以前苏小姐在我那儿做小保姆的时候,也是这样敬业,继续保持,再接再励。”

    苏沫一声不吭,动作机械,手止不住的颤抖,眼圈发热,她克制不住,心里很是茫茫的气馁,可惜就是克制不住。她蹲在那里不知多久,时间和血液一起凝固,脑袋身体正变得麻木,这种不适继续蔓延到四肢,逐渐浸入骨髓和五脏肺腑。

    终于,那人说了句:“行了,我也站得累了,走吧。”

    苏沫慢慢站起身,直视尚淳:“你要记得答应过我的另外两条。”

    尚淳皱皱眉头:“我答应过你什么了?”他似乎想到什么,“我以前帮你的时候可没跟你谈条件,后来怎么样?你在我面前耍花腔。苏小姐,做人不能太小聪明。”

    苏沫见他出尔反尔,脑子里已是轰然一声有些蒙了,她眼眶发胀,脑门上沁出冷汗,心想那些好话软话说与不说在这些人眼里都是没有差别了,他打定主意和我过不去必定不会放过,我竟然还像个傻子一般低声下气任人愚弄。她羞愤难当,嘴唇微颤,说:“错了,我这人就是不够聪明,不然我也不会混成今天这样,”说到这儿,心里的火苗越发蹿出老高,伸手便揪住尚淳的衣领,“我跟你说,你别看我什么都没有就觉得我好欺负。是,我就贱命一条,我舅舅当我是自己孩子,我把钟声当亲妹,以后他们要是少根汗毛我都不会放过你,就是赔上这条命,也要找你们这些王八蛋算账……”苏沫已是气极,抓着这人狠狠往后一推,尚淳不妨一个踉跄撞上身后的桌子,满屋子竟没一个上前去扶。

    过了会儿,众人方回过神,忙伸手把人扶稳,纷纷劝道:“尚总,她一个女人,不懂事,别和她一般见识,传出去让人笑话,算了算了,今儿个是酒喝多了,有点误会,好合好散,好合好散……”

    尚淳铁青了脸,咬牙切齿地瞪着苏沫,没再吭声。

    苏沫仍是止不住地发抖,却极其清晰地吐出几个字:“记得我今天说的话。”

    姐妹仨一路往外走,埋头赶路,谁也不说话。

    苏沫心里后怕,钟鸣觉得解气,钟声却想不明白:为何以前成熟稳重的男人会有这么大的转变。苏沫像是知道她心里所想,转脸瞧过来,语气强硬:“明天一早就去把手术做了,不能再拖。”

    钟声仍是沉默,气得钟鸣使劲拧她的胳膊,钟声这才喃喃道:“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体贴有风度,对我很好,也从不说这样的话,我以前提分手,他还让人给我送手机……”

    钟鸣又给气了一回,伸手去点着她的脑门:“他想上你,当然会对你好,难道跟你直接说我要上你?你长脑子没?”

    钟声忽然捂住耳朵,尖叫:“不是这样,不是你说的这样,一定是你们跑来让他觉得没面子……”

    苏沫顿住脚步扯开小姑娘的手:“钟声,你明天必须做手术,现在想不通的事以后可以想,肚子里的东西不能留。我说的话你现在听不进,并非它们毫无根据,而是你缺少生活阅历,你理解不了我,我却能把你看得透彻。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是,这段年纪很尴尬,你以为你什么都懂其实什么也不懂,你以为你聪明早慧洞悉现实懂得爱情,其实你在别人眼里只有两个字——愚蠢。”

    钟声很长时间不做声,心里仍是不服:“你说我愚蠢,你不也连鞋都给他擦了么?这算什么?大智若愚?”

    钟鸣赶紧打断:“那还不是为了你。”

    苏沫一点儿也没介意,她慢慢开口:“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天我给他擦鞋,指不定哪天,他会求着给我擦鞋。”说到这儿,她忽然想起什么,伸手去摸上衣口袋,却发现兜里除了家里的钥匙什么也没有。她使劲回忆,想起那封信像是被随手扔进购物袋了,刚才闹了一场,忙乱中又把购物袋落在了南苑。

    苏沫哪里还敢回去取,只在心里苦笑:现世报,才一时激愤夸下海口,谁知自己就将这最后一条路给堵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2011年十二月十五日、十八日首更

    这章小修补全,谢谢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