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28第27章

    ·

    苏沫来这世上活了二十多年好歹也混成失婚妇女,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两年多,她绝不认为王居安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你晚上来找我,我给你讲事实摆道理,顶多盖床棉被纯聊天。她本能地从嘴里蹦出两个字作为惊憟过后的回应:“不行。”

    王居安果然回过头来瞧她。

    苏沫这会儿一点也不能回避他的视线,低声解释:“王先生,您为人公私分明,我想你刚才可能对我有点误会。我爸妈和孩子每月等着我寄钱回去,孩子要上学,父母要供房,我在这边不能失业。我以前不争气,这简历上的也不怎么好看,出去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所以我很希望自己能留下来继续工作,我希望自己能在业务上有所发展,而不是……”

    王居安打断:“想留没问题,我们欢迎一切有能之士,那么请问苏小姐,你有什么出众的才干可以让人信服?这么跟你说吧,这公司里不是所有人都像老太太那样喜欢因人设岗,只这一条,你留下来影响就很不好,我们做企业也要有做企业的规矩……”他靠近一点低头看她,“没能力,为什么还把自己端着,还端得老高。”

    苏沫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觉得他说的句句在理无法反驳,而这最后一句听起来尤其刺耳。

    王居安继续:“知道什么样的员工最让老板头疼么?就是这样,没能力有棱角的,”他忽然道,“头抬起来。”

    苏沫只得稍稍仰起脸来看他,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好不到哪儿去,眼眶发热,眉间怨气聚集无从释放,这模样要是被他瞧见肯定又得落下话柄让人奚落一番。

    王居安见这女的眼圈是红的,鼻尖儿也是红的,胸·口微微起伏显然气不顺得很,不觉说了句:“哭什么,我又没说重话。”

    苏沫死抿着嘴不做声,总算忍住了,才道:“不是。”

    王居安仍是瞧着她,没再说话,两人正是沉默的当口,尴尬的局面忽然被人打破,营销部的赵祥庆走过来,嘻嘻哈哈地扯了扯王居安的胳膊:“头儿,到处找你,一群伙计都等着敬酒,来来来难得热闹一下。”

    王居安这才慢慢收回视线,想说什么却又没说,末了才对老赵道了句:“走,喝酒去。”

    和老赵一同出来的还有他的助理,姑娘二十四五的样子,有点见人熟,这会儿见领导们都走了,忙挽着苏沫的胳膊小声问她:“苏姐姐,他刚才是不是训你来着?”她转着眼珠子继续,“我们老远就瞧见了,到底是为什么呀?”

    苏沫只好答:“没事,我刚才偷懒想上楼休息,被老板撞见了。”

    “就这事啊,”姑娘难掩失望,又道,“没事没事,王总连老赵都劈头盖脑地训过呢,不过……我倒没瞧见他说过哪个女的。”

    苏沫这会儿还真想回房休息,无奈却被人强拉着往大厅里走,周围闹腾腾,她一坐回自己的位置,拿起跟前的酒杯仰头喝了一大口,心里说,是我自己没出息一有事就求这个求那个,要怪就怪自己不长进。她想到这儿干脆将杯里的酒喝了个干净,酒精过喉入腹,顿觉香辣刺激,心里竟舒爽了不少。她一边自斟自饮,一边又想:上了床嫌弃人下贱,不上床就说人端着装模作样,臭男人都去死。她咕咚咕咚又喝了一杯,心里仍是怒气冲冲:哪天等我有能耐了,看不玩死你们,一个个的捏死你们。苏沫使劲儿地捏着酒杯,等嗓子里的酒水全咽下了,在不觉苦笑:希望美好,前程迷茫。她气馁的垂下头,靠在椅子上盯着跟前的雪白桌布发呆。

    “小苏,”付丽莉过来拍她的肩,“你没事吧?是不是喝多了点?”

    苏沫抬头:“我没事,”她确实没觉得如何,就是脸上发烫,可脑袋里清醒得很。

    付丽丽看起来很关心她:“脸这么红,你真的没事?这酒是红酒里掺着高度白酒兑的,你真的没事吗?”

    苏沫笑了笑:“我说怎么这么辣。付姐,我真的没事。”

    这边赵祥庆已经喝完一圈,他这人很会闹腾,与人喝酒称兄道弟,不多时又喝到付丽莉跟前,两人都端起杯,老赵一仰而尽,付丽莉只微抿一口略作表示。赵祥庆在这方面一般不为难女士,这会儿却瞧见到苏沫一人喝闷酒,就哈哈开了口:“付主任,没想到你手下还有个喝酒厉害的,以后出去谈事情还麻烦你借我用一用。”

    付丽莉自持和王亚男走得近,回应:“赵总您可别说借就借,还得问人家愿不愿意。”

    赵祥庆什么人物,笑着往付丽莉跟前送送杯子:“这谱摆得好,应该,王工亲自招进来的人才,不能怠慢,”一言罢了,他提起一瓶白酒分别给自己和苏沫斟满,了,说,“小苏,一回生二回熟,别见外,都是为公司,公司好我们大家就好。”

    苏沫忙端着杯站起身,她把酒杯微斜过去,使杯沿比对方的略低一些,谁知老赵伸手将她的杯子往上轻轻一托和自己的持平,这才碰杯道:“别客气,”说完他自己先喝尽,最后把酒杯倒过来往桌上一搁。

    苏沫会意,只得跟着喝完,辣得嗓子眼冒火,却是强忍着没咳出声,末了,也将酒杯倒过来放在桌上。

    赵祥庆哈哈一笑:“不错,小苏在这方面倒有点王工当年的风范,也难怪她看重你。”他话没说完,又被邻桌的人请过去接着喝。

    付丽莉拉着苏沫坐下:“酒量再好也别跟他们硬来,这些做销售出身的哪一个不是酒桌上的老手。”

    苏沫却问:“王工也很能喝酒么?”

    付丽莉说:“哪个大老板没自己做过销售呢,做销售的又怎么能不喝酒,王工现在年纪大了才不喝,以前,据说能把一桌子的男人喝趴下。”

    苏沫“哦”了一声,低头吃菜,填肚子。不多时听见手机响,拿出来看了,短信一则,周远山问:我是不是给你出了个不太管用的主意?

    苏沫四处瞧了瞧,看见周远山隔着几桌子人在那边低头摆弄手机,她想也没想就回了过去:是,这主意太馊了。

    周远山抬头,隔着一屋子的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对她笑了笑,模样温和,略带歉意。

    苏沫这会儿才觉着有些儿犯晕了。

    她很少喝酒,也从没像今天这样一连数杯,想起以前和佟瑞安感情好的时候,晚上闲来无事两人也会拿出红酒听着音乐对酌,当时喝酒很惬意,现在回忆却苦涩。喝到后来佟瑞安耐不住,三两下的吞了,借着酒意抱着她往床上去翻滚。女儿清泉就是那时候有的,那会儿苏沫是没醉也醉了。

    短信又来,周远山问:“既然在这里不如意,为什么不回家?”

    苏沫眼里盯着“回家”两字,心里各种滋味,她在键盘上胡乱摸索了半天才发出去:“我爸妈一直以为我在这里混得不错,这会儿回去,还不得气成什么样。”

    “报喜不报忧?”

    “我不想再让他们失望。”

    那边半天没回,苏沫忍不住发了个问号过去。

    下一秒听到提示音,短信说:“以前也有个人,对我很失望,我还装满不在乎,现在想想那会儿挺傻的。”

    苏沫写:“肯定是女人。”

    周远山回了个笑脸。

    苏沫猜他不会多说,于是打了招呼,回房洗漱。

    同屋的姑娘很晚才回,说是一伙人都去唱歌了,苏沫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宿,再睁眼时,天色大光,大伙儿吃吃喝喝近十点才随车出发,苏沫瞧了瞧,没看见王居安的车,想必周律师也跟着一早走了。

    大巴过了中午才到市里,因是周日不用去公司,众人各自回家。

    苏沫买了水果糕点去看舅舅,又取了些工资塞给舅妈,钟声还在家养着,没去学校,一个人闷在里屋不出来。苏沫见她这样心里更加自责。

    舅妈对苏沫仍是爱理不理,只是提起钟声就伤心道:没几个月就要高考,她现在又不想读书,还不如当初把孩子生下来再去讨说法,反正那人有钱……

    舅舅听了,一拐杖差点砸过去,他身体渐渐康复,脾气却越来越差。

    苏沫去敲钟声的房门,想进去和她说会儿话,里间没人应,她推门进去,看见钟声趴在书桌上睡觉,手里拽着尚淳给她买的爱疯,桌上胡乱堆着一些课本和试卷。苏沫伸手去摸摸她的脑袋,却被她躲开。苏沫有些艰难地开口:“声声,你别这样,事情过去了,往前看吧。”

    钟声半天才吭气:“对你来说是时过境迁,对我来说不是……”她猛地抬起头来盯着苏沫,“有些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当时,尚淳为什么单单让你留下?”

    苏沫一愣:“他兴趣就是侮辱别人,你知道他有家室有孩子,你知道他在外头妻妾成群么,你知道他保养了多少个女人?这种人根本没有道德观念。”

    钟声摇头:“不是,他为什么不留我大姐,偏偏留你,他是看上你了,他喜欢你,你们以前就认识是吧,他还帮过你的忙,结果你耍了他,他是不是为了报复你才招惹我的?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苏沫气道:“那是喜欢么?那种男人要什么有什么,有兴趣的就想尝一尝,没兴趣了就当垃圾一样扔掉,那是喜欢么?那是在侮辱人,如果不是你钟声,也不是我,还会是其他的人,他想玩弄的,不过是换个名字而已。”

    钟声忽然放声大哭:“姐,我觉得自己这辈子完了,我真的完了,我不敢去学校,我怕别人指指点点……姐,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苏沫心里一酸,忙抱住她:“声声,你现在才多大,以后的路还长着,年轻人犯错上帝都会原谅,因为有大把时间可以修正。像我这样,你以前也说我笨,你说得对,我就是年轻时不懂事走了弯路,我比你大十岁呢,人都是在磕磕碰碰里慢慢成熟。但是有一点要记得,十七岁犯的错,到了二十七三十七的时候不能再犯,年纪越大重头再来的希望就越渺茫,最后只能一天天地捱日子。声声,你甘心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一辈子么?”

    钟声渐渐止了哭,过了一会儿她用手擦了擦眼泪,慢慢道:“对,我就是不甘心。”

    傍晚,苏沫从钟家出来,情绪有些低落,又想到自己这些年的境遇,心里更不是滋味,就去小卖部了买了红酒白酒啤酒各几瓶,到家以后先做晚饭,然后兑着酒喝,一边吃菜一边喝了个痛快,喝到后来就有些儿醉了。

    苏沫又想找人瞎聊天,拿起手机翻了一溜,从蓉、莫蔚清、周远山……周远山。

    她思来想去,一颗心在酒精的鼓动下敲锣打鼓,但是那电话终是未拨出去,她索性扔了手机,倒头就睡。

    之后隔几日,苏沫就在家喝一回酒。

    先是红酒白酒混着喝,后来是五十度白酒,接着是五十五度的二锅头,偶尔尝试下六十度的烈酒,辣得她眼泪直流。慢慢就总结出规律,喝酒前一定吃些饭或者喝点牛奶,中间大量喝水可以稀释酒精浓度,实在喝到想吐一定不能憋着,有几次她难受到吐胆汁,吐完以后再吃些面食,稍作休息又能接着喝点,渐渐的,酒量就上去了。

    只是第二天一早起床的时候最为痛苦,苏沫找人问了个方子,到中药房称了些葛根和樟木回来,晚上添水小火慢炖,上班的时候用保温瓶带去公司稍微喝点,慢慢也就舒服了些。

    作者有话要说:元月二十日二十四日更

    过年了,各位吃好喝好玩好休息好:)

    这章素的,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