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39第38章

    ·

    不多时完工,苏沫拿了药回去继续擦,开始几天很痛,往后逐渐恢复,红肿褪掉,蝶翼的颜色显出来,浅玉色里勾勒着几抹深紫,效果还不错。

    这天她请了假,一大早就去了火车站。

    她开车过去,车是上次谈话后王亚男给配的,已经用了有大半来月。清晨的街道,人少车少,畅通无阻,苏沫心里既兴奋又紧张。到了出站口,栏杆外面已围了一圈人,又等了半小时,列车准点进站,苏沫手心里微微冒汗,一颗心砰砰直跳,却不防有人在她肩头轻轻拍了一下。

    回头一看,王居安的司机老张站在旁边,对她笑道:“小苏,我看了半天,还真是你。怎么,你也来接人?”

    自上回老张帮忙开过长途,苏沫心里很感激,特地去买来两条好烟,连同以前王亚男打发给自己的精装冻顶乌龙一并送给人家。老张这个人没什么其他嗜好,就爱喝喝茶抽抽烟,当即笑逐颜开地接过去,随后对苏沫的称呼也由“苏小姐”变成“小苏”。

    苏沫忙跟人打招呼,说今天爸妈和孩子从家里过来,又问他来接谁,老张笑一笑:“我来接个朋友,”他神色里似乎有些犹豫,“一个老战友。”

    两人说着话,就见前面的玻璃大门打开了,里头的人三三两两出来,顿时招呼声和笑声此起彼伏,渐渐地又和着那些接人的三三两两散了。苏沫等得有些着急,老张也在旁边伸长了脖子,正要摸出手机打电话,忽然冲着前面直招手:“老吴,吴久发,这边……”

    这会儿苏沫也瞧见了自家父母和孩子,爸妈各推一辆行李车,看起来苍老了许多,行李箱堆在车上,箱子上坐着一个梳着两小辫儿的女娃娃,正睁着一双黑亮亮的大眼四处瞧。

    苏沫鼻子发酸,赶紧迎上去:“爸、妈,跟你们说了别带太多东西,多累啊。”

    苏母擦了擦汗:“你爸车上的行李是那位老人家的,我们带的就这些,”又说,“清泉,你瞧瞧谁来了?”

    三四岁多的小娃娃这会儿却把脸别到一边:“我的妈妈呢,我的妈妈呢?”

    苏母笑道:“傻家伙,这不就是你妈妈么?”

    清泉飞快地瞄了苏沫一眼,又把脸扭到一边,嘴里小声道:“我的妈妈呢,我要找我妈妈。”

    苏沫慢慢蹲□看着她,嗓子里有些哽咽:“清泉,我就是你妈妈呀。”

    “不是,我妈妈不是这样的,”小娃娃看也不看她,跑下车去抱住外婆的腿。

    苏沫再也忍不住,眼泪掉下来,又怕父母瞧见了不好,赶紧擦了。

    苏母佯装生气:“这孩子,一路上就嚷着找妈妈,这会子又不认了,”她安慰苏沫,“没事,就是离得太久,过几天就好了。”

    苏沫勉力笑一笑,去帮忙拿行李,清泉见她过来,连忙跑去苏母另一边躲着。

    老张搀着那个叫吴久发的过来打招呼,接过苏父手里的行李连声道谢,那姓吴的头发花白,走路一颠一颠的,是个瘸子。他右手搁在胸前不停抖动,现下又颤悠悠地向老张介绍:“一路上多亏这两位照顾,拿行李、放行李都是他们帮的忙,我本来睡上铺,他们见我不方便,和我换了位子。”

    苏家父母忙说:“应该的应该的,都是老乡,不必客气,”苏父笑呵呵地对老张解释,“在车上聊天,原来他老家也在江南省云岗县,在云岗庙山,我呢,以前正好是东川的,这两地方离的近得很。”

    吴久发连连点头,又连连道谢,只说:“这一家都是好人,世上还是好人多……”两方人又是客气,又是告辞,这才散了。

    苏母仍是对女儿叹息:“这人也怪可怜,他一人拉扯大几个孩子,临老了又得了帕金森,出趟门都不方便。”

    苏沫说:“你们说不爱坐飞机,我让你们坐软卧包厢,偏去睡硬卧,又带着孩子,这一晚上都没睡好吧?”

    苏母摆摆手:“软卧硬卧也没什么区别,再说包厢里也闷得慌,花那些钱做什么,”她这会儿才用空仔细打量自家女儿,笑道,“丫头呀,现在会打扮了,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就应该这样,女人就是要会折腾自己,你要是犯懒,那男人……”

    苏父岔开话题:“我家姑娘不但变漂亮了,个儿也像是长了。”

    苏沫笑起来:“爸,我怎么还能长个呢,”她稍微抬一抬脚,“穿高跟鞋了。”

    清泉这才奶声奶气地开口:“我没穿高跟鞋,都长个儿了。”苏沫一听她说话就乐开了花,也不管小家伙愿不愿意,把她揽进怀里亲了一下,清泉挣了挣使劲躲开了。

    来到停车场,看见那车,苏家父母又乐起来,苏父来回打量那车:“这车只怕要二十来万吧?”苏母也感叹:“也算是有出息了。”

    苏沫忙说:“这车是公司派的,不是我买的。”

    苏母上了车,抹了下眼泪:“你要是没出息,工作做得不好,人家会给你车用吗?”老人家心里又琢磨了一回,忍不住说,“现在情况慢慢好起来,来年你就二十九了,虚岁三十,也该考虑下个人问题了,你工作的地方,周围有合适的没?”

    苏沫现在一听这话就有些头痛,嘴里嗯嗯啊啊地应着,打岔地从包里拿出一个芭比娃娃送给清泉。谁知小姑娘玩了两下就扔到一边,苏母解释:“你不了解她,这丫头喜欢火车飞机的那些玩具,这些个娃娃她不爱玩的。”

    说者无意,苏沫心里却更内疚,再瞧见父母头上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她有些恨自己。

    苏沫一整天没去公司,一边忙着买菜做饭伺候爸妈,一边和女儿培养感情,可是进展不大,外婆走哪儿,清泉就跟哪儿,不愿和妈妈单独相处,午睡也不愿睡小房,把娃娃扔的满地都是,最后跑上楼和外公外婆挤在一块儿休息。苏沫脸上笑着,耐心哄劝,背过身去却又想流泪。

    晚上,舅舅舅妈和钟鸣过来坐了一会儿,说起家里发生的事几个人又不免长吁短叹一回。

    钟老板对小女儿的那段经历讳莫如深,只说这孩子现在青春期闹情绪,学习也不如以前好了,过几天高考,把握不大。舅妈却在苏沫新租的房子里转了一圈,冷着张脸对苏母说了句:“大姐,你家姑娘倒是越混越好了,她现在那个公司呀就是拆了我们家厂子的那家,很厉害的。”

    这两桩事一直拧在苏沫心里早已拧成了麻花,虽然经常会往舅舅家送些钱去,她内心仍无法释怀,这会儿更加无言以对。

    钟鸣倒是帮了句腔,说这事谁也不想的,总不能让人辞职吧,大姐要是没了工作,每个月谁给你钱花?

    舅妈忍不住开始抹泪,唠叨自家女儿:你要是有点出息,我还会稀罕别人那点钱么,现在一家子闲人都等着吃饭呢。

    第一天的晚上就这么乱糟糟地过去,夜里,苏沫趁着女儿睡熟后如愿以偿地抱在怀里,她心里却一点儿也不轻松。

    隔天,王亚男回到公司,立马召见了苏沫和另外两个同事,一位是研发部的,另一位姓胡,商务特助,是王亚男手下一员爱将,常年跟着她走南闯北。

    胡特助先传达了王工的意思,说是上次展销会的那家国企联合另两家上市集团在江南省打造了一个新品牌汽车城,如今正向业内人士广发邀请,推出了几个招标项目。

    王亚男对苏沫说:“他们邀请王总过去,也提到了你,对你的印象还不错,下去把材料准备准备,后天出发。”

    苏沫哪能料到这一出,想着家人才打那边过来,她现下却要回去,才见面又不得不分开,事赶事的她心里有些不大乐意,却也不能表现。

    王亚男又说:“我原想让小胡他们陪着去一趟就行了,又想着你是当地人,比较了解情况,就给你个机会历练历练,要是不行……”她拿手指在桌上点了点,“机会不是人人都有,我在南瞻欢迎你们凯旋而归。”

    老佛爷既开了口,苏沫少不得提起精神,匆忙打点出行事宜,又把一家老小托付给从蓉,人生地不熟,有什么事希望她能帮忙照看下。临出门,清泉躲在外婆身后瞄着她,苏沫摸摸女儿的小脑袋,说:“祝妈妈工作顺利,好不好?”

    清泉点一点头。

    “乖孩子,喊我一声好吗?就一声,”苏沫教她,“喊妈妈……”

    清泉想了想,说:“工作顺利。”

    苏沫笑道:“谢谢你,”不再勉强。

    不多时,赵祥庆打电话来说这个点容易堵车,提醒她早点到机场。

    王居安此行带了两个人,一个赵祥庆,另一个女同事专门和胡特助一起负责商务标书。

    这会儿,王居安也才出门,老张从后备箱里搬出一麻袋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搁在门口,说:“老板,我一个战友大老远过来看我,带了很多当地土特产,也有自家晒得干笋,我想着拿过来一些给您尝尝。”

    王居安瞟了一眼那只半旧不新鼓囊囊的蛇皮袋子,随意道:“搁外面就行了,没人拿。”

    老张依言行事,又把王居安的行李箱拎回车上,王居安走出院子,瞧见路旁的林荫道上站着一个人,远远地望向这边。老张忙道:“他就是我那个战友,说是在我家呆不住,跟出来转转。”

    王居安上了车,汽车发动,又见窗外那人走路颠颠儿的很不利索,问了句:“他怎么回去?”

    老张道:“他说自己走回去。”

    王居安说:“你叫他上车,跟你一起。”

    老张探出脑袋招呼那人,那人却慌忙摆手,硬是不肯。王居安看了眼手表,吩咐:“走吧。”

    三小时后,一行六人到达江南省省会城市,苏沫看着窗外的街道房屋,满耳皆是乡音,心里有些感慨。

    众人在酒店安顿下来,王居安当天就约了汽车城的两位老总一起吃晚饭,下午又在自己的套间里招齐人马,开了个会,研究标书和方案。

    王居安翻着资料,问了句:“那两位老总还有什么爱好没?”

    胡特助说:“我倒是听过一些江湖传闻,”他凑过去对王居安耳语几句,赵祥庆坐在近旁也听见了,不觉哈哈一乐。

    王居安抬眼看看苏沫,又看看那个负责写标书的女同事,最后将视线放回苏沫脸上:“苏助理,麻烦你去把自己的行李箱拿过来。”

    苏沫以为是听错了,愣愣地瞧着他,不知道这人脑袋里又在转什么主意。

    王居安瞄了下时间:“快去。”

    苏沫无法,只好回屋把行李搬过来。

    王居安又说:“打开。”

    苏沫忙道:“箱子里都是些衣服。”

    王居安不跟她墨迹,直接把箱子拎去一边,自己打开了,说:“你过来,”他指着放在最上面的一条裙子,“拿起来看看。”

    苏沫把那条裙子展开来给他瞧,王居安却是摇一摇头,又看其他的,仍然不满意。苏沫翻到最后,一眼瞥见下面那些个姹紫嫣红蕾丝花边的小衣裳,立马合上箱子:“没了,就这些。”

    王居安微微皱眉,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皮夹,抽出一张卡扔在行李箱上:“给你一个小时,去买件像样的衣服,那家会所很正式,今天有个vip酒会

    作者有话要说:2012.10.24首更

    下次更新时间,本周六晚。

    谢谢阅读,捉虫和长评,上班之前先更了,省得忙起来又忘记。

    基本上配角也全部出场,人物有点多,杂七杂八的事更多,看起可能会有些费神。但是如果只写爱情纠葛男女对手戏,我又会觉得乏味,毕竟写《彼爱》的年龄已经过了很久,很遗憾,却不得不接受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