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42第41章

    ·

    王翦站在学校门口,一直等到下午五点。

    一阵冗长铃声过后,学生们陆续从里面出来,几个男同学走过来,把书包往地上使劲一掼,万分解气地说:“我他妈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泡妞了。”

    王翦裂开嘴笑道:“牛叉啊,考得怎么样?”

    一男生揽着他的肩:“再牛也牛不过富二代呀,高考不用考,直接出国。要不我跟你换个爹吧。”

    王翦搡他一下:“走,我请你们吃饭去,吃完饭去泡吧,你们想泡妞的就多叫几个妞……把那谁,钟声也叫上。”

    男孩们哄笑:“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几个人推推搡搡,呼朋唤友,不多时后面就跟了十来个青年男女。

    钟声原是不想去,转眼瞧见父母站在人群里显得一脸晦暗,回家里呆着也不得劲。钟老板察觉女儿的犹豫,便说:“既然考完了,你也去放松放松,晚上早点回。”

    王翦一双眼就随着那姑娘转,这会儿见她转身过来,不由轻轻吐了一口气。钟声和几个女同学走后面,王翦就拉了一个男生慢慢跟着,也不敢离太近,生怕把人给吓跑了。他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也许不如以往那般高傲得可恨了,眼神里也多了些成熟女人才有的惝恍和冷淡,这使他既心动又痛苦,而后他又为自己的痛苦入了迷。

    一整晚,王翦都在这种混乱里摸索,却越发不敢去招惹。

    夜店里人头攒动,有人喝酒,有人跳舞,女孩们扭动的腰肢晃动的胸部,都不及她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更有吸引力。白净的脸,白色衬衣,表情惝恍,也许她就是这样认得了那个男人,被他吸引和愚弄,最后又穿成这个样子在那人身下卖力迎合……音乐爆响,王翦一个机灵坐直了身子,他的手有些儿抖,他用手去握另一只手的手腕子,用了些力气,立刻又松开。他抓住桌子跟前的酒瓶。

    王翦拎着酒瓶晃过去,在她旁边使劲坐下,说:“坐在这儿跟个贞洁牌坊一样,来这种地方不喝酒不跳舞,你来干嘛呢?”

    钟声说:“混时间。”

    头一次只问一遍,她就开口答他,这真是令人惊奇,王翦伸开胳膊把手放在她背后,慢慢触到她的腰,却不敢摸实,最后爬上她的肩。钟声侧脸瞧他:“你做什么呢?”

    王翦吞了口酒,含糊道:“做什么?你又不是没被人这么碰过。”

    旁边一男孩路过,见状立马坐到钟声另一边,也伸手搭在她肩上嘻嘻直笑:“就是,别人做得我们就做不得了?装什么装?”

    王翦把那人的手使劲扒开:“边儿去啊,这儿没你什么事。”

    那男孩喝了些酒,赖在跟前:“我不,我就在这儿,凭什么听你的呀?”

    “老子今天请客,你他妈有本事就别死皮赖脸地跟这儿混。”

    男孩跳起来嚷嚷:“凭什么你说了算,你他妈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冤大头,你没钱谁跟你混呀,你没钱她会让你碰?”

    王翦心里的气腾起来,当胸推那人几把:“说什么呢?你他妈说什么呢?欠揍不是,你别碰她,你他妈赶紧滚,滚!”

    男孩却把钟声往怀里使劲一搂:“不就是一个死过人的破房子吗,怎么就碰不得了?我还摸她了,怎么着……”

    王翦起身,把女孩推到一边,揪住那人的衣领按在沙发里狠揍一拳头。还没收回手,自己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旁边有人说:“王翦你打我兄弟做什么?”

    那男孩赶紧说:“王翦这个怂货,一个死过人的破房子也值当他这样。”

    王翦一听,伸手又是一拳头,自个儿当即也被人踢趴在茶几上。王翦不服,一股脑儿地乱踢乱打,三人立时扭打成一团。王翦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要爆了一样痛,有人按住他,有人使劲踹他,他侧脸瞄了眼地上的空酒瓶,伸手去够,够不着,却被另一人的手捡起来,下一秒,那瓶子就砸在先前那男孩的脑袋上,“砰”地一声,立马血流满面,钟声随手扔了瓶子,小声问:“你还乱说话么?”

    周围的人全傻了眼。

    王翦晃悠悠站起身:“你真够狠的……”

    钟声头一回进派出所。

    夜里值班的警察有些儿忙,一会儿给两个男孩做笔录,一会儿又接到医院的电话,钟声只坐在一旁发呆。警察搁下电话,问:“酒瓶子究竟是谁抡的?”

    一男孩伸手指着钟声,王翦却立马举手:“是我,”又问,“那家伙是死了还是残了?”

    警察说:“瘫了,这辈子起不来了。都是同学,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啊?”

    王翦脸色变了变:“我要给我爸打电话,在律师来之前,我可以保持沉默。”

    警察笑起来:“你爸?你爸姓李名刚啊?你先来说,家住哪儿,什么学校?为什么打架,谁先动的手?先把这些说清楚,再让家长过来解决医药费问题,还保持沉默,港剧看多了是吧?”

    王翦道:“凭什么你让我说我就得说,这儿还有人权吗?”

    警察有些儿生气了:“人权?你砸人脑袋的时候想过人权没?你横什么横呢,还真以为自己姓李啊?”

    钟声忽然开口:“那谁的脑袋是我砸的。”

    警察上下打量她:“欸小姑娘,刚才问你你怎么不说呢?”

    王翦趁机猫□子给他爸打电话,电话还没接通,手机就被人给捞过去,警察说:“手机没收,先在我这儿交代清楚再打电话,都别想走后门拉关系。”

    钟声接着道:“情况应该不严重,我力气不大,瓶子裂了但是没破,他顶多皮外伤,大不了加个脑震荡。”

    警察一愣,用手指着他俩:“瞧瞧你们这什么态度,至少得拘个三四天,好好教育教育……”正说着话,玻璃门吱呀一声推开,打外面又进来一人。

    那警察忙打招呼:“哎呦,路处,下基层视察来了?”

    路征笑道:“什么路处,没影儿的事。老徐他人呢?找我来说事儿,自己又跑了。”

    那警察抬头打量路征:“你可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以前是徐头,现在是老徐。老徐带人出警了,今天晚上状况多。”

    路征看看屋里几个小年轻,问:“什么情况呀,这是?”

    “打架斗殴,还有个趟医院里。”

    “严重吗?”

    “脑袋上缝了几针。”

    路征瞧瞧王翦和钟声,又看看坐在另一处的那个男孩,问:“躺医院的男的女的?”

    “男的。”

    “有点意思啊,”路征笑道,“一男一女倒把两男的打趴下了,”他拿起笔录夹翻了翻,靠在钟声面前的桌子上问,“你叫什么呀?”

    “钟声,声音的声。”

    路征一笔一划写上去,嘴里哼道:“钟声当当响……,为什么把人脑袋给砸了呀?”

    “因为他对我性骚扰。”

    “怎么骚扰你了?”

    王翦打断:“这你也要问?”

    路征看他一眼:“是言语还是肢体上的?”

    “都有。”

    路征指了指王翦:“你俩什么关系?”

    “普通同学,”钟声问,“我能给家里打个电话吗,这么晚没回,他们会担心。”

    路征点点头。

    钟声先跟家里打招呼说自己稍微晚些回去,然后又给苏沫去了个电话,直接道:“姐,我在派出所,你能不能来一趟,先不要告诉家里,你带点钱过来。”

    苏沫正陪着清泉读故事书,接到电话又吓了一跳,到底不敢声张,找了个借口从家里出来,慌里慌张地赶过去。到了派出所,看到路征先是一愣,也顾不得这些,赶紧拉住钟声问个清楚。

    小姑娘看见她,才开口说了几句,眼圈便红了,又说到被人欺负,结果自己一时冲动把人脑袋砸了,泪珠儿就直往下掉。苏沫隐约听出来,起因是有人拿钟声以前的那些事儿说闲话,心里也很不舒服,忙把表妹搂到怀里。

    路征瞧着钟声那样儿不觉笑一笑,转头问以前的同事:“保释金多少?晚了,让人先走吧。”

    同事说:“先交两千,至于医药费那边还得看双方怎么协商。”

    路征说:“还协商什么?明摆着正当防卫,稍微有点儿过,把人姑娘给逼急了,下手能不重吗?”

    同事没做声,苏沫赶紧去交钱,这边路征递了张纸条过来:“家长签字,留个联系方式,”苏沫愣了愣,路征又说,“不是交了钱就能了事,还得看对方的意思,到时候所里还会跟你们联系。”

    苏沫一想,还是留自己的手机号码为好。路征瞧着她写完,笑道:“早说过,我们俩每次见面都不寻常,”他掏出手机,存下号码。

    王翦也松了口气,拉住苏沫说:“诶表姐表姐,你是钟声的表姐是吧,他们把我的手机给收走了,你帮我给我爸打个电话呗?”

    苏沫看一眼他,问钟声:“他又欺负你了?”

    王翦大声道:“什么叫又啊?”转念一想,凑到钟声跟前,有些儿想笑又不敢笑,“你以前和你表姐提过我啊?”

    钟声没理他,直接对苏沫道:“没,姐,我们快走吧,爸妈该着急了。”

    两人出门上车,苏沫仍是犹豫,最后终是一打方向盘,靠边停车,给王居安去了个电话。

    起先,王居安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儿惊讶,等她说完,语气顿时暴躁起来,直接问:“我儿子怎么又和你那个什么表妹混一起去了?你们又在搞什么名堂?”

    苏沫心说自己真是多管闲事,不由呛了句:“这话我也想问,我也希望他俩以后不要见面,王总,您还是亲自问过您儿子以后再下结论,”说完就挂了电话。

    王居安皱眉,低低哼了句:“胆子不小,现在连电话也敢撂了,”他心急火燎离了饭局,拿起手机,一边拨号码一边自言自语:王翦啊王翦,你就是不想你老子过得省心点,一回来就给我惹事。

    打了几通电话,对方应承一会儿就把孩子给送家里去,王居安又听儿子亲口说了几句,看情形似乎还好,这才轻轻叹了口气,等赶回家里,瞧见儿子被人打成一副猪头样,又是生气又是心痛,当即就往儿子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说:“有点出息没,被人打成这样,以前带你练拳击是白练了。”

    王翦吹牛:“我一个打两,有一个还在背后偷袭我,不过那家伙被我打进医院躺着去了。”

    “真的?”

    “骗你我不姓王。”

    王居安又往他脑门上轻轻拍了下:“以后别和那谁混一块儿,有多远离多远。”

    “谁?”

    “……”王居安想不起名字。

    “就是那谁的表妹吧?”

    王居安顿了顿:“让你别来往就别来往,也不想想那丫头跟谁一起混过,和尚淳一起混的能有几个好东西?”

    “哟,”王翦笑起来,“和你王居安一起混的又有几个好东西?”

    王居安盯了儿子一眼想骂人,王翦却不理他,去吧台那儿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王居安跟过去,把杯子夺过来,给孩子换了杯果汁。

    爷俩坐在高脚凳上各喝各的,王居安评价:“你这是青春躁动期,熬过这两年就好了,”又道,“话说回来,就算以后你考虑成家的事,这种女人也绝不能进我王家的大门,心思歪,不检点。”

    王翦啪的一声放下杯子:“你瞎说什么呢?钟声她年纪小,就是因为年纪小才会被像你这样的中年男人给骗了,你们这种人,有几个臭钱就爱招惹小姑娘,完了又说人不检点,”王翦满脸鄙夷,双手一作揖,“大哥,算我求你了,脸皮不带这样厚的,你们这些七零后的,能给我们九零后留几个处女不?”

    王居安皱眉呵斥:“胡说八道,你说话不过脑子啊?我几时招惹过这样的,”他平息了一会儿怒气,耐着性子提点儿子,“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那丫头小小年纪就知道这个道理,以后还得了?王翦,那丫头的心思绝对没你想的这么简单,我见过她怎么和尚淳打交道,她心里明白得很。那心理素质,不说现在,就算十年后,你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况且她和尚淳也未必能断的干净……”

    “你别说了啊,”王翦拿起他爸跟前的酒杯一仰而尽,“我不想听。”

    王居安见他这样心里的火气又腾起来,心说: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东西,为了个女人唧唧歪歪没点长进,读书倒没见他这么用心,这样下去,以后还怎么做事业?

    他越想越气,一时之间也就不愿搭理儿子,只由着他喝酒,过了会儿却又想:算了,不能和小孩置气,能教育还得教育,说不通再想其他法子,总归是自己的血脉。

    不得已,他继续规劝:“难道她和尚淳的事你能一点不介意?作为一个男人,你能咽得下这口气?你现在不介意,因为你还没得到她,要是一旦尝过了,你就不会有那个好奇心。你信不信,我只要给她一笔钱,或者其他什么好处,她对你,一定能如你所愿。你要是不信,我们可以试试。”

    王翦已经喝完大半瓶酒,脸色微红,神情萎靡。他忽然搁下酒瓶,侧过头来看着他爸:“爸,你是我爸,所以你好像什么都懂,但是有时候,我又觉得你什么都不懂。这么跟你说吧,我觉得啊,我一直觉得,对很多人来说,这世上,肯定有这么个人,也许你会把她藏起来,藏在心里也好,装在脑袋里也好,收进兜里也好……你就是不愿意,不愿意把她拿出去,和其他女人搁在一块儿比较,无论她高矮胖瘦,是美是丑,无论她是单纯,还是邪恶,你压根就不愿意多合计……”

    他絮絮地说着,声音逐渐低落,最后身子一矮,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2012年11月3日本章更完

    下周忙,请假一周,11月14日才有更新。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