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46第45章

    ·

    两天来,苏沫给路征去了好几通电话。她留了心眼,特意买了新号打过去,一直无人接听,后来又担心人家有拒听陌生来电的习惯,就趁着王亚男还在公司的时候,悄悄用原来的号码拨过去,仍是没有人应答。

    她心里很有些不安,但也不敢冒然去医院探望。

    正是收拾桌子准备去吃午饭的当口,手机忽然嗡嗡作响。苏沫赶紧走去角落里小声儿接了,却是从派出所打来,里头的人说,被钟声打伤的那个男孩的家属提出打人方应承担一切医疗费用,并且要求这边尽快让人去医院探望以及面谈。

    苏沫叹了口气,接着就给钟声打电话说明情况,仍是不敢惊动了舅舅。

    钟声表示自己也一起过去瞧瞧,苏沫一来担心对方又会说些埋汰人的话打击小姑娘,二来也恐怕事态的严重性因为双方争执升级,她忙道:“你好好待家里,我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苏沫买了些水果和营养品上了医院,见到那男孩,男孩脑袋上缠着纱布,精神倒还好,正半靠在病床上喝粥,孩子的爷爷奶奶在跟前照顾着。

    两位老人对她当然没什么好脸色,直接扔了一叠缴费单过来,让她去交钱,还说自己的孙子伤得不轻,这种事完全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从言辞中听出,这男孩从小父母离异,全由祖父母一手养大,个中艰辛可想而知。苏沫心里也有些不忍,可是拿起那些个账单仔细一瞧,又被吓了一跳,杂七杂八的检查费用和医药费加起来有一万多。

    男孩的奶奶猜度她的神色,补充:“只是这几天的费用,医生说了,我孙儿还要留院观察,还有些检查没做,你再预付一些。”

    苏沫说:“这事不是我表妹一人的责任,当时您孙子对她动手动脚,出言侮辱,她是一气之下才犯糊涂,在派出所已经做过笔录,警察也说了,属于正当防卫。”

    那男孩读了这么些年的书,说起话来也是一套一套:“我没侮辱她,是她用不检点的行为在侮辱自己,学校里谁不知道,你表妹给已婚有钱的中年男人当二奶,我和她同学一场,看不过去想在言语上帮助教育她,谁知她当场翻脸,把我打成这样。我是男的,她一个女生,如果不是让着她,能被她打成这样吗?凭什么她能做,就不许别人说呢?”

    一番话,引得病房里的其他人都瞧过来。

    男孩的奶奶说:“这病房人太多,我们明天就换个单间,清净,好养伤。”

    苏沫脸上也有些发热,只能说:“你那些话是无稽之谈,我表妹清清白白的一个好学生,从没做过这样的事,你们这是诽谤。”

    男孩的爷爷道:“这事他们学校早传开了,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你没有必要和我们在这边解释,赶紧去交了款才是正经,不然我们就去法院里起诉你亲戚的刑事责任,让人民法院把这些二奶贪官好好查一查。”

    苏沫忍着气:“你孙子当时对我表妹动手动脚,真要打官司,还不知道谁才是原告。”

    男孩忽地扯掉手上的吊瓶针头大喊大叫:“我没有,没有,我太冤枉了……”

    孩子的奶奶赶紧搂着自家孙子抹眼泪,说自个儿命苦,一家老小被人欺负。一时间吵吵嚷嚷,引得护士医生跑进来。

    孩子的爷爷问:“我孙儿是不是头部受了太大刺激,情绪很不稳定,还要再检查下才好。”

    护士从善如流:“明天一早就安排,再做个脑部CT。”

    苏沫观察那孩子的神色,说:“不如请法医做个伤势鉴定,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两个老人回道:“做就做,我家孙子脑袋上缝了好几针,做完鉴定,正好定你们的罪。”

    秀才遇见兵,苏沫也不愿再多费口舌,转身出去找护士要求看病人,护士不肯给她瞧,苏沫又问:“这孩子大概还要住多久的医院?”

    院方含糊道:“建议还要住一段时间,需要继续观察。”

    苏沫一时无法。

    一位同病房的病人家属走过去,扔下一句:“那两个老家伙在医院里有熟人,不讹你们讹谁呀。”

    苏沫愣了愣,手机又响,钟声再那头问她:“姐,怎么样了?”苏沫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钟声道:“我们是被人讹上了吧,”停了会儿,又说,“姐,我看见那个警察了,好像是他,在院子里晒太阳。”

    “哪个警察?你现在在哪里?”

    “就是上回那个警察呀……我已经到住院部楼下了。”

    “我让你先别过来……”

    小姑娘打断:“姐,要不我们去请那个警察帮帮忙,他上回不是还帮我们说过话吗?”

    苏沫忙道:“你不要去。”

    钟声觉得奇怪,反问:“那你去?”

    苏沫说:“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钟声问:“还能有什么办法?”

    苏沫说:“总会有解决的方法,我们先不要去找他,你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钟声见她吞吞吐吐,有些急了:“管他什么人,能帮上忙就行,姐,你就是太老实,不愿意求人,你不去我去。”

    苏沫气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钟声直接挂了电话,苏沫要下楼,被那男孩的奶奶一把扯住,说:“你不要跑啊,款子还没交呢。”

    苏沫嘴里敷衍,赶紧又把电话拨回去,钟声接了,说:“不找他也行,去找那个什么王总帮帮忙,就是王翦的老爸,你们……平时应该接触挺多的吧?”

    苏沫脑子里一乱,直接道:“不行。”

    钟声冷声反问:“怎么又不行?”

    苏沫只好说:“这个人……很不好打交道,我以前又得罪过他……”

    钟声想了想:“那我去找王翦。”

    苏沫叹了口气:“声声,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和他们家的人扯上关系。”

    钟声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马上要上大学,总不能在这个时候和人打官司。”

    苏沫想了会儿,说:“他们想要钱就给吧,这事不能闹大,对你没好处,能用钱解决最好。”

    钟声有一会儿没做声,过后低声道:“凭什么,明明是他们有错在先,凭什么到头来还要我们认错。”

    “声声,你冲动之前怎么没想过后果……”

    那头又挂了电话。

    苏沫有些头疼,转身对男孩的家属道:“我这卡上一共四万,四万应该够了吧。”

    对方说:“谁知道,病还没看完,说不准的。”

    苏沫回了句:“你们别太过分了。”

    对方又不依不饶哭闹起来。

    围观人渐多,苏沫无法,只得说:“别拦着我,我先去缴费。”

    那老太太执意要和她一起,两人走到电梯口,电梯门开,钟声和路征一同出来,路征脑袋上缠着纱布,左胳膊上绑着绷带,右腿脚踝处上了夹板,腋下拄着拐棍,眼睛青肿,脸上却是笑嘻嘻的。

    路征看看这些人,直接对那老太太说:“你们也别闹了,你孙子做笔录的时候,我正好在所里,他猥亵女同学的事还有人证,再闹下去,你们也讨不到便宜。”

    老太太嚷嚷:“你是谁啊,你和她们是一伙的,我凭什么信你。”

    路征对苏沫说:“挑起事端的人也有责任,要不你们直接去法院,申请个治疗期限鉴定。最好能找个熟人,程序上会快一点,”他说着,凑过来,压低声音,“接下来的事,我也不好再出面帮忙。”

    苏沫点点头,抬眼打量他的伤势。

    路征又说:“人家也有权利住院,你们先把之前的医疗费用垫上,这一笔是省不了的。”

    老太太听说他们要直接去法院,也不敢使劲闹,看戏的慢慢也散了。

    苏沫让钟声先回,自己去缴费,完了又在楼下花园里看见路征,不觉走过去问:“你现在还好吧?”

    路征坐在长椅上,拐棍靠在一边,他左手一摊,没答话,意思是,你瞧我这样能好吗?

    苏沫心里过意不去,想着早知道他在这里,应该买些礼品过来瞧瞧,又问:“我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怎么没接呢?”

    路征说:“大姐,你看我这个样子,蹩手蹩脚的,接电话方便吗?我不想接,当然就不接咯。”

    苏沫又道:“这几次的事情,都要谢谢你。”

    路征说:“谢我什么,咱俩还是离得越远越好,”他想到什么,忽然抬头笑着瞧了她一眼,神色促狭,“大前天的晚上,你和那个高富帅……”

    苏沫不由暗自羞恼,嘴里道:“你想说什么?”

    路征笑起来:“哎呦,你慌什么,我是想说,多亏你和那位王总挺身而出。”

    苏沫没接话:“有机会我再来看你,你需要什么,给我打电话,吃午饭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去买点送过来。”

    路征冲她摆手:“吃了吃了,你走吧,别在这儿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苏沫见他不纠缠,如释重负,心里却更加不安,也不愿多说。

    她前脚才走,旁边就有人给路征递了杯冷饮过来,路征回头去看的时候有些费力,等瞧清了,他笑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呢?”

    苏沫折腾了一中午,饭也没吃,急忙赶回公司,整理文件,准备下午的董事例会。一切就绪,王亚男还未到,苏沫靠在椅子上想钟声的事,她忽然想起一个人,立时觉得有了希望,没多犹豫,拿起手机拨出去。

    那头很快接了,周远山一如既往有礼貌,与她笑着客套:“苏助?有什么可以效劳?法院?法院我熟……你别急,一会儿我们可以面谈。”

    苏沫道谢,他就说:“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苏沫听见那声音觉得不太对,似乎离得很近的样子,抬眼一看,周远山和王居安两人从电梯间走出来。

    周远山还未挂电话,正笑着看向她。苏沫却没有准备,不觉有些愣神儿,周远山问:“怎么,看见我还挺惊讶?”

    苏沫勉强笑一笑:“没,”末了仍是打了声招呼,“王总。”

    王居安略微点了点头,望向董事长办公室。

    苏沫说:“王工还没来。”

    王居安这才“嗯”了一声,把手里的文件搁在苏沫的桌子上:“复印几份,一会儿开会要用,”说完,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那头去了。

    等人走了,周远山趴在苏沫桌前的隔断上,微微摇头说:“老王就是个工作狂,我才和他从邻市回来,你表妹的事,不是什么大事,找个熟人打声招呼,赔点医药费,别让他们这么讹下去。”

    苏沫放了心:“麻烦你了,因为她以前那些事,我不想这事闹得太大,闹大了对她不好。”

    周远山点点头,想说什么,又有些犹豫,过了会儿才低声道:“我这儿也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莫蔚清这家伙,这几天都不接我的电话,不知道你见过她没,是不是有什么事?或者,你能不能帮我去她家看看?”

    苏沫愣住,想了想问:“你还不知道她住哪儿?”

    周远山没答,只说:“现在的女孩子,个个都很会保护自己。”

    苏沫回道:“人和人之间还是要多了解才好。”

    周远山苦笑:“那也要有机会才行。”

    苏沫左右为难,想说却说不出口,含糊道:“如果她有男友呢?”

    周远山自嘲地笑笑:“我觉得,她现在不可能没有其他追求者,没结婚的话,还有希望。”

    苏沫没做声,眼见董事们从电梯间三三两两出来,周远山起身告辞。

    会议室里,王亚男坐首位,人都齐了,王居安最后才到,进来就说:“给我来杯咖啡。”苏沫忙出去吩咐,谁知他又说:“很久没喝苏助理煮的咖啡了。”

    王亚男笑起来:“就你们这些小年轻名堂多,我的人是专门伺候你喝咖啡的么?”

    王居安也笑:“姑姑您这话当真是见外,一家人,还分什么你的我的。”

    苏沫听见这话,脚步顿了顿,头也不敢回,仍是转身出去,一颗心随着磨咖啡豆的声音扑扑直跳,不出五分钟,咖啡煮好,端上来的时候忘了搁在小碟里,只用手捧进去,也不觉得烫。

    董事们仍是闲聊,王亚男忽然问自家侄儿:“你觉得怎么样,投标的事胜算多少?”不等对方答话,她接着道,“三点开标,这都几点了,怎么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

    王居安也看一眼手表:“不急,三点刚过,一有消息,老赵会打电话过来。”

    王亚男转脸吩咐苏沫:“你把投标的情况给各位简单说说。”

    苏沫介绍了下那几天的工作流程,以及产品优势,努力拿出信心十足的架势,表示在整个过程里,技术环节上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请各位董事放心。

    王亚男听了微微点头:“你这边我倒是不着急,至于其他方面那就说不准了。”

    王居安认真瞧着她俩一唱一和,慢慢喝了口咖啡,再搁下杯子时,咖啡漾一些出来,洒在文件纸张上。王居安略微皱眉:“怎么苏助理连根咖啡勺和碟子都舍不得给,这几页湿了,过来收拾收拾。”

    苏沫赶紧过去,说:“我叫人给您重新复印。”

    王居安抖了抖那几页纸:“不必,你擦擦就行了,”他微微一笑,视线扫过她的脸,稍微凑近些她耳边放低声音,“多收拾几次,总会服帖的。”

    苏沫脸上发热,再不多话,只埋着脑袋,把他面前的桌子打理干净。

    一旁手机铃声响,众人全看过来,王亚男一言不发表情严肃,气氛变得紧张。

    王居安不紧不慢地接了,听那边讲完,只答了句:“你明天回来,直接到公司,”他说完挂了电话,靠回椅背上看向王亚男,“这回您可放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十二月十一日

    多谢,各位的评论很精彩,上章有所修改,周六才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