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48第47章

    ·

    搁在茶几上手机嗡嗡作响,在夜里听起来格外清晰,苏沫没来由地发慌,伸手去摸电话,王居安却先她一步,翻过身去拿起来接了,隔了会儿,嗓音微哑对那边道:“这都几点了还打电话……不去了……最近很忙……嗯……周末又出差……你也早些儿睡……”他撂下电话,躺了会儿,又把身旁的女人捞过去揉了几把。

    苏沫身上的浴巾被他扯到一边,两人相互贴着,又有些先前的意思,她这会儿却清醒得很,推开他。

    王居安含糊问:“怎么了?”

    苏沫说:“你没戴那个。”

    “你这儿有吗?”

    “没。”

    “以后在家备几个。”

    苏沫想了会儿,忍不住小声回了句:“老白菜帮子,吃多了咯牙。”

    王居安没说话,过一会儿想起来,笑道:“还记着呢?没事,我牙口好。”

    苏沫没笑,说:“你以后别来了。”

    王居安不做声,使劲蹭过去,动作很放肆,苏沫忍不住低叫,呼吸顿时急促,也不像先前那样抗拒,甚至有些无法自已。

    他忽然轻笑一声,丢开了手。

    苏沫有些发怔,心里像是被人扎进一根刺,无地自容,转过身去半天不言语。

    屋里静下来,王居安突然问:“你以前为什么离婚?”他接着又道,“你男人不行?”

    苏沫缩进毯子里,半晌才道:“是他嫌我不够好,又找了个年轻的,更好的。”

    王居安沉默片刻,末了才淡淡应了句:“你确实不够好。”

    苏沫没理会,躺了会儿,却再也睡不着,摸出浴巾重新裹上,下床穿好衣服,去浴室里收拾,不多时帮人把衣物洗好了,放进洗衣机里甩干了些,最后用熨斗慢慢烫平整,天边渐渐露出一丝鱼肚白。

    不多时王居安也起来,腰间围着条浴巾,看见沙发上搁着叠放齐整的衣物和洗漱用品,吩咐:“再给我准备双拖鞋,我不穿别人穿过的,”他转一转脖子,又说,“床也得换,这什么床?没法睡。”

    苏沫说:“你快点吧,上午九点到省里开会,不是还要准备材料么?晚了路上堵车。”

    王居安瞧了她一眼。

    苏沫解释:“前天的会上,王工提过这事。”

    王居安笑笑:“王工的人就是了不得,个个耳听八方,眼观六路,记性好得很。”

    苏沫直言:“我得靠这个吃饭。”

    王居安不再多说,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出了门。苏沫竖起耳朵听,生怕他出去时声响太大,直到听不见动静了,才叹了口气。她浑身不自在,回到浴室又想冲澡,无意中从镜子里瞄见自己的脸,多么陌生。

    她走近了,双手撑在盥洗台上,又仔细瞧了一回,突然扬手,把那人搁在台子上的洗漱用具全部扫落在地。

    苏沫收拾停当,提早上班,原想错开从蓉出门的点儿,以免碰上,谁知她前脚进电梯,后面就有人喊:“喂,把电梯按着等一下。”苏沫扭头一瞧,是从蓉的孩子,背着双肩包颠颠儿地从家里跑出来,到了跟前才对她喊一声“阿姨”。苏沫冲他笑笑,只得按住电梯的开门键。

    从蓉一脸疲倦从房里快步出来,锁好门,嘴里仍不忘训斥:“跟你说过多少遍,让人帮忙得说请,你总是改不了,别人不会批评你,只会骂你老妈没把你教好。”她一脸疲倦,絮絮叨叨进了电梯,道了谢,才消停。

    苏沫心里存着顾虑,嘴上敷衍:“小孩子嘛,过几年就懂事了。”

    从蓉仍是说:“你不知道,孩子是越大越难管,七□,嫌死狗……”

    那孩子立马笑嘻嘻地回嘴:“嫌死妈,嫌死妈,嫌死妈……”

    从蓉伸手往他嘴上一捂:“行了啊你,记得在学校多喝水,要期末考了,好好上课,别跟人打架,吃饭前洗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碎碎唠叨了一通,她又对苏沫叹道,“你看我,像不像更年期快来了,一啰嗦就没完,我自己都烦,等他放了假更麻烦,我上班,又没人带。”

    苏沫见她神色如常,心里也多了几分侥幸。

    从蓉又说:“到时候只能给他多报几个班,让保姆接送,我本来想……”她停了停,“正好趁你爸妈在这儿,请他们帮我带带,我按周给些钱……”

    这话让苏沫有点不自在:“我以前给你做过保姆,我爸妈也要给你打工么?”她笑道:“都认识这么久了,还说什么钱不钱的,能帮得上就帮,倒是我爸妈身体不太好,怕是有心无力,他们又只待到七月初,时间上短了点。”

    从蓉问:“待一个月就走?老两口又没什么事,应该住些日子。”

    苏沫说:“我表妹要过去读书,他们赶着提前回去安排,”她心里始终念着对方曾帮过自己,又说,“孩子的事你别急,只要有时间,我就帮你带,做饭接送都可以,有人分担一下也是好的。”

    从蓉看着她一笑:“我也就是想想,现在哪敢麻烦你呢?这些事交给保姆做就行了,不然叫那谁知道了多不好。”

    苏沫心里一怔,当做没听见,电梯铃“叮”一声响,从蓉拉着孩子往外走,苏沫埋着头走去路边搭车,却半天不见有车过来。

    从蓉把孩子送上校车,开着私家车过来,摇下窗户冲她笑笑:“我去见客户,正好能捎你一段路。”

    苏沫上车,两人又开始谈工作聊家常。从蓉抱怨孩子作业太多,家长跟着受累,两人都睡眠不足,白天又忙着保业绩做事业,每天亚健康状态,又说起孩子不听话的事越发生气,她忽然话锋一转,叹了句:“我们这些单身女人,既要看孩子又要赚钱花,比别人老也老的快些,你别看我在外面风风火火,其实回家就想当病猫,什么都不想管,可为人父母,是到死都不能撂挑子的工作。还是你现在好啊,机会在手,以后也能过的轻松点。”

    她见苏沫没接茬,自己倒沉不住气,笑道:“别装了,昨天老板给我电话了。你行的,我没看走眼,你比莫蔚清有出息,她找的那个有家室,身边一堆麻烦,你倒好,直接钓个钻石王老五。”

    苏沫暗自叹口气,问:“王居安怎么跟你说的?”

    从蓉道:“没怎么说,开门见山地问,苏沫住几楼?我当时没防着,就告诉他了,一说完他就撂电话,半句废话没有,哎哟喂那态度,牛叉得不行。”

    苏沫这才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从蓉一点没信:“少来,大晚上的找你,是为了亲自送文件呢还是谈工作呢?他那车,停在这楼下可闪瞎了我的眼,想回避都来不及。”

    苏沫没做声。

    从蓉又说:“人都追上门了,你那边怎么个打算啊?还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苏沫含糊道:“和那些没关系,也就这一两天,等他腻了,自然就消停了。”

    从蓉看她一眼,没说话,又看她一眼才道:“我先前是白夸你了,你这人吧,就是没有莫蔚清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蛮劲儿,什么叫等他腻了?那你现在算什么?陪太子读书?你这姿态放得可够低的啊?”

    “我人微言轻,说了也不算。”

    从蓉轻哼:“怎么不算?你铁了心不跟他,他还会缠着你?”

    苏沫面上窘迫,瞧向窗外。

    从蓉见她那模样,又随和地笑笑:“有什么呢,你一个人也不容易,旁边有人帮衬那是多好的事儿,运气再好点,捞一笔是一笔,给你房子也好车也好,先留着,不如意就卖掉,离了南瞻,回家去,也没人知道。要我说,你如果真跟了他,只有这条路可行,其他那些都是虚的,想不得,图不到。”

    苏沫说:“你想的真够远的,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想过,以后别再说了。”

    从容不以为然,心里冷笑:“这些年我什么没见过,我是说到你心坎上去了,所以你不愿搭理。摆姿态谁不会呢,越年轻的越爱拿腔作势昭告世人,彰显自己多么纯洁无辜,无非是怕授人话柄没男人要罢了,等着瞧,到头来还不是一头栽进人怀里?什么自尊什么清高,在虚荣面前一文不值。莫蔚清多么直接,你偏要矫情。”

    她虽这样想,却也明白,以后说话再不能像往常口无遮拦,于是随意来了句:“也是啊,像老板这样的男人,什么都不缺,光瞧着就让人喜欢,我们女人一时看迷了眼也是有的,人之常情。”

    苏沫一早到公司,喝了杯咖啡,静下心查看Email,先找出需要向王亚男请示的内容归纳打印,再拣出要紧的邮件逐一存档回复,最后处理其他琐碎。其中有一封群发邮件,是昨天庆功宴上的照片。她随意点开看了几张,翻到自己和王居安那张合影时不由停下。

    照片是在她给人敬酒的时候拍的,两人都侧对镜头,寻常距离,打眼一瞧并无特殊,苏沫却越看越心慌,只觉自己态度暧昧,眼神闪烁,笑起来勉强,也不敢直视对方,说不出的扭捏作态。

    再瞧上面的收件人,密密麻麻数排地址,她渐渐脑壳发涨,手心冒汗。

    她不知如何作想,手忙脚乱地从内网搜寻其他合影作比较,翻了一圈总算找着一张,是上回营销部签单成功聚餐,王亚男叫她给人送文件的时候照的。

    苏沫把两张合照拷进硬盘,存入同一个文件夹,看了会儿,更觉差别明显。

    早前那张,王居安随意靠坐在身后的办公桌上,姿态随意潇洒,而她立于一旁,脸带微笑,态度恭谨,一眼能瞧出上下级关系。

    那会儿她从不怕被人说三道四,因此眼神清澈一片坦荡,可现在这双眼里已暗藏太多情绪,有理的事变成没理的,指谪也成了笑话,曾经清者自清,如今浊者自浊。

    她正兀自发呆,忽听有人喊了声“小苏”,回过神,王亚男已走过来,苏沫一时慌乱,赶紧关掉窗口,嘴上笑着掩饰:“王工,您今天来得很早。”

    王亚男看她一眼:“十点多了还早?你一直在忙什么呢?”

    苏沫抑制紧张,把打印出的文件递交上去:“有几封邮件回执请您过目。”

    王亚男接过去看了眼,收了,说:“一会儿销售和技术的都有人过来,你让他们去小会议室,叫人泡几杯茶送过去,他们年轻人气性大,喝茶静心,”她忽然问道,“王总今天在公司吗?”

    苏沫心里跳了跳:“应该不在,我记得上次开会的时候,您说过他上午要去省里办个事……”

    王亚男一想:“是的,我给忘了,省里有个企业座谈会让我们这边派人过去,”她一笑,“难怪工程部的找这个时间和营销的那伙人杠上,知道他这个总经理一碗水是端不平的。”

    过了会儿,那两边果然都有人来,工程部的人直接说来见董事长,脸色都不太好看,苏沫照王亚男的意思做了,去茶水间的时候,就有人事部的同事同她八卦,说才在审核这次中标项目的奖金计算表,合同还没签呢,技术部那边就因为奖金分配的问题和营销部有了分歧。

    苏沫一听原来是这事。按理说这次项目不小,参与过的同事或多或少都能拿到一定奖励,苏沫因为钟声的事破了些财,这次没有例外当然也盼着。原本七月份有次工资级别的调整,但是她资历尚浅,何况数月前因为岗位的调动才涨过薪水,这次再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她一面盼着奖金,一面有希望能继续跟进这个项目,在她看来也算是做了件正经事,以后的履历上看起来也能漂亮点。她对这事有一定把握,一来王亚男待她越发信任,二来她为这个项目所做的努力,王亚男不可能没瞧在眼里。

    王亚男和那两部门的员工一直聊到中午。

    下午,王居安回到公司,和王亚男以及几个部门领导一起协商,正式组建一个班子专门负责这次的项目,确定了小组成员名单。

    到了下班时间,王亚男又召集几个部门一起开会,苏沫从旁记录。

    大伙儿都因为上头的这次行事和态度有些紧张,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前面当然是介绍此项目的前景和对于公司发展的重要性,接着又是各相关部门领导积极表态,最后由总经理宣读入选项目班子的成员名单。

    苏沫听他一路念下去,心跳得极快。

    王居安念到后来似乎瞧了她一眼,当他说出最后一个名字,苏沫心里十分失落,脑袋里又开始发懵,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王亚男喊了她两声,她才回神,以为还有希望。

    谁知王亚男对她说:“我晚上有饭局,你现在买些菜,到我家里做晚饭。我两个保姆,一个事假,一个又病了,你去帮忙替一下。记得,菜一定要少盐少油,最好两素两荤一汤,米饭也不能太软,不然我孩子不爱吃。”

    苏沫的心情顿时如一夜回到解放前。

    作者有话要说:12月29日本章更完,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