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50第49章

    ·

    晚上,苏沫回家,洗漱冲凉,换上一身质地考究的衣裙,开始仔细化妆。准备就绪后,她打量自己,镜子里的人看起来十分隆重,隆重得有些尴尬。这让她很不满,不得不重新卸妆上粉,来回折腾了几次,却无论如何达不到预想的效果。苏沫呆坐片刻,扔掉手里的粉底刷子,彻底洗净了脸,仍换回这几天常穿的T恤牛仔裤出了门。

    她在约定的酒店门口有些犹豫,欲进不进,又怕被熟人瞧见,担心什么来什么,墨菲定律屡试不爽,立马就听人喊:“小苏”。

    苏沫抬头:“张……张师傅。”

    王居安的司机老张正坐在大堂角落的沙发上抽烟喝茶,瞧见她也很惊讶,而苏沫又因为对方的表情更添了几分羞耻感。张老头迟疑少许,仍是多嘴问了句:“你……来找王总?”

    苏沫一顿,点了点头,直接进了电梯,一路如芒在背。到了王居安说的那间套房门口,按了门铃,没人应,试着拧动把手,门开了。

    这会儿,王居安还在楼下的包厢里和人打麻将,又摸了几圈,才觉得时间差不多,起身告辞。

    他今天手气一般。牌友问:“王总,您这是中途退场还是完了再搞?”

    南瞻人嘴里的“搞”字是一款百搭动词,意味深远,于是有人接茬:“还是搞了再来玩?”

    王居安摁熄纸烟:“我不玩了,你们继续。”

    几个男人一乐:“哟这么早就撤,悠着些别搞大了。”

    王居安上了楼来到那间长期预订的套房门口,推门进去,就见这个女人正规规矩矩地坐在小客厅的椅子上,那模样瞧上去比任何时候都拘谨严肃,似乎正经得一塌糊涂。

    苏沫等了快一个小时,以至于脸上的表情和肢体语言都有些僵硬,当她瞧见来人时,直觉地站起身。

    “坐,”王居安随口吩咐,打开冰箱门给自己拿了罐啤酒,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说吧。”

    苏沫小声说:“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没能进项目小组?”

    王居安反问:“你认为呢?”

    苏沫说:“我觉得,当然,我自己有些方面做的还不够好……”

    王居安忽然轻轻笑了一声。

    苏沫抬眼瞧他。

    王居安随手打开易拉罐呷上一口:“继续说。”

    苏沫声音大了点:“之前,我还认为,王董……可能在怀疑我跟你的事。”

    王居安说:“什么事?睡了两晚上的事?”

    苏沫没理,接着道:“可是我后来一想,如果王董怀疑我,她怎么会把我放到她儿子跟前去?宋天保不管到哪儿都有保镖跟着,吃饭睡觉外出她事事过问样样操心,她这么宝贝儿子,怎么会让一个自己不信任的人去接近他?所以我想问,你到底是有什么理由什么目的把我给踢出局了?”

    王居安看着她:“你才说了,自己有些方面做得不好,既然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还跑来问我做什么?”

    苏沫努力冷静:“人无完人,这世上没有谁能十全十美毫无缺点,就算我学历一般资历有限,但是在这个项目上面,我的投入和取得的成绩不比那些人少。”

    “所以你对自己还算满意?”

    “是。”

    “业务方面呢?”

    “尽心尽力。”

    “人际关系呢?”

    “我人缘一向不错。”

    “是吗?得罪了谁都不知道。”

    苏沫一愣:“什么意思?”

    王居安说:“当初大家开会决定谁去做演示的时候,你是怎么上位的?”

    苏沫还没想明白。

    “你争抢好胜,在王亚男和那么多人面前,把接手这一块儿的技术主管拉下马,想起来了?”

    “我只想给自己一个机会,我提前做了准备,所以这个机会我抓住了,从没想过给他使坏。”

    王居安说:“你没想过,你没想过的事多了去。你才来多久?人在这公司混了多少年?他是什么学历有什么背景?你一来就把人面子给端了,以后想使坏,记得找个比自己弱的没法反抗的。”

    苏沫不禁跟着问了句:“他有什么背景?”

    王居安说:“自己回去查,谁有空手把手教你?”过了会儿又道,“算了,保顺科技你知道吗?你的顶头上司就是那家公司的法人,这个人,是她从那边带过来的。知道她为什么上哪儿都带着他吗,因为他是魏股东的表外甥,接下来的不用我说了?”

    苏沫脑袋里转过弯来,心里也跟着一滞,顿时有些难过:如果王居安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她被踢出局的事也是早成定局,而其他人,事成之前等着看笑话,事成以后又开始抢功劳,她一个两头不靠的新人,被人排挤掉是轻而易举,王亚男也无理由一定要保全她。至于营销和技术两边的争端并非只为了现在那点奖金,重点项目,谁不想多占些资源?想到这儿,苏沫鼻子发酸,半天不做声,好一会儿才说:“所以,你们……公司为了平衡两边的关系,像我这样的,就最先被踢走了。”

    王居安瞧着她:“首先,你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一个小职员,一无背景二无靠山三无超能力,平白无故谁有那功夫针对你?这件事,说好听点,是你百密一疏考虑不周,往难听里说,就是顾头不顾尾。”

    王居安没再说话,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苏沫心绪难平,也不作声,她心跳得很急,忽上忽下,就是挨不着底,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抬起头来,说了句:“我要进项目组。”

    王居安靠回沙发背上:“不乐意伺候宋天保了?你要是不想做,可以辞职。”

    苏沫眼眶发热:“我不甘心就这么走人,我跟了这个项目多久做过哪些事你们都清楚,现在好不容易有些进展了,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王居安说:“你出社会多久了?普通人,不付出肯定没收获,付出了也未必有回报,这个道理不懂?”

    苏沫低着头没吭气。

    王居安调整姿势使自己坐的更舒服:“苏小姐,你上一刻才跑来兴师问罪,现在又让我给你出力办事,女人真是善变,有你这么求人帮忙的么?再说这事儿,你来找我算什么,我不是你的直系领导,凭什么用你?我直接把你捞出来搁那儿,我姑姑会怎么想?我犯不着为这种小事去烦她。”

    “你……”苏沫两手相握,手指尖捏得清白,“总归会有办法的。你不是说过……挺喜欢我的么?”

    王居安笑起来:“你多大了?18岁?”

    苏沫觉得自己的耳根脸颊像是被火烤一样发烫,她心里很紧张,比那天做公众演讲还要紧张,这会儿却不得不豁出去乱蒙一把:“但是你这话我是当真了的,我在想,这半年,你有事没事总拿话试探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不管是为什么,我都觉得你在这事上太有毅力了。比如那天晚上,还跑来拍我家的房门?还有,你不是挺忙的吗,你会帮每个女下属分析她们工作里的失误么?我想你肯定不会。还有啊,那天晚上,就是我的车被砸了的那一次,你为了帮我拿出一把人民币到处撒,我后来听新闻里说,那天很多车被砸,在临海路有个疑似精神病患因为一时受了刺激,当街撒了四万多块,造成众人哄抢,四万多……你说你这些表现正常吗?连新闻都说不正常了,你让我怎么能不信呢?”她歇了会儿,使劲缓上一口气,“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有兴趣,反正我觉得,你对我很有兴趣,说不定比我想的还要多。”

    王居安面上神色一顿,他大笑出声,说:“你这是打哪儿来的自信呀?”

    苏沫低着头,面红耳赤:“你给的。”

    他又笑。

    苏沫见他神色放松,认真诚恳地说:“如果你这次帮我,我会很感激你。”

    王居安把手里的啤酒罐往茶几上一放,不以为然道:“这话说得太直白。”

    苏沫想了想:“我知道玩心眼肯定是比不过你,所以我怎么想就怎么说,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一次。”

    王居安岔开话题:“要不要我教你怎么说?你可以和有些女的一样,凶悍点,直接冲过来嚷嚷,说王居安,这件事你必须给我解决了,这个忙你不想帮也得帮,老娘不能让你白睡了。你看你刚才说了那么多,重点在哪儿呢?我不知道。或者,不想这么激进也可以,但是你先前打的那通电话有问题,开口就是王总苏助理,马上就生分了,前尘往事一笔勾销,我凭什么帮你?当然还有个办法,将欲取之,必先予之,这个道理你懂。”

    苏沫眼眶微湿,她强作冷静,点头说:“知道,这句话我也送给你。”

    王居安起身,走向门口:“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我明天出差,你还有几天时间考虑,”又说,“好好照顾天保,他人挺好,别尽想着做无本买卖,”王居安已打开门,站在门口瞧着苏沫,见她苏沫有些迟疑,问:“还是你现在已经想明白了?”

    苏沫红着眼圈,打他身边走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老张首先瞧见了苏沫,觉得这姑娘和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仍是一脸憔悴心事满腹的倒霉样子。等她出去了,又瞧见王居安,老张忙让人把车开过来。

    王居安上车不久,接了个电话,是先前的牌友,聊了会儿天,说了些关于银行业务方面的事,合上手机后,便仰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老张听他在电话里和人谈的什么质押担保也听不太懂,只瞧他现在这模样,就知道是又遇着什么烦心事了。

    张老头本不想打搅,可他这人又憋不住话,想了想笑着发了句牢骚:“咳,这家的菜不怎么样,赶不上我们老王家东边那店子一半儿好。”

    王居安闭着眼应了声,又说:“您是半个美食家,尝两口就知道了。”

    老张叹道:“是啊,我也只能算半个,以前董事长在的时候,那才是一等一的行家,我跟着他老人家天南地北到处跑,沾了不少光,却只学了些皮毛,我是没那个资质和福气,”他顿了会儿,“但是呢,别的没学到,这相人的眼光,我倒还行。”

    王居安没答话。

    老张接着来:“就说我家那丫头,她从小就精灵古怪,您也知道,那家伙长得还行,又是一肚子花花肠子。去年吧,她一上大学就交了个男朋友,有一天我买了些吃的喝的去学校瞧她,结果她不在,她男朋友抱了一堆衣服递给我说,叔,我把她的衣服都洗干净了,我进不去女生宿舍,您一会儿交给她。我当时想,诶这两人感情不错还知道互帮互助,后来那丫头回来,我问她你做什么去了呀,她说我跟谁谁谁去哪儿吃饭去了,后来又和谁谁谁一起去海洋公园。我当时听愣了,我说你这丫头,一个男孩儿专门帮你洗衣服,一个陪你逛公园,还有一个专门伺候你伙食,你这是上学啊,还是在折腾人呢?”他说着就笑开了。

    王居安也笑起来,搭了句:“选择太多,不稀罕了,也不是非谁不可。”。

    老张立马点头,大声说:“老板您这话可是一针见血呀。所以我问她,到底哪个才是你男朋友啊,她说暂定洗衣服那个,因为她最讨厌洗衣服。我批评她,我说你这样不对啊,人家给你洗衣服,一是因为喜欢你,二来是他性子善良实诚,你怎么能利用人家的这些性格特点去戏弄他呢,你是我和你妈的宝贝疙瘩,人家就没有爹娘了?人家爹娘就不知道心疼了?你以后为人父母,要是有人这么欺负你孩子,指不定会冲上去跟人扯皮。啊,是吧?就算一个男的帮女朋友洗衣服是有些没脾气,但这事儿要搁一个女人身上那叫贤惠。这世道,年轻姑娘们个个都和爆竹似的,一点跳老高,三句不和甩脸子走人,有几个脾气好心地好又贤惠的?要我说,打着灯笼难找。后来,我就跟她说,你再这么花花肠子玩下去,到老了你得着急了,跟前一个贴心的都没有。既然你觉得自己有本事,就去使唤那些和你差不多的,别招惹这种老实孩子,人家也不容易,伤不起,”老头儿絮絮叨叨讲完故事,问了句,“老板,您觉得我说的是这么回事吗?”

    王居安睁开眼,看向窗外,漫不经心来了句:“到了,说会儿话就到家了,你今天动作挺快。”他下了车,吊儿郎当说了句:“老张叔,你让你闺女再试试那男孩,先别轻易下结论,一般这种表面苦哈哈的,要么是没出息,要么是真能忍,为什么他能忍?不投资哪来回报,忍的多,要的更多。”

    作者有话要说:2013,1,11本章更完,谢谢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