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51第50章

    ·

    第二天从蓉找了个机会询问苏沫进展如何。

    苏沫因这人说话不中听原有些烦她,再一想,从蓉虽然言辞刻薄了些,但只要不涉及利益冲突,就无害人之心,往日里处起来也还算热心快肠,况且人家消息灵通人脉也广,何必为几句意见相悖的说辞就将人拒之门外。

    苏沫直言,想请王居安帮忙却碰了个钉子,从蓉有些惊讶,问她是怎么说的,苏沫就把当时的情况避重就轻略微讲了几句。

    从蓉听了笑起来:“你的意思是告诉他,既然大晚上能追家里来,总要帮点忙表示下诚意?妹妹,你这是求人吗?怎么求人的比帮忙的还高姿态呢,谁还愿意帮你啊?”她又说,“除去你俩这层关系,一般到领导那儿求人办事,不都是带两瓶好酒拎几条好烟跟人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请领导体恤困难,帮忙解决问题么?领导心里一软,不就松口了么?当然老板这样的人,什么好酒没喝过,你真想求他,来点甜言蜜语最实在。”

    苏沫说:“他哪里是这样的人呢?有些话以前不是没说过,也没多少用处,这人软硬不吃。”

    从蓉又问:“你找过王亚男吗?”

    苏沫摇头:“还没。我们公司,王工的儿子有几个人见过?除了那几位相熟的股东。她厉害了一辈子,很要面子,如果我直接说想回公司进项目组,她哪能听不出我的意思,心里肯定会扎根刺,除非我不打算在这儿待了。我想来想去,稍微好点的办法,当然是由项目组那边要求增添人手,只要他们开口,我这边的希望就多一点。”

    从蓉笑笑:“你倒也谨慎,”她停下来,想了想才又开口,“老板这人,一般不会怎么为难下头的人,这事他要是答应得太爽快,我倒不看好你,但是现在我觉得你还有点希望。”

    苏沫道:“他说了,不想为这种小事麻烦王工。”

    从蓉笑道:“我又不是说工作,我是说你俩的事。他们这样的人谁不爱面子,既然你能为王亚男着想,怎么就不能替她侄儿想想,这王家的人,都是一个脾气。你俩既然已经开始了为什么还避而不提,男女之事也要点上进心,要我说,就算他现在拿你当一普通床伴,你就努力加深他对你印象,把普通变成不普通,然后发展感情,成为他那些绯闻中的一个,接着运用你的体贴和贤惠变成他想歇息的港湾,再用你的忍耐成全他偶尔的放肆,让他觉得只有你不会约束他并且不离不弃,这样你就离正牌女友的名分越来越近,最后,说不定还有机会登堂入室。”

    苏沫道:“你别再拿我穷开心。”

    从蓉说:“其实,你俩男未婚女未嫁,想开了也就这么回事,跟职场一个道理,老板喜欢什么样的员工,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你得慢慢摸索逐步改进,机会不是没有,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你要真没这方面的打算,又何必去求他?”

    苏沫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有些儿犯糊涂,一时觉得是这么回事,一时又觉得不是,当下没做声。

    从蓉看她一眼:“你都有这打算了,就对人好点,对人不冷不热的还想求人办事?这种人,只有人上赶着他的,你几时见过他上赶着别人,你又不是官二代。”

    接下来的几天,苏沫都心不在焉,照顾宋天保的时候,她给父母打了几通电话,苏家父母和清泉就要回来。苏母在电话里对女儿笑道,说你爸在船上和同行的人吹牛,说自家姑娘的工作多么出色,在大公司里做事,还经常参加董事会议,别人都羡慕得很。又说,这回,你爸可是真高兴了,说佟瑞安那小子是有眼无珠。

    虽知道老人家多有这样的虚荣心,但是现在,这些话听在苏沫耳里却很不是滋味。早前她去公司整理文件,因赶时间,身上穿的仍是看护宋天保时常穿的t恤牛仔裤,结果走进办公大楼的时候,她心里就老不自在,一路上总觉得旁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儿特别。到了楼上,座位上多了个年轻姑娘,她的电脑倒没人用,被人搁在一旁。苏沫提交了资料,心里更加空落落。

    苏母还想和女儿说几句话,宋天保又开始走音跑调地唱歌,苏沫忙掐了电话。她心情不好,越发想女儿,只觉得自己没出息,环顾四周,王家大宅落在阳光下,像一张与世隔绝的网。

    苏沫想了想,去门外给莫蔚清发了条短信说,我有事找你帮忙。

    她心想,莫蔚清这人也是心高气傲自负又自卑,旁人若是表示安慰同情,她多半不买账,如果说有事相求,她未必不会理。

    过了一会儿,那边倒是回电话了,莫蔚清的嗓音略显低沉沙哑,苏沫按捺好奇心,直接道:“我最近认识了一个男人,他还有些身家,就是难伺候了些。”

    莫蔚清咯咯笑起来:“恭喜,第二春、饭票子都有了,你这是来向我讨经验么?”

    苏沫说:“在他跟前,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对,主动些又怕人看不起,不主动又什么都得不到。”

    莫蔚清说:“他既然给你机会就是看得起你,不管是身材外貌还是性格,总会有一点合他心意,你有了这个机会,其他的就别多想,唯一要考虑的是,怎么成全他。想他所想,急他所急,凡事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事情就简单多了。都说无欲则刚,你还要时刻给自己催眠,你对他没有任何要求,他对你却可以予取予求。但凡有点身家的男人都好脸面,好脸面的就会有大男人倾向,时间长了,怎么会没有怜悯之心。”

    苏沫听得很压抑,莫蔚清继续说:“当然事情都有两面性,时间一长,你也会面临其他问题,两人经常接触,一起吃饭上床,慢慢地,你会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他,无论是经济、心理还是生理,慢慢地……”

    大热天的,苏沫忽然觉得背脊发凉,打断道:“我知道了,你最近还好吗?”

    莫蔚清说:“就那样呗。”

    苏沫问:“去医院检查了吗,预产期具体是什么时候?”

    莫蔚清沉默了一会儿:“孩子我没要,打掉了。”

    再问,她更不愿多讲。

    挂了电话,苏沫把手机拿在手上掂量了很久,像是和自己赌气一样,终于又发了条短信出去:“有时间吗?”

    过了很久,那边回了个问号。

    苏沫又发一条:“几时回来?”

    又过了很久,那边回:“明天。”

    苏沫回:“回来后,我想请你吃饭?”

    那边回:“在哪儿?”

    苏沫还在想。

    那边又发来消息:“你家?”

    “嗯,”苏沫屏息静气,把最后一个字发了出去。

    隔一天傍晚,王亚男回家早,苏沫提前准备好饭菜就走了,到家后又做了几样精致小菜,等了半天不见人来,发短信过去问,那边到了夜间才回话,说有事,今天就算了。

    苏沫一个人慢慢嚼着几盘冷掉的菜肴,食之无味,末了全倒进垃圾桶。

    周末,父母和清泉回来,苏沫正在家里准备午饭,听见门铃响,忙去开门,王居安站在外面,她脱口而出:“你怎么来了?”

    王居安熟门熟路地进了屋:“不是你让我来的?”

    苏沫跟在后面:“今天我爸妈孩子都在家。”

    王居安问:“不是出去旅游了吗?”

    “已经回了,在楼下遛弯,”苏沫本想说,又没让你今天来,却给咽回去,只道:“要不……改天吧。”

    王居安瞧着那一案板的食材,说:“你倒是挺喜欢做饭,还没做够?”

    苏沫说:“给家里人做饭是乐趣,人这辈子,吃饭最重要。”

    王居安没答话,直接道:“借下洗手间,”他走进去拧开水龙头洗手,完了问,“擦手毛巾在哪儿?”

    苏沫过去递给他。

    王居安随手掩上浴室门,直接把人推到门后抵在墙角,低声笑道:“你看现在这样多好,做什么还要正儿八经地和我谈,没劲。”

    “别闹……”苏沫推他,却想起莫蔚清的话又一时收了手,心说都已经这样了,不如等事情先了结了吧。

    王居安见她一副乖觉的样子反倒停下来,抬起胳膊撑在她身后的门板上,要笑不笑地瞧着她。两人面对面站了会儿,他收起那点笑意,略微低下头。

    苏沫顿觉不堪,有些狼狈地别开脸,他碰到了她的鬓角。

    四周很安静,钥匙转动,开门的声音显得十分清楚,两人这才分开,苏沫赶紧往厅里走,苏家父母带着清泉进了家门,抬头,瞧见自家女儿身后多了个男人,十分惊讶,一时间大眼瞪小眼同来客相互打量。

    苏沫尴尬说了句:“这位是我同事,路过,上来送点资料。”

    王居安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苏家父母忙说:“站着做什么,赶紧请人坐呀,”又客气道,“就在这儿吃饭吧?

    王居安道:“不麻烦了。”

    两位老人见这后生一表人才,说起话来也还斯文,心里皆是一动,言行上也跟着认了真:“不麻烦不麻烦,添双筷子的事,既然是同事,就随意些,别太客气。”

    王居安想了想,忽然答了句:“也好。”

    苏沫瞧着这三人,不管看向谁都觉得紧张,也没吭气,倒是清泉脆生生问了句:“他是谁呀?”

    苏沫又答:“是我的同事。”

    清泉“哦”了一声,仰着脑袋一个劲儿地盯着人瞧。

    苏沫转身去厨房,赶紧把菜做好,其间竖起耳朵听,外间也没什么人说话,偶尔一问一答,双方都很客气。

    饭菜上桌,苏父招呼王居安:“王先生,喝点酒吧?”

    王居安答:“我还是不喝了,一会儿要开车。”

    苏父挺高兴:“不喝酒好,最好是不喝酒也不抽烟,这两样对身体都有坏处,年纪越大越明显。”

    苏母接过话茬:“是啊,我看王先生也有三十了吧?”

    苏沫一听,忙说:“妈,吃饭吧,人家一会儿还有事。”

    苏母没理女儿,只看向对方,王居安只好答了句:“我三十四了。”

    苏母点一点头,又问:“王先生在哪里高就?”

    苏父打断:“都说了是同事,”又看向王居安,有些儿犹豫地问,“王先生这个年纪还是忙事业的时候,没什么时间忙个人问题吧?”

    苏沫一张脸通红,这会儿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居安只笑笑,也不答。

    苏母见有些冷场,忙说:“我是想问人家做什么工作的,同事那么多,各部门都有的,你家里……”

    苏沫红着脸打断:“妈,他做销售的,和我不是一个部门……吃饭吧,菜都凉了。”

    苏父见孩子有些不好意思,忙打圆场:“吃饭吃饭,你们年轻人别嫌我们,老年人是这样,不管熟不熟,喜欢找人聊天儿。”

    王居安这才答了句:“不会。”

    一时四人无话,气氛有些尴尬,各自埋头吃饭,偏生清泉不觉得饿,拿着筷子东敲敲西敲敲,无论看见王居安夹哪个菜都会说:“这个菜我最爱吃了,你少吃些。”

    苏家父母批评小外孙女没礼貌,清泉说:“他是客人,他才应该讲礼貌。”

    苏家父母说:“这个叔叔吃饭的时候很规矩,比你有礼貌。”

    清泉没吭声,等想清楚了才反驳:“老师说,到别人家做客,要先打招呼,我怎么不知道他要来啊?”

    苏家父母笑道:“这孩子,就是一张嘴,你妈妈知道的呀。”

    清泉问苏沫,“妈妈你知道他要来吗?”

    苏沫被她问得一脸窘迫,不说是也不说不是,轻声呵斥:“你快吃饭吧。”

    王居安看了看苏清泉,说:“你孩子长得不像你。”

    苏沫没答话。

    清泉扒了口饭,说:“我长得像佟瑞安,”她补充,“外婆说我像佟瑞安,一直说一直说,真烦人。”

    提起孩子的生父,苏家三个大人都不免有些尴尬,苏父只好跟王居安解释:“佟瑞安是她爸,”罢了,唯一摇头,叹息不语。

    王居安随意喝了口饮料,放下杯子时,却又瞧了苏沫一眼。

    这顿饭,苏沫吃得有些恍惚,等人走了,她才缓过劲,收拾碗筷端去厨房。苏母不知道在外间和老伴嘀咕什么,过了会儿跟进来,对自家姑娘道:“刚才那个姓王的……你爸说,这人虽然年轻,但是言语短了些,为人像是很有城府,不太适合你,又是个销售,工作不稳定,应酬还多,花天酒地的,怕你降不住……”

    苏沫叹了口气:“我和他真没什么,”她细细洗着碗,又低声添了句,“不会有什么长远发展。”

    苏母点头:“那最好,我们就怕你又像当初对佟瑞安一样一头栽进去,这一路吃了多少苦头啊,你也要长点记性,别看人长得好就……”

    苏沫打断:“妈,不会的。”

    苏母仍是不放心:“既然这样,也不要让人往家里来,虽然是租的房子,给人瞎议论也不好。”

    苏沫没做声。

    苏母继续老生常谈:“这种事,女人可比不得男人。我跟你讲过吧,我们以前的邻居赵阿姨家的姑娘,比你只大几岁,当初也是老公外遇家里闹得不可开交,她后来气糊涂了跑去街上随便找了个人过了一夜,结果怎样,现在都没人肯搭理她,更别说再婚了,都说她自找的,活该!男人可以由着性子胡闹,咱们女人可不能这样……”

    苏沫原本就心情低落,一直觉得肩头压力极大,满心苦恼也无人理解无处发泄,这会儿听着听着忽然生出一股豁出去的怨气,到最后她不觉笑起来。

    苏母奇道:“你笑什么?”

    苏沫说:“妈,有部小说叫《天龙八部》,您看过吗?里面有个王妃,为了报复丈夫的花心,跑出去和宫门前的乞丐过了一夜,你说这事多龌龊,多愚蠢,多今世骇俗?可是谁知道,这乞丐才是正宗王储,她老公却是个冒牌货,所以,如果把男人换个身份,倒是一桩让人啧啧称奇的因缘巧合,好笑吧。”

    作者有话要说:15.01.2013本章更完,谢谢阅读!

    假期结束,忙,本周六无更新,也许会持续性请假两周左右,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