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52第51章

    ·

    转眼间快到七月中,苏家父母忙着打点行装,清泉每天粘着苏沫依依不舍,她人小,心里却爱装事,知道又要和妈妈分开,很不情愿,却倔着性子不愿表露,只是每天问数遍:“我还有几天就走?”

    苏沫说:“还有三天。”

    清泉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概念,又问:“三天,要睡几个晚上?”

    “四个晚上。”

    小孩儿似乎松了一口气:“好像还很久的样子,”接着问,“三天,为什么是四个晚上?”

    苏沫观察她的表情,蹲□子和孩子平视,小心翼翼问:“清泉,你是不是很不高兴妈妈这样?”

    “什么样?”

    “我在这里工作,不能和你一起回。”

    清泉没做声,低头玩积木,脸上神色既有些防备的意思又像是无可奈何。

    苏沫见了更加难受,嗓子哽咽,低声道:“不是你的错,是妈妈没出息,你可以对我很不高兴,没关系。”

    清泉没看她,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我讨厌妈妈。”

    苏沫忍不住吸吸鼻子,却微笑说:“可是我很喜欢我们家清泉,不管她多讨厌我,我都会一直喜欢她,非常非常喜欢。”

    清泉这才抬眼看她,好奇道:“为什么?”

    苏沫停了会儿:“对我来说,这世上你是最最重要的人,你可以讨厌我,可是我只能喜欢你。”

    清泉有些害羞地撇开眼,嘴里却小声说:“那么,妈妈,你和我一起回外婆家吧。”

    苏沫心想,是呀,为什么不呢?在哪儿不是做保姆呢?

    苏父忽然说:“你别逗她吧,要不走的时候肯定会哭,心里惦记着就行,别拿出来说。”

    苏沫想,我哪里舍得逗她玩呢,这孩子缺少安全感,有些话我不说,她又怎么能知道?

    苏母好意解围,对外孙女儿说:“清泉,那天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妈妈要在这里工作呀、赚钱呀,这边工资可比我们那边高呀,在这边挣钱回家花很划算呀,再说,没钱怎么给你买玩具呢?谁供你以后读书呢呢?你不是喜欢上舞蹈课吗,没钱交学费,我们可就上不了啦……还有,我和你说过多少次啦,不要总说外婆家外婆家,那就是你的家,我们现在住的大房子,是你妈妈上班挣钱买的呀,不要讨厌妈妈,你妈妈为了你是什么苦都吃得,记住没有?”她又想起什么,对苏沫笑道,“这家伙很有意思,有一次我带她去买菜,说这钱怎么就不经花呢,转眼就没了,她听了就说,没关系,去取款机那里敲几下马上就能出钱了。”

    苏父也笑了,却说:“你不要整天和孩子说这些,她还小,别老是钱钱钱的。”

    苏母有些尴尬:“你这话说的,我又没其他意思,不教她怎么知道呢,不明白她妈妈的辛苦,还以为这钱是大风刮来的。”

    苏父说:“她现在小,长大了自然就懂了,我们家娃儿没那么不懂事……”

    苏母仍是辩解,老两口又拌起嘴,小打小闹一辈子,却怎么也分不开。

    这边机票已出,苏家父母准备打道回府,那边钟声却一点动静也无,小姑娘才收到南瞻大学的录取通知,虽和以前的规划有差距,但也勉强算211。苏沫问了几次,舅舅无奈叹息:“我是希望她能复读的,她以前肯定不止这水平,但是她说什么也不想再读一年,说是浪费时间,好说歹说就是不听劝……”

    苏沫也不想过多干涉,和家里商量要把机票改期,他们还能住久一些,苏家父母不愿意,说一张机票改期就要大几百,太浪费,又惦记家里,久了不安全,还是以后再聚。

    走的那天,清泉一点没哭,她头一次坐飞机很兴奋,临别,只催促外公外婆:“快点快点,我要进去安检。”

    不多时,只余苏沫一人站在玻璃墙外望着里面发呆,小孩儿冲她挥挥手扭头跑掉,苏家父母却是回过头来看了又看。

    忙完这些天,苏沫又赶紧回王亚男家复岗,先前的保姆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被辞了,另一个还没回。苏沫成天陪着宋天保,不怎么说话,也懒得唱歌,王亚男不在家,她便无精打采的应付,闲下来暗自盘算,这都多少天了,王居安那边一个短信也无,自那天后,更不曾打过照面。

    苏沫做台阶上瞧着宋天保捡蚯蚓,自嘲地笑笑,心想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还指望人家时不时地和你联系。

    宋天保听见她笑,抬起头来。苏沫说:“你在这里救它们,可是有些人偏喜欢吃它们,用油炸了,香喷喷的,比海参好吃多了,还有营养。”

    宋天保看看他又看向自己手里的东西,呆了片刻,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又呆了片刻,将蚯蚓扔掉,开始干呕,呕得眼泪快要出来。苏沫忙去轻拍他的背,好不容易消停了,宋天保吭哧吭哧开了口:“真的?秘书,你、你吃过吗?”

    苏沫一犹豫,意兴阑珊答了句:“没,我只是听说。”

    宋天保叹了口气,放心了:“你以后也不要吃。”

    苏沫没理他,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那顿饭你还想吃吗?”发完了,觉得应该写“那顿饭你还记得吃吗”比较好。

    接着便是等回复,想到注定是杳无音讯何必再受折磨,直接一个电话过去,那边接了,她又难以开口。

    “说话,”王居安压低声音,有些不耐烦,“我现在很忙。”

    苏沫还在组织语句。

    他直接道:“挂了。”

    苏沫忙说:“等、等会儿,我……上次说让你去吃饭,你什么时候有空?”

    那边停了停,懒洋洋道:“不是已经吃过了吗?”

    苏沫听见这样的语气就不舒坦,忍了忍,横下心:“上次人多……菜少。”

    王居安语气好了点儿,有些在笑的意思:“这次多做几个菜?”又道,“乖了,忙完给你电话,这会儿别再打了,”说完就收线。

    和人谈完事,王居安回办公室,一边看文件一边要拿笔签字,随手一摸,捻到桌上的一节小木棍样的东西,拿起来看,是一小戳柳条,心说这垃圾是打哪儿来的,和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又想,不定是王翦什么时候扔进来的,这小子还没长大呀,把孩子气当个性。他摇摇头,接着看文件,下意识地动作,去折那根树枝,手上越用力它倒多有韧性一样,骨皮相连,不屈不折,他不死心,收回力道,只使了点巧劲,它立马脆生生变成两截。

    王居安皱着眉把垃圾随手扔字纸篓,忽想起儿子对自己的评价:雄性激素衰退,和什么都爱较劲。

    苏沫在回家的路上去了趟商场,找了个不俗品牌,购置男士睡衣拖鞋,想了想,又选了套时尚的床上用品,破费不小,她心里忽然升起一种恍然隔世的痛快。有人在脑子里敲打自己,她瞧着手里的睡衣努力想了很久,犹豫王居安是否中意这种颜色款型,最后眼一闭,把东西塞回购物袋。

    她在家等了几天,仍无来电,无聊的时候,她把新的床单枕套洗净晾干,罩在床上。苏沫想,什么时候才能给他打电话?这个问题杀掉她不少脑细胞。

    苏沫把这事当成最近必须完成的任务,一夜没睡好,早上赖了会儿床,勉强爬起来去王亚男家上班。

    王亚男今天瞧上去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看报纸,似乎提不起兴趣做任何事,也不打算去什么地方。见她来了,王亚男吩咐:“我今天想休息,你帮我送份文件到公司,给王总。”

    苏沫心里随着最后那两字“咯噔”一下,想着,正好。

    到了公司,王居安正在办公室里靠着桌子和人讲电话,见苏沫搁下文件没走,他也不问,又说了会儿,收了线,他才抬头:“怎么?”

    苏沫没做声,两人僵持,她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看起来足够可怜巴巴了,因为他终于笑起来:“是,我给忘了,要不明晚吧。”

    苏沫答了声“行”,转身出去。

    她最近难得来公司走一遭,大家瞧见她倒还热络,一路都有人打招呼,路过休息室,总经办的几个姑娘在里面喝着上午茶,凑在一处小声说笑,见着她忙把人拉进来,好奇问道:“苏姐,那个宋天保到底长什么样啊?传说他特帅,比大中小王都帅。”

    苏沫笑笑:“还好,”心里却说,你们几时见过模样正常的低能儿?

    一女同事却叹:“真好,传说中的呆富帅,要是能嫁个这样的,我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能在床上翻云覆雨。”

    几个女孩都笑:“你真色,色女……”

    女同事正色道:“说正经的,这样的绝对比王总那样的要好,那样的没人兜得住,听说人又换女朋友……”

    苏沫心里有些慌: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听见什么风声了?

    女孩们继续八卦:“听说这回这个挺正经,书香门第,中学英语老师,二十四五……”

    “怎么有钱人又流行找老师了?”

    “干净,正经,职业高尚,说出去好听,就像书柜上那一排外壳漂亮的学术著作,一看,哟,文化人,有爱心,有品位……”

    “你这话酸得冒泡。”

    ……

    苏沫瞅了个空走人,回到宋家大宅,木头木脑地做着事,第二天晚上她仍是做了一桌子菜,对方果然爽约。

    第三天是周六,苏沫给他电话,直接说:“既然没空,就不要随便答应人。”

    王居安言语平淡:“怎么了?我最近忙。”

    那头传来年轻女声,苏沫没忍住,多说了句:“你是挺忙的。这位又是谁?”

    王居安语气变了些:“你管她是谁?先搞清楚你自己是谁?”

    这话听起来多耳熟,苏沫拼命忍着气,来回踱步。

    宋天保大叫:“秘书,你踩死蚯蚓了,一只、二、三……”

    苏沫没理他,平静了一会儿,说:“你不觉得这样很无聊吗,这样耍人好玩吗?”

    王居安倒是笑了,和那边的人说了句什么,走到一旁,对苏沫继续道:“苏小姐,我有什么必要耍你?我一心给你留面子,你倒不领情,还这么执拗。”

    苏沫没做声。

    王居安说:“你请我吃什么饭?你自己更清楚,你那天去酒店是以什么身份来找我?又是用什么身份要我帮忙?别遮遮掩掩了,你想卖,别人未必愿意买。”

    苏沫一口气险些喘不上来,想说话,嗓子里却又哽咽起来,她使劲摁下挂机键,气息不匀,只觉得世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十足的刁钻古怪让人憎恶。

    她坐到台阶上,看着那一团团被自己踩成肉泥的东西,竟然看了很久。她堵着气,又把电话拨回去,那边出乎意料地接了,苏沫慢慢开口:“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会这么做,我就是害怕,会再摔下去。你的人生一直是这个样子,没什么变化,你一定没试过省吃俭用数钱过日子,你一定不知道读了十几的书却跑去给人当保姆的滋味,被人砸断手却要丢工作,只想好好做事却被人下药被人踢出局,为了赚几个钱对人点头哈腰……只有站得越高,碰到的倒霉事儿才会越少,我把你当做救命稻草,我怕我再摔下去,就没了翻身的时候,真的,我特别害怕……”

    苏沫收了线,伸手捂住眼。

    宋天保弯腰瞧了她半天,才说:“秘书,你别哭,我不会怪你。”

    苏沫胡乱抹了把脸,连说:“不是,不是,对不起……”

    她起身回屋,和保姆同事打了招呼,就往外跑,一路不知所想地到了家,直接上楼把那些个男式睡衣床单床罩扯下来使劲扔下楼梯,只想找把剪子把所有布料都剪烂烧掉变得无影无踪才好,可这会儿她已被抽空力气,坐在地上闷声痛哭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看向下边的那堆衣物,想:它们又有什么错。

    苏沫双手抱膝,呆坐到天黑,不觉摸索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她想和女儿说会儿话。

    清泉接到电话很高兴。

    苏沫却又有些想哭。

    孩子很敏感,慢慢地也不做声了。

    苏沫说:“宝宝,妈妈做错了事。”

    清泉问:“什么错事呢,你也吃了同桌小朋友的糖吗?”

    苏沫笑笑:“比这个严重,我不是你的好榜样。”

    清泉半天没说话,过了会儿才道:“没有关系,我抱抱妈妈。”

    作者有话要说:一三年二月二十日本章更完

    拜个晚年,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