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54第53章

    ·

    从公司回来,苏沫越发用心对待宋天保,特别在教授识字断句时下足功夫。起初宋天保还兴致盎然,几天后新鲜劲过去,就开始偷懒耍赖。

    苏沫也知他现在是小孩一样的脾气,除了种花和唱歌,凡事三分钟热度,强迫学下去效率更低,可她内心仍有些浮躁,又觉时日无多,一心想在王亚男跟前做出些成绩。她表现的越心急,宋天保就更抗拒,以往是舍不得她下班走人,如今却希望她早些回去,等苏沫出了门,他又跟在后面唠叨:“我想要你陪我唱歌,我不想读书。”

    苏沫却说:“只要你肯读书,我就留下来,多久都可以。”

    宋天保一脸不情愿。

    苏沫回到家里,在网上翻阅了一些关于低能儿如何学习的资料,一心希望找出对策,其间接到莫蔚清来电,莫蔚清似乎欲言又止,苏沫却匆匆忙忙,那边察觉,没说几句就挂了。事后,苏沫又没来由地担心,想着等有空一定去瞧她,可是日子像拧干水的海绵,拧干她心里所有杂念,这事就给搁下了。

    苏沫偶然看到一部纪录片,讲述一个自闭症小女孩如何学习与人沟通的过程。那孩子不说话也不与外界接触,却酷爱老电影,尤其是爱情片,她反复观看那些影片里的相似片段:男女主角在历经磨难后重逢,先是隔着人群深情相望,随后男主角张开臂膀,女主角如飞鸟投林奔向爱人怀里。

    女孩的母亲便效仿影片里的动作,微笑着向女孩张开臂膀,小女孩逐渐会意,跑过去被妈妈高高抱起。这是一个有趣的不会使人厌烦的游戏,每进行一次,母亲就把孩子抱在怀里教她一些简单口语,小女孩学会的第一句话是我爱你。

    苏沫想起宋天保最喜欢做的事。

    第二天,她对宋天保说,我们来唱歌。

    宋天保当然高兴,苏沫递给宋天保一页诗词:“你学会这首歌,就能背下上面的诗词,这些字不简单,我以前读书的时候背了一晚上,如果你能在你妈妈面前背出来,她一定会非常高兴,你也会对自己更有信心。”

    宋天保懵懵懂懂地瞧着她,苏沫教他用《千千阙歌》的曲子唱一小段屈原的《离骚》,宋天保喜欢《千千阙歌》,他学得很快,唱熟后,果真可以诵读原文。

    王亚男回家听见自然高兴得很,高兴过后又有些落寞。

    苏沫暗想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做的不得当。

    王亚男叹息:“我家天保小时候不知道多聪明,喜欢看书,能说会道,不像现在这样……”她又说,“这么多年我已经死心了,你也不用太费神,只求他快活一天是一天。”

    苏沫说:“我想着如果他能慢慢看懂报纸上的新闻,说不定也能看一些业务上的合同……”

    王亚男虽不以为然,却笑起来:“如果他不反感,你怎么想就怎么做,给他找点事儿也是好的。”

    苏沫认为自己在揠苗助长,宋天保见王亚男笑得开怀倒是很得意,过后问她:“苏秘书,你怎么知道可以这样……我能认字?”苏沫隐去了关于男女情爱的部分,给他讲了下小女孩在家人的帮助下学会说话的故事,宋天保却突发奇想:“来做这个游戏。”

    苏沫失笑:“你这么个大块头,一下子冲过来,我可接不住你。”

    宋天保跑远一些,冲她张开臂膀:“你来,我能接住你。”

    他脸上满是渴望。

    苏沫心里一惊,忙说:“天保,你才吃了晚饭,该走动走动,去种会儿花吧。”她说完转身就走,像是有预感,越走越快,几乎要跑进屋里,却仍被身后的人一把抱住,苏沫急道:“天保,放手。”

    宋天保不说话,垂下脑袋埋在她颈窝里,闷闷地喘气,胳膊越收越紧。

    苏沫气道:“宋天保,你快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喊人了,等你妈妈回来,他们会告诉你妈妈,她会很生气,会让我走……你快放手。”

    可她越挣扎,他越发激动,嘴里吭哧:“苏……我、我、……你,香香的。”

    苏沫正要叫出声,身后忽然有人喊“宋天保”。

    宋天保听见那人声音,身子一抖,慢慢泄了力气,抬头应道:“安安。”

    苏沫面色发白,心里极其膈应,将那傻子使劲推开,狠狠瞪着他。

    王居安过来又把人扯开了些,问天保:“你干什么呢?”

    宋天保没说话,只瞧着苏沫,一张脸涨得通红,神色里满是害怕、委屈和无知。

    苏沫站了会儿,念及他以往淳朴友好,气消了点,脑子里却仍很混乱,说:“宋天保,我当你是孩子……不管你是什么,你都不能、不能侵犯别人,你这么做很没有礼貌,不,这不是有没有礼貌的问题,你错得离谱,如果我报警,警察会把你抓走,你……”

    王居安听到这儿直接道:“天保,你想不想出去玩儿?”

    宋天保看看他又看看苏沫:“不……苏秘书,我,我真的会被警察抓起来?”

    苏沫几乎不愿意瞧见他。

    王居安说:“天保,我们出去玩。”

    宋天保这才问:“安安,你带我去、去哪里?”

    王居安没做声,抓着他的胳膊往外走,一直走到车子跟前,把人给塞进去,才说了句:“带你去开荤。”

    苏沫仍是后怕,一时没回过神,等想明白了,又给吓了一跳,眼见王居安的车子走远,赶紧开着另一辆车跟在后面。

    王居安把人带进一家按摩会所,随便开了间房,对宋天保说:“你乖乖的,一会儿就有人来陪你玩,你想怎样都行。”

    宋天保似懂非懂。

    王居安说:“很好玩的。”

    宋天保这才笑笑,又开始发愁:“但是苏秘书生气了。”

    “别管她。”

    宋天保呆呆地坐在床边。

    王居安出去,不多时果然进来一个女人,那女的手里拿着一只小塑料袋,笑嘻嘻道:“我先帮你带这个,”说着就过来扯宋天保的裤子。

    宋天保吓得跳起来,一把将人推开,那女人摔得不轻,气道:“我看你不是傻子,你是个疯子,”她想走,到了门口又折回来,“算了,你朋友给了不少钱,我今天忍忍,你想怎么玩?要不直接来个大保健,大家都省事。”

    苏沫跟着王居安的车一路找来,跑到楼上,看见王居安正百无聊赖地靠在走廊尽头的窗户旁吸烟,却不见宋天保的人影。苏沫满头大汗,正要问,就听见旁边一间房里的动静大了些,她走过去仔细一听,果然是宋天保的声音,呜呜咽咽地,像是在哭。

    苏沫急得使劲拍门,大声喊:“天保天保。”

    隔了一会儿,宋天保也在里面喊:“秘书,苏秘书……”

    王居安原是事不关己一样瞧热闹,这会儿倒嗤笑一声乐了,他嘴里叼着烟,走过来,大力扣一下门板:“开门。”

    那门随即打开。

    苏沫顾不得许多立马冲进去,宋天保衣衫不整,猫在墙角,一脸惊惶,看见苏沫进来,想去拉她的手,又不敢,只往她身后躲。

    那女人对王居安道:“算了,我退钱,伺候不了。”

    王居安随意摆一摆手,让人出去。

    苏沫松了口气,仍有些难以置信,瞪着王居安道:“你真是……荒唐。”

    王居安在沙发上坐下,瞧着他俩,问:“天保,你今年几岁?”

    宋天保愣愣地看着他。

    王居安又说:“他今年三十四,心智上像小孩,生理上已经是个成年男人,苏秘书,你不能这么残忍,”苏沫正要反驳,王居安弹了弹烟灰,接着说,“要么是我错怪你,你是尽职尽责的好员工,也许你想超额完成任务。”

    苏沫气极,什么也不说,拉着宋天保往外走。

    两人走到门口,王居安说了句:“朝夕相处,这种事有一就有二,他不懂控制,你的力气根本敌不过他。”

    苏沫顿住脚步。

    两厢里都不说话。

    过了一会,苏沫转头问宋天保:“刚才那个女人那么对你,你是不是很害怕?”

    宋天保赶紧点头。

    “是不是很生气呢?”

    宋天保又点头。

    苏沫说:“天保,你知不知道为什么?”

    宋天保迷惑地看着她。

    苏沫说:“因为她没有问过你愿不愿意这样,她在强迫你,所以你会很害怕很生气。”

    宋天保说:“是的。”

    苏沫又说:“你先前那样对我,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你是在强迫我,所以我也很生气很害怕。”

    宋天保嚅嗫:“是的。”

    苏沫说:“但是我相信你是个好人,你不想伤害别人对吗?”

    宋天保哭丧着脸:“是的。”

    “没有下次。”

    “没、没有下次了。”

    王居安道:“有些话可以说得很动听,实际上,你为了一己私欲,忽略了他的感受。”

    苏沫说:“你把他扔在这里,又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王居安靠回沙发上吸一口烟,没答话。

    宋天保扯扯苏沫的衣服:“秘书,我、我想回家。”

    王居安瞧着他俩,再次开口:“也对,在前进的道路上,总得捡几块石头垫着脚。”

    苏沫心里微怔,仍然反驳:“我从没想过要去利用谁,”她随后添了句,“至少现在没有。”

    王居安没理,神色讥诮地问:“往后,如果有人情根深种到难以自控,这个责任,你担,还是不担?或者根本是乐见其成?”见她不做声,他伸手按熄烟蒂,表情淡然了些,低声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为我而死。”

    回去的时候,宋天保迷迷瞪瞪地上车,苏沫习惯性地要替他绑安全带,忽然犹豫,对他说:“你自己试试。”

    宋天保的手仍有些哆嗦,他费了些脑细胞才完成手头的任务,王居安的车早已绝尘而去。

    苏沫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宋天保靠在椅子上望着窗外,不知是怎样的心理活动。她想安慰,却不知从何说起,又发愁,回去该怎样应对。

    片刻后,宋天保小心翼翼地开口:“苏秘书,你怕不怕安安?”

    苏沫愣了愣:“不怕。”

    宋天保说:“安安还很喜欢撒谎。”

    苏沫说:“是的。”

    宋天保又说:“他说带我去玩,说很好玩,我会很高兴,可是我很不高兴。”

    苏沫没做声。

    宋天保也不吭气,过了很久,他突然生气道:“他想让我不高兴。”

    苏沫被他的大嗓门吓得一激灵,连忙好言安抚:“乖,天保,现在没事了,他已经走了。”

    宋天保渐渐平静了些,想了想,又说:“苏秘书,今天安安欺负我,你能不能别告诉我妈妈。”

    苏沫诧异:“为什么?”

    宋天保很沮丧:“妈妈会说安安。”

    苏沫心里也沮丧,心想如果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宋天保接着道:“妈妈知道了,安安以后就不能来我家了,也不能陪我唱歌了。”

    苏沫心里不是滋味,小心问了句:“你不怪他吗?”

    宋天保没回答。

    苏沫想了很久,才道:“他……王居安今天做得很不对,但是他说的一些话……却没错。”

    宋天保神色迷茫。

    苏沫叹了口气:“天保,你以后要学会照顾自己。”

    苏沫半道停车,找了家花店搬了几盆花放进后备箱,又拿出湿纸巾让宋天保把脸擦净。

    两人回到宋家大宅,王亚男果然已经到了,正心急火燎让人四处找儿子,看见他俩,对苏沫厉声喝斥:“就知道带着他瞎跑,手机也没拿,做事没脑子。”

    宋天保急道:“不是不是。”

    苏沫把花搬出来,说:“天保一定要出去买花。”

    王亚男不信:“怎么没和家里的阿姨打招呼,保镖也不带?”

    苏沫说:“当时阿姨和保镖都在里面吃饭,天保又一定要出去,拦也拦不住,我说再等等,他一生气就自己往外跑,力气又大,我拽不住,又担心他跑不见,就赶紧开车跟着。”

    宋天保扯着苏沫的衣角可怜巴巴地站在那里,一脸信赖,王亚男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些,对儿子道:“你想买什么让人送过来,要不就让他们出去买,以后别这样任性,外面坏人很多,那些人心思都很坏,会骗你欺负你。”

    宋天保咧一咧嘴,想哭,却又忍住。

    王亚男安慰他:“幸好小苏在,她反应快。”

    苏沫脸上发热,不敢多话,直到宋天保洗漱睡了,才打定主意,去敲王亚男书房的门。

    王亚男正在里头给人打电话,声音很大,气急败坏,她搁下电话后歇了会儿,才说:“进来,”抬头瞧见是苏沫,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苏沫手上捏着辞职信,说:“王工,我有点事想和您说,不知道您现在方不方便?”

    王亚男道:“你说吧。”

    苏沫正要开口,桌上电话又响,王亚男随手接起,皱着眉听里面的人说了几句,神情十分疲倦,而后又诧异开口:“是他?怎么会是他?”又道,“就算是被人利用,也是饭桶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从明天开始,我不想见到这个人。”

    她“啪”地一声摔上电话,兀自伤神。

    苏沫只好说:“要不您先休息,我的事明天再说。”

    王亚男像是没听见。

    苏沫转身出去,拉开房门的当口,却被女老板叫住。王亚男看着她若有所思,最后打定主意才开口,“这样,过两天你还是回公司上班,明后天我让人找新保姆过来,你稍微交接下……对了,你刚才找我有什么事?”

    作者有话要说:2013.3.6本章更完,谢谢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