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61第60章

    ·

    赵祥庆二话不说,迅速拐弯。

    到了会所楼下,欲言又止,一路早已思绪乱飞,终于含糊道:“头儿,这都半个多小时了。”言下之意,要是机能还不错,事情能办完两轮。

    车停,王居安却在后座没动,只说:“你上去。”

    老赵心下怔愕,暗想这叫什么事,要是真撞见什么,岂不两头不是人?不得以,劝:“头儿,求人办事,得罪人不太好。”

    王居安说:“所以才让你上去。”

    赵祥庆度他神色,知道拗不过,无奈只能暗骂两声,下了车。

    进门,搭电梯,心里打鼓,终于摸去套间门口,侧耳细听,没听见什么蹊跷响动,松了半口气,又伸两根指头去点那门,竟发现房门虚掩,才歇下的半口气重又提上来,手一抖,没掌控好力道,那门就被他推开了。

    一时额上冒汗,眼前逐渐敞亮,他立马抬手,在门板上不管不顾敲了两下。

    再张眼,左右一瞧,对上屋里人的视线,眼见那一男一女正边喝酒边说着话,心放下一半,又见女方衣衫还算齐整,一头乌黑发丝分毫未乱,那脸白里带红却也并非醺醺然,赵祥庆彻底笑逐颜开,伸手抹汗:“小苏,太好了……你,还在呀。”

    他扬一扬手机:“你爸妈打电话到处找你,打到公司你没在,又打给从经理,从经理找到我这儿了,老人家急得不行,说你们家孩子病了……啊?你手机是不是没电了,怎么打不通呢?”

    苏沫也是一惊,赶紧接过电话去听,那边哪有人声。

    她松一口气,却仍走到门口对着手机说了几句,随后掏出自己的电话瞧:“真没电了,”末了面带难色看向尚淳,“尚总,真不好意思,我家里临时有事,您看……我们是不是改天再聊?”

    尚淳看着他俩,一直没做声,这会儿想了想,一抬下颌:“你去吧,”等人走到门口,忽又喊,“赵祥庆。”

    两人一起回头,尚淳笑:“送出来了又收回去,王居安这小子的气度不如以前。”

    赵祥庆又伤一回神,脸上赔笑:“尚总,不能呀,也不敢呀,事赶事,事有凑巧嘛。”

    尚淳只笑,不言语。

    出了这门,老赵一路默不作声,却侧头瞧了她一眼,瞧得苏沫平白添了些负罪感,等电梯门关,听他轻吁一口气。

    才到大厅,就望见外面停的车,和车里的人影,苏沫脚下微顿。

    赵祥庆抢先一步,去开左后方的车门,她当没看见,坐到副驾。

    车行大路,这回换做三人全不说话,赵祥庆寻思要不放点音乐,却瞧见苏沫又拿出手机讲电话。

    她压抑了一整晚,情绪复杂,想起赵祥庆才说的事心里不安,于是打电话回家,听见那端语气如常,这才舒坦了点,谁知清泉还没睡着,吵着要妈妈向往常那样,在电话里唱儿歌说故事。

    苏沫听出孩子精神很好,心里更放松一些,却想旁边供着两罗汉,气氛十足尴尬,如何又说又唱,心下有歉意,只能柔声哄她早睡,又说自己才下班,累了。

    清泉情绪好,小嘴很甜:“妈妈乖,早点睡觉,我会想你。”

    苏沫心里一暖,忙捂着话筒小声道:“妈妈也想你。”

    两人又磨叽一回才收线。

    车里再无人声,赵祥庆无论如何忍受不住,打开收音机,听交通路况,夜已深,路况很好,鲜有堵塞,主持人无话可说,一时情歌盈耳:

    除非是你的温柔,不做别的追求,除非是你跟我走,没有别的等候,我的爱不再沉默,听见你呼唤我,我的心起起落落,像在跳动的火,我的黑夜比白天多,不要太早离开我,世界已经太寂寞。

    赵祥庆挺喜欢这种老歌,从里到外浸透着年轻那会儿浑身涌动的荷尔蒙气息,尤其在深夜里回味无穷,让人心里发骚身上发痒。

    听听老歌,养条老狗,陪伴老妻,安安稳稳下半辈子,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却见一旁的女人说了句什么,没听清,调小音乐,才知她报了自家地址并客气道谢。赵祥庆忙说:“不谢。”没多久把人送到,她只和自己道别,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祥庆听着音乐,不急发车,心里开始默数。

    王居安仍然一言不发,忽然推门,跨出去。

    赵祥庆歇一口气,胳膊随意搭上方向盘,并不刻意地往外瞧。次次押中,难免小得意。

    夜里安静得很,王居安说:“给我站着。”

    苏沫停下,也不转身,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忽然就有些着急,脑瓜子转不停,努力思索各种对策,竟比先前应付尚淳还紧张。

    到了跟前,王居安见她低着头,耳根晕红,眼珠子乱转,越发气不顺道:“你别再给我惹事了。”

    苏沫想好的应对全不作数,慌里慌张回了句:“你才惹事。”

    他沉默少许,转移话题:“一身酒气,哪里像个女人。”

    苏沫答:“今天喝多了点,我想上去休息。”

    他不搭话。

    苏沫不自觉地伸手去捂胃部。

    “胃疼?”

    “嗯。”

    “疼死你。”

    “……”

    “拼酒能解决问题?”

    她想一想:“我听过有人喝完半斤白干,签下几百万的单子,还有人喝掉两打啤酒,当场敲定生意,在南瞻这里,没什么不可能。今天是求人帮忙,我……你,你实在没必要这样。”

    王居安没说话。

    到了这一步,她懒得再装傻,小声说:“有些事讲究两厢情愿,那里是安盛的地方,我是老总的助理,不像以前……如果我不愿意,他不能把我怎样。再说……我亲眼见过他女人是怎么死的,他该是看到我就嫌膈应吧。”

    王居安瞧着她。

    她硬起头皮,话音更小:“尚淳什么都知道,今天这事砸你手上,你怎么向她交代呢?”

    他仍不答,忽然低头封住她的唇。

    四周万家灯火,身后车水马龙,大庭广众,忽地被人掌住后脑勺,揽腰按向怀里,苏沫吓得抬手去打,手指触及他硬梆梆的胸膛,拂过心跳,那里竟热烈之极,她吃了一惊,慌忙收回手,脑子里又开始乱转,一时想怎么办有人看着呢,一时想这人发什么疯力气这样大,忽地又想:他上次咬过我,谁让他咬我呢,我……

    一气之下,也张嘴咬住他。

    王居安吃痛,果然收敛了,却仍不放。

    两人唇间气息混乱、纠结、等待。

    她又加了些力道,不见效,再使劲,没用处,未见血腥,有人却已心软,只稍微犹豫,便被人抵开齿关深吻,呼吸交叠,唇舌痴缠,比先时更孟浪。

    赵祥庆在车里听歌,手指和着节奏轻敲方向盘,跟着小声哼道:“你给我小雨点滋润我心窝,我给你小微风吹开你花朵,爱情里小花朵属于你和我,我们俩的爱情就像热情的沙漠……”

    他自觉唱功不俗,正陶醉,忽然手机震动,摸出来接了,那边人问:“喂,在哪里?怎么还在外头?”

    赵祥庆本想答我在你家楼下,末了却说:“陪老板办事呢。”

    那边说:“办什么事啊?都这么晚了。”

    “还不是汽车项目投标的事。”

    “怎么样了?”

    “难办啊,越来越麻烦。”

    “怎么了?”

    “有人坏事呗?”

    “谁啊?”

    “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赵祥庆伸了个懒腰:“年轻啊,还是年轻,”他继续哼歌。

    那边大笑:“赵祥庆,你做什么呢?”

    “唱歌给你听,好听吗?喜欢吗?唱的就是我俩现在这样。”

    “滚你妈的蛋,一边去……”

    “这可是我的心里话。”

    “滚。”

    “太阳见了你,也会躲着你,它也会怕你这把爱情的火啊。”

    他长叹,又听后座上的手机也响,忙伸手捞过来瞧。

    躯体密实贴合,苏沫正被人亲得浑身燥热,忽又被他执起手,与那抵住她的一处硬物稍作接触,苏沫脑子里轰的一炸,脸更红,慌忙丢开去。

    王居安低低一笑,终是放过她,两人面对面站着,都有些气喘。

    苏沫想走,脚像生了根一样,拔不动。

    他眼里有笑意,瞧着她:“斩钉截铁地,说什么别再骚扰你,你对我没感觉么?”

    苏沫撇开眼。

    他又上前:“你对我真的没感觉?”

    她不作声。

    过了很久,只听得见呼吸声响。

    他淡淡开口:“我对你很有感觉。”

    她哪敢有回应,一时间不止胃疼,头也疼起来。

    身后,那车轻轻响一声喇叭,王居安回头瞧了眼,赵祥庆拿出手机示意。

    他又看了她一会儿,才说:“你先上去。”

    苏沫如释重负,“嗯”一声转身便走,等进了楼道,听见车子发动后马达声响,顿时软了身子骨,只靠在墙边不想动弹。

    赵祥庆边开车边说:“好像是王工打来的。”

    王居安打开电话一瞧,果然是,再响,仍不接,扔去一边,坐在那儿用手往后一捋短发,想了会儿道:“你明天,帮我联系孔书记的秘书,约个时间,尽快见一面。”

    赵祥庆应了。

    手机又响,不依不饶,无法,拿过来看了,陌生号码。

    鬼使神差地接了,却是王翦。

    王翦试探:“爸,你在做什么呢?”

    王居安心里意外,心说这家伙只要离了家,就难得主动打电话回来,一时顾不上深想,只答:“没做什么,你又在做什么?”

    王翦怪笑:“我在给你打电话啊,怎样,没打扰你做坏事吧?”

    王居安皱眉:“有屁快放。”

    王翦说:“我一会儿去上课,上课要关手机,你别找不着我又生气。”

    王居安说:“你还在家?你这是什么怪电话号码?”

    王翦说:“我用网络电话打的,省钱。”

    王居安笑起来:“你还知道省钱?”

    王翦说:“你看,我就是怕你担心才提前打给你,还不是被你骂。”

    “我说什么就是骂你了,”王居安缓和语气,“去吧,用点功,好好学。”

    “知道知道。”

    “注意身体,想吃中餐让阿姨给你做,别总吃薯条炸鸡。”

    “好好好。”

    “没事出去跑几圈,别老打游戏。”

    “是的是的。”

    旁边有人喊他,王翦忙捂住话筒,赶紧收线,三步两步窜过去问:“她来了吗?”

    “说了半天,她不来。也难怪,人家一进大学就很多人追。”

    “她是不是又看上谁了?”

    “谁知道,也许吧。”

    王翦失魂落魄跌回沙发里,同伴一拍他的肩:“算了,那个绿茶婊,别想了,我给你介绍个带劲的,两点钟方向。”

    王翦推他一把:“你他妈才婊,”又道,“什么样的我都没兴趣。”

    同伴把着他的脑袋狠狠转过去瞧。

    灯光闪烁,王翦眯眼瞧了半天才看清楚,心想他妈的确实够辣。

    作者有话要说:2013.4.23本章更完,谢谢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