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68第67章

    王居安接到加拿大来电。

    临时监护人询问王翦的情况,听后安慰:“青春期就是场灾难。我一个朋友的儿子,冬天一定要穿运动短裤才肯出门,否则就不去学校。你也知道,加拿大的冬天有多冷,一家人为这事吵了好多年,诶,过了十八就正常了……还有个同事的女儿,读高年级开始谈恋爱,没毕业就生下孩子,一家人跟着操心,后来忽然开窍,诶,现在人家是牙医……”

    王居安暗自叹气。

    下班前项目组开会,他心情不好,面色不愉,虽未训斥任何人,但话里话外对现在的工作进度不满意,认为组里无需把人力和时间耗费在企业的技术辅导方面,应该迅速投入下一个项目的推广。

    有人认为不妥,那人正是才进公司的韩助理。韩助理说,这种汽车技术的应用关乎产品的安全性能,技术辅导做得过硬,也是对终端客户的安全负责。

    王居安却问:“你知道国人办事的特点是什么?”

    韩工答:“勤奋善良。”

    王居安道:“几千年前是这样。现代人的特点是急功近利。就说这次技术辅导,厂方才开始学习怎么使用第一个内核产品,就计划在三个月后投入生产,他们根本不在乎产品的安全性、耐用性,反正他们的客户关心的也不是质量问题,而是数量,首先问的就是上量了没有,产量上不去,不考虑。你们又何必把时间浪费在别人根本不重视的地方,国情如此,我们要做的就是减少无用功,顺应大潮流。”

    会散下班,韩工要请苏沫吃饭,说:“在外面请客显得太客套敷衍,我太太已经买好食材在家里准备了。”

    先前苏沫已婉拒过,这回见他诚挚相邀,不好再推。

    两人一同下楼,韩工对苏沫尴尬笑道:“难怪现在很多公司都不愿聘请海归,海归需要大量时间了解情况适应国情,除了学历优势,我们在其他方面根本比不上土鳖,”他自知有些激动说出得罪人的话,忙说,“抱歉,我没有其他意思。”

    苏沫笑一笑:“我相信你现在关心的问题也是国内企业发展的目标,他们只是还需要时间改进。”

    韩工很有绅士风度,说地下停车场空气很差,他请苏沫在门外等候,自己到底层帮忙取车。

    苏沫走出大门,就见王居安的车停在外面,车里没人,司机老张站在旁边闷头抽烟。她和人打招呼,笑说:“张师傅,您烟瘾又犯了?”

    老张一见是她,摇头道:“你不知道,我现在急得不行,”又见左右无人,走近些说,“老板的儿子好几天没落家,老板也着急,又不肯出去找。爷俩都是倔脾气,说起话来火星子直冒,谁都不服软,小家伙才十八,正是倔头杵脑的年纪,急死人。”

    苏沫听得心里一跳。

    随后到韩工家里,韩工系上围裙亲自掌勺,他夫人陪苏沫说话,旁边两个孩子嬉戏玩乐,灯光柔和,菜香四溢,一派温馨愉悦。

    苏沫多时不曾感受这样的家庭氛围,不由心生羡慕。

    韩工的夫人年长几岁,欣赏她温柔稳重,又见她单身,忍不住询问情况。苏沫略微说了,他夫人笑道:“有机会带你女儿过来玩,三个孩子更热闹,”又讲,“我们同学里大把单身男士,以前忙着奔事业,现在安定下来都着急讨个好老婆,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帮忙列一个名单出来。”

    说完二人都笑,气氛融洽。

    苏沫却始终放不下,回家后思来想去,打电话给钟声,问她这几天如何,又问王翦有没有再来骚扰。

    钟声答:“没有,”顿一顿又说,“他不会再来找我。他在外面跟人同居了。”

    苏沫惊讶:“你怎么知道?”

    钟声语气平淡:“冯瑜特地给我打电话炫耀,说自己傍上了安盛的小开。”

    “冯瑜是谁?”

    “就是我那个初中同学。”

    苏沫想起来:“声声,你还在和这些人接触。”

    “她知道了我的电话,主动打给我,”钟声停一会,语气不屑,“我才不会和她联系,我没那么傻,她溜冰的。”

    “什么溜冰?”

    钟声有些不耐烦:“就是吸冰毒。”

    苏沫心里咯噔一声,犹豫半晌:“你……知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钟声反问:“姐,你这样关心别人的事做什么?”

    苏沫被她问住,想起那男孩以往聪明活泼惹人喜爱的模样,说:“上次你被人欺负,他为你和人打架,其他不说,他至少真心喜欢过你。”

    钟声沉默一会,才道:“以前王翦让我去一家酒吧我没理他,好像他们那伙人经常去。”

    苏沫拿着手机,在屋里来回踱步,本想打给老张,最后仍是给那人拨过去,电话响很久,以至于她怀疑是否扰人好事,正要挂断,那边却接了,王居安嗓音黯哑,像是喝了点酒,又听见麻将推送哗啦作响。

    她一时头疼,心说还不如知会老张。

    王居安没等她说完,打断:“我儿子的事,你们家脱不了关系,他要是少一根汗毛,我跟你们家那些亲戚没完。”

    苏沫气道:“我好心提醒你,你倒赖我们头上,这事和我表妹一点关系也没有。”

    王居安嗤笑:“那你还多管闲事?”

    苏沫稳住,不和他吵:“你以前说帮过我我却不觉得,我今天这样做,只想还你个人情。”

    他不说话,苏沫只听见电话线那端隐隐的呼吸声,接着道:“我表妹说,你儿子以前经常去一家酒吧,要不你去那里找找?”

    王居安这才开口:“他又没钱,能去什么酒吧。”

    苏沫道:“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她还说,你儿子现在交往的女孩叫冯瑜,她好像还吸毒……”

    王居安听得一惊,立时酒醒大半,挂掉电话,起身出门。

    坐回车里,拨打王翦的电话,仍被拒听,心乱如麻地呆坐半天,理清头绪,翻出那张银行卡消费清单来瞧,找出儿子惯常消费的夜店地址。

    老张瞧他这模样不敢多问,只将车开得飞快。

    一路飙过去,王居安进门后四处瞧了一圈,没见着人,抓了几个小青年问姓冯的丫头住哪里。

    谁想那女孩艳名远播,知道的人不少,有些人一脸暧昧地瞧着他。

    那姑娘正和王翦在家里闹别扭。

    王翦初尝性事,血气方刚,连日来索求无度,完事后却蒙头大睡,半句话也不愿和她多讲。姑娘气不过,偷拿他的手机翻出钟声的电话号码,给人打过去宣示主权。

    王翦知道后,大发一通脾气,便要走。

    冯瑜更急了,哭道:“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只有钟声那样的才能入你的眼,你怎么做我都能容忍,就是受不了你和我上床心里还想着她。”

    她梨花带雨,哭得悲切,王翦渐渐心软,暗想,钟声对我冷漠无情,就像我对她一般。

    一时感同身受,他不觉抬手摸摸女孩的脑袋,叹息:“算了,以前的事谁也别提。”

    冯瑜方止住哭,偎进他怀里,两个年轻人搂搂抱抱,立时催动兴致,就要开拔。

    敲门声咚咚响起,外面的人大喊:“王翦,你给我出来。”

    王翦吓得一激灵,随即冷静下来,对冯瑜说:“是我爸。”

    冯瑜慌忙整好衣服,去开了门。

    王居安瞧见这一男一女,满屋子乱七八糟的景象,和着一股污浊气味,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也没了脾气,只站在门口问儿子:“王翦,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王翦不言语。

    王居安说:“跟我回家。”

    王翦说:“我不,我在这里很好,比在家里要好,在家里,在加拿大,只有我一个人。”

    王居安叹气,看了眼冯瑜,对儿子道:“你跟我回家。”

    王翦不做声。

    王居安指着冯瑜:“她吸毒的。我再问一遍,你跟不跟我回去?”

    王翦愕然,又见姑娘脸色惨白,再瞧向他爸,犹豫后,仍是字字清晰道:“我不回。”

    王居安再不多言,转身下楼。

    冯瑜抱着王翦哭道:“我以前试过那东西,现在没有了,你相信我,我们这些天一直在一起,你几时见我碰过那些呢……”

    王翦充耳不闻,关上门,跌回沙发里沉默。

    老张见王居安下来,却没瞧见王翦,急问:“老板,小家伙不在上面?”

    王居安摆一摆手,只说:“回家吧。”

    老张心里没底,见他脸色颓败又不敢多问,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慢慢开车。

    电话却响,王居安拿起来接了,淡淡“喂”了一声,那边人说:“我才听到一些风声,证监会打算彻查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他一言不发,挂断电话。

    老张往前开了几步,终是在路边停了车,忍不住劝:“老板,这外面什么人什么事都有,太危险了,不管怎样,先把孩子带回家再说。”

    王居安置若罔闻,他将胳膊肘支在窗沿上,手指按住太阳穴,过了很久,低声道:“老张叔,我很累,很累。”

    老张沉默,心里跟着难受。

    等把人送回家后,他又跑来一趟,找着了王翦,小家伙发起倔来,连门也不给开。

    他想起个人,顾不得时间太晚,给那人打电话:“苏小姐,请你明天一定要劝劝王总。”

    苏沫听得一愣:“怎么了?”

    老张直接道:“王翦那孩子人是找着了,但是父子俩又闹崩,一个有家不愿回,另一个干脆丢手不管。小家伙是我看着长大,万一有什么事……”

    言语间甚是劳心费神,苏沫犹豫:“我劝他,未必能起作用,说不定还会惹恼他。”

    “你今天和他一说,他就出来找。你说的,他多半会听,”老张叹息,“不管怎样先试试,算我求你。”

    夜里,苏沫躺床上回想今年春天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到她家乡做项目,后来又去找那老和尚算命的事,原本难信两三分,现在却越发不安。

    第二天上班,她去休息室煮咖啡,这几天,很少遇着那人。

    她想了想,回头取了份报告,亲自递交总经理办公室。

    王居安正坐在大班椅上批阅文件,见她进来,只略抬一下眼皮,也没兴致发问。

    苏沫关上门,搁下文件,问:“昨天找到孩子了吗?”

    王居安神色疲倦,头也不抬:“这是我的家事。”

    苏沫顿一顿:“我女儿在江北跟着我父母,我一年多没见她,她就不愿认我,不喊妈妈,也不和我说话,因为每天陪她吃饭睡觉做游戏的人不是我,后来磨合了好些天,她才愿意接近我。”

    “为人父母的,有没有把时间和耐心花在孩子身上,还是花在其他地方,平时都能看出来,孩子和家长不亲近,叛逆不听话,我们作家长的应该先找找自己的原因。”

    王居安抬头看她:“王翦已经大了,他有自己的想法,和你的情况不一样。”

    苏沫想了想,仍是轻言细语:“昨天张师傅打电话给我,让我劝劝你,他认为你儿子现在的处境不太好,他希望你能适当宽容些,对孩子耐心些。”

    王居安突然扔下文件,神情冷酷:“他已成年,愿意怎样就怎样,不回家也好,堕落也好,死在外头没人管也好,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养了他十八年,不能养他一辈子。”

    苏沫等他说完,问:“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去江北,请老和尚算命的事?”

    他懒得答话。

    “他最后给你批了四个字,没敢告诉你。”

    王居安轻笑着一摇头,不屑搭理。

    “是关于王翦的。”

    他这才抬眼,问了句,“他说什么?”

    苏沫极为犹豫,不知该不该开口。

    他又问:“到底说了什么?”

    “他说,他说,”苏沫感到紧张,闭一闭眼,豁出去,小声道,“说你无子送终。”

    王居安惊愕地望着她,随即怒斥:“胡说八道。”

    作者有话要说:2013.5.9谢谢阅读。明天有事,周六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