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72第71章

    苏沫抬眼,看见他眼神流露热切,却又极其冷静地瞧着自己,不觉反问:“可以不说这些吗?”

    他仿佛没听见:“她一定和你说过什么,就像遗言。”

    她暗自深深叹息,过了一会,才道:“她说了很多,人终究是感情动物,永远逃不脱感情二字。后来回想,她说得每一句都有暗示,都像遗言,只是我当时疏忽,放任一切机会的流逝,所以……”她停下,不再继续。

    王居安的视线垂落,他不说话,仰头靠在墙壁上,良久。

    她可以看出他双颊紧绷,似乎紧咬着牙根,这使他的侧脸在夜色里犹如冷硬的雕塑,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赋予了一丝生命的迹象。

    苏沫自觉说错话,静默等待。

    他忽然用手撑起自己,站起身,绕过她,进了屋。

    她如鲠在喉,眼见他进了书房,合上门。苏沫站了一会,按熄客厅大灯,那扇门后也无一丝光亮。

    苏沫上楼,进了卧室,想了一会,打开衣橱,里间有一个上锁的抽屉,打开了,拿出莫蔚清的那封信,从头到尾又瞧一遍,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她把那页信纸翻过去瞧,瞧不出名堂,最后物归原位。

    她略微寻思,给钟声打了个电话。

    小姑娘在那边有些惊讶,问:“姐,这么晚?”

    苏沫关上卧室门,才道:“你睡了?”

    “还没,刚从图书馆回来。”

    苏沫深呼吸,末了终是说:“你知道吗,王翦,他……”

    “我听人说过,他出事了。”

    苏沫心里一紧,试探:“太突然了,都没想到。”

    钟声“嗯”一声,在那端沉默。

    苏沫忍不住提醒:“声声?”

    “不值得,”钟声开口,“我遇到的事情不比他少,但是我绝对不会像他一样自暴自弃,他太弱。”

    “人无完人,”她姐忍不住打断,“至情至性的人往往更容易被感情问题困扰,人都走了,别再这样评价他。”

    “姐,你想听我说什么呢?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夫?”

    “算了,你早些休息,”苏沫撂了电话。

    靠坐床头,楼下再无动静,她却很久没睡着。

    这段时日,公司里同事跳槽的消息不断传来。

    隔几天上班,又有同事过来低调告别,仍是安盛的老规矩,私人名义从面包房定制各样点心,配上茶水咖啡,请一些走得近的同事去休息室喝下午茶。

    老员工们围在一起,悄声议论今年的年终奖拖到年后才会发放的消息,也有人消极预测,这回的数额比以往会少许多。

    付丽莉端着咖啡杯,低声戏谑:“以往难得热闹一次,走的又是实习生和退休的,大家有说有笑,趁机吃饱喝足,现在呢,个个都麻木了,上面的脸色不好看,下面的也不敢闹得太过,明明找到更好的去处,心里乐开花,偏又像灰溜溜地被炒了一样。”

    苏沫也听得一笑。

    付丽莉忽然道:“苏总啊,你这架子端得十足。”

    苏沫笑问:“付姐,我怎么了?”

    付丽莉说:“那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问你几次,也没个回音,人家还等着,要不就今天下午去见上一面?”

    她这才想起来,“公司都这样了,我哪有心情考虑个人问题啊。”

    “哎哟,”付主任用胳膊肘轻轻搡她一下,“你这忧国忧民的,说得自己像多大的领导一样。”

    苏沫笑道:“我是着急万一自己失业,对方抱怨,你不好做。”

    付丽莉这才笑起来:“咸吃萝卜淡操心,王工那样器重你,就算我们这些人都被赶走了,她也会把你拎到跟前放着。再说安盛家大业大,一时半会也完不了。”

    苏沫没做声。

    付主任一锤定音:“我看就今天吧,我一会给对方打电话,约个地方吃饭。”

    她热心快肠地鼓动了数次,苏沫不好再推。

    两人下班一起走,外面又在飘雨,苏沫取了车,慢慢开出大门,路边车上下来一人,冲她招手。苏沫认识他,赶紧刹车,那人过来对苏沫道:“苏小姐,你下来看看。”

    苏沫疑惑:“怎么了?”

    那人往旁边一指:“他在这里等了一下午,不肯回去。”

    宋天保蹲在花坛边上,缩着身子,抱着一把伞,那伞撑开一半,他湿了半边身子。

    保镖说:“你劝劝他,董事长说了要出差,这两晚没回家,他就跑来找,像个小孩一样,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下班前,苏沫才和王亚男通过电话,却不曾听她提出差的事,王亚男这几天很少来公司,都以为她在家里休息。苏沫不说破,赶紧过去帮人把伞撑开了,说:“天保,下雨呢,你怎么不上楼等呢?”

    宋天保很固执,先不看人,也不答话,仍把伞缩回一半撑着,抬眼望过来,想了半天,才道:“苏,秘书,你在这里?”

    苏沫点头,又问一遍:“天保,怎么不去公司里等着呢?”

    天保说:“我妈妈不让我去找她。”

    苏沫扶他起来,“是了,你妈妈在工作,你去打扰她不太好。”

    “不是,她不想让我看见别人,也不像让别人看见我。”

    苏沫顿一顿,“回去吧,她晚上就到家了。”

    “真的?”他不信。

    “嗯,她给我打过电话。”

    宋天保松一口气,起身跟她走,“秘书,要是你陪我回,我就回。”

    “好,”苏沫看一眼车里的付丽莉,只得先过去跟人解释。付丽莉问是谁,她不好多讲,推说有急事,改天再约,又请人把车开回去。

    说话的当口,宋天保坐在车里仔细打量她,表情比先时高兴很多。

    苏沫坐去他旁边,宋天保又委屈道:“秘书,你很久没来看我。”

    她认真道:“天保,我们先说好,等一会把你送到家我就走,因为现在有其他保姆照顾你。”

    宋天保没吭气,过了一会慢慢开口:“秘书,蚯蚓越来越少,天冷,它们全躲起来,有时候,我去门口找,我想,你会不会从外面进来呢?我猜了很多次,你一次也不来。”

    他侧脸看过来,她却不敢回视,只说:“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做。”

    宋天保又道:“安安也不来,我一个人唱歌,不好玩。”

    苏沫这才看向他,想起什么,她摸摸自己的后脑勺,问:“天保,这里还疼吗?”

    宋天保难解其意,也有样学样地摸自己后脑勺,摇头:“不疼啊。”

    苏沫叹惜。

    把人送到,她回家,路上顺便去超市补给蔬果蛋奶,想着男人都爱吃肉,又让人划了几块带肉丰厚的新鲜牛胫骨,备作汤料。

    今天回得晚些,也忘了给人打电话,只赶着进门做饭,购物袋里塞得满满当当,边走边歇,脑海里忽然有些麻木,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

    自王居安病愈,又除去他醉酒那晚,两人说的话十根指头能数过来。

    开了门,视线穿过客厅,看向厨房一角,连日来他足不出户,这会儿却在炉子前忙碌,走近一看,想是饿了,又不见她回,只好煮上一锅云吞面,里面除了豁了黄的鸡蛋,什么也没有。

    苏沫放下购物袋道:“我来吧。”

    王居安不理,直接端锅下炉子,热锅底大喇喇搁在木纹餐桌上,随意吩咐,“盛起来,可以吃”。干净素朴的碎花围腰被他扯过去擦手,完事后揉成一团扔水槽里。

    苏沫拿出碗筷汤勺,先盛给他,他不说话,低头吃面。

    她给自己添了一小碗,只尝一口,就难以下咽。

    王居安吃了大半,抬头看她一眼,“不好吃?”

    苏沫委婉说:“还好,我不太饿。”又吃两小口,搁下筷子。

    王居安吃完,几乎将锅里剩下的全扒拉进她碗里,“不难吃就别剩着。”

    苏沫转移话题:“我今天碰见宋天保了,他去了公司。”

    他果然停下动作,问:“他去公司做什么?王亚男在不在?”

    见他警觉,她更不敢多讲,只说:“我也不清楚,可能只是一时好奇,跑去看看。”

    王居安没多问,刷了牙,却又去阳台抽烟,不再搭理她,偶尔接到电话,和人谈事,言语一如往常。

    苏沫吃不下那些云吞面,悄悄倒掉,心说这人真是矛盾。

    晚间,他在浴室里冲凉,苏沫不知道,那门虚掩,也听不见水声,她进去拿熨衣板,见他打着赤膊站在镜子跟前,双手撑着盥洗台,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发梢湿哒哒落着水珠,胡子刮了一半,下巴颏上沾着一点剃须膏。

    她正要道歉,他回神,却恼怒,像被人闯入私人领地,说:“出去!”

    苏沫反应慢半拍,仍是道歉,一边替他熨衣,一边越发想不明白,压抑着的情绪忽然蹿上来,等他出来,忍不住开口问:“你是不是一看见我就觉得很难受,很讨厌。”

    王居安站定,侧过脸来瞧她一眼,说:“是。”

    “你在这里住了快一个月,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继续待下去?”她迫使自己平静,“你何必这样折磨自己,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他不说话,看见被她扯皱的衬衣,才道:“烫齐整些,挂起来,我过几天要穿。”

    随后进书房,再不出来。

    这两天,业内又传,王亚男的保顺科技将被某同行企业收购,一时又引得记者登门,王亚男拒不露面,保顺科技的总裁却接受采访,表示这属于集团层面的运作,具体情况他不便多说。没几天,集团方出面,谴责报道与事实不符,并进一步否认集团控制人资金吃紧的传闻。

    众说纷纭,反而使前段时间的猜测愈演愈烈,王亚男一到公司,就又有股东找上门来,不得已,再次召开临时会议。

    苏沫等人留在外间,不能下班,随时等候上面的决议下来,拟成正式文档,发放相关人员处,四下里极其安静,即使疑问重重,也无人敢于议论。

    不多时,电梯间那边过来一拨人,王居安为首。

    他多时不来公司,底下的人见到无不讶异,他却衣冠楚楚,大步流星,神色里不见失独之后的悲痛和颓废,众人回神,纷纷带出些悲痛之色同他问好,他却像往常一样微微颔首,无比自如。

    若非两鬓的白发,仿佛那桩惨事只是个谣言。

    他一路走过来,苏沫的视线便不由自主地追随他,直到跟前,他才可有可无地瞧了她一眼。

    不必细瞧,她也知道,他身上所穿的西服、衬衣甚至领带都是那天她帮忙打理的,尽管如此,她仍和其他人一样感到吃惊。

    王居安旁若无人地推开会议室的门,两扇门大敞,他毫不避讳,直接道:“我要和董事长单独说话。”

    王亚男上下打量他,请其余人先回,偌大的椭圆形会议桌旁只剩下两人。

    门关上,王亚男率先开口:“你跑哪里去了?找了几个住处都没见你,也不来公司,没有出差,也绝不可能处境,别说我们了,就算狗仔队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你。这段时间,你到底躲哪里去了?”

    王居安说:“您侄儿我悲痛欲绝,当然要找个地方疗伤。”

    王亚男道:“你是疗伤去了,还是在悄悄拨你的小算盘?”

    王居安把文件夹扔桌上道:“言归正传,我知道您现在正是焦头烂额,我这边呢,有个好消息,只要再签个合同,就能控制沧南证券总股本的百分之四十八点二,也就是获得控股权了,到时候我会向证监会递交审批。”

    王亚男一言不发。

    王居安摊手:“您至少应该摆出一点高兴的样子吧。”

    王亚男摇头:“儿子都没了,你还不忘算计。”

    他脸色微顿,却道:“您说得对,也只有这种时候,你们才不会防着我,这么好的机会,我不想错过。”

    王亚男冷哼:“心肠够硬,你哪里还像个人呢?”

    王居安没理,继续道:“然后,证监会一定走程序,何况安盛正在风头上,他们肯定想彻查收购资金的来源,收购协议上面有我爸和您作为保顺投资的法人签名,我爸早就不在了,安盛电子这几年又很干净,所以他们会把调查重点慢慢转移到保顺投资那一块,至于保顺投资的名声好不好,您最清楚。”

    王亚男盯着他,没答话。

    王居安一笑,喝了口茶水:“以前保顺投资收购英华生物科技,也就是现在的保顺科技,当时市里管轻工业这一块的正好是您以前的同窗,姓刘。”

    他用指关节轻叩文件夹,王亚男想翻开来看,他没让,继续不慌不忙道:“那人很贪财,知道您有意收购,事先和英华签了合同,再抬高价钱转卖给安盛,您又求胜心切,少不得从公司掏出大几百万去送人,所以这事一来二去就成了。”

    “以单位名义行贿,帮公职人员牟利的,我听说过,有人被判了十多年,这还不算违法收购,”王居安品茶,随意道,“这茶不错,我越喝越喜欢,不比咖啡差。”

    王亚男脸色更加灰败。“你想怎样?”

    侄儿笑:“别紧张,我是来帮您的,我们是一家人,不兴落井下石那一套。现在银行追债,要是又被证监会查出名堂,到时候知会银监局,各个银行发来诉讼,对薄公堂,我怕您会血压飙升扛不住。退一步讲,就算安盛玩完,您进去了,以后天保怎么办?就您这把老身子骨,还能见着儿子吗?”

    王亚男气得发抖,说不出话。

    王居安安慰:“姑姑,其实我这人心善,所以舍己为人,打算卖掉我那几家小公司,帮您填窟窿。”

    王亚男勉强开口:“这话只说了半句,我不信你会平白无故做善事。”

    王居安笑开了,起身走过去,一手撑桌,一手扶住他姑的椅背,俯身道,“又被您说对了,我当然有条件,”他说话很和气,“我要您在安盛的股份,还有我爸过世之前交给您托管的那些股份,总之,我想要您现在的位子!”

    作者有话要说:2013.5.23谢谢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