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73第72章

    姑侄俩在会议室密谈数小时,所为何事,大伙也能猜出个七八分,至于具体内容,外人却一概不知,苏沫却发现,等那侄儿从里面出来,开门关门的瞬间,王亚男的神色似乎暗淡无光。

    这事以后,集团层面再无任何动静,公司运作一切照常,升斗小民们左右不了大方向,回过神来,或忙于找下家,或只惦记眼前一亩三分地,赚钱吃饭,等米下锅,无可厚非。

    王居安在公司里露面的次数变多,逐渐恢复到王翦走前的状态,大家也慢慢习惯,无非换做另一种略带悲悯的眼神偷偷打量他,苏沫心里起了提防,怕人瞧出破绽,好在两人之间已形成默契,彼此错开碰面的机会,分头回家。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众人眼神里的怜悯也淡而无味了,面对这样一位叫人捉摸不透的年轻领导,他们的防备和惧意重新取而代之。

    至少人前,这人冷硬强势,风光无限,无需同情。

    苏沫却见过他偶尔的萎靡,忙碌的时候他晚归,一旦沉静下来又烟酒不离手。

    他拿了她的备用钥匙,却没言语,夜里回来晚了,也从不打招呼,她时常倒掉整盘的菜肴,因为他厌恶在第二天看见头一晚的剩菜。

    隔几日,付丽莉又询问那天来找她的男人是谁,苏沫不多解释,只说绝对没有那层关系,付丽莉听了,立马催她去相亲。

    苏沫再次和一位陌生男士共进晚餐。

    这人和她年纪相仿,外形不错,离异无孩,外企中层,有车有房,事业处在上升期。

    苏沫想起初到南瞻的时候,舅妈也曾给她介绍过相亲对象,那人的模样她还记得,如今不由感慨,她不必再用年轻和美貌,换取对方在财富上的照拂,以及一具濒临衰老气息腐败的躯壳。

    既不想低就,也不敢高攀,付丽莉给她推荐这样一位条件匹配的准男友,使她觉得自己受到尊重。

    苏沫暗嘲自己一如既往的清高。

    两人才打照面,那男人眼前一亮。

    仅凭女性的直觉,她也知道,自己无需费心,也能享受到对方的殷勤。

    他友好善谈,却不够精彩。

    是的,不够精彩。苏沫微笑倾听,低头喝茶,这句评价毫无预兆地蹦进脑海。

    转念又想,事先也没打个电话回去提醒,不知他吃过晚饭没有,这会子是不是又在阳台上没节制地抽烟。

    对方很体贴,问:“苏小姐是不是上班劳累了?”

    她回神:“有一点。”

    对方笑:“我的个人情况,你一句也没问,和其他的女孩不一样。”

    苏沫直言:“付姐已经和我说过一些,而且第一次见面就问人隐私,好像不太礼貌。我们不如聊聊自己的兴趣爱好。”

    他点头:“女士优先。”

    苏沫说:“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

    男人笑。

    “我喜欢烹饪,或者装饰房间,简单一点的攀岩,慢跑,还有看书。”

    对方说:“我也喜欢慢跑。我还喜欢高尔夫,这种运动既健康又休闲。”

    苏沫心说:“高尔夫?也许他喜欢,或许更喜欢抽烟喝酒发脾气?”

    男人又问:“如果你有兴趣,也许我们可以约个时间一起去。”

    苏沫却想:“兴趣?我现在的兴趣不在这里,我这是怎么了?”

    一晚上终于过去,她没让人送,自己开车回家,进了小区,抬头一瞧,阳台上果然有一小撮烟火明灭。楼层不高,他像是才抽完一支,歪头,伸手护住火苗,又点一根。

    他吐出烟雾,垂眼,也瞧见她,随即又漫无目的地望向远处。

    苏沫进了屋,路过阳台时问了句:“吃了饭没?”

    他嘴里叼着烟,“嗯”了一声,又像是低哼。

    “吃的什么?”

    “面条。”

    苏沫犹豫,仍是劝:“少抽些烟吧。”

    他不理睬,过一会转身进来:“你们那一片今天好像不加班。”

    苏沫说:“我今天有事,所以回来晚了点。”

    “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

    他看着她不说话。

    苏沫只好解释:“就是和人出去吃了顿饭。”

    王居安没再问。

    苏沫却说:“还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下。”

    “怎么了?”

    “以前的商务车还好,今天开的车停在楼下有些打眼了,不太像……这个小区的配套设施。”

    “你怕被人发现?”

    “嗯。”

    “换个工作。”

    苏沫一愣:“我没想那么多,以为现在这样只是暂时的,虽然赶上公司情况也不太好,但是王工那边……”

    他打断:“要么换工作,要么少说话。”

    苏沫闭嘴,上楼换衣,又去厨房收拾碗筷。

    桌上电话震动,他拿起来接了,那边人问:“你决定了?”

    “是的。”

    那边人说:“人家是卖了祖业图个轻松享乐,又或者发展自己的产业,你倒好,卖掉自己的心血,扶持祖业。”

    王居安踱回阳台,隔了半天,才道:“我有生之年,绝不想看见安盛的股票代码前面加上ST两个字,我现在孤家寡人,”他停住,低下头,艰难抑制了,继续道,“要是连安盛也垮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以后怎么跟我爸交代。”

    苏沫原是要到阳台上收衣裳,站了一会,又轻轻退开。

    相亲对象的短信发得越来越勤。

    付丽莉也暗示,对方一开始听说她是外地人,还有个孩子在老家养着,不太满意,谁知见了面以后很喜欢,有意加深了解。

    碍于付丽莉的情面,苏沫也不好太快拒绝。

    两人又出去吃了回饭,看了场电影,苏沫仍没找着感觉,也不明白自己在瞎忙活什么,心知南瞻并非久留之地,又何必跟这里的人扯上更深层次的关系。

    男方为人不错,她想跟人说清楚,却又盘算,指不定以后真要换工作,那人恰好在人事岗位上,也许以后真能派上用场。苏沫打算找个好点的地方请人吃个饭,并事先说好由她买单,一来还人情,二来尝试着作为普通朋友结交。

    那人倒觉得她有趣,笑言:“你看起来那样秀气,谁知大女人十足,你这样做太不给我们男人面子”,又想见她,只得答应。

    他的积极热情,使苏沫觉得自己不够厚道。

    她定好地点,男人却借故把约会时间推到周六下午,苏沫明白他的意思,晚上尚有大片空闲,如果感觉不错,还能相邀周日再见。

    苏沫一边搭配衣物,一边想好托辞,听见楼下响动,便知是王居安回来,原以为他有应酬,会出去一整天。

    她衣衫不整,忙去关上卧室房门。

    王居安今天出席了老股东会议,众人已表决同意,免去王亚男在公司的相关职务,并着手草拟股权转让协议。虽未对外宣布,但距他的胜利仅一步之遥,只等在下周的新股东会议上被重新任职。

    一场突如其来的政变使股东们惊心动魄,他却觉得不够刺激。

    等人散了,王居安尝试地坐到会议室的主位上,预期中的兴奋之情并无太多,心中感受和四周一样空旷,他点烟,向后仰靠,双脚搁在桌子上,一时间索然无味。

    驱车离开,回到半山别墅,只停在院门口,看向二楼,那里窗户紧闭。

    他在车里,待了一下午。

    苏沫换好衣衫下楼,王居安转身瞧着她。

    “我晚上不在家吃饭,”她借机通知,“饭菜做好了,在厨房的案台上。”

    他没搭话,却打量她,忽然问:“你穿成这样?”

    苏沫低头看了看,里面的裙子正是上回在江南名品店购得,搭配外面的大衣并无不妥。她解释:“吃饭的地方稍微有些讲究。”

    王居安问:“谁请客?”

    她实话实说:“别人请过我几次,这次我想回请。”

    王居安道:“如果对方是男人,他一定不会让你用钱埋单。”

    苏沫没做声,想起手机还在楼上搁着,返回去拿。

    他跟上来。

    她没在意,伸手取了耳环来戴,一边道:“换洗的衣服都熨好了,在你床头放着。”没看见手机,却听见铃响,赶紧从枕头下摸出来接了。

    对方问要不要来接她。

    苏沫婉拒,说担心路上堵车,可能会迟一些。

    那边人说没关系,多久也愿意等。

    不及搭话,身后却有人地贴上她的背脊。

    苏沫吓一跳,险些叫出声,电话漏音,那边人问:“你怎么了?”

    她不敢闹出动静,尽量躲避,“没事……我,我马上出门……”话音未落,已被人按在床上。

    他用腿抵住她的臀,手从肩头顺着她的胳膊滑下,夺走电话,却不挂机,直接扔到床的另一边,慌乱中她反手去推,被他捉住手,又被顺势剥去外面的大衣。

    电话里那人还在说话,电话外两人近身肉搏,都不出声,裙摆被人掀到腰上,苏沫推他打他全不作数,反倒急出一身汗,她越折腾他越坚硬,只等她力气渐弱,就直接拉开长裤拉链。

    下一刻,苏沫被人钉在了床上。

    大军入城,驻兵招安,喧嚣终将回落。

    都是久旷之身,细微的厮磨足以令人心悸,两人大口喘气,汗水滑落,相互适应,她压抑,他放肆,轻顶慢送。

    电话里那人着急喊:“苏沫,你说话……”

    苏沫躁得满脸通红,使劲探手,又被人拖开,过一会,王居安却拿起电话贴到她耳边。

    她哪里敢出声,只巴巴儿地用眼神求他。

    他俯视,咬住牙关,开始用力顶撞。

    苏沫把脸埋进被褥里,两手紧紧揪住床单,死命咬住红唇,才迫使自己没有叫声连连。

    她越忍,他越狠,电话里那人急切焦虑,喋喋不休。

    苏沫颤抖,不停地想: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也不知过多久,那边方传来挂机信号音,她心理上顿时放松,即刻溃不成军。

    王居安帮她换了姿势,扯开衣领,揉她胸乳,又发动两回攻势,无法再忍,拔刀出鞘,播撒在她小腹上。

    随后倒下,将脸埋在她颈间深深喘息,汗水交融。

    两人抱在一块歇了十来分钟,他嗓音黯哑地开口:“上次去江南投标,看见你穿这裙子,当时就想,要用什么姿势上你。”

    苏沫微微动了动,心跳仍是快。

    回来那天,就连儿子也瞧出来,他说,老王,你心里有鬼。

    就像昨天发生的事。

    他翻身平躺,胳膊挡住眼。

    苏沫伸手过去,尝试着碰触他的脸,他起身,穿好长裤,从口袋里掏出纸烟叼在嘴里,点烟,下楼,进浴室。

    苏沫缩回被子里,累极闭眼,睡不着。

    有人在困顿之时发泄,有人把欢愉当做负罪。

    作者有话要说:2013.5.25谢谢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