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80第79章

    她描了眉,点亮了唇色,撞见他的目光却略低螓首。

    王居安收回视线,伸手替她斟茶:“坐。”

    沸腾的茶香越发熏得人耳热,她面颊微红,衬得脖颈粉白。

    王居安又往壶里添了些热水,浓翠的茶叶顺同水涡划着圈,他拣起茶壶盖,漫不经心地合上,瓷器的微微碰撞在平和的氛围下呈现出一声清脆响动。

    苏沫费劲搜刮着言语,末了只说了句:“路上堵车,来晚了。”

    王居安稍微转动手中茶盏,答得更简短:“不晚。”

    片刻无话,服务员适时叩门,端进几碟菜肴,苏沫有事可做,不觉放松了些,再看桌上,素食居多,与江南家乡的风味相近,又偏清淡,全无颇具南瞻特色油香色重的海鲜大餐,似乎样样合她口味。

    王居安问起她目前的工作进展,耐心倾听,仍将一些处事经验娓娓道来,言语间偶有讥诮,却无伤大雅,竟是鼓励和赞赏居多,一改往日的难以相处。

    只要他愿意,三言两语就能卸下对方的防备。

    两人各怀心思,边吃边聊,又因王思危最近常在保顺走动,难免不被提及。苏沫了然,顺从地说了些情况,她只喝茶,滴酒未沾,言语却比往常多了些,再瞧一眼窗外,夜色比以往来得早,云层晦暗缓缓融合,当空汇聚,眼见要落雨。

    她低头看表,王居安也配合地叫人结账,两人才出去,豆大的雨点就砸下来,不多时变成密密麻麻的雨雾,扫过人脸,风动树摇,远处响起闷雷。

    王居安侧脸瞧她:“我没开车,你载我一段。”

    苏沫应了,又见他仍是看着自己,想是雨水打湿了脸,弄糊了妆,有意低头避开,便伸手挡在额前。

    王居安问:“车停在哪里?”

    “前面路口。”

    “停那么远?”

    “我担心里面没车位。”

    “这旁边不是一样可以停?”

    “我不记得这里有没有禁停标志,担心被人抄牌。”

    “警察下班吃饭,谁会特意跑来抄你的牌?”

    苏沫也觉得自己想多了些。

    他说:“瞻前顾后,想事事圆满,又事事不顺遂。”

    苏沫只当没听见,走去树荫下,离他远一些。

    他又道:“打雷闪电,你还往树下跑。”

    苏沫走到空处。

    他接着说:“空旷的地方更容易被雷劈中。”

    苏沫抬头瞪他一眼,回到他身边。

    雨越下越大,她额边发丝滴水,贴在脸上,正要挽去耳后,他却将手掌覆过来,罩在她头顶,走了两步,脱下西服外套搭在她肩上。

    衣服里带着他的体温,苏沫顿觉暖和了,往里缩一缩身子,不想拒绝,装作不经意地抬眼,观察他脸上的表情,看不出究竟。

    王居安走得很快,到了车旁,直接坐去副驾驶位。

    苏沫发动车子,上了路,又琢磨着问:“走临海路?”

    王居安“嗯”一声。

    他身上衬衣半湿,她忍不住又问:“你冷不冷?”

    “不冷,”他靠向椅背,看着窗外,再不说话。

    经过闹市,雨下小了些,街道两旁的酒吧夜店鳞次栉比,华灯流泻,花花绿绿纸醉金迷。

    他似乎瞧见了什么,拿眼盯住街对面,忽然开口:“停车。”

    前面十字路口。苏沫正跟着车流往前挪动,心说马路中间怎么能随便停车。

    恰逢红灯亮,车子慢慢减速,王居安二话不说就推门下去,又砰地一声甩上车门。

    苏沫一时摸不着头脑,来不及问,就见他已穿过马路。她思来想去,想不出哪里又得罪他,最后是担心和好奇占了上风,车子开到路口,赶紧调过头去找人。

    一溜的酒吧,一溜醉生梦死的的人群,拿不准他进去哪一家,估摸着找了几回,才在一处装潢高档的地方看见了王居安。

    他独自坐在角落里抽烟,有女孩送酒过去,脸上堆笑,嘴里搭讪,他也懒得敷衍。

    女服务生似乎习以为常,才转过身就垮下一张脸,吧台跟前坐着个年轻男人,看样子也是熟客,凑过来跟她调笑:“又犯贱了,碰了这么多回钉子还发骚。”

    女孩道:“你懂个屁,这种高难度级别的,一旦攻克更有征服感,”又啧啧两声,“你瞧瞧他那身衣服,再瞧瞧他衣服下那身腱子肉,是你们这种小白脸能比的?”

    小年轻表示不屑,撇嘴道:“直接说你就是欠……”

    女孩一瞪眼:“滚!”

    苏沫打断他俩,要了瓶不含酒精的饮料,才问:“他经常来这里?”

    女孩听见她问,神情有些防备,自顾自地调酒,不答话。

    年轻男客却故意唱反调,热情开口:“是啊,这几个月,不,有大半年了,他经常来,来了也不理人,就一个人喝闷酒,”又故意问,“他是你男人啊?我看你男人头发都白了,年纪也不小了吧,这么喝法真不行,老人家扛不住,赶紧领回去吧。”

    女孩拍他一下:“你说谁老呢?”

    小年轻有些怒了:“我说她男人,你激动什么?”

    苏沫感到头疼,暗自叹一口气,打定主意,走过去把酒瓶挪远了些:“别喝那么快。”

    王居安瞧她一眼,果然不理人,只拿起酒杯喝尽了,搁回桌上,瓶子捞过来再倒满,不多时桌上又多了只空酒瓶。

    苏沫还想劝,又不忍。

    王居安酒量不错,喝掉三四瓶也不见醉意,只面上略有些红,过了一会,他似乎喝尽了性,随意摸出几张纸币扔桌上,起身往外走。

    迎面就撞着一人,那人醉意更浓,几乎站立不稳。

    王居安看也不看,一拳便往人脸上招呼过去,那人大声嚎叫,四周哗然。

    苏沫也吓了一跳,直觉地想要去拦,被王居安一把推开,紧跟着又是第二拳。

    那人顿时鼻口流血,捂着脸趴桌上,勉强抬头看他,一看之下立马愣了神。

    旁人忙扯开他俩:“多大的事,不小心撞到了,怎么能乱打人?”

    王居安微眯着眼,模样有些醺然,伸手一把揪住桌上那人的衣领,迫他站起来,又仔细打量他的脸,才道:“原来是尚老板,我还以为是哪个走路不长眼的小混蛋……”

    尚淳也酒醒大半,又惊又怒,脸上火辣辣地痛,偏被他气势镇住,又碍于自己的身份,心里有顾忌,不好发作。旁人忙问要不要报警,尚淳狠狠盯住王居安,犹豫了半日,才一抹嘴角不甘心道:“熟人,误会。”

    王居安笑起来,拍拍尚淳的肩,侧身让路。

    尚淳面色铁青,使劲推他,无奈自己头晕脚滑,手里使不上劲,忽又晃眼瞧见苏沫,更加诧异。

    他低头走过去,却不时回头打量他俩。

    苏沫也疑惑,先头只以为王翦生前常来这家酒吧,因而做父亲的过来吊唁,却没想又会闹出这一幕。只瞧见尚淳的眼神,她心里便咯噔一下,若在以往无人照应,她多半强装硬气,不肯流露半分怯意,可是现在,却下意识地认为,女人不必过于坚强。

    她身随心动,稍微往王居安身后站了站,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他的胳膊。

    男性的臂膀肌肉贲张,蕴藏力道,似乎正克制着极端的愤怒。

    苏沫忽然意识到,这种克制对他而言更像是屈辱。

    她手指滑落,碰触他坚硬的掌骨,这才发觉他仍死命地握牢拳头。

    她不觉用手心轻轻覆住他的手,不知是想阻止还是劝慰,感觉它逐渐地稍许地放松。

    人群散去。

    苏沫跟着王居安往外走,一路回到车里,他仍不开口,直到车子停在临海别墅的院子门口,才说一句:“晚了,你快回去。”

    苏沫目送他进了院门,发动汽车。

    开出没多远,瞄见他的外套仍搁在车里,停了车,伸手摸了摸那西服,仍是半湿,想着回去打理干净再还给他,又去翻口袋,里面装着一串钥匙,没多想,转头往回走。

    车子仍在外面停下,院门未关,苏沫一进去就听见人声,王居安站在房门口,一手伸进长裤口袋准备掏钥匙,却没找着,另一手握着手机和人讲电话。

    他情绪不高,言语里也很疲倦,只说:“我今天特地找了个人,了解到一些情况,最近王思危确实和老太太走得近……”

    苏沫一听这话就留了意,虽早有准备,心里仍然凉了半截。

    又听他道:“消息来得越容易,我越不相信,以老太太的精明,哪能这样容易让我了解实情,多半是声东击西……再说,就算借他王思危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我跟前反水……这种人根本成不了事,你们不用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倒是要查查和老魏接触过的另一家,如果真的是姓宋的产业,那就很有问题,那是王亚男的姻亲……就算几十年不来往,那也是亲戚。”

    那边的人问了句什么,王居安戏谑:“赵总,我找谁了解情况,是不是还要跟你汇报。”

    那边陪着笑,又说了句什么,王居安才回:“以苏沫和王亚男的关系,她说的话不能全信,也许反过来想,才是正确答案。”

    他挂了电话,又伸手去摸裤兜,仍没找着钥匙,突然想起来,转身望向庭院大门。

    苏沫站在不远处瞧着他,强迫自己笑着开口:“我来之前就想过,你今天为什么要找我,既然我肯来,就一定会告诉你我了解的事实,”她顿一顿,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平静,“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这样大费周章,到头来却还是怀疑我。”

    这些话她忍了一晚,深知一旦说出来,什么高洁的人品,执拗的自尊都已化成乌有。

    王居安看着她没做声。

    苏沫又笑笑:“王董即使做不成上市集团董事长,改行当小白脸,也是有饭吃的。”

    她把外套递给他,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却听王居安嗓音黯哑道:“我不是不信你。”

    苏沫停下来。

    他又说:“王亚男既然能想到用追投的事试我,她也一定会提防你,所以她跟你说的话,让你见到的事就不一定是事实。”

    苏沫心里忍不住一动。

    王居安道:“现在公司的情况确实不太好。”

    她转过身去瞧他。

    他似乎极为犹豫,过了很久,才艰难开口:“我儿子,不是无缘无故失足落水,当时他吸了白粉,东西是尚淳给的,因为我和他之前在生意上有些过节。”

    他顿一顿:“所以现在这个节骨眼,我输不起,尚淳有背景有地位,我要是连安盛都输出去,还怎么和他拼。”

    “有时候,不是,这大半年,我只当王翦还在加拿大,等着圣诞节放假,他才会回来。可是我打他电话,不会再有人听。”

    苏沫努力克制,可是眼泪根本止不住,不得以勉强开口,却发觉自己语无伦次:“你不能一直这样……你还这么年轻……不能把自己也搭进去……”

    他根本不听:“我跟你讲,每天只要一睁开眼,我就在想,怎么才能杀了他。”

    他笑:“这辈子,我都解脱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