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84第883章

    王亚男说完,似乎在观察苏沫的反应,她越轻描淡写,苏沫就越觉得愤怒。

    苏沫尽量控制情绪说:“我一直为公司尽心尽力,没想到会是今天这个结果。”

    “不错,”王亚男满意地笑笑,“你确实很好,但规定是规定,独董不得参与企业内部运营,所以只好先请你去别的公司挂个职。”

    苏沫怔住。

    王亚男继续道:“最近集团层面稍有变动,走了几位董事,留下空缺,我这边打算提名你和周律师为新独董候选人。周远山在事务所任职,又是市里并购重组委员会的委员,所以问题不大,你虽然不是专业人士,但也参与过上市公司的运营工作,还算有一定经验,唯一的问题是,你现在需要换一份新工作。”

    苏沫听到“独董”二字有些发懵,等想明白过来,又紧张得手心冒汗手指微颤,像是做了一场好梦。

    又听她道:“以前我就说过,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还能不离不弃的人,我王亚男不会亏待她。”

    苏沫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几乎要撞破胸腔,一时热血澎湃,诚恳道:“谢谢您。”

    王亚男并不拿她的道谢当回事,平淡开口:“这也是你当初选择的结果。我给你机会和平台,至于有没有这个本事更上一层楼,关键还是看你自己。”

    苏沫忙说:“谢谢您对我的信任。”

    王亚男没接这茬:“你现在的情况,就和我年轻的时候差不多,”她顿一顿,“在安盛,独董除了享有年度津贴,获得股票期权以外,如果对公司有一定贡献,还能得到适当股份奖励,当然,独立董事持有的股份不得超过百分之一。这些你应该都了解?”

    “是的。”

    王亚男十指交叉搁在桌上,认真看向她:“上下级之间也讲缘分,尽管我用人不拘一格,也从来没有这样破格提拔过谁,我相信,这种机遇在你的人生道路中绝不多见。”

    苏沫点头。

    王亚男又道:“根据我的了解,你也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女人,所谓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这个意思你应该明白?”

    “是的。”

    “如果以前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事,从现在开始,都要抛到脑后,”她忽然一声叹息,才道,“苏沫,千万别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我失望。”

    苏沫一顿,低声道:“是,我明白。”

    王亚男这才笑笑:“行了,你先出去,过两天参加资格培训,具体时间秘书会通知你。”

    苏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一路脚步虚浮,背上虚汗直冒,心里也跟着发虚,思忖半天,想给周远山去个电话,却又搁下,暗想一定稳住,不要太过喜形于色。

    大脑暂时放空,苏沫将座椅转了半圈,面向落地窗,一手挑起百叶窗帘,室外的阳光照进来,拢在身上暖洋洋的,她靠回椅背,闭上眼,盘算那百分之一的股份大概市价几何,最后,不觉轻轻笑了一声。

    周远山果然先她一步打来电话,约好周末培训的时候详谈。

    星期六,两人一起参加培训,班上一共十人,除了苏沫和周远山以外,其余都是五十岁左右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男士。

    周远山是律师,年龄三十三,虽年轻了些,但是因为职业关系也不显特别。

    其他人都对苏沫的资历感到好奇,有人问她年纪,苏沫往大里说自己三十出头,又问学历,她就答是“工商管理硕士”,实际MBA在读,大几万的学费已交,毕业证还没拿到手。再旁敲侧击问她家庭背景,周远山便模棱两可地替她接招:“以前有十几二十岁的司令,现在有二十来岁的市长,只要业绩优秀,三十岁的独董也不算稀奇。”

    话一说完,两人不觉相视一笑。

    下了课,找一家咖啡店坐下,苏沫才称一声“周律师”,周远山就说:“以后就是同一个战壕的阶级战友了,还是直呼其名比较好。”

    苏沫笑道:“好的,周董。”

    周远山也笑,过一会道:“回来这么久,一直想找你多聊聊,一直也没机会,”又问,“这事你怎么想?”

    苏沫反问:“你怎么想?”

    周远山笑起来:“认识这么久,你还跟我兜圈子。”

    苏沫说:“现在只是提名候选人,不一定能成。”

    周远山却道:“老太太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有把握,这么些年一把手不是白当的,烂船还有三千钉。”

    苏沫点头:“那是。”

    周远山看她一眼,叹气:“改朝换代不难,难的是一人独揽。”

    苏沫喝一口咖啡,没做声。

    他换了语气,接着道:“我这边无所谓,原本就是他的一颗弃子,但是你不一样,还有选择余地,究竟是弃暗投明还是站去对立面,要看你自己的意向。”

    一番话触及苏沫的难处,她心里一滞,似乎泛起隐隐疼痛,面上却笑笑:“这话我怎么听不太明白呢?我一开始就是王亚男的人,不存在什么对立面。”

    周远山并不点破:“一般情况下,女人不会这么选,”他喝咖啡,转移话题,“你也知道,国内绝大部分上市企业里,独立董事也就是起个花瓶的作用,但是独董享有表决权,老太太身边只有我俩是一路跟着她过来的,所以我们就是去给人助阵的。”

    苏沫问:“你觉得她会有大动作?”

    周远山说:“我觉得王居安现在很不容易。”

    苏沫顿一顿,笑:“你是过来玩无间道的吧?”

    周远山也笑起来:“就算你是,我也不会是,我没那个立场。”

    苏沫直接说:“我要是立场不对,王亚男也不会用我。”

    周远山看着她:“你现在防人之心越来越重。”

    苏沫不以为然:“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周远山摇一摇头,感触道:“其实王居安这个人,除了私生活方面,作为领导,很有一套,他不用我,是我的遗憾。”

    “他以前那样做,你倒还替他说话,”苏沫不觉放柔声音,叹息,“人和人终究不一样。”

    周远山笑一笑,忽然说:“所以我估计,你是不希望和他产生金钱上的瓜葛。”

    苏沫不做声,隔了数秒才答:“我倒是很希望和钱产生纠葛,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她笑笑,“我这人其实很庸俗,谁给我好处我就跟谁,你一定不要把我想得太好。”

    周远山点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不能活得太极端,”他似乎又想起什么,叹息,“我之前在大马,认识了一群教友,当时多亏他们一直陪着我。我去教堂听他们唱诗,开始那会儿看见有人唱得泪流满面,觉得不可思议,我以前从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虔诚的人。后来接触多了,发现他们生活清贫但是很知足,再后来我也受了洗,虽然不能做到以前那样无愧于心,至少平静了很多。”

    “你对自己要求太高了,这世上没有谁能做到真正无愧于心。”

    周远山却说:“约翰福音里有一段,你可能听过,一个妇人行淫被抓,耶稣说,你们谁没有罪的,可以向她扔石头,结果大家都不扔,”他苦笑,“我当初却不明白这个道理。”

    苏沫想起莫蔚清,心里哪能不惋惜,如今已多说无益,只能劝:“关于这个故事,我和你的理解不同。”

    “怎么不同?”

    苏沫笑道:“那些人不扔石头,不是因为定不了这个女人的罪,而是他们更想宽恕自己。其实,这世上只有基督从不犯错,也只有他才能宽恕别人。至于我们这些普通人,可能到死都治不好贪嗔痴的毛病,所以这辈子只用忙着宽恕自己就够了。”

    周远山品过味来,笑着叹息:“你还挺会安慰人。”

    过了一会,他又说:“我听说还会增加一位独董,从政的,已经内定了,现在的企业追官就像少女追星……”

    苏沫警觉:“是谁?”

    “尚淳。”

    苏沫再没心情闲聊,才和周远山分开,钟老板就打来电话,说家里做了节瓜瑶柱炖猪展,叫她早些回去喝汤。

    苏沫问:“声声回了吗?”

    舅舅挺高兴:“回了,一早就就回了,钟鸣和她对象也在,你舅妈准备了一桌子菜,就等你了。”

    苏沫想了想,扯由头说自己下午还有培训,上完课再过去。

    她又往南瞻大学走了一遭,再去钟家,见到表妹,两人都像没事人一样,极有默契地对先前的事避开不提,一家子难得齐聚,其乐融融。

    转眼又是一周,离临时董事会议的日子越来越近,苏沫心里的自得和欣喜慢慢降温,更多的局促和不安逐渐取而代之。

    回集团开会那天,她精心打扮,既不想显得过于隆重,又希望自己给人更加干练精神的印象。

    路上遇见旧同事,大家对她既热络又客套,一行人上楼,她借由光滑的电梯墙壁打量自己,妆容适当,发丝伏帖,衣着齐整。

    电梯门开,她深吸一口气,这才一脚迈出去,心情再也不同以往。

    虽早已做过心理建设,手里仍捏着一把汗,只惟愿不要太快撞见那人。

    谁知才转了个弯,就听见王居安在和人交待工作,他嗓音有些儿低,略带鼻音,似乎感冒了,偶尔侧过脸去轻轻咳嗽一声。

    苏沫心里紧张极了,听见他轻轻咳嗽,一颗心就不由自主跟着使劲网上一窜,她却不能避开,一时想着,他应该早就看过提名材料,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一时又自我安慰,我只是做了对自己更有利的选择,我和他之间也没有任何承诺,并不亏欠他。

    即便如此,她更希望隐身在人群里,永远不会被他发现才好。

    另几人纷纷同他招呼,王居安抬头回应,不经意间瞧过来。

    两人视线相撞,他明显一愣。

    苏沫不得不出声,平常神色:“王董。”

    他看着她,没做声,过了一会,视线终究是落到别处。

    会议准时召开,苏沫往全场打量一眼,唯独露掉主座上的人,她没瞧见尚淳,立时放下半颗心,再看见周远山时,心里更平静了些。

    前半程无非是宣布提名,总结工作,并无特别。王亚男几乎不发言,有两位董事却忽然话锋一转,指出王居安在接管之初做出的在短时内将安盛市值提升的承诺并没完全兑现,又说几项投资项目的审批过于激进,不合常理。

    另一边的人马立时站起来反驳,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是前任留下的窟窿已经补得七七八八,市值也有所提升,情况正在好转,想想大幅度提升就需要更多的时间。

    一时两方人马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董事会议上的问责和争论本是常事,大不了会后互拍肩膀说一声“都是为了公司好,没有私人成见,只是在商言商”,可这一次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忽然有人喊了句:“由于现任董事长工作失职,影响股东们的收益,我要求董事会能通过罢免提议。”

    这话一出,像是平地起炸雷,过后又鸦雀无声。

    苏沫心里咯噔咯噔的,没想到第一次出席会议就遇上这么一大出戏,她抬眼看过去。

    王居安看起来极其冷静,并不多解释,像是在对待一场闹剧。

    他笑一笑,态度温和:“罢免高层是大事,应该走流程最后投票解决,即使……”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诮,“我到任时间不长,但是工作绩效有目共睹,我相信各位大股东不会和自己的利益过不去。即使新增了两位独董,我也有把握能继续留任。”

    王亚男许久不说话,这会子忽然开口:“当然应该按流程办事,但是现在人不齐,即使得出最终结果,也可以宣布无效。”

    王居安嘲弄:“还差了谁?您的人该来的一个也不少,难道连天保都被人给搬出来了?”

    王亚男一点没生气,笑道:“你忘了,魏董走了,所以还少了位大股东,”她扭头看向大门,对外面人道,“进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9.18

    请各位美女们注意,不再另给更新时间的通知,我这边有时间就会写,大致情节不变,其他不足之处完稿后再做修改和调整,争取九月份完结,实在不行,十月中之前也能搞定了,以免大家久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