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86第885章

    苏沫回到车里,拿纸巾擦了擦眼,过了一会,仍没听见那边的动静,她发动汽车,嘈杂的马达声中,心思更加繁乱。

    第二天,钟声一清早打来电话,开门见山说:“姐,我的东西不见了!”

    苏沫还没起床,懒洋洋应付:“什么东西?”

    “你说呢?”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同学说你最近来学校找了我好几次,你明知道我上周六回家了,你还来?”

    “那又怎样?”

    “姐,实话跟你说吧,我之前申请的几所美国大学,现在已经有消息了,只要签证完了,我拿到那笔钱就可以签证买机票,买了机票我就能出国了。”

    苏沫说:“三千万得买多少张机票啊,你这辈子都飞不完。”

    “姐,”钟声在那边急得跺脚,“我现在就想出国,我知道姓王的不会那么容易放过我,我打算拿了钱就走人,现在就差临门一脚,你不能这个时候跑来偷我的东西。”

    苏沫揉揉额角:“什么偷不偷的,声声,别说那么难听。”

    钟声气道:“不问自取,不是偷是什么?”

    苏沫笑起来:“我去给你养的花翻翻土,你那盆花是不是经常翻土呀,难怪长得那么好。”

    钟声耐着性子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沫起床刷牙,含糊道:“上回,你一进门就盯着那盆花看,我一看,养得挺好,你说你这孩子,被子不叠,桌子不收拾,在家的时候别说养花了,吃饭喝水都是别人递到跟前,你就是个花骨朵,还要一屋子人养呢,怎么突然有那个闲心,你不是做这种细致活的人。”

    钟声有些泄气,放软声音:“姐,你真聪明,好吧,我不要三千万,他愿意给多少我就拿多少,你把东西还我吧。”

    苏沫簌了口,一边化妆一边叹息:“声声,别再糊弄我了,你姐我,吃的就是揣摩人心这碗饭。我以前不防你,是拿你当孩子,当你是亲妹,我要是有心防你,你半点便宜都讨不到,你连我都赢不了,怎么和那些人精斗?”

    钟声不理会,直接道:“东西还我。”

    “不在我这里,你也别再存那些花花肠子了,对大家都好。”

    钟声直接挂了电话,靠在窗户旁想了半天,气得胸前起伏,又把电话拨出去,等那头接了,问:“你真的爱我吗?”等那边回了话,又说“我也爱你,我这里有样东西,你一定喜欢,想不想看?”

    苏沫去保顺上班,接下来几天里,心绪不宁,偏偏王亚男只要出门办事都会带着她,若有重要事项,还不忘耐心提点,极具亲和力,苏沫受宠若惊,更无暇分心。

    之间,从蓉打电话来叫她去吃饭,等下班以后过去,才知道赵祥庆也在。

    三人边吃边聊,苏沫看见老赵心里就不舒坦,总想起王居安,不知道那人现在怎样,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去问,就不由自主多看了老赵两眼,她看过去,老赵便也看过来,就是不说话。

    从蓉笑道:“你嘴巴够严实啊,我们都是听了小道消息才知道。”

    “什么?”苏沫装傻。

    从蓉道:“别装了,上次董事会开会,你也在吧,一天之内天翻地覆,这么重要的事,我从你这里连点风声都没听到。”

    苏沫道:“高层谈话,涉及到保密协议。”

    从蓉笑:“少来!”

    苏沫心里惦记着,问:“公司里最近又流传什么消息了?”

    从蓉还没搭话,赵祥庆倒噗嗤一声乐了,越笑越起劲。

    从蓉骂:“你毛病吧。”

    “不是,”老赵摆摆手,“你想啊,那是什么年代呀,三十多年前,买菜买面打酱油都要排队,物资紧缺啊,各种计划限购,那时候钱多值钱,一个猪娃三分钱,结果呢,人一个男娃就要三千块!”他一拍桌子,“我就说嘛,老王这样会做生意,看来是遗传,当年老王他亲爹光卖娃就能发呀,三千块!”

    苏沫心想:都传成这样了啊。

    从蓉说:“我们这边的版本是,没给钱,白送。”

    老赵说:“不,多少还是要给点的,不然人家图什么?”

    从蓉心急,气道:“你跟我争这些有什么意义,”她看了苏沫一眼,“听听人家官方怎么说。”

    苏沫却不能像这两位一样置身事外,低头扒饭:“我还没你们知道得多。”

    从蓉收了笑,叹气:“看来是真的。”

    老赵倒是神色如常,该吃吃该喝喝。

    从蓉把他跟前的菜碟子拿开些:“就知道吃,老板一换,第一个被开的就是你。”

    赵祥庆不说话,又去夹苏沫跟前的菜,从蓉又将他的碗筷一并收缴,直接拿去厨房。赵祥庆闲下来,抽纸巾抹嘴,一言不发看着苏沫。

    苏沫吃不下,搁了筷子。

    老赵皮笑肉不笑:“苏董,最近气色不错。”

    苏沫看向他:“你想说什么?”

    “你不想问点什么?”

    苏沫顿一顿,才道:“他……怎么样了?”

    老赵摇头:“我不知道。”

    苏沫看着他:“那你让我问什么?”

    老赵笑:“没想到你这么直接。”

    苏沫白他一眼。

    “好,不瞎说了,”赵祥庆收笑,“这些天他一直没来公司,我打电话问老张,张老头像是人也衰了,话也说不利落,只说老王和他谈,谈完以后家也不回,现在找不着人。”

    苏沫心里开始发慌,没做声。

    赵祥庆认真道:“当时提名独董,高层不是没有争议,与公与私,他完全可以反对,但是据我了解,他投了赞成票,我估计,这事就连王亚男都没想到……”

    苏沫再也待不住,起身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下了楼,上车拨电话,却再也拨不通。

    夏日将至,夜空深远,零碎星光闪烁,若隐若现,更显寂静无边。

    王居安坐了一宿的火车。

    临时起意,买不到机票,也找不着卧铺,他不记得以前是否坐过这种绿皮火车,他的回忆里呈现出茫然状态,仿佛一个断层,而曾经,他刻意忽略这个断层的存在。

    此时,刺眼的灯光,呼噜阵阵的邻座,杂乱而浑浊的空气,夜里昏暗的站台,又像是无形的命运之手营造的颠沛流离的梦境,无数次,他希望自己只是在一场不知谁的梦里,醒来后,一切照常。

    火车途经数不清的城镇站点,到达目的地时已艳阳高照,王居安抬头看去,站台旁的矮楼上支起的两个油漆斑驳的红色大字:云岗。

    相比其他乘客的肩背手提,独他两手空空,浑浑噩噩之际,像是迷失旅途的过客。

    火车站外边就是一条笔直官道,尘土飞扬,城乡结合部风格的建筑林立两旁。到了公交站台,却一直无车,旁边一个开三轮摩托的问:“你去哪里?”

    “庙山。”

    那人嗤笑:“去乡里你坐公汽?几天也到不了。”

    “还有多远?”

    “要看你到哪个湾子,我开过去至少五十分钟。”

    “路熟吗?”

    “熟,不讲价。”

    王居安上了车,后座狭小,他弯腰曲背,一路颠簸,黄土拂面。

    越往前行路越窄,道旁的白桦树被成片农田代替,坑洼小道从繁密枝叶处向远方延伸,连接起数撞灰扑扑的矮楼。那人把车横在一滩水洼前:“过不去了,前面就是吴家湾。”

    王居安给了钱,仍无让人找零的习惯,穿过坟场田野,一路问过去,瞧见旁边的树荫下坐着位老人,跟前是一爿菜地,不远处一个农妇在地里摘菜,手掌宽厚粗糙沾染泥泞,地里的菜却鲜嫩水灵。

    那农妇听见脚步,回头看见外乡人,道:“往前面是农家乐,但是我们这里菜便宜,留着自家人吃的,不放农药,您买些过去让他们做。”

    王居安道:“我不买菜,”他看一眼轮椅上的老人:“怎么手脚都给绑上了?”

    农妇像是被人问惯了,头也不抬道:“老年痴呆,不绑着他会到处走,一把老骨头要是掉进田里不得了。”

    王居安问:“一直这样?”

    “年前还好,现在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谁都不认得。”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姑娘,我下头几个弟弟妹妹都出去打工了,难哦,只剩我哪里都去不了,要有人看着他。”

    王居安不说话。

    农妇这才抬头细瞧过来,外乡人正看向那老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站了一会,他转身往回走。农妇不觉呆立,手中簸箕忽然落地,还带着露水的丝瓜莴苣滚落一地,她喃喃念一句:“小五?”

    王居安早已走远。

    农妇追不及,只得喊:“等会,等会……”

    他头也不回。

    农妇还想追,又顾着老人,跑回来问:“爸,爸,你看见了吧,那是小五吧,爸,小五回来了。”

    吴久发眼神混沌:“小五?小五啊……”

    农妇着急,嗓间带哭腔:“他从小就调,头上两个漩,一岁多点就去玩炮仗,差点炸瞎眼,眉毛上一道印……”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妈死得早,我从小背着他,种地背着,上学背着,做饭也背着,我认得他,我还认得他,那眉眼就像我们家的人……”

    吴久发忽然清明了些:“老大,你哭了几十年,一直怪我把他卖了人,当时太穷,养不活……”

    农妇见说不通,再往远眺,哪里还看得见人影,干脆一屁股坐田埂子上嚎啕大哭。

    王居安径直走上大路,拦不着车,也没想着要去拦车。

    日头当空,衬衣汗湿,黏在背心上,双脚却机械般的前行,他走了一下午,又瞧见火车站的旧楼,这回却在公交车站看见开往省城的长途汽车,顿觉疲乏,上了车,晚间到了市区,随便找了家旅馆住下。

    陌生的房间,一切从简,窗外的世界却是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当初来这里竞标,鲜衣怒马前呼后拥谈笑风生,如今故地重游,却是尘满面,鬓如霜。

    这一晚半睡半醒,清早起来,顿感空虚,呆坐了小半日,勉强洗漱完,叫了辆出租车,前往西山寺。

    庙里,香客盈门,佛龛前香烛环绕,一如当初,只是大和尚的禅房却没上次那样容易接近。

    王居安才往里走,就被人拦住,王居安说:“我朋友姓苏,是住持的俗家亲戚,托我过来看看他老人家。”

    年轻和尚进去请示,不多时出来回复:“住持师父说了,并不相识。”

    王居安直接道:“我有段佛偈,一直不太明白,特地来向住持请教。”

    小和尚度他气势,网开一面:“正好住持今天得空,也许能见上一面,要不施主先跟我去前面添点香油钱?”

    王居安捐了些钱,再过来时,正好看见那房门敞开一半,禅房里金碧辉煌,显然重新装修过,里间有个满脸油光肥头大耳的中年和尚,那胖和尚边打呵欠边踱着步,王居安心里疑惑。

    小和尚倒乐淘淘地又进去一趟,不多时出来说:“住持请您过去说话。”

    王居安道:“不是他。”

    小和尚不解:“怎么不是?屋里那位就是我们住持。”

    话音未落,旁边一扫地僧淡淡开口:“施主来晚一步,我师父,以前的老主持,上个月已经圆寂了。”

    作者有话要说:9.2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