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87第86章

    王居安微怔:“圆寂了?”

    扫地僧道:“胆囊和胃都出了点问题,住了两个月的医院,没扛住,仙游了。”

    王居安说:“年纪大了,器官老化,你们这里,以前的伙食估计也一般。”

    扫地僧闲话道:“去看病,有医生说了,胆囊这东西,不管是吃荤太多还是常年吃素的,都好不了,还是要营养均衡。”

    王居安笑笑:“上回他叫我出家,我劝他还俗,他千算万算,怎么没给自己算上一卦?”

    “说的是,”扫地僧一点不计较:“我以前也问过他老人家,师父说了,他往常给人算命,不管好不好,最后都要加一句种善因方得善果,这辈子说了没有上万也有几千,难道还要给自己说上一遍么?”

    王居安听得一笑,扫地僧也笑,两人都不觉大笑起来。

    小和尚却不懂,仍是问:“施主你想算命啊?新住持也能算。”

    王居安笑得眼眶有些发潮:“前半辈子它怕我,后半辈子我烦它,你说我还算不算?”

    他转身走人,仿佛适才的笑耗尽元气,心里麻木,回去宾馆的时候,叫人送来一打酒水,胡乱塞了几张大钞过去,不等服务生道谢,一把摔上门。

    王居安提着酒瓶靠在床头翻电话,一个星期没开手机,各种信息几乎挤爆,他一页页翻过,却迅速略过那女人的来电短信绝不细看,删除了事,又收到两则总经办发来的信息,对方委婉询问,董事长办公室里的物品是否需要处理。

    他感到好笑,抿一口酒,酒水冰凉,味道辛辣,他一时呛着,剧烈地咳嗽,忽然想起来,办公室的笔记本电脑里还有儿子的照片,又闭眼靠了一会,方拿起电话订机票。

    两天后,王居安重回安盛,董事长办公室里虽无人,但摆设上已有变化。知道他来,早有做IT支持的员工等候一旁,替他永久删除私人电脑里的相关项目和机密文件。外间,秘书敲门,仍是称他“王董”,又神色尴尬道,小王先生在总经理办公室里,想请他过去说话。

    王居安想一想,并不推辞。

    进门一看,跟在他后面混了二十多年的“兄弟”正人模狗样地坐在大班桌后笑眯眯瞧着他。

    王居安直接在跟前的椅子上坐下。

    王思危笑:“瘦了。”

    王居安开门见山:“你知道多久了?”

    王思危想了一会:“没多久,也就两三个星期,”又叹,“老太太心里可真能藏事。”

    “还在回味?”王居安笑一笑,“坐牢你屁股下的椅子才是正事。”

    王思危变了脸色:“你什么意思?”

    王居安舒舒服服靠向椅背:“她能把你扶上这个位置也能把你弄下去,她当初怎么对我,以后也能怎么对你。”

    王思危不以为然:“不一样,我们身份不一样,我和她是亲姑侄,你和她算什么?”

    王居安笑:“商场无兄弟,一旦涉及利益,父子兄弟反目成仇也是有的,血亲算个屁,何况你这人……”

    “我这人?我这人怎么了?”

    “你有几斤几两,大家都清楚。”

    王思危原本还忌惮他,这回恼羞成怒,一时俊脸紧绷,壮胆指着他道:“王居安,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我以前当你是亲哥,才给你面子。”他早有准备,抽出一张银行卡直接扔地上:“我再不济,也比你大方,当初你用五十万就打发了我,现在这卡里有五十一万,拿了赶紧滚!”

    王居安泰然自若:“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你这人其他都好,就是性子太急,”他微顿,神情里多了几分萧瑟,“这二十多年,我们都不知道实情,你扪心自问,我到底对你怎样?”

    王思危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时没吱声。

    “你刚进王家的时候,你大妈趁着爸……趁着你爸不在家,不给你留饭,是谁深更半夜给你送吃的?你在外面被人喊野种,是谁替你出头,帮你跟人打架?你闯祸了,又是谁给你收拾烂摊子?”

    王思危撇开眼,不去瞧他。

    王居安继续道:“这些事,你忘了不要紧,我一直当你是兄弟。”

    他兄弟立马嗤笑:“我不稀罕。”

    “你再想想,王亚男明知我俩的身世,这么些年又是怎么对你的,你喊她一声姑,她都懒得应,”王居安说完,拿眼盯住他,观察他脸上的表情。

    王思危躲不过,也不敢正眼回视,有些丧气地开口:“你想说什么?”

    王居安这才道:“你和我一样,都是她手里的棋。”

    “不可能!”王思危提高嗓门,“她现在除了靠我,还能靠谁?家里的傻儿子?”

    “你再仔细地想,除了你以外,她还提拔过谁,其中有没有谁是不可代替?”

    王思危愣了愣,脑子里转过弯来:“你说那个姓苏的女的?”

    王居安也若有所思,隔了一会才道:“她对王亚男来说并非不可代替,但是对有的人来讲,也许很重要。”

    王思危一脸茫然。

    “王亚男在为自己的儿子铺路,”王居安叹息,“对女人来说,只有孩子才是自己的,其他都是浮云,她对天保有愧疚,更有补偿心理。”

    “你什么意思?”王思危难以置信,“傻子也有春天?”

    王居安不说话。

    王思危越想越气,手中拿着签字笔不停敲击桌面:“难怪她当面说得好听,背地里押着股权不给我,一会说手续有问题,一会又说大股东们还有意见,”他把笔使劲往桌上一拍,“他妈的都是在做戏。”

    对面的人不露声色。

    王思危恨恨道:“姓苏的算哪根葱,我让她吞不下兜着走。”

    王居安忽然发话:“你别动她。”

    王思危抬头:“为什么?”

    王居安脸色已变,一字一顿:“我说了,别动她。”

    王思危不解,嗤笑:“动了又怎样?那傻子还能找我拼命?”

    王居安冷着脸不做声,良久开口:“要不这样,不管她死了残了还是病了,还是伤心难过心情低落了,要是有个不痛快,我就只找你。”

    王思危哑然,腾地站起来,却是爆笑:“你他妈疯了,你们这些人,全都疯了……”

    王居安没理会:“你动她还不如多动脑子,最直接的办法才最有效,王亚男在台面上说得非常好听,你就更有理由和她闹,遗嘱都读了,她还能赖掉?你越理直气壮,她就越没办法。”

    王思危脸上阴晴不定。

    “我看在以前的情分提醒你,是继续被人利用,还是暗地留一手,随你,”王居安说完起身,出去时踩着了那张银行卡,弯腰拾起来,夹在指间挥了挥,“钱是好东西。”

    王思危原本将信将疑,这回见他二话不说收了钱,心想:“也不过如此,”转头就在王亚男的行事上多留了心眼,越瞧越觉得不对劲,心里气不顺,又有意试探对方底线,便故意在公事上给人使绊子。

    两次三番,王亚男就觉着比先前无人相助时还要劳累。

    她原想这侄儿为人耳根软,处事拎不清,容易左右和驾驭,谁想这几天不知怎地就转了性,坏起来没有道理,倔起来又不通人情,公私不分,眉毛胡子一把抓,哪还敢指望他能对天保亲近些。

    王亚男忍耐多时,终于憋不住,两人关了办公室的门大吵一架,原本事情不大,无非是一个有心教,一时心急,呵斥了几句,另一个就变了脸色,说她瞧自己不顺眼,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老太太又给气得肝疼,这回不同以往,疼了大半天挪不了窝,心里忽然就慌了,盘算着忙了一年多,也没去做个体检,当即和医院约了时间。

    那边安排了病房,要求做详细检查,大概要住上三四天光景。

    王亚男两头搁不下,更惦记家里,原想叫个亲近的人过去照应,才一想起那亲侄儿,即刻打消了念头,最后仍是拜托了苏沫。

    苏沫才到新公司,需要时间熟悉各方面的情况,谁知安盛的独董任命合同已经下来,立时就有记者电话采访,或在写字楼大厅里等候拍照,一时间,苏沫几乎成了风云人物,而在同一时刻,她也接到王亚男的来电。

    王居安的电话无论如何也打不通,这边却又受人委托,她忽然体会到负债累累的滋味,人情债难还,左右逢源之后便是左右为难。

    苏沫下了班,仍是前往宋家大宅,宋天保见着她自然高兴,王亚男回不回家他也无所谓。

    大晚上,苏沫不敢和他单独待着,哄着他在楼下大厅里画画下棋,一旁就是保姆间,两保姆不时端茶递水,倒也相安无事。只等这大孩子累了困了,回屋睡觉了,她才抽身离开。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天,王亚男却一直没回家,听说也不去公司,苏沫坐不住,抽空提早下班,往医院瞧瞧情况,又想着王亚男身边只带着两个秘书,一男一女,女的才二十来岁,办事虽利落但生活上却还是姑娘家脾性,男的已入中年,有家有口有拖累,难免考虑不周,就自己炖了些汤水带过去。

    王亚男住高干病房,苏沫一进门,就发现这老太太白头发多了,人也衰了,精神面貌非常萎靡,完全不同以往。

    苏沫直觉事情不妙,再看旁边的两秘书,也都不苟言笑神情严肃,不好多问,只说了下天保的近况。

    王亚男点一点头,半晌不出声,忽然凄凉开口:“我活了一把年纪,什么没见过,死就死了吧,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里的那个累赘。”

    苏沫暗自惊讶,小心翼翼问:“检查结果出来了?”

    王亚男没做声,秘书替她答:“还没有,先是检查了肝脏,后来又说要做胃镜,昨天又才检查了胰腺……”

    苏沫安慰:“结果没出来,说明没发现问题。”

    王亚男摇头:“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肯定有事,最近一直不舒服,是我没在意。”

    苏沫一边把汤水盛出来,一边安慰:“您先放宽心,可能是最近工作太累,休息下也就好了。”

    正是吃饭的点,王亚男却毫无胃口,护工送来的饭菜也被推到旁边,不吃不喝。

    其他人再怎样劝都不见效果,苏沫知她性情刚烈,拿捏语气说了句:“您嘴上说是舍不得天保,实际上是自己俱老怕死。”

    王亚男立时瞧过来,神情尴尬,眼神里又多了几分往日的狠劲,两秘书都看着她俩不敢做声。

    苏沫接着道:“要是真为天保好,不会人还没死,一只脚就先踩进棺材里等着。”

    王亚男不说话,忽然笑笑,叹气道:“把汤端过来,我尝尝你的手艺。”

    她喝了汤,勉力吃了点饭菜,又想这姑娘近日来几处奔波,还惦记着自己这边,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也算有心,而那亲侄儿却连一通问候的电话也没有,顿时感慨,心头一暖:“这几天辛苦你了。”

    苏沫只道:“还好,天保很懂事,听得进道理。”

    王亚男说:“这么些人里,我看他也只听你的。”

    苏沫心里一惊,笑道:“不会,他心肠好,对每个人都不错。”

    正说着话,医生拿了检查结果进来,说查过的地方都没发现病灶,只是阑尾炎,做个普通手术就行。

    王亚男听完,顿时精神一振,脸上阴霾全无,对苏沫笑道:“巧得很,你一来就有结果,”又对旁人说,“小苏是我的福将。”

    苏沫松了口气,却又要往宋天保那边赶。

    出了医院,途经报摊,苏沫一眼看见今天的《南瞻日报》,忽想起那日记者的简短采访,一时兴起,买了份翻开来瞧,在证券新闻的副刊里还真找到一份关于自己的报道,标题为,“30岁,南瞻市最年轻独董已经产生”,再细看内容,除了第一段介绍了她的出生年月、家庭籍贯和工作近况等,余下内容指出,她年龄较小,简历内容过少,具体身份无从知悉。

    苏沫又折回去,翻看另一份本地的《证券时报》,又找到一篇相关报道,但是标题更加直接:“我市最年轻独董,身份存疑。”接下来更言明她今年不满三十,在南瞻的上市企业工作满打满算也就三年时间,与“具有五年以上法律、经济或者其他履行独立董事职责所必需的工作经验”的条例不相符合,再配上一张身着职业装的清丽小照,抛出疑问:“最年轻独董,究竟沾了谁的光?”

    苏沫大致看了看,报道的内容基本在意料之中,媒体发几天牢骚,这事也就过了。

    上了车,报纸直接扔后座,汽车还未发动,手机又响,苏沫以为又是记者,本想委婉回绝,谁知那边直接道:“苏董,最近节节高升青云直上,可喜可贺。”

    苏沫一听声音觉得耳熟,半天才想起来:“路征?”

    路征笑道:“因为你的事,记者跑来我这里挖料。”

    苏沫奇道:“为什么找你?”

    “你忘了?我就猜着你已经忘了,”他仍是笑,“某年某月某夜,月黑风高,一位弱女子在某会所门外电话报警,引出一段风月案子……”

    苏沫听得心里砰砰乱跳。

    路征又笑:“人怕出名猪怕壮啊,大姐,你悠着点嘛。”

    作者有话要说:9.24、9.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