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89第88章

    王居安道:“看来有人被一大块馅饼给砸中了,”他侧脸打量她,“一脸痴像,正好跟傻子凑一对。”

    苏沫顿一顿:“是有钱的傻子。”

    他略微皱眉瞧着她:“钱能帮他人道么?能找着门么?还是你打算亲手教他怎么开疆辟土?”

    “你……”苏沫满脸通红,原是担心他多想,现在却也顾不得再小心翼翼,低声骂一句:“流氓。”

    他却笑:“我只是嘴上说说,有人就快把伺候傻子当本职工作了。”

    苏沫又怒又怨,干脆一声不吭。

    两人心里都堵着气,一时只拿眼瞧着楼下的卖场,谁也不搭理谁。

    苏沫觉得如今的分分秒秒都十足难熬,正要离开,忽听他艰涩开口:“我现在一点小钱还是有的,虽然比不上宋天保,至少还可以满足某些女人的虚荣心。”

    “哪些女人?”她给气乐了,“我听不明白,要不你形容下?”

    王居安冷着脸不说话。

    苏沫直接道:“有钱的傻子,和没钱的□犯比起来,你觉得我会选谁?”

    他脸色越发不好看。

    苏沫又道:“你想买,别人未必想卖。”

    他这才冷哼:“报复心真强,多久的事还记得。”

    苏沫没说话,过一会叹息:“你说得对,我就是靠这种报复心才使劲往上爬。以前在仓库上班,没少被人欺负,当时我不止一次幻想过,等自己高升了,第一件事就是开掉那些混蛋。后来真的升了职,做了独董,每次在从蓉面前我都觉得扬眉吐气。我还盼着,等自己权力再大些,直接把王思危绑了喂药,扔去同志酒吧的门口,他不是最喜欢给人喂药吗?还有尚淳,我做梦都想让他给我擦鞋,我甚至还想过……”

    她忽然停下,抬头瞧去,他眼里有淡淡血丝,身上有一些烟酒的味道,连日来清瘦了些。苏沫暗自叹息,笑道:“出身,财富,就连一份体制内的职业,都能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但是站在顶端的永远是少数。所以这世上,活得憋闷过得委屈的不只你一个。”

    王居安被她一眼看透,恼羞成怒地笑:“小人得志。”

    “那又怎样,”她一点没生气,“人人都耍心眼玩手段追名逐利为达目的毫无底线,我怎么就不行?”

    他没搭话,想发作又使劲克制,隔了好一会,稍稍缓和了语气:“我知道不应该现在来找你,我只要一句话,要怎么做,你才能不提以前那些破事。”

    苏沫顿一顿,硬起心肠,压低了声音慢慢道,“弱者的歉意和他们的善良一样,不足为信。”

    王居安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似乎如今才瞧清这个女人,他自嘲地笑,冲她微微点一点头,随后什么也不说,转身离开。

    夜色如墨,满街灯火遮挡住一切模模糊糊的暧昧角落。

    人潮汹涌,车行路堵,王居安索性绕去一处稍微僻静的地方,停了车,站在路旁吸烟,他心里仍是烦躁,烟没吸完就随手一扔,忽有人大叫:“没长眼的,瞎扔什么,你烧了我的钱。”

    王居安扭头一瞧,他方才正好把半截子烟扔进旁边一乞丐的搪瓷碗里,果然起了些火苗子。

    他不觉一笑,没搭理。

    那乞丐却不依,跳起来冲到跟前:“别走别走,赔我钱,里面有小几千呢。”

    王居安瞧他人高马大,脸圆肚肥,笑道:“一晚上能挣小几千,生意做得不错……”

    乞丐揪住他衣领:“你他妈到底赔不赔?”乞丐拨开衣角,亮出腰间的手机,小声道,“要不我多叫几个人来好好谈谈?”

    王居安嫌恶地瞧着面前一双满是污浊油腻的手,赶紧扯了开去,却见衣领上仍留下几枚黑色的指甲印,更觉难受,正伸手拨弄,却不防被人一巴掌招呼到脸上。

    他吃痛,心底压抑已久的怒火登时腾起来,反手往对方脸上就是一拳,乞丐要还手,旁边有位老人想扯又不敢,只是劝:“别打了,一会子警察来了,看你怎么办。”

    乞丐一犹豫,下手慢了些,被王居安一把按住狠揍两下,那乞丐窝在地上起不了身,王居安一抹嘴角,低头一瞧,手上带血,火气立时又上来,走上前去就是一脚。

    老人道:“你也算了,可别出人命。”

    王居安说:“这家伙一身肥膘,死不了。”

    那乞丐拿眼瞧着他,过一会,慢慢起身,趁他没在意,一溜烟地跑了。

    王居安有些累,却觉得痛快,直接坐到老人边上,瞧着他用粉笔在地砖上写字,内容无非是“我是何地何处人,带着孙娃来南瞻求医,我孙身患先天性心脏畸形,同时伴有哮喘并发症,现需筹集治疗费手术费数十万,还望同胞们能伸出援手云云”。

    王居安笑道:“你一晚上能挣多少?”

    老人拿起瓷碗在他跟前晃一晃,里间有几个钢蹦连同几块毛币。

    王居安往身后瞧了眼:“医院门口是好地方,”又看向他怀里几岁大的孩子,问,“你这孩子哪里拐来的,他爹妈不得急死。”

    那孩子怯生生的,往老人怀里窝了窝,呼哧呼哧地咳嗽。那老头儿一边抚着他的背心一边写字,嘴里回道:“他爹妈前几年跑来南瞻打工,说要给孩子挣钱,钱没挣到,婚也离了,我带着娃儿找过来,找不到人,南瞻……太大了。”

    王居安不以为然:“现在满大街都是这种事,编个新鲜的吧。”

    老人笑笑,拾起旁边的病历和拍的片子递给他,王居安不接,更不看,只说:“粉笔字写得不错。”

    老头儿说:“家父以前开私塾。”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有好心的护士出来给孩子送吃的,老人连连道谢,喂完孙儿,自己就着剩下的米汤咽了些碎馒头,又接着写字,一笔一划,极其工整,王居安瞧见他才写的一句,忍不住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头儿念一遍:“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你不懂?”

    “不懂。”

    老头对孙儿笑:“娃儿,把你那盒玻璃珠子给叔叔玩一会。”

    小孩有些不舍,仍是从包里搬出一只生锈的饼干盒,打开来,里面装了满满一盒晶莹剔透的玻璃弹珠。

    王居安不解。

    老头儿道:“这盒东西,你两手能抓满吗?”

    王居安试了试,正好抓满两手。

    老头儿又问孙儿:“你那颗最喜欢的珠子呢?”

    小孩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漂亮的塑胶弹球。

    老头儿逗他:“送给叔叔吧?”

    小孩使劲摇头。

    老头儿笑道:“要不就给他玩一下?”

    小孩这才递过来,王居安想接,却腾不出手。

    老头儿大笑,一拍他的手,说:“放下吧。”

    玻璃珠噼里啪啦落进铁盒,王居安微怔。

    老头儿说:“以前的事你放不下,被人骗了,被人害了,被人看了笑话,被人欺负了,庄家地荒了,没钱看病了,你都放不下,只知道着急,怎么能打起精神往前走?前头是好是坏你不知道,要是遇上好事,你两只手里已经抓满负担,又怎么去把握以后?”

    王居安半晌不说话。

    老人写完字,拉起二胡,从《二泉印月》到流行歌曲门儿清,过了一会,瓷碗里多了几枚硬币,王居安跟前也被人扔了张纸币,他低头一瞧:一元钱。

    旁边一男孩批评他女朋友:“你一看见乞丐就给钱,谁知到真的假的。”

    女孩说:“总有人是真正需要帮助的吧。”

    男孩回身指着老人道:“这一看就是人贩子,你这样只会助涨罪犯的气焰。”

    女孩低着脑袋不做声。

    男孩又指向王居安:“还有这个,有手有脚的当什么乞丐,就算去卖也能挣钱吧,你就是看人长得帅。”

    女孩一扯男朋友的衣角,小声道:“别说了,给也给了,走吧。”

    王居安把钱塞进旁边的瓷碗,才问:“要是这小孩……”

    老人打断:“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只尽我的心尽我的力。”

    王居安忽觉嗓间哽咽,站起身来,迈步出去,走了几步又折回来,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正是王思危当日扔到地上的那张,他弯腰下去,把银行卡放进小孩的铁盒里。

    二胡声并无停顿,旁边路过几个醉醺醺的小青年,扯起嗓门跟着瞎唱:“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重头再来……”音乐声止,年轻人嘻嘻哈哈一哄而散。

    作者有话要说:通讯员929以前问我为嘛要写这种找骂的文,后来她给我推荐了这首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