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93第92章

    队伍里最后一个人进了乘机过道,苏沫却仍是坐在那里,手里握着电话。

    周远山提醒:“走不走?”

    苏沫没说话,也没动。

    周远山说:“飞机晚点四个小时,你已经等了四个小时。”

    “嗯。”

    “他要来早来了。”

    周远山瞧着她叹一口气,拿出自己的电话打过去,照旧无人接听。

    苏沫忽然问:“一次又一次,我是不是很没出息?”

    周远山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女人们都爱浪子,也许是虚荣心作祟。”

    “是吗?”

    “这样想会好点。”

    广播里正反复提到他俩的名字,说航班即将起飞,请尽快登机。检票的工作人员正要合上大门,看见这两人道:“缺席的是你们吗?赶紧的,别耽误这么多人的时间。”

    周远山起身道歉。

    苏沫死死捏住手机,指头已经青白,忽然叹息一声,终是站起来,跟了过去,越往里走,感觉越陌生,心里越空洞。

    飞机平稳起飞,南瞻越来越远,家人孩子久不见面,她本该高兴,想要笑一笑,谁知竟流下泪。

    王居安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医院里。

    赵祥庆正在旁边守着,见他睁眼,忙问要不要喝水。

    他稍微抬了抬头,发现自己还能活动,放了心,至少还活着,张了张嘴,嗓音黯哑。他说:“你,给她打电话。”

    赵祥庆愣了愣,转过弯来,试探:“苏小姐?”

    王居安重复:“苏沫。”

    赵祥庆早先就打过,这回再拨过去,仍是一样,他抬头,王居安正盯着自己,他不由放低声音:“关机了。”

    王居安躺了一会,没说话,手还能动,但是腿疼的厉害,动不了。他又道:“再打。”

    赵祥庆依言行是,几次后建议:“要不我给她发短信过去,说一下情况?”

    王居安这才问:“我什么情况。”

    老赵小心答:“没事,就是有点骨折,可能要上钢钉。”

    “还能走吗?”

    旁边的年轻医生道:“几个专家主任正在为这事开会,希望能得到一个最好的治疗方案。”

    王居安不说话。

    老赵转移话题:“我给她发短信,让她第一时间赶过来。”

    王居安闭上眼,声音冷下来:“算了,”隔了一会,又道,“不要告诉她。”

    一晃三个月过去,那人像凭空消失,杳无音信,苏沫走前委托周律师购入的安盛股票也一跌再跌。

    她在江南找了份工作,尽管同是市场总监一职,但是薪水方面远不如那边,刚够房贷和一家四口的日常消费。

    父母虽没多说,她心里却很歉意,好在周远山常来照应,周末的时候,二人带着清泉一起出去玩,清泉心情好,外公外婆瞧了更是高兴。

    清泉五岁多,人来疯,乐起来不顾形象,和周远山在家玩闹,周远山躺地板上把她举高,她一时笑得合不拢嘴,一大坨口水滴人脸上。

    苏沫看不过去,把孩子抱起来。

    清泉不干,说:“我还要和周爸爸玩。”

    当地方言里有个习惯,若是妈妈处得很好的女性朋友,小孩们为了表示亲热,一般会带着姓地喊人妈妈。可周远山是男性,清泉嘴甜,自动自发地喊人“周爸爸”。

    童言无忌,大人们听了心里却多了点微妙。

    苏家二老都有意为这一家三口创造更多相处的机会,私下里更淡定不了,苏母偶尔小声对老伴说:“周律师年轻有为,模样又好,也没结过婚,我们别是误会了人家吧?”

    苏父也拿不定,却给她鼓劲:“我们姑娘长得也不差,也年轻有为,没什么配不上的。就是清泉……”

    “清泉怎么了?”

    “清泉这么乖,也不会给人添多少麻烦。”

    苏沫悄悄听见了,心里不舒服,渐渐开始有意回避周远山。

    清泉却不愿意,一天问几次:“周爸爸今天来吃饭吗?”

    苏沫说:“不来。”

    “为什么呢?”

    “这里不是他家,哪能天天来?”

    清泉想了想,大人一样叹气:“我好喜欢周爸爸,不喜欢上次那个人。”

    苏沫又是笑又是奇怪道:“上次哪个人呀?”

    清泉说:“上次在你家吃饭的那个人。”

    苏沫立马想起来,忽然心里被人狠狠揪了一把,低声问:“怎么就不喜欢他呢?”

    “不知道,”又听见妈妈追问,清泉才勉强道,“他看起来凶巴巴。”

    当晚,苏沫躺在床上半天睡不着,最初从盼望到绝望的等待时刻艰难过去,为了那人她还在使用异地的号码,她以为自己会比年轻姑娘们更加洒脱,到了夜深人间,才知相思入骨,她捏着手机发着呆,瞪着天花板流着泪,心里越来越多的怨气却使她把电话又塞回了枕头之下,第二天肿着眼睛上班,忽然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索性狠下心肠,换了手机号码。

    面对她的回避,周远山却很有耐心,偶尔去公司接她下班,同事们以为两人正在相处,一时想给她介绍相亲对象的领导也都消停了。

    有一天晚上,她忽然接到陌生来电,苏沫听到对方的声音想了半天没想起来,那人笑:“苏助,我是老韩呀。”

    苏沫笑道:“韩工?好久不见。”

    韩工也笑:“你叫我好找,以前的号码打不通,还好我上次走之前,我老婆留了你家里的电话。”

    苏沫想:是的,有心找总能找到,是我自作多情。

    她一晃神,没听清对方说什么,又问一遍。

    韩工重复:“我老婆有个同学一直在国外,帮我们代理了一项很小的汽车项目,主要是零配件这一块,我们想自己办个公司,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过来一起打拼,自己当老板总比一辈子替人打工要好,你说是不是?。”

    苏沫听得一愣,笑起来:“谢谢你们,这真是个好机会,可我也没钱入股啊?”

    韩工道:“我老婆说你人好,合伙人就应该找你这样的,”又问,“你是不是认识北中汽的孙总?他现在是一把手了,我们想和他们家做第一笔单子。”

    苏沫会意:“认识,还有南边几个大厂的老总,逢年过节都会慰问一下,一直有联系。”

    韩工很高兴,开起玩笑:“你用人脉入股就行了,当然,有钱就更好了。”

    一时两人都笑起来。

    过了几天,韩工偕家眷到访。

    韩工的老婆瞧见清泉正拿一只小碗喂家里的小猫喝牛奶,也蹲□去和孩子们一起瞧。

    苏沫笑道:“你也喜欢猫?小猫打过疫苗,才洗了澡,很干净的,摸摸没事的。”

    他老婆却道:“不是,”她伸手护住那碗,等猫把里面的牛奶舔尽了立马拿起来,看了半天,叹道:“你还谦虚自己没钱入股,这么好的碗你拿来喂猫?”

    苏沫不解。

    她接着道:“要是我没看错,这是明代嘉靖时期的东西,叫做百花争春,我以前当学生的时候在拍卖行打工,见过差不多的。”

    苏沫笑:“不可能。”

    韩工插嘴:“这你可要信她,她在这方面有点兴趣,做过研究,当时还特地修过第二学位。”

    韩工老婆笑起来:“妹妹啊,这碗的市价至少二十万,还是好几年前的价格。”

    苏沫愣住。

    韩工笑道:“卖了它入股吧。”

    苏沫定了定神,赶紧把那碗捏在手里:“不行。”

    大伙一乐,又谈起法律方面的程序,苏沫说正好认识几个律师,便打电话请了周远山过来吃饭。

    周远山很久没接到她的主动邀约,立刻答应,两人见了面,心里都有事,不觉有些客套的尴尬,却又和其他人相谈甚欢。

    苏沫心不在焉:等人走了,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问问情况也好。

    她捱到晚上,才送走客人,又接到电话,周远山说:“我就在楼下,你能不能下来一趟?”

    苏沫问:“你有东西忘了拿么?”

    “你先下来,”等她下去了,周远山又问,“我的东西呢?”

    苏沫笑:“你到底忘了什么也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呢?”

    周远山看了她一会,才道:“心。”

    苏沫没说话。

    他又看向旁边,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哎哟好肉麻,”停了一会,正色说,“这么久你不可能不明白,我现在……我的心全在你这里,别再躲我了,好吗?”

    苏沫一辈子头一次被人这样直接的表白,听得有些晕:“我、我……”

    周远山问:“你还忘不了他?”

    苏沫要面子:“不是。”

    周远山点头:“那就行了,我们的年纪都摆在这里,早过了冲动的时候,我觉得还是应该找个适合的,我们俩性格什么的都还挺合适的,你觉得呢?”

    苏沫推脱:“你也知道,马上要开始创业,更忙了,我现在还没心思考虑这些。”

    周远山挺理解:“也对,女人也应该有自己的事业,我最欣赏你这一点,你忙你的,就是别再躲着我了。”

    他原本转身要走,忽然停下来,折回来飞快的亲了她一下,低声道:“我会比他好。”

    王居安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早已烦躁得不行,得空就撑起拐杖练习走路,却又不得力,偏生护士来劝:“不能这样乱来,伤筋动骨还要一百天呢,你现在骨头上有两根钢钉,万一二次骨折,骨头移位,可就麻烦了。”

    王居安扔掉拐杖:“什么时候才能扔掉这玩意正常走路?”

    “至少还要三个月。”

    “有后遗症吗?”

    姑娘麻利地给他铺床叠被,扶他坐下说:“看哪方面。”

    王居安坐床沿上认真瞧着她:“大幅度活塞运动,会有困难么?”

    姑娘脸一红,却笑:“有问题看男科,”她扭腰出去,轻轻扔下一句,“流氓。”

    王居安心里一动,忽然想起什么,有些微怔。

    赵祥庆这才进去,手里拿着几本文件,心道:“能调戏小姑娘了,说明已经走出情伤,是好事,”他嘴上道,“头儿,这是合同,需要您签名。还有,安盛的股票跌得不行,王思危那小子水平太糙,几位董事整天打电话要和你谈。”

    王居安看着合同,头也不抬:“免谈。”

    老赵又说:“林董和另一位姓什么的老先生一定要见您。”

    “不见。”

    老赵笑着叹气:“他们成天往公司跑,我还得抽时间应付。”

    王居安利落地签了字,合上文件夹:“不理不就完了,再来直接轰出去,用不着对他们客气。”

    那边厢,王亚男也正被人烦得焦头烂额,几位董事隔天就过来对她轮番轰炸一次,她前些时候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心说阑尾都割了,怎么又闹腾起来了。

    换了家医院做检查,结果出来,阑尾白割了,胆囊有问题,还要做手术。

    进了医院,几位董事却不放过她,又跑来病房围着她长篇大论。

    王亚男自顾不暇,又担心儿子,终是松了口:“你们去试试,只要他答应,”她冷笑,“就怕他心高气傲,咽不下去这口气吧。”

    去当说客的人果然都铩羽而归。

    王亚男沉吟不语,想起那天苏沫说的话,才道:“只有一个人能说动他,”她叹息,“叫天保去吧。”

    手术时间安排下来,因没有家属可以替她分担,医生只好对她直言:做了手术,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

    王亚男强势一辈子,这会子临进手术室了,忍不住老泪纵横,心道:我要是孤家寡人,死了也就死了,可是下面还有个小的,就算死了也还要惦记着他。

    想来想去,一定要见王居安一面。

    过了老半天,那人才来,王亚男见他冷着张脸,低哼:“你不想来就不要来,又没人拿刀架脖子上逼着你,板着个脸做给谁看?等我死了,你就高兴了。”

    王居安上前打量她:“你这么怕死啊?现在是一只脚放进棺材了,又没人推你,自己倒慌着把另一只脚先给挪进去。”

    王亚男叹息:“你们两个,还真配,”又问,“我要是真死了怎么办?”

    王居安凑近她,慢慢地道:“你放心,祸害遗千年。”

    王亚男气得差点没一口气憋过去。

    他又说:“你死不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你死了,谁跟我斗?”

    王亚男不由抓住他的手:“天保怎么办?”

    “怎么办?被人拐去街上,剁了手脚,跟前放个碗,也能活。”

    她急了:“我这么大年纪,你就不能说点中听的么?”

    王居安皱眉:“你想听什么,有我一口吃的绝不会少他那半口?”再要说,他不耐烦,摆手道,“罗嗦,赶紧推进去,她不死,我要被她烦死。”

    王亚男气得点着他:“你,你……”

    王居安道:“又不是直接把你推去烧了,你怕什么?”

    她无法,赶着嘱咐一句:“这几天家里没人,你记得去瞧瞧他……”

    他直接回一句:“没空。”

    话虽这样讲,王居安还是抽时间去了趟宋家大宅,上楼一瞧,宋天保又在那儿傻乎乎地唱着情歌,这回又拉住他唱《萍聚》。

    王居安往他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你妈病了,你还有心思玩。”

    宋天保却痴痴地看着屏幕:“苏秘书,唱歌好听。”

    王居安陪着他席地而坐,冷哼:“别想了,人都走了。”

    宋天保一脸向往:“苏,不走的时候,对我很好。”

    王居安没做声,过了一会才道:“她对我,一点也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10,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误入浮华(百度最新章节)  误入浮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