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十五章想新生的祥林嫂(八)

    (八)

    走路太浪会闪腰:我知道,我知道,仙子姐姐问我啊。

    我有辣条跟我走:我也知道,仙子姐姐可以问我。

    女子有疑问,直播间里的玻璃碴子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献殷勤。

    浪九九:因为吃了蟠桃?

    魔狱:不,因为被揍习惯了,金箍棒的疼痛都习惯了,何况是头狼。

    我是个神棍:老衲掐指一算,又是大圣功劳……

    北城南笙:还是别提主播的伤心事儿了。

    笙歌眨眼,伤心吗?

    并没有。

    过往种种她会放在心里沉淀,成为自己走向更远的养料。

    虽说她不是什么心理强大之人,但是自怨自艾也不是她的性子。

    大圣的恩情,取经队伍搞笑逗乐崩坏的一切她都不会忘记。

    “不知你该如何称呼?”

    祥林嫂三个字差点儿脱口而出。

    笙歌有点儿发懵,祥林嫂叫什么名字呢?

    以前她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

    她只是简单的接收了祝福的剧情罢了。

    “笙歌。”

    笙歌没有忘记自己此刻是在扮演着一个家道中落,无可奈何为了葬夫嫁入深山的女子。

    不管怎么说,笙歌二字还带着几分闻言。

    “笙歌?不错的名字。月色渐落声不寂,笙歌初寒夜未央。”

    “想来你父亲定是个有文化的,可你为何会成为这样呢?”

    仙子姐姐一边为笙歌清理着伤口,一边闲聊着试图转移笙歌的注意力。

    笙歌再一次把忽悠顾怀远的那番说辞用了出来。

    她不怕被人揭穿,祥林嫂本就是个不受重视被忽略的彻底的人。

    如果不是需要把祥林嫂卖钱,卫祥林的婆婆也不会想起还有这么一个晦气的儿媳妇儿。

    《祝福》的最后,祥林嫂的死也是寂静无声的,没有人在意,甚至还有人嫌弃她不会挑日子,凭白污了别人过年的气氛。

    说起来祥林嫂的死很难归结为谁的责任。

    政权,神权,夫权,族权皆是罪魁祸首。

    与其说鲁迅先生着墨颇重的写了祥林嫂,倒不如说是想让祥林嫂来代表一个时代的绝望。

    曾经学习鲁迅先生的文章,总是觉得拗口深奥,如今亲生经历,更是明白了其中的绝望和痛苦挣扎。

    既然祥林嫂想要新生,那就彻彻底底的与文章中那些过去那些阴暗化清界限吧。

    鲁镇也好,卫家庄也罢,她都不会再回去。

    当然,更加不想回去那个徒手搏狼的深山,她有心理阴影。

    她觉得自己以后怕是会更加怕狗,狼跟狗长得像。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话说主播经历听起来蛮惨的,女儿在一旁听着都眼泪汪汪了。

    走路太浪会闪腰:一看兄弟你就是新来的,要不要赌一把,主播完全就是开局一张嘴,其他全靠诌,忽悠一个算一个,诌死一个算一个。

    豺狼配女猫:太浪兄不愧是猪主播的第一位观众啊。

    我有辣条跟我走:请问主播还有什么技能是没有点亮的,说的好凄惨,让人潸然泪下啊。

    灯火阑珊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代入一头猪在装可怜,实在是不觉得凄惨,只觉得好笑。

    北城南笙:主播是猪深入人心。

    带特产回家的蛙: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余生菇凉:难道只有我想知道主播又接了什么样的直播任务吗?好奇ing,主播这一次你究竟是什么人?

    笙歌看着一条条弹幕,嘴角忍不住抽搐,这些人是想玩死她好继承她的直播间吗?

    好不容易酝酿出的凄凉氛围,这下子烟消云散了,不笑场就算是对演技的考验了。

    你以为她想撒谎吗?

    谁让她之前为了忽悠顾怀远先是撒了一个谎呢。

    现在就算她说她是个被第一人婆婆卖掉的没出息妇女都没人信了。

    与其前后不一惹麻烦,倒不如自己亲手造出一份来历,再慢慢坐实。

    民不聊生的时代,再离奇的身世都有人信,更何况她用的是电视剧中最经典的桥段呢。

    作品源于生活,既然卖身葬父的梗儿在作品中都快用烂了,那么证明现实生活中也比比皆是。

    主播:如你所见,我确实是个有身份的人。

    笙歌一句话吊足了直播间里大多数观众的胃口。

    主播:其实我是个寡妇,还是做了两次寡妇的那种。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是我太单纯竟然相信了主播。

    走路太浪会闪腰:主播你这么逗,你家里人知道吗?

    北城南笙:就知道主播只会越来越惨……

    看着直播间里的你一言我一句,笙歌嘴角一时没有控制住露出了弧度。

    MMP,竟然在说自己凄苦身世的时候笑了出来,她是智障吗?

    笙歌在心中狠狠的唾弃自己,笑什么,难道不能再憋一会儿吗?

    果不其然,笙歌发自内心的笑容没有躲过仙子姐姐的法眼,引起了仙子姐姐的注意。

    “你很开心?”

    听到仙子姐姐的问话,笙歌都快要哭了。

    说的那么凄惨,氛围酝酿的那么好,她竟然自己笑了出来。

    直播间里的那群玻璃碴子们可能注定是来讨债的。

    豺狼配女猫:怎么办,突然心情大好,想讲笑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余生一杯酒:讲,热烈欢迎豺狼哥哥或女猫妹妹讲笑话。

    豺狼配女猫:请唤我豺狼哥哥。

    接下来就是无数能够把人逗的捧腹大笑的笑话新鲜出炉,无时无刻不再挑战着笙歌的意志。

    笙歌气的想哭的时候,也无比怀疑这些搞笑又不低俗的笑话是从哪里听来的。

    好吧,她必须得承认很好笑。

    笙歌再一次淋漓尽致的体会了一把什么是痛并快乐着,还是抑制不住的那种快乐。

    当然她也再一次确定直播间的玻璃碴子有升级为钢刺的可能。

    笙歌偷偷摸摸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头,疼痛感抑制想笑的冲动,别提脸上的表情有多诡异。

    走路太浪会闪腰:其实主播现在的表情就是最好笑的笑话,好想去戳一下。

    余生菇凉:已截屏,也许可以做成表情包,配字该流泪的我却笑成花儿……

    余生菇凉:你们呢?

    “嗯。”

    既然已经笑了,那就别否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