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八十四章想新生的祥林嫂(三十七)

    (三十七)

    不知为何,这一刻,笙歌的脑海里出现的却是阿毛手拿匕首果敢狠厉的模样。

    她相信,如果她无法说服阿毛,那把匕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割断她的脖子。

    笙歌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娘亲害怕了吗?”

    阿毛何其聪明,怎么可能看不透笙歌的想法呢。

    “娘亲,那些人冒充你给我下药掳走了我。”

    阿毛慢条斯理的喝下最后一勺白粥,姿态优雅的把青花瓷碗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声音嘶哑。

    这一切都是笙歌最熟悉的模样,她的阿毛一直都是最矜傲的贵公子。

    “阿毛,娘亲不是害怕,是从未见过阿毛那副样子。”

    就像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一直都盲目的觉得自家孩子是世界上最好最完美的孩子。

    “那些绑架阿毛的人,娘亲已经全部抓住交给了你顾叔叔。”

    “放心,娘亲并不是恪守善良,别人打一巴掌还得关心别人手疼不疼的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雷霆予之。”

    笙歌坐在床边,揉了揉阿毛的脑袋。

    她还是喜欢阿毛黏着她,软糯可爱的样子。

    她早该知道的,智多近妖的孩子怎么可能如寻常孩子那般天真烂漫呢。

    “娘亲,对不起。”

    “不管在什么时候,阿毛都应该一眼认出你。”

    “娘亲,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阿毛用毛茸茸的额头在笙歌怀里蹭了蹭,声音清浅还带着数日未说话的沙哑,但却带着忽视不了的郑重,听起来犹如响鼓一下一下撞击着笙歌的心。

    这个小家伙,她没白疼他。

    她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五六年了,看似是她一直在拼尽全力守护着阿毛,试图给她平安喜乐的生活。

    但实际上,阿毛的存在也给了笙歌最大的安心。

    阿毛的乖巧贴心,阿毛的软糯信赖,都是笙歌走下去的动力。

    “娘亲不怪你。”

    “坏人太狡猾,怎么能怪阿毛呢。”

    笙歌一本正经的说道。

    本来就是,那些人做坏事就罢了,竟然还易容成她的模样。

    要是早知道就该多踹那个中年文士一脚。

    远处郊外正在被枪毙的中年文士,子弹划破空气即将打响他额头时,他竟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子弹偏了……

    “……”

    “……”

    顾怀远和中年文士面面相觑,这喷嚏打的也太是时候了吧。

    被笙歌影响的神神叨叨的顾怀远抬头看了看天,难道老天爷在告诉他不可杀吗?

    呸……

    顾怀远撇撇嘴,这白净老头儿得罪了大婶,如果他放了这个中年文士,大婶会不会掐死他?

    死贫道不死道友,还是杀了这中年文士吧。

    大婶的战斗力,他害怕……

    只是刚才还悍不畏死口口声声叫嚣着成王败寇视死如归的中年文士突然间怂了。

    还是怂的不能再怂的那种……

    “顾大帅,我错了,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绕过我这一次。”

    “上刀山下火海,以后唯你是从。”

    顾怀远眨眨眼睛,他不过就是吐槽了一下大婶,这中年文士怎么就怂成这样了……

    “你不是想死吗?”

    顾怀远难得有几分耐心多问了一句。

    中年文士苦笑一声,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求死,没想到竟然没死了。

    求死之心哪是那么容易坚定的。

    没见过那么多自杀一次死不了被救活的人再也不敢自杀第二次了吗?

    好吧,他认怂了。

    死是不敢死了,所以接下来他就得好好求求顾大帅了。

    “顾大帅……”

    中年文士也算是彻底的放下了节操,扯着嗓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表忠心求饶命,其中也夹杂了一些重要信息。

    顾怀远挠挠头,这下麻烦了……

    对于大上海郊外密林发生的这件啼笑皆非哭笑不得的事情,笙歌和阿毛自然是不知道的。

    这个时候的笙歌还在体会着母子情深呢。

    “娘亲,你要喝粥吗?”

    阿毛想着自己饿,那么同样被绑架了几天的娘亲也一定饿。

    “不喝。”

    笙歌嫌弃撇撇嘴,摇了摇头。

    对于一个无肉不欢的人,吃这种清淡无味的白粥简直是一种折磨。

    “我想吃肉。”

    笙歌实话实说,刚才动武运动量那么大,自然得吃点儿肉补补能量。

    “娘亲,饿了几天得吃些清淡的东西,要不然对肠胃不好。”

    “这么简单的生活常识你怎么也不知道。”

    阿毛盯着笙歌不赞同的说道,像是对有这么一个白痴娘亲有些无奈。

    “可是,我并没有挨饿啊。”

    笙歌虽然也被绑架了,但是那些人一直都是好吃好喝的敬着她。

    虽说没有平常吃的好,但最起码是餐餐有大排骨大鸡腿的,有时候还能喝一杯鲜榨的果汁。

    当然,笙歌没有说的这么详细。

    她这是为了阿毛幼小的心灵不受伤害而着想。

    “原来就我一个人饿着……”

    阿毛扁扁嘴,看起来委屈极了。

    “……”

    笙歌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毕竟阿毛说的是事实。

    事实就是在阿毛昏迷的时候,她吃香的喝辣的,活的很舒坦,就像是体验了一把郊区春游的感觉。

    ……

    在阿毛身体调养好之前,笙歌就打算暂住在顾公馆,所以没有任何意外的见到了跟在顾怀远身后的中年文士。

    俗话说的好,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看到中年文士,笙歌只想冲上去再狠狠踹他几脚。

    当然,中年文士可就没有笙歌的愤恨了,有的更多的是心虚和瑟缩。

    顾大帅说了,他能不能活下来,就看笙半仙的意愿了。

    不对,千万不能再喊笙半仙。

    他算是看出来了,笙半仙对这个称呼深恶痛绝。

    不过也无可厚非,听起来确实不好听。

    笙歌狠狠都瞪了顾怀远一眼,小顾同志,你胆子还真是肥了。

    顾怀远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摊了摊手。

    身处他的位置,为了他一直想要实现的目标,已经容不得他随心所欲一直按心情办事了。

    这个人手上掌握着他需要的东西,对他有莫大的帮助。

    所以,这个人还有活着的价值。

    他以他的价值换取了他活着的机会,等价交换。

    但是,笙歌这里却是不好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