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九十四章想改行的胡屠夫(六)

    (六)

    笙歌装作云淡风轻,不知轻重的样子随口一说,实则仔细观察着范进的反应和神情变化。

    走路太浪会闪腰:主播666啊,没想到主播竟想到了这一招,你是要玩死这个便宜女婿吗?

    花花世界花花心:难道主播看不出范进刚才那句聪颖出彩其实是恭维吗?

    带特产回家的蛙:我猜范进现在一定是吞了苍蝇一般难受。

    北城南笙: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主播这个法子甚妙吗?不要忘记,范进考了三十年二十多次连个秀才都没考中,你们说万一主播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考中了,范进会怎样……

    范进会怎样?

    笙歌撇嘴,范进好的很。

    范进是典型的大器晚成,前五十年就跟得罪了老天爷似的诸事不顺,但五十四岁遇到周学道这么一个贵人,霉运尽扫,老天又开眼了,就跟开挂似的,一路向前根本不带停的。

    一个秀才而已,人家范进可是未来进士,学道……

    嗯,是个大官。

    学道是管理全省的教育工作,正三品的地方高官,仅次于巡抚,与布政使和按察使同级。

    类似于她那个时代的省教育厅厅长。

    这么一想,笙歌瞬间觉得自己这个女婿简直牛的不能再牛了。

    主播:你们小觑了我这个便宜女婿。

    笙歌熟知范进结局,但直播间的玻璃碴子们不知道啊。

    一旦开挂,范进那绝对是主角人物。

    她刚才那句话虽说是心血来潮,但并不是随口一说,她是认真的动了这个念头。

    “怎么,不可以吗?”

    见范进久不说话,笙歌粗声粗气的追问道。

    范进只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今天的一切好像都变得不太正常了。

    “倒不是不可以……”

    范进似是难以启齿一般,磕磕绊绊,半天说不出一句有用的话。

    呵,范进心中就是觉得不可以,他甚至都觉得胡屠夫有些异想天开。

    他不就是客气一下吗,岳父为什么要顺杆子往上爬。

    读书人,谁不是年纪轻轻风华正茂都时候开始读书考取功名,哪像岳父六十岁的人了,突如其来冒出了读书的想法。

    说不定还是心血来潮,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同窗会怎么笑话他了。

    本身他几十年未中就是一个大笑话,如今又多了个岳父。

    岳父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屠夫,大字不识一个,说话粗鄙,哪能作为童生去参加院试。

    简直是在开玩笑。

    “既然不是不可以,那就这么决定吧。”

    笙歌可不管范进心中的愁肠百结,自顾自的说道。

    “我虽为你的岳父,但是年纪比你大不了几岁,所以你也不必觉得难堪。”

    范进低着头偷偷翻了个白眼,该难堪的不该是岳父自己吗?

    “你给我说说参加院试考秀才有没有什么要求。”

    笙歌虽说对这个时代的科举制度有一定了解,但唯恐有偏差,还是多问几句。

    “……”

    范进沉默,看样子岳父还真的打算去参加院试了,看起来兴致还颇高。

    “说话啊,你不会是怕我超了你吧……”

    “年轻人,你可不能这么不自信啊,妄自菲薄最是要不得。”

    笙歌用自己的大糙手拍了拍范进的肩膀,然后又迅速撤了回来。

    好吧,差点儿忘了要保护自己可爱的小手手了。

    范进无语,年轻人?

    上一句还说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现在他就成了年轻人。

    呵呵哒,你是岳父你是长辈,你说了算。

    “岳父说教的是……”

    又是这句几乎成了惯例的话。

    笙歌扶额,你倒是回答问题啊。

    “凡应考生员之试者,不论年龄大小,皆称儒童,习惯上称为童生。”

    “只有通过了县试、府试两场考核的学子才能被称作童生。”

    “唯有通过县试和府试,才能以童生身份参加院试考取秀才。”

    范进也还算是有些靠谱,在笙歌的追问下为笙歌解惑。

    笙歌挠挠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已经花白的头发,苦恼极了。

    她以前一直都以为古代小秀才遍地都是,随随便便都能考。

    没看那些风花雪月都话本子中动不动就是穷困潦倒的落魄秀才。

    没想到,考秀才还这么麻烦。

    县试府试,那是什么?

    “女婿啊,县试和府试,一般在什么时候啊。”

    笙歌看看现在的艳阳天,觉得她可能错过了今年的县试和府试。

    她做学生时考试一般都在六七月份,哪有在大盛夏考试的。

    “县试在各县进行,由知县主持,每年二月举行,连考五场。

    通过后进行由府的官员主持的府试,在四月举行,连考三场。”

    范进看自家岳父上了心,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尽职尽责详细解答道。

    他倒是想不耐烦的拒绝,但是他不敢啊。

    岳父骂起人来,绝对能让你怀疑活着的价值。

    难得岳父心情好,他还是不要自找麻烦去触眉头了。

    虽说县试和府试都是最基本最底层的考试,但是他可不觉得岳父能够通过。

    以岳父的暴脾气,听私塾先生讲课,绝对超不过一个时辰就会爆发。

    再说了,岳父完全没有基础,字都不认识,通过县试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更不用说跟他一起参加院试考秀才了。

    这么一想,范进的心气顺了不少,看向笙歌更加低眉顺眼。

    范进的心绪变化笙歌自是不知道的。

    “那你的院试是什么时候?”

    “院试一般三年两考,丑、未、辰、戍年为岁考,寅、申、巳、亥年为科考。”

    “最近一次院试是几日后。”

    “下一次乃是明年岁末,十二月份。”

    范进也没有给笙歌讲的太长远,毕竟乡试会试殿试什么的,他也没有机会接触。

    他这个半路出家的岳父根本不可能通过,想那么多干嘛。

    笙歌掐着指头算了算,明年岁末那一次院试就是范进开启开挂人生的起点了。

    人生贵人,周学道也就作为考官来到这里。

    “还好。”

    “今年考不过不要紧,咱们明年父子俩一起考。”

    岳父老丈人也勉强算是父亲,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