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想改行的胡屠夫(十三)上架第三更

    (十三)

    范胡氏当然是接过笙歌的肉和酒后就躲在小草棚里研究吃食了。

    “你有事吗?”

    笙歌本就只是打算给范进老母亲打个招呼,没想到竟然被对方吓成这样。

    胡屠夫,胡大爷,你以前究竟是做了什么孽……

    怎么感觉范进老母亲见了她就像是耗子见了猫呢。

    她自问,上个世界小顾同志对她就够害怕的,没想到跟范进老母亲一笔,小巫见大巫啊……

    “没没,亲家公你坐。”

    见笙歌开口,范进老母亲如蒙大赦,连忙从炕上下来穿上自己露着脚指的破鞋子。

    “不了,我找范进。”

    欺负一个老奶奶,笙歌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算了,她还是留着力气去范进面前倚老卖老吧。

    “范进被几个同案好友约走了,亲家公怕是等等片刻。”

    同案好友……

    同窗好友……

    别看只是一字之差,但其中的意义却是天差地别。

    没想到不过刚刚公布了院试名次一两天,这次同中相公的学子就自成了一个小团体。

    “不碍事。”

    笙歌去披子里等着范进,顺带翻翻范进的书。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署名魏好古。

    魏好古就是那个跟在文章中跟范进同年中秀才,又相约去乡试的读书人。

    笙歌摸摸自己光洁的下巴,貌似除了范进,又有人崩坏了剧情还。

    这些人本应是周进慧眼识珠,为何现在却提前一年中了秀才。

    这幅字她上次来还不曾在墙上看见,显然是近两天挂上的。

    中了个秀才就春风得意了吗?

    那么魏好古知不知道一日看尽的不是曲江苑的鲜花,而是平康坊的众花呢。

    约走了?

    约去何处?

    魏好古涉猎颇广,在八股取士四书五经的时代依旧喜好着汉唐的诗词歌赋,算得上是一个风流雅士。

    笙歌坐在范进常坐的那把椅子上翻看着范进最新作的文章,眼睛里闪过了然。

    看来,此次范进能够顺利中了秀才,是真真有几分变通了。

    笙歌也不知自己等了多久,天边挂着的最后一缕余晖也渐渐隐去,皓月当空,夜风徐徐吹拂。

    盛夏的夜风都带着闷热,莫名让人烦躁。

    范进是做什么去了?

    千万别告诉她,一时春风得意就真的去花街柳巷赏花了。

    难道范进不知明朝其实严令禁止官员狎妓吗?

    虽说这个时候范进只是秀才,虽说当政的皇帝朱厚照也甚是顽劣。

    但文人若是坏了名声,科举又能走多远呢。

    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了,就不能安生点儿吗?

    笙歌狠狠的把书扔在桌子上,一用力掰掉了桌子的一个角。

    好吧,她这么强大的武力,为什么要绞尽脑汁的做秀才呢?

    “爹,菜需要再热热吗?”

    范胡氏一颗心都被那碗肉勾着,压根儿没有想过自家夫君此刻说不定正在赏花问柳听着小曲儿喝着酒呢。

    说起来,青楼可真是一种特色文化,标榜着卖艺不卖身身,端的是高姿态。

    “吃吧。”

    话音刚刚落下,小木门就被敲响了,范进弱弱的声音传来。

    哟,回来的还真是时候。

    “夫君,你回来了啊。”

    “爹带了些酒和猪肉来看你,都等了你一个多时辰了。”

    范进身上依旧是一件麻布衣衫,只是比之前满是补丁那件看起来新多了。

    看来出门之前也好好拾掇了一下。

    脂粉味,酒味,虽然只是淡淡的,但是并不能逃过笙歌的鼻子。

    看来男人对女色的追求还真是蛮执着的,据她所知,镇子上最西边的胡同里才有一个不伦不类的青楼。

    挂着青楼的牌子,做着妓院的勾当。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女人花?”

    胡屠夫天生长的比较粗壮,再加上是做体力活的,看起来就壮硕无比。

    而范进不事农桑,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活脱脱一个文弱小书生。

    所以当笙歌提起气势居高临下的跟范进说话的时候,总能带来压迫感。

    范进眼中满是窘迫,半晌才开口“岳父,我什么都没做……”

    做错事之后的经典台词,笙歌表示自己很理解。

    “岳父,我真的就是坐了坐。”

    范进对天发誓,如果他知道这些人约他是去青楼,他是不会去的。

    不对,只能说这个青楼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他一直都以为青楼合该就是喝喝酒听听曲,谈谈诗词歌赋,没想到这一个青楼竟这般乌烟瘴气,简直不堪入目。

    他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知道狎妓的下场。

    “是吗?”

    “我还以为你不想走科举这条路,不想做官了呢。”

    笙歌双手交叉环抱于胸前,眼神戏谑但也冷漠。

    亏她之前还以为她的便宜女婿是个一心求学的,哪怕世故了一些,痴狂了一些。

    “真的。”

    “岳父,我刚刚坐下就出来了,只是有些远我又没钱,所以只能走回来。”

    范进连连表清白。

    这样的岳父好可怕,看看不自觉就握起的大拳头,范进真怕这一拳头砸向他。

    他身子骨弱,经不起这么殴打。

    “你确定不是你因为没钱所以才没留下来?”

    范进脸爆红,岳父还能好好说话吗?

    “岳父,小婿知错了。”

    范进这个时候可没有管男儿膝下有黄金,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笙歌面前,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洗脱冤屈了。

    笙歌瞠目结舌,便宜女婿,你的节操呢?

    读书人不是最重气节吗,那你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跪下了。

    笙歌不是真的胡屠夫,所以很难真的明白范进对胡屠夫的恐惧。

    胡屠夫这些年来何曾对范进少了打骂,气节这种东西真的不能太当回事儿。

    如果看的太重要,他怕是早就呕血而亡了。

    范进这干净利索的一跪,反而让笙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莲花仙子:主播,便宜女婿没有说谎,他的确滴酒未沾。

    走路太浪会闪腰:主播是被便宜女婿这一跪吓懵了,没看到气势都散了吗?

    浪九九:看来主播还是做不惯恶人啊。

    笙歌自是知道范进没有撒谎,虽说身上萦绕着酒气,但那也是被沾染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