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想改行的胡屠夫(三十六)

    (三十六)

    “弟却也无以为敬,谨具贺仪五十两,世先生权且收着。且弟有空房一所,就在东门大街上,三进三间,虽不轩敞,也还干净,就送与世先生,搬到那里去住,早晚也好请教些。”

    三进三出……

    笙歌看看自己拥挤的小院子,瞬间嫌弃了。

    张静斋,不能区别对待啊。

    “我呢?”

    笙歌上前一步,双手交叉环抱,气势汹汹的看着张静斋。

    “……”

    “……”

    范进和张静斋同时愣住了。

    张静斋是觉得半是恼怒,半是尴尬,而范进则是好笑。

    好吧,这的确像岳父做出的事情。

    “岳父生性豪爽,还请张兄莫要在意。”

    范进已打定主意,若是岳父喜欢那就那这座宅子送给岳父就是。

    再说了,他本就打算带着岳父一起居住。

    一家人,理应住在一起。

    “是我考虑不周,在那初空宅子不远处我还有一处空房,如果伯父不嫌弃可否收下?”

    张静斋心中略微盘算,再次开口。

    用两处寨子,换与范进的交情,不亏。

    他算是看出来了,范进乃大器晚成,富贵荣华都在后头呢。

    他之前虽没有雪中送炭,但锦上添花总归也要尽早。

    “不嫌弃。”

    笙歌笑呵呵的接下了。

    “……”范进心中失笑,岳父这人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索要都这般理直气壮。

    乔迁新居,摆酒请客,三天的宴席,笙歌再一次见证了巴结谄媚仿佛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

    也亏得她两年来没有苛待过范母,所以并没有发生像剧情中那样因为欢喜而窒息而死的事情。

    倒是范胡氏,有些飘飘然了。

    穿金戴银,花红柳绿,好不威风……

    当然,笙歌更想说的是滑稽。

    明明长相本就有些磕碜,可偏偏非要往暴发户的方向打扮,满头的珠钗,胳膊上的大粗金镯子,脸上敷的白粉擦的胭脂活像一个耍猴致富的。

    若是以前的范胡氏还能勉勉强强说一句温柔体贴小家碧玉,可现在只能用一句艳俗来形容。

    笙歌理解范胡氏乍富的心情,可确实很难接受。

    看着这样的范胡氏,她又想断绝关系了……

    MDZZ,别拦她。

    瞅瞅范胡氏现在颐指气使拿腔作调的样子,笙歌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她还以为范胡氏在范进的教育培养下脱胎换骨了。

    事实证明,想太多。

    大红大绿庸俗不堪还越发暴虐的范胡氏与越发清贵儒雅举止优雅的范进站在一起有云泥之别。

    就算她是范胡氏的老爹,都无法昧着良心开口。

    心窝子疼啊……

    姑娘,便宜女儿,你能不作了吗?

    走路太浪会闪腰:主播再不出手,便宜女儿就要与太阳肩并肩了。

    言外之意,地面快要放不下她了。

    北城南笙:便宜女儿与范大叔走过十数年艰难岁月,我们身为旁观者理应了解,可为什么看了依旧气的牙痒痒呢。

    余生菇凉:范胡氏一时被蒙了眼障了心……

    笙歌点头,确实该教教便宜女儿如何做人了。

    与范进十数年的共患难是范胡氏最大的利器,两人之间的感情也非常人可及。

    但,再深厚的感情也会在范胡氏这样不停的造作下一点点消磨。

    她看的出来,范进是记得那些年情分的,也愿意帮助范胡氏变成更好的妻子。

    只可惜,烂泥扶不上墙。

    这样评价自己的女儿,笙歌很是无奈。

    作为一个简单粗暴的小仙女,教育人的方法自然也是一针见血了。

    孩子出幺蛾子,多半是惯的。

    打一顿不行,那就打两顿,没有什么糟心事儿是揍一顿解决不了的。

    “跪下。”

    笙歌握着鞭子,看着眼睛就差长在额头上的范胡氏,气不打一出来。

    便宜女儿,是老爹我时间太久没出手让你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你成为举人太太飘了?

    “爹,我现在是官太太……”

    范胡氏看着自己身上贵重的绸缎衣裳,皱皱眉。

    地上这么脏,她怎么能够跪下去呢。

    “呵,官太太?”

    “请问,范进现在做了什么官?”

    “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揍你也是看心情。”

    笙歌直接踹了范胡氏一脚,看着她踉跄着跪在地上。

    她为数不多的耐心,早就在看到范胡氏不知好歹时消耗干净了。

    别给她讲什么父女情深,很抱歉她没养过范胡氏。

    范胡氏看着被碎石划破的裙子,尖叫一声,抬头怒目而视。

    但在她看到笙歌那双满是厌恶和冰冷的眼睛时,僵在了原地。

    她曾经在夫君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厌恶,只是她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那是错觉。

    二话不说,笙歌直接抽了范胡氏十鞭子。

    “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

    笙歌握着鞭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范胡氏。

    不知道错,那就一直跪着吧,千万别指望她心软。

    “爹,不是你曾经告诉女儿的吗?要尽量让生活精致。”

    卧槽……

    这还是她的锅了?

    “你那是精致吗?”

    “别忘了范进还只是一个举人,不是一座取之不竭的金山。”

    “随便一身大袖广襟袍子就十几两银子,吃东西还得摆出官太太的谱儿,现在还学起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那一套。”

    笙歌简直不敢相信以前看起来弱弱守礼的范胡氏竟然能够面不改色的抽一个丫鬟五十个巴掌。

    “饰不可过,亦不可缺。淡妆浓抹,唯取适宜耳。你看看你这张脸,还能看到本来的面目吗?”

    笙歌把铜镜扔在范胡氏面前,粉敷的惨白,能直接去唱戏了。

    “你的这副作态,一个举人太太怕是放不下你了,你该去做皇后娘娘。”

    笙歌知道此刻如果不好好敲打范胡氏,那么来日待范进走的越高,那么越有可能遭致不必要的灾祸。

    她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努力成为范胡氏的靠山究竟是对是错。

    范胡氏如此目中无人,难道这其中没有她的缘故吗?

    范进尊她敬她,从不违逆,而她有考中举人,使得范胡氏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官家小姐……

    进儿成为官家太太,听听这身份多么高大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