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想“为人”的杜十娘

    (五)

    浪九九:主播,你的两个小情郎正在把酒言欢……

    把酒言欢?

    笙歌呵呵哒,是她小觑了李甲,还是高看了李甲的智商。

    果然,李甲是个靠不住的。

    刚才还一副含情脉脉舍不得的样子,现在就能跟情敌把酒言欢。

    呸,没有最渣只有更渣。

    笙歌拿起碎片不断的砸着船壁,终于惊动了船娘。

    得救了啊……

    来到这个世界短短的不到一个时辰,她竟两次经历了生死大劫。

    若是无人管她,再烧下去怕是就直接在睡梦中死了吧。

    船娘呼救,周围游船终于有位医女出面替笙歌降温。

    不过看医女嫌弃的眼神,笙歌也清楚这些人许是看不上她的身份。

    可笙歌还是挺感谢医女忍着不情愿出手诊治她。

    船靠岸了,笙歌真真是经历了一次病去如抽丝的感觉。

    本就白皙如玉的脸庞,此刻却看起来有些透明无血色。

    在养病的日子里,笙歌也接收了剧情。

    的的确确是杜十娘的故事,她小时候听过的那个杜十娘。

    杜十娘乃是让无数人前赴后继的青楼名妓,但久存从良志,处心积虑地积攒一个百宝箱,收藏在院中的姐妹那里,希望将来可用来成就自己的姻嫁。

    经过长期考验和寻觅,她选择了看似情深意重的李甲,并且欲望终身托付于他。

    因此姐妹们听说她顾从李甲离开妓院,大家都是纷纷相送,并以资相助为盘缠将百宝箱还给于杜十娘。

    李甲担心归家不为父亲所容,杜十娘便与李甲泛舟吴越,徐徐图之。在途中,一富家公子偶然相遇,目睹杜十娘美貌,心生贪慕,就乘与李甲饮酒之机,巧言离开,诱惑并使李甲以千金银两之价把杜十娘卖给了他。

    杜十娘心知自己被卖弄,万念俱灰,抱着百宝箱投江自尽。

    笙歌黯然,“自古红颜多祸水”似乎已成了男人们根深蒂固的观念。

    在笙歌看来把这个故事归结为简单的痴情女子负心汉有些浅薄。

    在这样的社会,有身份的人去娶这种娼妓贱妾为世所不容为人所不屑,而为妾而触父,因妓而弃家更是让人唾弃。

    妾通买卖,乃是不成文的规定。

    杜十娘聪明美貌且目标明确,就是想从良堂堂正正的做人,而不是作为一件任人买卖的商品。

    只是,她选错了人。

    李甲怯弱自私,所有的深情不过是基于不伤己的情况下。

    若只是一腔深情错负他人倒还不至于让杜十娘纵身一跃。

    只能说,杜十娘把她的未来,她设想多年的期望和憧憬都寄托在了温吞犹豫的李甲身上。

    这才是最致命的。

    杜十娘跳江,实则是她无可奈何之后对于命运的最后一次抗争。

    她苦心筹划,倾心相托,百般呵护,已经即将要看到胜利的曙光了,可依旧抵不过李甲和孙富在喝酒时的随意聊天。

    海誓山盟,郎情妾意,万般憧憬在两男子的谈笑间灰飞烟灭。

    从良为人,而不再是玩物不再是商品,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愿望,而今希望破灭。

    世间最在乎做信任的背叛了她的感情与信任,多年的反抗看起来微不足道,悲愤交集之下,金钱美貌等同于尘土,此世已无丝毫可留恋,只有以死来表示抗争。

    越是悲观绝望,越是一片荒漠,就越是把李甲想象的犹如皎洁明月,不染尘埃。

    换而言之,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也是她偏执和打击之下,唯一能够做出的选择。

    很是正常。

    这件事情,这个悲剧,究竟该怪谁呢?

    笙歌苦笑,谁之过?

    李甲吗?

    那不过就是这个时代一个小小的共性罢了。

    青楼女子在他们心中不过就是寻花问柳时可以赏心悦目的玩具可以带出去炫耀的花瓶。

    他们自小接受的教育便是这样。

    自上而下,无一例外。

    如果不是杜十娘绝望之下投江而死,李甲都不会觉得有错,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烟花柳巷的女子而已,我赎了你,那么就是你的主人。

    哪怕李甲口口声声唤杜十娘微娘,开口闭口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都掩盖不了李甲在心里从头至尾对杜十娘的蔑视。

    因为蔑视,因为打心眼里看不起,所以才会在孙富几句鼓动之下就以千金卖出。

    指不定那个时候李甲还在盘算着,赎杜十娘才花了三百金,可转手一卖却赚了千金。

    还真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更不用说,那三百金李甲自己未出一分,皆是杜十娘多年经营攒下来的钱。

    完完全全空手套白狼,睡了美人儿又换了千金。

    好像全世界的好事都被李甲一个人占了。

    主角光环吗?

    幸亏故事的结尾说李甲和孙富都不得善终。

    可笙歌自以为,这个故事的结尾不过是作者的一厢情愿刻意美化罢了。

    从未把杜十娘当作人,又有什么人会因为一个玩物投江而郁郁而终呢。

    可信度太低了吧。

    好吧,只能说,这个结尾说服不了她。

    不可否认,李甲确实是个薄情寡义又怯弱胆小的负心汉。

    无力承担,就不要许下那么多让自幼被卖入烟花地又想重新为人的杜十娘心热的承诺。

    呵,还真是复杂啊。

    笙歌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揉着微微发胀的穴位。

    江里一游,彻夜高烧,身体哪是那么容易恢复如初的。

    ……

    “笙歌,杜十娘的愿望就是为人。”

    为人?

    笙歌并不觉得诧异,就算一一不说,笙歌也能隐约猜到。

    只是现在的重点不是愿望,而是一一选择她进来的时机。

    “一一,有件事情我觉得我们得好好谈谈。”

    “你这是想让我直播海底三万里吗?”

    “你这样还不如让杜十娘死了我再过来。”

    明明这个世界还有好多的时机,可偏偏非要等到投江自尽的时刻,难不成这样分外酸爽吗?

    事实也的确如此,酸爽的让她终生难忘。

    真觉得每一次穿越直播,都像是在跳崖锻炼心跳。

    “死了啊。”

    一一淡淡的说道。

    “嗯?”

    笙歌最开始有些摸不着头脑。

    死了?

    杜十娘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