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想“为人”的杜十娘(四十三)

    (四十三)

    死在了淘淘江水中,承受了窒息的痛苦。

    哪怕杜十娘死了,可李甲依旧是杜十娘过不去的一个劫。

    无论怎样,哪怕就是为了给死去的杜十娘一个交代,她都应该去看看李甲。

    从此之后,再无半分干系。

    “去。”

    笙歌眼神晦涩。

    自始至终,她都无法对李甲升起半分好感

    当初他但凡多一点担当,多一点果断,也许这样的悲剧也不会来的这样激烈,让人措手不及。

    “嗯。”

    孙富点了点头。

    该去让杜微看看了,看过之后,执念也好,怨恨也罢,都散了吧。

    杜微看着实在不像是是一个适合记仇耿耿于怀的人。

    哪怕她真的是个小心眼的人。

    但他更希望的是看到杜微有仇当场报,快意恩仇比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隐忍要更加适合杜微。

    杜微本就是个小人,没必要辛辛苦苦装君子。

    ……

    跟着孙富,笙歌在侍女的搀扶下看到了窝在破庙中的李甲。

    明明李甲与孙富年龄相仿,当初相识时更是说不出的风流文雅,只是现在呢?

    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乱糟糟的头发上满是稻草,脚边还放着一个破碗……

    落魄到这种地步了吗?

    笙歌远远的看着那个早早就颓丧的人,莫名唏嘘。

    圣上仁慈,李布政所犯之罪并没有祸及家人,唯有李布政以及他最器重的长子伏法。

    李甲身为李布政喜爱的幼子,自小很少沾染这些事情,因此倒也没有被下大狱。

    对于这样凄惨的李甲,笙歌很是诧异。

    难道李甲忘记了当初的他是多么的自视矜贵了吗?

    笙歌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华贵的锦衣,明艳的配饰,鞋尖上镶嵌着的东珠,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笙歌与这个破庙格格不入。

    嘈杂的破庙陷入了鬼一般的寂静。

    如此打扮的笙歌在这些以乞讨为生的人眼中无异于是神仙妃子。

    这是贵人,他们得罪不起的人。

    “李甲……”

    笙歌朱唇轻启,突然觉得手中的拐杖碍眼极了。

    如果没有这根拐杖,她此刻应该更加气势逼人吧。

    好不容易能做一回仗势欺人的坏人,怎么能够杵着拐杖呢。

    嗯,看起来更像是个逗比。

    李甲黑漆漆满是污渍的手抬头遮挡了一下头顶略有些刺眼的阳光,这才眯眯眼看向了来人。

    嗯,这是他还不容易才占领下的地方。

    乞丐是源源不绝的,但破庙终归是有限的。

    “杜微……”

    李甲忍不住发抖,但也忍不住嫉妒。

    当他看到站在杜微身边以保护者姿态出现的孙富时,终于压制不住了心中的仇恨和怒火。

    孙富,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当年如果不是孙富,他也不会动了把杜微以千金交换的念头。

    现在如果不是孙富,他李甲也不至于家破人亡,偌大的家族走的走,散的散,死的死。

    孙富,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还有杜微,果真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

    以前对着他海誓山盟情深意重,现在却与孙富狼狈为奸。

    “啊……”

    李甲怒吼着冲向了孙富,似是要把孙富活活咬死。

    至于为什么他下意识避过了残疾的笙歌,倒不是因为他还顾念着旧情,而是因为他在心中已经认定了杜微是孤魂野鬼。

    这些年来,不管杜微如何经营自己的名声,也不论有多少人相信了杜微那套神乎其神的说辞,在李甲看来,杜微依旧死了……

    对于杜微,李甲的心情一如既往的复杂。

    但此刻的复杂中更多的是仇恨和嫉妒。

    他曾经是风头无两的太学生,而杜微只是青楼妓子,心心念念巴结着他想要与他一同把家还。

    现在呢?

    杜微是高高在上的一品诰命夫人,是无数人信奉的仙姑。

    而他,只是罪人,只是乞丐。

    如果杜微没有坏了他的名声,他现在应该已经可以为官了吧。

    只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笙歌嗤笑一声,用完好的那只脚轻飘飘的踹开了李甲。

    再怎么说,孙富都是她名义上的义兄,而之前孙家夫妻待她确实不错。

    如果不是孙家夫妻助她,她也不会如此快的站稳脚跟,成为富商。

    没有钱,再多的筹谋都是空中阁楼。

    “李甲,今日来看你的人是我。”

    笙歌看着自己鞋尖上的污渍,皱了皱眉。

    唉,真是讨厌,新鞋子又被弄脏了。

    “李甲,今日前来,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可曾诚心实意的想要娶杜十娘为妻。”

    “是否真的想带她脱离苦海,给她一个重新为人的机会。”

    “这庙虽说破了,但佛像仍在,想必你也听说过我的名头,可通鬼神。”

    笙歌阴恻恻的说到,故意拉长的声音就好似浸了黄泉水一般阴冷可怕。

    李甲僵在了原地,心中快速的开始了盘算。

    杜微这样问他,难道是因为依旧忘不了当年那段情吗?

    看着雍容华贵名利双收,任是谁见了都得和气恭敬喊一声仙姑的杜微,李甲咬了咬牙。

    孤魂野鬼又如何,只要能够让他重新回到人上人的生活。

    李甲迅速的调动好自己的情绪,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之前的苦衷和有口难言,把所有的罪过都推给了被送上断头台的李布政身上,顺带还抹黑了一下孙富。

    笙歌的嘴角一直都含着笑,就好似真的被李甲这一腔的情真意切所感动。

    孙富在一旁听得牙痒痒,手上青筋爆出。

    如果不是杜姑奶奶在前面挡着,他真想过去教一教李甲怎么做人。

    不过,这些鬼话连他都骗不过,难道还指望着能够骗过杜微吗?

    别逗了。

    李甲现在无异于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本来杜微求的就是一个答案,一个彻彻底底的解脱,可谁让李甲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动了歪心思呢?

    呸,杜微是那种能够儿女私情左右的人吗?

    他也算是看清楚,杜微这近十年来的所作所为桩桩件件都目的明确。

    “为人。”

    笙歌不着痕迹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这些话听着还真是膈应人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李甲,原谅你倒不是不可以。”

    熟悉笙歌的人都知道,她这是准备造作的前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