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想皆不负的辩机(二十八)

    (二十八)

    只可惜,皇上显然没有想询问笙歌的意思。

    应该是,自始至终,皇上忌惮的都只是唐僧一人。

    笙歌很是好奇,她那个光头和尚师父究竟辣手摧花做了什么事情,才让这位赫赫有名的帝王如此尊敬和忌惮呢?

    笙歌绝对不信只是因为唐僧的佛法无边……

    真正历史上的真正唐僧取经归来也不像现在的大和尚一般尊荣无限。

    唉,这其中有猫腻啊。

    笙歌觉得自己该找时间问问唐僧,好法子总得共享啊,怎么能够这么自私呢。

    “皇上,贫僧只愿争分夺秒的翻译佛经,赏景之事还是待佛经事了吧。”

    笙歌理直气壮又冠冕堂皇的解释道。

    “父皇,翻译佛经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啊,若是被外人知道了,怕是会以为父皇苛待僧人呢。”

    高阳公主娇俏软糯的说道。

    似是玩笑,又好像分外认真……

    小婊砸……

    笙歌现在真的只想粗鲁的破口大骂,原来公主殿下真的是戏精。

    主播:现在笙歌主播为大家直播的是一代公主殿下的戏精史……

    满屏的哈哈哈和666让笙歌的心更加堵了。

    “辩机小师傅,朕恰巧有些疑问整理一下,需要你帮忙带给玄奘法师。”

    “趁着这个时间去欣赏一下这皇宫景色也未尝不可。”

    盛情难却,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若是笙歌再坚持,就有故意以下犯上武逆圣上的嫌疑了。

    看着笑嘻嘻的皇上,笙歌心中吐槽,若是皇上知道高阳公主的心思怕是就笑不出来了。

    而高阳一定是在心中默默的给皇上贴了个神助攻的标签。

    ……

    笙歌沉默的跟在高阳公主身后远离了皇上。

    “辩机,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甚是思念。

    这是高阳公主想要说的完整的话。

    整日看着那张被污了的画像,好像已经不足以慰籍高阳公主的心。

    她真的觉得若是再不相见,她会完完全全忘记那个人的长相。

    那副画像她找的是这长安城最有名手艺最好的工匠,裱起来之后就挂在了寝殿。

    “辩机,你可曾……”

    可曾有半分的想起我。

    高阳公主从未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甚至可以说有些卑微。

    她看得出来,辩机并没有把她高高在上的公主身份当一回事。

    权势也好,容颜也罢,对于辩机来说没有丝毫的诱惑力。

    可是,她好像除了权势,除了傲人的容貌也着实没有什么能让辩机动心的了。

    这个世界上真有对美色对金钱地位都毫不在乎的人吗?

    僧人也是人啊。

    就好比那群被她随意挑拨几句就失了本心的和尚。

    “施主,众生平等。”

    言外之意,男女在本姑娘心中没有差别。

    “施主所为莫不是以为天知地知?只是贫僧还是想说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点到为止,笙歌并没有气急败坏的质问。

    她知道一定是高阳公主,这就足够了。

    高阳公主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慌张,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辩机,你未尝风月之事,又怎能确定自己会不喜,又怎能如此避如蛇蝎。”

    高阳公主向来都是个热烈如骄阳的女子。

    说起来,这样的人并不让人生厌。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施主,就算贫僧想要还俗,那也未必要选择你。”

    “难道以公主殿下的冰雪聪明没有设想过若是你我纠缠之事被陛下得知,陛下会如何处理。”

    “腰斩还是凌迟?”

    笙歌不知道辩机的想法,但若是她,她绝对不会为了所谓的情情爱爱宁愿失去生命。

    再说了,她跟高阳公主之间真的是清清白白的啊。

    “别说了……”

    高阳公主脸色顿时煞白,恶狠狠的看向了笙歌,就好似被踩了尾巴炸毛的猫。

    笙歌挑眉,她实在不知是哪句话惹了高阳公主不快。

    来,说出来,本姑娘继续造作。

    笙歌很是有自知之明的觉得自己贱兮兮的。

    脸色煞白,泫然欲滴的高阳公主很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只可惜她是个假男人……

    “腰斩……”

    高阳公主失声呢喃道。

    她已经连续几晚梦到了那个僧衣在身清华温润的男子在骄阳之下生生被腰斩。

    可也就是在这极致的疼痛下,男子还是护住了一只蚂蚁。

    其实,男子确确实实从头至尾都是一个真正的僧人。

    众生平等,仁慈悲悯。

    午夜梦回,每一次惊醒,她都只能安慰自己这是一场梦,不必当真。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她才会梦到这样恐怖的时候。

    但此刻被辩机清清楚楚的点出来,她知道,她还是害怕了。

    对于高阳公主的反应,笙歌有些疑惑,怎么感觉她好像又错过了什么事情呢。

    “不说就不会发生吗?”

    “施主,不知是您与圣上的父女情分深厚,还是圣上的颜面和江山社稷更为重要?”

    “你这能赌的起,还是说你是想要亲手把贫僧送上死路。”

    “贫僧死,对施主可有好处?”

    笙歌一针见血的说道,一改往常的温吞和犹豫。

    有些话总归是要亲自说出来,才能让高阳公主打消侥幸,认清现实。

    若是父子亲情对于圣上来说真的重于泰山,也就不会有所谓的宣武门之变了。

    孩子,别太天真。

    经历了数个世界,笙歌对于人性看的分外透彻。

    赌不起,不能赌。

    “这是你不与本宫在一起的顾虑吗?”

    高阳公主目光灼灼的看着笙歌,似是溺水的人拼命的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仿佛只需要笙歌一声淡淡的肯定,高阳公主就愿意陪着笙歌刀山火海一起闯。

    这样的眼神,让笙歌的心颤了颤。

    一时间,笙歌着实有些不清楚该如何评价高阳公主这个人。

    若是站在房遗爱的立场,高阳公主就是给他戴绿帽子的人,残忍自私。

    可若是站在辩机的立场呢?

    哪怕最后辩机是因高阳公主而死,但高阳公主对辩机的那份感情却是真的。

    唉……

    笙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她怎么觉得她刚才那一堆话算是白说了呢?

    公主殿下,请问你抓住的重点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