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想暴富的孔乙己(四)

    (四)

    对于国母,笙歌表示想太多。

    这是不是那个世界都不一定,还国母。

    再说了,她现在是个糟老头子啊。

    糟老头子也能当国母么……

    看着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屋子里一股潮湿的霉味,而孔乙己的身上也满是疙瘩。

    笙歌知道,学名叫湿疹。

    这破屋子,再住下去是会死人的吧。

    笙歌觉得,她当初学过的那首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用在这里很是应景。

    俄顷风定云墨,秋天漠漠向昏。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

    当然,孔乙己没有儿子,就是个孤家寡人。

    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当然,这屋子中唯一一处不落雨的地方被摆放了一堆书。

    或凌乱,或整洁。

    笙歌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在这张潮湿到发臭的床上了呆了,但天下着雨,又出不去。

    笙歌穿着破鞋子决定翻翻书……

    呦,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这些书字迹批注明显不同,显然不是出自一人之手。

    再看看这纸张材质,也并不是孔乙己一个穷的连屋顶都修不了的人能买得起的。

    偷的……

    对于宁愿偷被被打也不愿意脚踏实地努力活下去的孔乙己,她还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不论放在那个时代,这种人总是为人所不齿的。

    偷书……

    偷书是意味着孔乙己还没有放下心中那个科举梦么。

    殊不知用不了几年就会改朝换代,那些曾经被无数读书人捧在手心里封为金科玉律的四书五经就彻彻底底的派不上用场了。

    科举制会被废,自然这些为科举而生又无勇气变通的人下场会更加凄惨。

    剧情中孔乙己好像也是偷到了丁举人家中,然后被打断了腿……

    一场小雨接连不断的下了三日有余,笙歌饿的都想要啃书的时候,天放晴了。

    不是常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么。

    颜如玉和黄金屋都有了,难道还没有她想吃的东西……

    这是笙歌的自我催眠。

    天一放晴,笙歌就知道自己去浪的时候到了。

    翻箱倒柜,就差把这个破房子拆了,笙歌才找到了九文钱。

    这钱好像刚好合适去咸亨酒店温两碗酒,点一碟茴香豆吧。

    可是,这抵不了饿啊。

    笙歌把九文大钱揣在了兜里,穿着那件破旧的长袍和鞋子就出门了。

    不管了,饿就饿吧,还是去看看剧情里是老地方咸亨酒店吧。

    走路太浪会闪腰:别浪别浪去发育……

    豺狼配女猫:太浪兄觉得自己顶着这个昵称说这句话合适吗?

    主播:没有浪,是潜入敌方,打探消息……

    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

    这就是鲁镇酒店的格局。

    唯有那些有钱有权穿着长衫的人方才有资格进入房间中。

    对于握着九文大钱的笙歌,想要进入店铺显然是在痴人做梦。

    “孔乙己,这是又偷着了?”

    周围一群穿着短衫,难得悠闲,便故意高声大喊着。

    仿佛取笑孔乙己,就能让他们变得高贵似的。

    而那些穿着长衫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在路过时,则是目不斜视。

    倒不是说修养有多高,而是不屑。

    “凭空污人清白可是要被用针缝嘴巴的。”

    笙歌笑容淡淡的说着,可是却让听的人忍不住心里发寒。

    为什么感觉孔乙己不一样了呢?

    平常大家取笑,孔乙己就会涨红了脸,半晌说不出一句话,让人看了欢乐,怎么今天这张嘴就这么毒了。

    孔乙己偷没偷不关她的事,反正她没偷。

    嗯,还没来得及偷……

    笙歌觉得以她的身手去偷,一定不是挫挫的被发现还时不时被揍……

    “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

    笙歌对着柜台里的少年郎说道,随机学着孔乙己被描述了无数次的动作,把那九文大钱一一排开。

    嗯,不得不说,这样付钱的方式还是蛮爽的。

    两碗酒下肚,笙歌只觉得火辣辣的,倒不是说着咸亨酒店这兑了酒水的多烈,而是孔乙己的胃有些受不了。

    “孔乙己,今儿喝酒怎么这么爽利。”

    “平常你不是满口都是圣人之训,之乎者也吗?”

    说实在的,他们也听不懂什么圣人之训之乎者也,但是能够嘲笑孔乙己就够了。

    听到这些明显想看好戏的话,笙歌依旧不动声色。

    酒喝了,就该做正事了。

    “这鲁镇是不是有个鲁四老爷?”

    对于孔乙己能够这么接地气的穿着长袍坐在门口的木凳子上跟他们聊天,他们还是有些意外的。

    谁不知道这孔乙己每天自视甚高,往往以读书人自居。

    “怎么,这次是又想去鲁老爷家中偷书了吗?”

    有人喝着酒,大大咧咧的反问道。

    “读书人的事怎能能算得上偷呢?”

    “你们有谁在鲁四老爷家做短工么,能不能说给我听听。”

    笙歌赊账又点了两碟茴香豆,送给柜台外的这帮短工就着喝酒后,也得到了自己知道的答案。

    鲁四老爷鲁家,是这鲁镇少有的富贵人家,常年长工短工不断,所以这些人是知道不少内情的。

    据说去年冬初,鲁四老爷家要换短工,卫老婆子带来了一个年纪大约二十六七,脸色青黄的寡妇。

    整天的做,似乎闲着就无聊,又有力,简直抵得过一个男子,所以第三天就定局,每月工钱五百文。

    这当时在鲁镇还有不少人议论。

    这个寡妇就是祥林嫂。

    真的确认了祥林嫂在鲁镇,这的的确确是一个时空一个时代,笙歌莫名的有些怔仲。

    去年冬初才刚刚到鲁镇吗?

    这么说这个时候的祥林嫂虽然丧夫成了寡妇,但还没有像未来那样惨。

    还没有被卫家人发现,没有被嫁给贺老六……

    也就是说阿毛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出来,或者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

    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笙歌就施施然的去了鲁镇外不远处的荒郊野外。

    没钱吃不起饭,难道还不允许她打些野味,吃饱之后拿剩下的换钱吗?

    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虽说她跟孔乙己都不是什么英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