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想暴富的孔乙己(二十四)

    (二十四)

    山里的夜晚总是来的很早,虫鸣鸟叫似是就在耳边,当然也有大山深处野兽的嘶吼声。

    深山的夜是安静的,也是喧闹危险的。

    安静是于人而言的,贺家坳的人太阳落山前必定归家,不会在外逗留。

    毕竟这里山高路远林深树葱,稍有不甚就会葬身野兽之口。

    笙歌很是绅士的打了地铺,枕着自己的手臂。

    说起来这个屋子要比孔乙己那个破屋子强多了,最起码没有四面漏风还能住人。

    夜渐渐深了……

    阿毛平稳的呼吸声响起,笙歌觉得很是安心。

    唉,好想搂着她的小阿毛,可是她怕祥林嫂把她当成变态。

    唉,孤枕难眠啊。

    明明她朝思暮想的贴心小棉袄就在眼前,可是还不能亲亲抱抱举高高。

    愁……

    (???????)

    笙歌长吁短叹,翻来覆去,夜不能寐。

    祥林嫂整颗心都高高提着,跟一个陌生男人共处一室,这是她之前从来不敢想象的。

    若是被贺老六知道,怕是会更加掀起她吧。

    祥林嫂无声苦笑着,漆黑的房间中,祥林嫂的眼角挂着晶莹的泪水。

    生活好像都很爱跟她开玩笑。

    嫁给祥林,她虽然伺候婆婆供养小叔很是辛苦,但那是她过的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祥林待她很好,哪怕婆婆很是偏心,对她和祥林也很是不满。

    但祥林却总是在能力范围之内给她最好的。

    穷,但是她很怀念。

    只可惜,她还没来得及为祥林延续香火,祥林就离世了。

    婆婆说她是不祥之人,生来命硬克夫,如果不是她,祥林也不会死的那么早。

    很多时候她也在怀疑,是不是真的像婆婆说的那般,她生来就是个不详之人。

    离开卫家,不再被日服一如的责骂,她松了一口气。

    只是,在她刚刚适应新生活之后,婆婆和小叔又做主把她嫁给了贺老六。

    她看的出来,若不是不得已,贺老六绝对不会娶她。

    就像孔乙己说的,贺老六从来都不曾真的看得起她。

    只是,她能如何呢。

    祥林嫂手握拳头抵在唇边,生怕自己发出声音惊动了其他人。

    但饶是如此,那种压抑到极致的呜咽声还是传到了笙歌耳中。

    笙歌本就没有入睡,听着祥林嫂小声的呜咽声,心情更是复杂。

    她是不是对祥林嫂太过苛责了呢?

    她曾经也是祥林嫂,也曾真真切切感受过祥林嫂的绝望和无助。

    旁观者清,但是她也不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要求祥林嫂事事如她意。

    祥林嫂是纯纯粹粹的这个时代的人,想法必然受限。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根深蒂固,轻易动摇不了。

    她白日里何必要那般尖酸刻薄的撕开所有的假意的伪装和太平,打碎祥林嫂所有的期待呢。

    好吧,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她一般厚脸皮没心没肺。

    笙歌不再翻身,而是闭上眼睛假装进入了熟睡。

    祥林嫂想哭,那就哭吧。

    她确实需要一个发泄情绪的地方。

    笙歌也不知道那种压抑绝望的哭泣声究竟持续了多久,因为她竟然心宽的在祥林嫂的呜咽声中睡了过去。

    她对天发誓,她真的就是想眯一眯……

    ……

    ……

    笙歌是被劈柴声惊醒的。

    穿上长衫,打开窗户,笙歌就看到了动作熟练劈柴烧水麻利的就像是个男人的祥林嫂。

    确实,正如客栈老掌柜所说,哪怕贺老六把祥林嫂赶回了大山,以祥林嫂的能干依旧可以自给自足活下去。

    只不过,活的不够好而已。

    柴,是祥林嫂在山里捡的。

    菜,是祥林嫂自己在后院圈了块地种的。

    粮食,是祥林嫂用柴火,蔬菜和在山里摘得蘑菇换的……

    祥林嫂在尽可能的用自己的双手活下去。

    换个角度,不再迁怒之后,笙歌突然发现祥林嫂还是很值得佩服的。

    祥林嫂是那种求生意志很强烈的人,只要心中还有一个坚持,她就能想方设法让自己活下去。

    被贺老六赶回贺家坳,祥林嫂已经知道她是被抛弃了。

    可为母则强,她没有贺老六可依旧有阿毛,阿毛是她血脉相连的亲人,也是她被贺老六抛弃之后活下去的信念。

    易地而处,如果她是祥林嫂,在一切都不知晓的时候,她做的不见得比祥林嫂好多少。

    最起码,她没有祥林嫂那般明确而又坚定的求生意志。

    笙歌斜靠在门框上,长衫乃是厚重的黑色,上面为表喜庆用红色丝线绣着一些花鸟,倒真有几分贵公子的感觉。

    只不过这个公子年龄好像有点儿大。

    看的出来,这件长衫一定花费了祥林嫂很多的心力,只可惜因着她那两条项链就露出本性的贺老六根本没有在意。

    祥林嫂不好吗?

    不适合做妻子吗?

    不,祥林嫂性子沉稳又勤快,手脚麻利还无怨言,这样的人绝对是居家过日子的好选择。

    但是,贺老六因着祥林嫂曾经嫁人的事情很是嫌弃,却对一个满身都是坏心思的娇娇女捧在手心。

    愚蠢。

    祥林嫂是一心一意想要跟贺老六过日子的。

    但是那朵哭起来梨花带雨娇滴滴的小白花呢。

    呵,不见得吧。

    与其说小白花年轻女子看上了贺老六,倒不如说看上了贺老六暂时能够提供给她的安稳生活。

    贺老六在嫌弃着祥林嫂,小白花年轻女子何尝不是在嫌弃着贺老六呢。

    只不过贺老六眼瞎,什么都看不出来。

    祥林嫂若有所感,转身就看到了笑得有些邪气慵懒的靠在门框上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的孔乙己。

    这样的孔乙己,还真是有些不敢认啊。

    昨日,孔乙己许是因为赶路爬山,所以看起来颇为狼狈。

    今日的他,真真是贵气无比。

    这些年,孔乙己应该活的很好。

    不知为何祥林嫂突然想到了几年前孔乙己要带她走的话。

    如果当时她跟着孔乙己走了,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呢。

    后悔吗?

    祥林嫂扪心自问。

    不悔。

    有了阿毛,其实是真的不悔的。

    再说了,以她的性子,就算再选择,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之下,她依旧不会选择跟着一个声名狼藉的人远走他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