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想颠覆的苏妲己(一)

    想颠覆的苏妲己

    (一)

    笙歌轻笑一声,压下心头的涩意,径直离去。

    一将功成万骨枯,走到这一步,无论是她,还是王九郎都没有任性的余地。

    她的身后,是一城的百姓。

    王九郎的身后,也是十余年的筹谋。

    断袖之癖,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

    对于百姓对于舆论,她和王九郎只能是姻亲的表兄弟。

    伤人伤己的事情,不如及早斩断。

    “保重。”

    临关门前,笙歌沉声说道。

    千言万语,归根到底都是她不曾对王九郎动了心。

    若是心动之人,不会像她这般冷静。

    对王九郎,她有感动,有怀念,毕竟是第一个宠着她的人。

    可是,总觉得差一点儿。

    就这样吧……

    王九郎的滔天大恩,余生几十年她会尽力偿还。

    门阖上后,王九郎依旧闭着眼睛似是在沉睡之中,方才的猫叫,昨夜的絮叨,那都是酒后的醉言,当不得真。

    他清楚,他和卫玠终究是走不到一起的。

    他谋定而后动,机关算尽,唯有对上卫玠他失了分寸。

    他和卫玠都没有任性的机会,他们身上都背负了太多他人的期许,一步都不能错。

    此次前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只不过是想断了他心头的最后一丝念想。

    不再心心念念,不再徘徊不前,断了念想,他才可以做回以前一步三算的王九郎。

    王九郎嘴角上扬,不知是在自我安慰,还是真真想通了一切。

    扪心自问,他究竟是想心随所愿还是真真想断了念想。

    呵……

    不重要了,卫玠已经替他做好了决定。

    卫玠虽一语不发,他也知晓,止乎于此,于人于己皆是最好。

    ……

    天已大亮,王九郎洗漱更衣,面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不妥。

    酒醒了,梦就醒了……

    期期艾艾的王初看到王九郎越发沉冷的眼神,就知道一切是他想多了。

    王九郎前来是辞行的,见也见了,多年的礼物也送了出去,该走了。

    知秋如今正是最皮的时候,他远远的看着卫玠一次次不厌其烦含笑管教着知秋,眼中的沉冷渐渐薄了些。

    嗯,这样也挺好。

    执念最是要不得。

    “卫玠,我要走了。”

    王九郎眉眼含笑,一如数年前笙歌最熟悉的模样。

    两人相对,就好似一同去参加曲水流觞的清谈会,一切都没有变。

    她是卫家明珠,他是琅琊王氏王九郎。

    而他们只是亲厚的表兄弟。

    笙歌读懂了王九郎的微笑。

    “表哥,王氏是不是要举家迁徙了。”

    “若是用的着我的地方,随意支配。”

    笙歌一边揉着知秋的脑袋,一边笑意盈盈的说道。

    最好的结果,不外如是。

    “表叔。”

    卫知秋古灵精怪的挣脱了笙歌的手,然后藏在王九郎身后对着笙歌做鬼脸。

    “我会的。”

    王九郎弯腰抱了抱知秋,毕竟这是他唯一抱过的孩子。

    “表叔,我认识你的。”

    “我在爹爹的书房中看到过你的画像。”

    卫知秋贴在王九郎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道。

    王九郎嘴角的笑容慢慢扩大,笙歌一脸的莫名其妙,这个小子又再偷偷摸摸的说什么。

    王九郎想起了当时他强硬的把卫玠关在书房两个多时辰,只为要一张画像。

    没想到,卫玠竟又重新绘了一幅。

    念念不忘,他也不求回响。

    “金陵也不错,你若有时间可带着知秋一起去看看。”

    ……

    ……

    王九郎走了,抛下了最后一丝遗憾,轻装上阵。

    笙歌在小心翼翼的经营着自己的城池,让人不敢觊觎。

    与此同时,关于王九郎的消息也会时不时传于笙歌耳中。

    “王与马,共天下”

    说的就是琅琊王氏天下第一望族的位置。

    王九郎成婚了,娶的是谢家小姐。

    谢家是唯一一家勉强能与琅琊王氏相匹配的大家族,倒也算是门当户对,佳偶天成。

    王九郎成婚时年岁已不小,但那场大婚依然轰动了整个长江以南的地区。

    笙歌备了整整两箱金银珠宝,命人送给了王九郎做大婚礼物。

    婚后第二年,王九郎有了第一个孩子,笙歌又备了两箱金银珠宝送了过去。

    ……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笙歌的城池已经是牢固不可动摇。

    西晋王朝帝王有心铲除,奈何辅助他登基的王氏在这件事情上格外执拗,默许了那座城池的存在。

    王九郎手握实权,无论是琅琊王氏还是朝堂之上。

    王九郎一生无任何妾室通房,只有名门谢氏之女一任妻子。

    ……

    王九郎重病垂危,笙歌第一次踏出城池去见了他最后一面。

    “真丑。”

    笙歌杵着拐杖,满脸皱纹,却依旧笑话着王九郎。

    都老了啊,王九郎好像比她老的快。

    “卫玠,你来了。”

    平平静静的一句话,似是这一生最后的心愿。

    心愿了,气息无。

    “真没出息,走的竟然比我这个病秧子还要早。”

    笙歌坐在床边,觉得自己应该应景的哭两下,可是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嗯,确实没什么好哭的,毕竟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也是第一次笙歌见到了王九郎的妻子。

    王谢氏的年岁要比王九郎和她都要小很多。

    “你能来,他应该走的很安心。”

    “他待我很好,一如许诺的那般,除了感情,一切都给了我。”

    “多谢你能来看他。”

    直到现在笙歌才知道,王九郎娶的是谢氏的一个受尽搓磨的庶女。

    王九郎救她出水深火热,你情我愿达成了共识。

    笙歌转身,看着床上气息全无的王九郎,有些怅然。

    ……

    笙歌这一世是寿终正寝的,去世时知秋的孙子都出生了。

    这么久,都要忘记了初到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了。

    合该是欣欣向荣,一片春色。

    ……

    ……

    离开任务世界,笙歌回到了属于她自己的世界。

    王九郎啊……

    笙歌查阅资料,却发现王九郎不再任何的记载中。

    呵,数千年,彻彻底底的抹灭了一个人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吗?

    过去的,终究是丁点痕迹不剩。

    “笙歌,做一个美人儿感想如何呢?”

    神出鬼没的一一冒头了。

    日常一皮的笙歌,此刻并没有想皮的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