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想归正的段延庆(三)

    (三)

    是福是祸,是劫还是机,等她接收完段延庆的剧情和心愿再说吧。

    段延庆本是大理国太子,名正言顺的正统继承人,得天独厚的身份,惊艳绝伦的天赋,备受推崇。

    那个时候的他俊逸不凡,尊贵大气,是沐浴在光明之中的。

    后来大理内乱,奸臣杨义贞某国,太子的身份让他的逃亡之旅增添了无数的艰辛,多方追杀,身中数刀。

    面目全毁,双腿残疾。

    大理政权夺回,却不是他的。

    如何甘心呢?

    可不甘心又能怎样。

    绝望至极的他来到白马寺外想要求一个解脱,却遇到了他昏暗人生中唯一的希望和光明。

    长发白衣观音……

    让他觉得上天还是没有抛弃他的。

    那个时候的段延庆并不知道,他心目中光明所在,白衣观音所思所想。

    “我要找一个天下最丑陋,最污秽,最卑贱的男人来和他相好,你是王爷,你是大将军,我偏偏要去跟一个臭叫花子相好。”

    这是刀白凤扑向段延庆时的想法。

    阴差阳错,那个人是段延庆,曾经大理皇室的荣光所在。

    而后段延庆咬着牙成为了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对当年的仇人以及一路追杀他的人展开了报复。

    于是,曾经的皇族太子变成了江湖上的恶贯满盈。

    他曾经也是太子啊,如今却只能在暗处与宵小、魑魅魍魉为武。

    苏星河的玲珑棋局,使他更加清楚了自己的处境,进退维谷,两难之境。

    正,他再也不是。

    邪,也无法再抛却。

    丁春秋此人虽心狠手辣小肚鸡肠,但那句风凉话没有说错。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想回头那也是不可能了。

    他作恶多端,可始终都在绝望里挣扎。

    最后的解脱都是因为刀白凤言段誉是他的儿子。

    段延庆最大的悲剧和痛苦都是不能再为善了。

    段延庆的心愿是改邪归正。

    归正……

    他归正,一切归正。

    多么希望他还是当年那个风华绝代尊贵无比的大理太子。

    ……

    ……

    接收完剧情的笙歌越发心累了,为何又是这样一个复杂的人呢?

    悲悯悲叹的恶人最是闹心。

    咱们能一条路走到黑吗?

    了解完段延庆的一生,笙歌莫名其妙多了些感触。

    唉……

    还是那句话段延庆可以报仇雪恨,她也从来不是信奉什么以德报怨别人给你一巴掌你再把脸放过去再挨一巴掌的善男信女。

    报仇是报仇,那是毁了一生的仇。

    可却不应该报仇之后再残害无辜人。

    可怜,不是为恶的理由,更不是借口。

    不论是段延庆还是叶二娘。

    笙歌把剧情简单的说给了直播间嗷嗷待哺的玻璃碴子们,然后杵着拐杖,推门走了出去,每走一步,笙歌的心都分外沉重。

    段延庆的心愿,着实有几分棘手。

    段延庆何何许人也,哪怕头上冠着四大恶人之首的恶名,可谁都不能否认曾经的他是多么光彩夺目。

    段延庆进退两难,她难道就真的比段延庆强上太多吗?

    她倒是比段延庆能打……

    这算不算是一个优点?

    ╮(﹀_﹀)╭

    “叶二娘。”

    笙歌看着左右两边面颊上均有三道血痕的叶二娘,冷漠的开口了。

    腹语,能好听的到哪里?

    “老大。”

    叶二娘登时站了起来,怀中刚刚安抚好熟睡的孩子再一次惊醒。

    “把孩子交给叶老三,你进来。”

    笙歌觉得她这个世界应该就是要做一个高冷的大丑比了。

    腹语传出的声音简直有些瘆得慌。

    叶二娘心下一凉,跟老大单独谈话……

    “是。”

    电光火石间,叶二娘想了许多,就连眼神都飘忽不定了。

    笙歌看着人到中年依旧颇有几分姿色的叶二娘,那段与玄慈的过往无法对外人道。

    玄慈翩然离去,孩子也被萧远山偷走,放在了少林寺。

    失夫丢子,明知自己夫君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却不敢相认。

    久而久之,可以说这样的叶二娘已经疯了。

    “老大,不知您找二娘要谈什么?”

    笙歌指了指椅子,示意叶二娘坐下。

    其实,金庸老爷子笔下的恶人都是带着悲悯之心而写的。

    有创痛,有阴暗,有让人怜悯的过去,却偏偏又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玄慈可好?”

    笙歌并没有遮遮掩掩,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是个武侠的世界,能够给予她最大的包容度。

    她自信她可以不惧任何人。

    叶二娘一下子折断了自己长长的指甲,一脸惊恐哆哆嗦嗦都看着笙歌,却又强装着镇定,想要蒙混过去。

    “本座既然开口了,那么必然是有了证据。”

    “二娘,想清楚再回答。”

    笙歌慢悠悠的喝了杯茶水,动作闲适自在。

    叶二娘想杀了她吗?

    说句不好听的,简直就是自不量力。

    “老大是从何处得知这个消息?”

    叶二娘最怕得是老大已经把这个消息告知了西夏一品堂。

    到时候,她就是想护玄慈都做不到。

    当年,她是真真对玄慈动过爱慕之心的。

    只可惜,造化弄人。

    “本座自有渠道。”

    “二娘,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如此作为,可想过纸包不住火后是什么模样吗?”

    “玄慈是少林寺德高望重的方丈主持,可当年却做出了抛妻弃子的举动,而你因着他的离去加上幼子丢失,便成了现在的叶二娘。”

    “你得了今日的果,玄慈有逃不了的责任。”

    既然段延庆想要改邪归正,想要让一切回归正途,那么她就当作日行一善吧。

    说实话,她真的有些看不起玄慈。

    那是一个拿得起放不下之人,东窗事发被人揭破竟以死谢罪,可怜叶二娘跟着殉情,虚竹刚认爹娘又称为孤儿。

    “老大,那不是他的错。”

    “当年是我引诱他在先,理应承担着恶果。”

    “老大,二娘求你,就让秘密成为秘密吧。”

    “儿子丢了,我毁了,总不能再让玄慈也成为人人唾弃之辈吧。”

    叶二娘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

    笙歌失笑,这就是自以为拥有爱情,深情不悔的女人吗?

    为何她看到的只有愚蠢,她是不是太冷情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