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想归正的段延庆(十四)

    (十四)

    失了修为,云中鹤也就失了仗势欺人的资本。

    云中鹤目光欲裂,狼狈不堪得倒在地上。

    他不懂,他做错了什么,段延庆要突然翻脸,如此待他。

    云中鹤眼神晦暗绝望,却仍旧不觉自己哪里有错。

    “云中鹤,若是他日本座再听到你为祸女子,不远万里,本座也会将你千刀万剐。”

    “本座会毁了西夏一品堂,所以你暂时性命无忧。”

    云中鹤低垂着头,无人知晓他在想什么。

    叶二娘欲言又止……

    至于虚竹则是看的有些呆滞,似是不能理解为何突然之间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施主,切勿伤人性命。”

    虚竹连忙在一旁劝说道。

    笙歌嗤笑,不要伤人性命?

    这云中鹤没有丝毫悔改之心,不死活着还有什么用。

    “虚竹,并不是所有的杀人都是在作恶。”

    “你杀了他一人,死去的无数女子沉冤得雪,也拯救了无数未来可能会被他祸害之人。”

    “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一幕幕悲剧再次发生吗?”

    笙歌声音中的冷意让叶二娘的心忍不住颤了颤。

    杀意……

    老大的杀意仅仅是对云中鹤吗?

    不……

    还有她……

    老大心中从来都没有真正觉得她是可以原谅的,可是却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不得不宽容了她曾经都所作所为。

    凡是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之错,那么必然得偿命。

    这是叶二娘这么多天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

    叶二娘忍不住倒退了一步,不敢与笙歌对视。

    虚竹沉默……

    杀一无悔改的恶人,救千万人,这一恶人该不该杀。

    “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只要你一心向善一切都还来得及。”

    “如今这位老施主已经饶你一命,你且好自为之吧。”

    “一身修为被废,就当是赎罪了。”

    虚竹双手合十,一脸慈悲。

    笙歌撇嘴,饶他一命?她看起来像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吗?

    明知道云中鹤烈性难改,还任由云中鹤活在世上?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无论是她,还是云中鹤,叶二娘。

    过去多么多么悲惨,多么多么可怜,就能够成为杀人的理由了吗?

    笙歌冷哼一声,没有再理会瘫软在地上的云中鹤,径直掠了出去,大闹了西夏一品堂。

    叶二娘跟在笙歌身后沉默不语,显然是陷入了思绪之中不可自拔。

    “老大,您为何不斩草除根?”

    背着虚竹,叶二娘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云中鹤虽没了修为,但依旧不影响他的拳脚功夫,寻常女子依旧不是云中鹤的对手。

    笙歌睨了一眼叶二娘“你觉得本座不是在斩草除根吗?”

    “云中鹤这些年做了多少恶,惹了多少仇家,你觉得本座是在妇人之仁放过他吗?”

    她没有杀云中鹤,云中鹤只会死的更惨。

    叶二娘心中一凛,果然,老大自始至终都没有打算放过云中鹤。

    那她呢?

    “老大,那您为何放我一条生路?”

    叶二娘终究思量再三还是问出了心中疑惑。

    得不到答案,她实在难以新安。

    笙歌笑而不语,自然是你必死之局已经注定。

    她是来替段延庆完成任务的,但不意味着段延庆是个恶人,她就一定得拥有段延庆的三观,庇护这些人,改变应有的结局。

    玄慈当年被慕容博蒙骗做下的错事以及娶妻生子,这些事情一旦被揭露出来,玄慈那般德高望重的人必然无法接受他人的指指点点,像剧情中那般圆寂是最好的结局。

    她不准备插手。

    如今提前送虚竹与叶二娘团聚,就当是她对叶二娘十几年疯癫的最后一点儿怜悯吧。

    笙歌也不知自己这样极端的想法对不对,也许别的穿越者前来完成任务会想方设法让这几人成为段延庆的助力,彻底收服。

    可是,她不行。

    哪怕日行一善也只是在赎罪,但却弥补不了曾经的过错。

    叶二娘不是说过只要她帮他找到儿子,叶二娘那条命就是她的了吗?

    叶二娘的命,她不稀罕。

    所以,那就用来偿命吧。

    笙歌一直都知道自己很清醒,也很冷清,却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冷漠到亲自思考自己怎么去死。

    叶二娘,云中鹤罪有应得,段延庆又何尝不是呢?

    段延庆在故事的结局并未死,所以在她完成任务之后,段延庆十有八九会回来。

    嗯,回来也好,自己的罪过自己承担。

    说实话,她真的挺不能理解,为何一入佛门,曾经哪怕罪恶滔天都能被既往不咎呢?

    真是奇怪的世界啊……

    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只有精神病才有这样的资格。

    如今看来,还真是她见识浅薄。

    叶二娘的心惴惴不安,就连见到儿子的喜悦都淡了不少。

    “叶二娘,虚竹以后会告知你应该怎么做。”

    叶二娘沉默的点了点头。

    ……

    ……

    段延庆叛出西夏一品堂,并毁了西夏一品堂在中原武林驻地一事,喧嚣尘上。

    酒楼茶馆,人人交流的都是这件事情。

    而后云中鹤惨死的消息,更为这次段延庆叛出一品堂一事增添了几分谈资。

    就连匆匆赶往少林寺想要一探究竟,问清自己身世的乔峰都有些奇怪。

    要知道,段延庆可是西夏一品堂难得的高手,也是罕见的爪牙,无往不利。

    他之前也曾与段延庆交手,可却奈何不得对方。

    以段延庆的功夫,只要段延庆想走,他留不住。

    如今,段延庆竟然跟西夏一品堂决裂了,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关于段延庆……

    他也只想说一句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段延庆复仇,无人能够置喙,可复仇之后依旧滥杀无辜,却实在难以让人接受。

    呵……

    如今他竟然还有心思顾及别人的事情。

    如今他身世一出,怕是也成了一个进退两难之人了。

    笙歌不远不近的跟在乔峰身后,乔峰性情豪爽大气,不拘小节,如今眼角眉梢也染上了犹疑。

    看来身世揭露,对他影响甚大。

    不……

    对乔峰而言,最惨的事情是他的亲生父亲亲手把他逼到了中原武林的对立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