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想清醒的秀才妻(十五)

    (十五)

    学以致用才是最高的境界。

    只见笙歌猛地站起来心疼的看着王玉辉,然后着急忙慌的让王大姑娘找针,口中还是念念有词。

    嗯,身为一个无所不能的绝世好妻子,丈夫晕倒不是应该想方设法弄醒吗?

    笙歌真心不觉得自己有错。

    “大妮,娘也不是故意折腾你爹的,娘就是气不过啊。”

    “可是没想到你爹的抗打击能力这么差,怎么说都连续落榜这么多年了,在邻里的指指点点下都顽强的译书,娘还以为……”

    “唉,还是娘对你爹的了解不够多啊。”

    笙歌在接过王大姑娘递过来的针时,颇有些懊恼的忏悔着,听起来诚意满满。

    “娘,您别自责。”

    “如果爹知道您不是故意的,一定不会怪你。”

    “爹常说身为读书人,乃是君子,君子坦荡荡,心胸宽阔,以德报怨,自是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

    王大姑娘小声安慰着笙歌。

    在亲疏远近上,她与娘是更为亲近的,可这么多年的习惯,爹在这家中的威严和一家之主的地位让她敬畏。

    “娘也希望如此。”

    “真没想到娘有朝一日还能用针扎人,这算不算是无师自通的医术呢。”

    “听说人的穴位神秘莫测,你说万一娘这一针扎下去,万一扎错了,中风偏瘫流口水可怎么办。”

    “娘可是听游方郎中说过有的人被一针扎下去都傻了呢。”

    笙歌忧心忡忡的说道。

    不就是想演吗,她就陪王玉辉好好演一演。

    正在装晕的王玉辉一颗心提的很高,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书中关于银针的描述。

    针灸之法,神秘莫测,甚至都可以起死回生。

    当然,也有可能让人一针毙命。

    难道他就要丧命于一毒妇之手了吗?

    王玉辉觉得他可能不能装晕了。

    生死之下,一切皆是小事,他绝对不能死。

    他还要考取功名,他还有赚取清名,光宗耀祖呢,怎么能够这么不光彩的死去呢。

    就在王玉辉准备装模作样幽幽睁开眼睛的时候,笙歌抓住最后的时机,一针扎了下去。

    笙歌这一针又快又准又狠,一针扎下去,一滴滴血珠便涌来出来,同时伴随着惨叫声。

    王玉辉哭唧唧,而王大姑娘却觉得神奇极了。

    从小到大,她都觉得娘虽是爹口中目不识丁的无知村妇,可在她看来,娘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

    如今娘竟然也无师自通了医术。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叫针灸之法。

    王大姑娘目光灼灼,一脸崇拜的看着笙歌,娘不愧是娘,她以后也要像娘学习。

    王玉辉惨叫过后,浑身的力气就好似抽光一般,失去了反抗的动力。

    识时务者为俊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如今他实在不宜与这毒妇周旋。

    他相信,如果他刚才再继续装晕下去,那个毒妇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再扎他几针。

    王玉辉的惨叫声再一次吸引了邻里的注意,王小儿子一句猪还没有杀完就把所有人顶了回去。

    王玉辉心塞塞,一种不详的预感在心头缓缓升起。

    他总觉得自今日起,他的生活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也许他一家之主的地位也会被动摇。

    笙歌见王玉辉蔫蔫的模样,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衫,装作一脸惊喜。

    “相公,你醒了。”

    “相公啊,幸亏你醒了。”

    “万一你走了,留下我孤苦伶仃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笙歌努力想让自己挤出几滴眼泪,可奈何她现在只想仰天大笑,实在装不出悲戚。

    于是笙歌只能干嚎着,流不出眼泪。

    emmmm……

    她什么时候都以折腾人为乐了?

    笙歌觉得她的三观可能急需拯救一下。

    王玉辉忍住痛,擦了擦鼻子下的血珠,幽幽的看着笙歌。

    这一定实在诅咒他……

    可哪怕他明知道这是诅咒,还得一脸善解人意的表示理解。

    “无事。”

    “只要你我能够冰释前嫌,不再相互猜疑,受再多的苦都值得”

    王玉辉深明大义的说着,就好似他自己才是那个受委屈的。

    笙歌鸡皮疙瘩不受控制的起了一身,她觉得她好像知道王玉辉一直落榜一辈子只能做个穷苦秀才的原因了。

    瞅瞅……

    瞅瞅这画风……

    王玉辉一说话,自动拐成了琼瑶风。

    其实王玉辉是一直去研究苦情小言戏了吧,要不然怎么能够把其中经典的话运用的这般炉火纯青的呢。

    一定是这样。

    “相公,您确定受再多的苦都可以吗?”

    笙歌笑意盈盈的问道。

    王玉辉:“……”。

    不用怀疑,这个毒妇一定是又挖好了坑等着他,他能不能把刚才那句话收回来呢。

    “相公,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是你经常放在嘴边的话,想来相公更喜欢以身作则。”

    “相公,你先好好养伤,以后我们慢慢来。”

    慢慢来……

    当然要慢慢来。

    她会一点一点让王玉辉彻底怀疑人生。

    笙歌单身举起了王玉辉,然后把王玉辉扔在了床上……

    王玉辉欲哭无泪,而王大姑娘只想说一句好凶残。

    不是说好养伤的吗?

    娘这一摔,爹的腿伤怕是又要加重了。

    (???????)

    王玉辉回了屋子,撑着木板的王小儿子终于也得了解放。

    撑了这么久的木板,王小儿子只觉得手臂酸疼,饥肠辘辘,眼巴巴的看着笙歌,想等着笙歌下厨。

    这么多年,他早就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再说了,王小儿子很是自信他自己一定不会跟王玉辉的待遇一样,毕竟他是娘唯一的儿子。

    只可惜,任凭王小儿子再怎么对着笙歌使眼色,暗示笙歌,笙歌都装作看不明白。

    反正她吃了好几个肉包子,一点都不饿。

    至于王小儿子饿了,那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直到王小儿子的肚子咕咕咕叫了起来,笙歌才停止了装傻。

    “幺儿,你饿了?”

    笙歌明知故问。

    王小儿子并没有觉得笙歌语气敷衍,反而觉得这是天籁之音,动听至极,终于把他中尴尬和饥饿中解放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肚子咕咕叫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