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想清醒的秀才妻(二十一)

    (二十一)

    好了伤疤忘了疼。

    待王小儿子这一身的伤好了,就会忘记她今天这一通揍。

    所以她要做的事情,就是隔三差五帮着王小儿子活动活动筋骨,顺带帮他回忆一下今天挨揍的经历。

    她就不信王小儿子在她的时不时的胖揍下还能保持这么健忘。

    “大妮,把你小弟扶进房间吧。”

    笙歌淡淡的说道。

    “跟你爹放在一起就好,毕竟两个伤患放在一起还能顺带交流下感悟。”

    王小儿子劫后余生,终于可以摆脱娘的残暴了。

    “爹爹……”

    扶着王小儿子进房间的王大姑娘看着气的倒在地上不断呕血的王玉辉吓得惊呼出声。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今天的一切都是这么混乱。

    笙歌皱了皱眉头,王玉辉这是又出什么幺蛾子了,难不成被硬生生气死了?

    笙歌瞥了一眼不远处深藏功与名的背篓,隐约猜到了事情的经过。

    只见王玉辉呕血,可口中还是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毒妇?

    笙歌耳力惊人,清清楚楚的听到了王玉辉的呓语。

    ╯﹏╰

    笙歌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王玉辉了。

    该说他不知死活呢,还是说他贼心不死?

    不过,王玉辉这副对她恨之入骨偏偏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让她看了真是欢喜极了。

    笙歌垫着一块布提溜着王玉辉放在了床上,房间里奇奇怪怪的味道让她不喜。

    至于房间,勤劳的小蜜蜂王大姑娘一定会打扫干净的。

    笙歌漫无目的的在村庄闲逛着,顺带看看有没有止血消炎的草药,总不能让王小儿子真的因为一个兔子腿废了吧。

    emmmm。

    如果王小儿子真的就这么死了,到了阴曹地府,孟婆小姐姐问他怎么死的,他答因为一个烤兔腿……

    画面太美,她不敢想象。

    笙歌从村庄再一次游荡到深山,草药没找到多少,反倒是花椒等类似的调料寻了不少。

    嗯,下一次再烤肉一定会比这一次更香。

    ……

    ……

    回到王家,笙歌把草药捣碎,寻了邻居家的青壮年来为王小儿子上药,至于王玉辉,不好意思,没寻到那么多草药。

    祸害遗千年,王玉辉命硬的很。

    时间一晃过了两日,王玉辉和王小儿子排排躺着,只不过一个背朝上,一个面朝上,两人相顾无言,更显萧索。

    想他和儿子,一个是一家之主,一个是家中的顶梁柱,如今却被大字不识一个的山野村妇折腾成了这个样子。

    此仇不报非君子。

    在两人无声交流中,王家来了位不速之客,带来了王三姑娘夫君病重的消息,想要亲家出个人去看看,以尽了亲家之谊。

    王玉辉和王小儿子瘫在床上,王大姑娘又是各绵软呆木的,显然不能让王大姑娘去。

    再说了,王三姑娘的夫君指不定在传消息的过程就咽气了,如今过去就是奔丧。

    万一王大姑娘被王三姑娘影响,一时间脑袋抽了,想不开也要自杀呢。

    到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就是两位了。

    所以王大姑娘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吧。

    笙歌收拾了些干粮,坐了个牛车就朝着王三姑娘家中敢去。

    老胳膊老腿,她实在是跑不动啊。

    至于车钱,笙歌把自己腌制起来的两只野兔送给了车夫。

    远远的,笙歌就隐隐约约听到了王三姑娘家传出的可怜兮兮的哭声,门上也贴上了白纸。

    笙歌知道,她的又一个女儿守寡了。

    见到笙歌,王三姑娘诧异极了,为何来的是娘,而不是爹呢。

    王三姑娘敛下诧异,垂泪默默问道“娘,爹爹呢。”

    笙歌:“……”。

    她辛辛苦苦坐着牛车摇摇晃晃来看王三姑娘,而王三姑娘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句爹爹呢。

    是她长得不够突出,还是原主这些年对王家的付出不够多。

    为什么所有人眼中都是侃侃而谈的渣男王玉辉,而看不到默默无闻奉献了一生的原主。

    不是说好女儿是娘贴心的小棉袄吗?

    “残了,在家养伤。”

    笙歌本就是个小心眼的人,做不出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事情。

    笙歌一连在王三姑娘夫家呆了数日,帮着亲家完成了入葬的一切事宜。

    待王三姑娘夫君入土为安,事情告一段落后,笙歌才找到王三姑娘准备来一番长谈。

    “说说吧,如今你有什么打算?”

    笙歌冷漠的问道,她觉得自己就是在亲眼见证一件奇葩事情的诞生。

    王三姑娘并没有为夫家诞下子嗣,说起来身份处境与王大姑娘同样尴尬。

    “我而今辞别公婆、娘,也便寻一条死路,跟着丈夫一处去了。”

    剧情中那句被重点标出的话终于从王三姑娘口中说了出来。

    亲耳听到,笙歌依旧觉得王三姑娘是个智障。

    可偏偏王三姑娘觉得自己大义凛然,乃是贞洁烈妇。

    初初接收剧情时,她还以为王三姑娘有难言之隐,是有苦衷的,可如今看来……

    这分明就是完完全全被王玉辉荼毒。

    笙歌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亲家母着急的眼泪都落了下来,连连说不可。

    他们只有一个儿子,如今唯一的儿子死了,难道儿媳也要随儿子而去了吗?

    “亲家母,你倒是劝劝三丫头啊。”

    “蝼蚁尚且偷生,三丫头年纪轻轻怎能生了死志呢。”

    笙歌轻轻的拍了拍亲家母的手,示意其别着急,她是来完成心愿的,怎么可能放任王三姑娘去死呢。

    不过这样的智障,还是好好教训教训比较好。

    “你想怎么死?”

    笙歌轻飘飘的瞥了一眼王三姑娘,死法儿那么多,执着于绝食多无趣。

    既然王三姑娘一心想死,她总得让王三姑娘尝遍各种各样的死法儿啊,如果到时候王三姑娘还是一门心思的要虽夫而去,那她就算冒着任务失败的风险也会成全王三姑娘非死不可的决心啊。

    王三姑娘:Σ(?д?lll)

    亲家:(#?Д?)

    王三姑娘觉得自己娘画风有些不太对,如果一心追求清名的爹说出这样的话,她一点都不吃惊,如今却是娘。

    娘一没哭,二没怒,只是心平气和的来了一句想怎么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