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想清醒的秀才妻(二十二)

    (二十二)

    难道娘都不劝她一下吗?

    难道娘以往对她的关爱都是假的吗?

    至于亲家,更是诧异。

    他们是想让亲家母劝生,不是一起探讨怎么死。

    怎么死重要吗?

    “绝食而死。”

    王三姑娘似是早就在心中演练了千万次这样的答案了,笙歌话音落下,她的回答便脱口而出。

    绝食而死啊……

    笙歌的笑容有些玩味。

    王家这一群兄弟姐妹还真是有意思,王小儿子为了抢一只兔子腿被她揍的半死,王三姑娘竟然还在叫嚣着绝食而死。

    真正挨饿,体会过在生死边缘挣扎后,就再也不能云淡风轻的说出自杀之言了。

    真想让王小儿子来看看王三姑娘这样一副倨傲自以为有名士烈妇风范的模样,然后让王小儿子发挥一下混不咧厚脸皮的特长,好好教教王三姑娘怎么做人。

    “为什么要选择绝食而亡呢,难不成绝食死了的分外美?”

    笙歌嗤笑着,饶有趣味的问道。

    这又不是那个魏晋风流以羸弱消瘦苍白为美的时代,没有人会看着你死了之后比旁人纤弱些就报以惊艳。

    王三姑娘被问的哑口无言。

    娘的反应实在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啊,女儿寻死觅活,做娘的不是应该好生劝阻,可娘为什么看起来兴致勃勃,好像在看热闹似的。

    这一定是错觉。

    “亲家公,亲家母,我能与三丫头单独谈谈吗?”

    有些犀利的问题,实在是不太适合当着亲家的面说。

    王三姑娘的公公婆婆对视一眼,眼中的担忧和怀疑差点儿溢出来。

    不过,考虑到笙歌的身份,依旧点了点头。

    ……

    ……

    泠泠七弦上:主播,你可悠着点儿,别小姑娘还没绝食就被你吓个半死了。

    主播:本小仙女是那样粗鲁的人吗?

    主播:你们不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变弱了吗?难道是开学了?

    主播:啧啧啧,开学还真是史诗级的大灾难啊。

    笙歌在直播间皮了一会儿,调节了一下心情,然后才看向王三姑娘。

    “三丫头,你为什么想随夫而亡呢?”

    笙歌并没有从王三姑娘的眼神中并没有太多的深情和哀恸,反而更多的是平静和坚定。

    仿佛丈夫的死对于王三姑娘来说只是她自杀而亡的理由。

    “夫死,无子,家贫,身为寡妇,无自立之能,还不如干干净净的就此随夫而去,还能得一贞洁烈妇的名声。”

    “爹自幼教导女儿莫要贪生怕死,人活一世,既然无法得身前富贵荣华,那便要得死后清名。”

    “与其苟且活着,倒不如赚取一牌坊,为后人所称道。”

    王三姑娘用帕子擦了擦眼角下未干的泪水,斩钉截铁的答道,且还是一脸的荣耀,就好似义士慷慨赴死视死如归的大气豪爽。

    emmmm……

    笙歌真觉得用这种词语来形容王大姑娘简直是对这两个词语的侮辱。

    若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笙歌还不至于如此恼怒。

    王三姑娘绝不是舍生取义,而是畏惧丧夫以后的生活,畏惧流言蜚语,畏惧困苦,所以才会想着一了百了,顺带还能赚取贞洁烈妇的名头,就连县志上都会有关于王三姑娘的记载。

    “三丫头,懦弱就懦弱,自杀就自杀,可是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着实有些瘆得慌。”

    “三丫头,你是不是打心眼里鄙夷你大姐。”

    “你鄙夷她,看不起她,所以才不愿自己成为那个样子?”

    “你真的觉得自杀成就清名真真就是大义吗?你是我的女儿,我含辛茹苦养育你,你不曾回报一丝一毫,你真当娘是冤大头吗?”

    “还有你婆婆公公,你既然都能够在丧夫之后义无反顾的殉情自杀以表贞烈,为什么不能照顾你公公婆婆呢。”

    “你是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不想承担责任,所以想着一劳永逸的寻死。”

    “承认吧,三丫头,你看不起你大姐,可实际上,你还不如你大姐。”

    笙歌一针见血,直接戳破了王三姑娘努力想要营造出的那份贞烈大气。

    虚伪就是虚伪,胆小就是胆小,自私就是自私,何必找那么多虚情假意的借口呢?

    既然做的出,难不成还在意别人说吗?

    对付这种人,需要用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

    王三姑娘脸色煞白,眼睛瞪的大大的,嘴巴开开合合,手指轻颤,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她连大姐都不如?

    她一无是处?

    娘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王三姑娘不停的喘着粗气,想要反驳,想要证明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样的娘,让她接受无力。

    一直以来,娘都是任劳任怨,绵软受气包的样子,逆来顺受,何时这样尖锐的说过话。

    王三姑娘觉得有种羞辱感,这份突如其来的羞辱感比丧夫的痛苦更让她难以接受。

    她与丈夫,不是青梅竹马,亦无海誓山盟。

    只是经媒人介绍,爹爹同意,便一身红嫁衣,一个红盖头,两个小木箱子便浑浑噩噩的嫁给了丈夫。

    丈夫因着识了些许字,所以比普通的山野村民多了份儒雅温和。

    若时间久些,指不定他们真真能培养一段感情,可她与丈夫并无久处。

    丧夫,她难过。

    她难过的不是痛失所爱,她难过的是她失了谋生的依靠,她立足的根本。

    失了丈夫,成了一个无子的寡妇,改嫁困难重重,哪怕她勉勉强强的二嫁成功,这段婚姻都会成为她一生的污点,时不时被人指指点点。

    活的如此卑微屈辱,这与爹的教诲不符。

    既然活着不能像爹书中所说的那样光宗耀祖,那么就算是死她也要争一份荣耀。

    她不想活的艰难,不想把夫家的责任背上肩膀上。

    她想要的是一份依靠,而不是一份责任。

    “娘,您无知,不懂何为荣耀,不懂何为清名,女儿不怪你。”

    “但是您也不能阻碍女儿成为这徽州女子的典范和荣耀,娘,若是爹知道了,一定会不开心的。”

    王三姑娘努力的扯了扯嘴角,淡笑着,端着一副大家闺秀的姿态,优雅温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快穿:直播进行时(百度最新章节)  快穿:直播进行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