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十五章 爷大概是捡来的

    与此同时,赴往准噶尔的大军兵分三路。抚远大将军裕亲王福全与胤褆率左翼军出古北口,安北大将军常佟率右翼军出喜峰口迎击叛军,阿尔尼率部与盛京、吉林满兵及科尔沁蒙兵出击乌尔会河口。

    三路大军计划会师乌珠穆沁草原,康熙率领亲军驻扎博洛河屯地,节制调度诸军。

    然而,首战已然出师不利。

    福全和胤褆率领的左翼军没能打残噶尔丹,让他噶尔丹乘胜渡过西拉木伦河,占了乌兰布通。

    胤褆出战前气势汹汹,胸脯在康熙面前拍的响响,结果竟吃了败仗。

    他蔫蔫的坐在康熙下手位置:“皇阿玛,此次是儿子急功近利了。”

    胤褆认错态度良好,康熙对他也宠的很。

    他拍着胤褆的肩膀,神色无奈:“朕找你过来,并非为了噶尔丹的事。你领兵经验尚少,已经做的很好了。”

    被康熙夸了的胤褆,开心的露出笑脸。

    “那皇阿玛是为了何事?当前,还有除了噶尔丹之外,能让皇阿玛发愁的事吗?”胤褆认真的想为君父分忧。

    然而,康熙憋了许久,只是不停的叹气,却一言不发。

    就在胤礽急的抓心挠肺时,康熙才憋出几个字:“胤祉心术不正。”

    胤褆做好了一切准备,等着康熙询问他时,能给出最正确的回答。

    可是,关于胤祉,这个他是真的不知该怎么说了。

    胤祉这个弟弟,虽然文采天赋不错,骑射上面也有满族儿郎的风范。然而,他小心眼儿,爱记仇,行事自傲又自卑。着实是不好评价。

    “皇阿玛,三弟不是才解禁没多久么?”胤褆不清楚事实,不敢乱说。

    他好不容易让康熙对自己改观,现在说话务必是谨言慎行的。

    此话一出,康熙的脸更黑了,他道:“美色误人。”

    胤褆点点头,表示自己懂了。

    除了小心眼儿的毛病,胤祉还有个坏毛病,就是好美色。

    少年初长成,刚吃了肉腥,自然是戒不了的。

    “三弟还小,再过个几年就懂事儿了。”胤褆觉得好色不算大毛病。

    堂堂皇家阿哥,就是养个百八十女子,也养的起,最多是名声有碍,被后人说声风流。

    康熙眉头皱的更深:“他借用太子名声,诓骗太子侧福晋李佳氏的嫡妹。”

    “嘶!”胤褆倒抽一口冷气。老三好胆识,玩大发了。

    “这当中应该有什么误会,毕竟胤祉是皇阿玛您的儿子,不至于……”胤褆努力给胤祉说着好话,可惜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

    康熙冷哼,他自己的儿子自己懂。

    “能有什么误会。纵然不是有意,却有顺水推舟之嫌。太子替朕代管朝政,忙的吃口饭的时间都没有。他倒好,还有功夫寻花问柳。好在太子仁德,将此事按了下去,没让人笑话朕教子无妨。”

    胤褆连连点头,昧着良心的顺着康熙话:“太子是皇阿玛您亲自教养的,心胸自然不凡。”

    多夸几句胤礽,康熙的神情就好几分。

    胤褆不得不牙疼的换着花样夸胤礽,句句不带重复的。

    远在紫禁城的胤礽,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把笔往旁边一放,喝上一杯凉:“肯定是老大又在皇阿玛面前说孤的坏话。也不知皇阿玛长途跋涉,身子是否受的住。”

    佟宛颜坐在旁边绣着荷包,听到这话,放下针线。

    “爷思念皇上,多去几封书信就是。想必皇上也很思念爷。”佟宛颜回想起史书上曾记载的事。

    康熙二十九年七月,康熙西征期间,胤礽与皇三子胤祉赴康熙行宫探病,太子因表现不佳被遣回京师。

    现在已经是七月初,康熙的身体指不定已然有些初兆。

    胤礽扭捏的红了红脸:“孤才为老三的事,去信告诉了皇阿玛。这才没多久,通信太频繁,岂不显得孤担不得大局,时刻依赖着皇阿玛?孤是替皇阿玛分忧的,怎能让皇阿玛不放心!”

    胤礽一心想做的完美,让康熙自豪有个完美的后继之人。

    但是,皇家无情,却不能真的无情。

    佟宛颜坐到胤礽身边,让他把头靠在自己腿上,给他温柔的按着。

    “这话说的是不错。爷的能力举朝有目共睹,皇上定然能知道。可爷对皇上的担心,有几个人能知道,又有几人想让皇上知道。皇上亲赴前线,听闻噶尔丹是个凶残人物,战场刀剑无眼的,爷多多关怀总是没有错的。没有人会嫌子女的关怀多,只会觉得不够呢。”

    见胤礽若有所思,佟宛颜接着道:“况且,这本就是爷的真心实意。自从皇上离京,爷天天儿都念叨着皇上,指不定皇上也担忧您在朝中一人劳累。”

    话句句说到胤礽的心里,胤礽激动的抱着佟宛颜猛亲一口。

    “孤知道了,小颜真是孤的福星!”

    胤礽提笔刷刷的,不一会儿就写出厚厚一沓信。

    写的时候他心里忐忑,害怕康熙觉得他优柔寡断。

    同时,心里又有些羞涩,他信上写的太情真意切,似乎只有小时候才这般情绪外露过。

    康熙收到胤礽的信件时,正好病了在喝药。

    胤褆坐在旁边,细心的服侍着,顺便嘚吧嘚吧的说着胤礽的坏话。

    比如胤礽在朝中独揽大权,不挂念老父,权欲熏心没良心。

    病重之下,康熙意识到自己年纪不轻了,而胤礽羽翼渐丰,风采更胜于他。

    他心里冒着酸水,有不满也有无力。

    但是,当他拆开胤礽的信,读了前三行时,眼泪立马下来了。

    “吾儿甚孝啊!”康熙激动的感慨道。

    胤褆不敢偷看信件,又想看看写的是什么内容。于是,他眼神飘来飘去的。

    “保清,你照顾朕也累了,回去歇着吧,朕无碍。”康熙受不住胤褆乱飘的小眼神,将人支使开。

    胤褆心里泛苦,嘴上说着没事。

    他提脚刚走出帐外,便听到康熙呜咽的哭声。

    得是多感动啊,才让铁血冷酷的帝王哭成孩子似的。

    胤褆撇撇嘴:“爷大概是捡来的吧。”

    没能趁着没人坏了胤礽的名声,胤褆不在意的打了几套拳后,大汗淋漓的沐浴入睡。

    他早习惯了,他不想习惯又能怎么样。他就不信了,总有一天他能敲了胤礽的墙角。

    胤礽在京城过的并不轻松,索额图仗着他代理朝政,在朝中愈发的猖狂。

    为君者,看的是大局,即便想偏着自己的母族,但母族也不能太过分。

    又是一日,索额图偷偷的请胤礽去他京郊的别庄一趟。

    胤礽难得休沐,原想在毓庆宫休息一天,好好陪陪自己的心肝儿。但看着索额图那张诚恳的老脸,还是忍不住答应了他。

    赫舍里氏祖上不是靠着女人发迹的,一家子的权臣,世代富贵,别庄自然是千好万好,比皇家庄园差不了多少。

    “奴才给爷行礼。”两道重叠的声音,娇软如莺燕。

    胤礽坐在竹椅上,手里把玩着黑玉棋子,闻声抬头一看,是两个貌美的双胞胎姐妹花。

    索额图这是搞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清穿之太子宠妃(百度最新章节)  清穿之太子宠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