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总是争宠的老大

    太后夸佟宛颜,胤礽笑的跟朵花儿似得,与有荣焉,大抵如此。

    太后乐意看到晚辈和和乐乐的过日子,不像康熙闲着没事儿,总往儿子屋里塞侍妾。

    “前儿哀家的哥哥送了两瓶烈酒,说是味道很不错,天冷也能暖身子。哀家年轻的时候很喜欢喝,现在闻到味道都受不住。你们俩儿带回去,偶尔抿个几口,去去寒。”太后道。

    佟宛颜眼神亮晶晶的,赶在胤礽前头道:“谢太后的赏。”

    胤礽暗暗扶额,上回她喝醉酒的样子历历在目,想想就头疼。

    美酒在前,佟宛颜顾不得理会胤礽的小心思。

    她的酒品好的很,从来不哭不闹的。

    “皇玛麽,小颜喝了酒是会闹事的,您可真会坑孙儿。”胤礽嘟囔的对太后撒娇道。

    太后看戏似得道:“小夫妻俩儿整天相敬如宾的多没意思,偶尔闹闹,欢快些。”

    胤礽没话说了,太后摆明了欺负他,他只能顺着。

    老太太真的是学坏了,一点不像以前那样慈和宠孩子。

    “太后说的是。”佟宛颜和太后一唱一和。

    太后没有后代,娘家借着她的东风已然过得很不错。

    她手里存的一堆好东西,在库房了锁着积灰。

    陪着太后用完午膳,胤礽小夫妻俩儿拎着一大把令人眼红的古董珠宝,慢悠悠逛回毓庆宫。

    没有任何意外的,后宫嫔妃知道了,又是一阵飞醋乱吃。

    这太子和他的侧福晋,真是的哪儿有好东西,哪儿不放过的。本就是有钱的主儿,还四处哄着太后、皇上把好东西嫌不够的往他们怀里塞。那争宠的手段,比她们还强。

    后宫嫔妃嫉妒的心啊,像小刀子似得往外扔。

    胤礽、佟宛颜则如铜墙铁壁,一个不怵。

    拎着美酒,择日不如撞日,到了晚膳时佟宛颜自个儿打开了酒瓶。

    浓烈的酒香,莽撞的撞入人的鼻子里

    佟宛颜深吸一口气,白嫩的脸颊晕的酡红。

    “果真是大草原的味道啊。”佟宛颜感叹道。

    胤礽悄悄和春雀、夏珠对了个眼神,今儿晚上没安分的时间睡了。

    不能喝酒的小酒鬼,闻了点味道便醉了。

    烈酒配好肉,上回的鹿肉被吃完了,可羊、猪、兔、鸡肉管够。

    佟宛颜爱吃烤肉,毓庆宫的厨子就练就好一副烤肉的好技术,连调料都配的让人赞不绝口。

    依着一贯的旧例,胤礽没有厨子把肉片好,他自己拿着刀柄精致,镶着宝石的小匕首,熟练的削出一片片薄厚均匀的肉片。

    再抹上辣味的调料,完全是佟宛颜最爱的口味。

    “啊,张口。”胤礽哄孩子一般道。

    佟宛颜配合的张开嘴:“味道正好,爷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你吃的开心就好。酒少喝点儿,哎,别偷喝,再喝没肉吃了。”胤礽急道。

    没有任何意外的,两小杯酒下肚,佟宛颜醉的软绵绵,像只醉虾。

    胤礽手指戳着她的脸颊,戳着戳着,自个儿先乐了。

    “你啊,好在是落在孤手里。也不对,孤啊,好在是落在你手里。”胤礽扛起小佳人,准备亲自替她洗澡。

    依着佟宛颜那爱干净的性子,第二天醒来浑身酒味,定然要闹的。

    春雀、夏珠不近不远的缀在后面,窸窣小声道:“爷对主子真好。”

    “主子待爷也好。”

    “是啊,幸好两位主子能遇在一起。”

    她们的声音小的难以听清,胤礽毫不知情。

    他心情愉悦的给佟宛颜当了回小厮,不时毛手毛脚的做些事儿,没人知道。

    德顺在门口守了近半个时辰,终于忍不住往里提醒一句,天冷别冻着了侧福晋,一趟趟热水往里递,还是会着凉的。

    最后,胤礽抱着拿被子裹成紫菜卷儿的佟宛颜,回到南院里屋,一夜好眠。

    佟宛颜醒来,吸着鼻子闻着自己发间的桂花香。

    “爷昨儿还帮我洗了头发?”佟宛颜滚到胤礽怀里,手趴在他胸膛上。

    紧实的手感,令人捏着舍不得放开。

    胤礽任由她的小手作乱,甚至恨不得她动作再放肆些,好圆了他心里的小九九。

    他能趁着佟宛颜没睡清醒,迷迷糊糊的时候欺负他。

    习惯早起上朝的康熙,可不会放过这个儿子。

    康熙知道了昨儿胤礽去了太后那儿,还贴心的送上窗花,心里跟醋坛子泡过似的。

    一个不开心,康熙让人来传话召见他了。

    胤礽奸计尚未得逞,便被德顺尖细的声音给毁了。

    他认命的爬起床,去哄他容易吃醋的皇阿玛去。

    没想到半路上,撞见了胤褆。

    “太子好孝心,连窗花这等奴才秧子做的事儿,都记挂的上。”胤褆讽刺道。

    胤礽不相让道:“孤记得前年惠妃因为剪了个新花样,特意呈到皇阿玛面前,得了皇阿玛的赏,并被赞一句蕙质兰心。大哥的意思是,惠妃……”

    “太子别误会我的意思。”胤褆拔高声音,打断胤礽的话。

    他的额娘,容不得人说。

    胤礽不在意的笑笑,他本没有意思要去说道惠妃。还不是胤褆自己找上门的,让人忍不住去说他几句。

    他眼神一瞄,瞧见胤褆手里抱了个盒子。

    “大哥手里,别是你刚才说的奴才秧子做的东西吧。”胤礽揪着胤褆的话不放。

    胤褆脸红白交错,眼神闪烁。

    心虚的模样,摆明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外面风大,孤先走了。”胤礽扯唇笑笑,不打算逼的胤褆跳脚。

    康熙等着胤礽来,未曾想没一会儿长子也来了。

    他满胸腔的父爱醋意,硬生生憋住,不能说出来。

    手心手背都是肉,长子也是疼爱的儿子。

    康熙对胤礽道:“过会儿朕再训你。心里只挂念着太后,忘记了朕这个皇阿玛。”

    胤礽拱手讨好的笑笑:“皇阿玛说的是,儿子浑蛋,让您生气了。”

    父子俩儿气氛亲昵,胤褆被传召进来时,敏锐的觉得自己像个第三者,插足这和谐的两人之间。

    他心里委屈,还是把手里的匣子呈上去。

    “儿子的福晋剪了些新颖的窗花,还有配了些醒神的香囊,特意想送给皇阿玛,一敬做子女的孝心。”胤褆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清穿之太子宠妃(百度最新章节)  清穿之太子宠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