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百八十三章 爷不虚!

    佟宛颜不再揪着护驾的事不放,胤礽就谢天谢地,哪里会在乎受罚补偿。

    自己的心肝儿任性点无妨,给她做牛做马他乐意的很。

    没多久,德顺送来两碗粥,作是晚膳。

    胤礽自个儿吃清淡的无所谓,可看着佟宛颜和他一样,他不满了。

    “侧福晋喜欢吃肉,重新做份有肉的菜上来。”胤礽道。

    德顺目光望向佟宛颜,晚膳吃的什么,可是佟宛颜特意交代的。

    佟宛颜捧过碗,拿起勺子,递到胤礽嘴边:“同甘共苦。妾身若是吃香喝辣的,爷岂不是食之无味。”

    “孤又不是小孩子。”胤礽乖乖张嘴,让佟宛颜喂他。

    “晚上吃些清淡的对胃好。明儿我再吃独食,如何?”佟宛颜道。

    灯下看美人,还是个一心一意照顾自己的美人,胤礽心肝儿颤颤。

    他不安分的摸摸佟宛颜的小手,滑腻腻的,摸一下心荡一下。

    佟宛颜安安静静的把一碗粥喂完,然后风情万种的瞥了胤礽一眼。

    胤礽痴痴道:“小颜。”

    “太医说,爷得禁欲三个月。”佟宛颜道。

    胤礽傻了:“三个月?孤的毒不是解了吗?等伤口好了,孤就能动了啊!其实,一个小匕首扎的伤口,能有多大。孤觉得,孤现在就可以动一动。”

    “色胚。”佟宛颜嗔道。

    胤礽嘿嘿一笑:“食色性也,小颜太美了。”

    “那也得忍着。太医说了,爷现在太虚了。男人,不能虚啊。”佟宛颜脸色翻的飞快。

    胤礽沉默了,他一只手不安分的动动:“孤,不虚。”

    “您说的不算,得太医说了不虚才行。”佟宛颜道。

    胤礽蔫蔫的垂下眼眸:“孤生气了。”

    “爷不是小孩子了。”佟宛颜拎出他之前说的话,直接堵住他的嘴。

    大半天没进食,刚还大哭了一场,佟宛颜饿的不行。

    一碗鸡丝粥,配上酸脆黄瓜条,没几口就吃完了。

    胤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见她吃的这么快,小声道:“孤不气了。”

    难得孩子气的胤礽,太招人疼了。

    佟宛颜放下空碗,拿起帕子擦擦嘴:“忍三个月,得一辈子,很划算的。”

    “小颜说什么就是什么。”胤礽道。

    得了圣谕,胤礽安心的在毓庆宫修养。

    七天之后,院使说能慢慢走动逛逛了,来毓庆宫探望的人开始涌进。

    脸颊上好不容易重新养出点肉的胤礽,替佟宛颜画好眉,满意道:“孤画眉的手艺越发的好了。”

    佟宛颜对着镜子,美了又美,回头给胤礽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浅尝辄止,不敢深吻。

    岁月静好的日子过多了,眉目张扬的胤礽平添几分温和,更加公子如玉。

    毓庆宫关起门过的日子好的令人羡艳,宫外的佟国纲坐不住了。

    准确说,从知道胤礽受伤的那天起,他就坐立不安,恨不得立马冲进宫里。

    “福晋啊,咱们的元宝儿怎么办?我一想到她当初受的苦,这心里就难受的不行。咱们家金尊玉贵的嫡长女,怎么就成了别人家的庶女,还得替嫁呢。得亏是元宝儿运气好,若不然轻则一辈子守活寡、重则被砍头啊。”佟国纲抱着佟福晋直哭。

    快五十岁的人了,抱着人眼泪鼻涕一把流的样子,实在辣眼睛。

    佟福晋比佟国纲冷静些,她情绪失控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日子是人过出来的,咱们的女儿即便是落难了,不也走出一路的锦绣大道。皇上不是说了太子伤情得控,暂无大碍么。爷留着眼泪到宫里哭给皇上看吧,在自己家哭没用的。”佟福晋嫌弃的推了推佟国纲,奈何推不动。

    佟国纲吸吸鼻子,脸在佟福晋的衣袖上蹭蹭,佟福晋的脸顿时黑了。

    莽夫!

    “不仅要见皇上,还得去见太子。爷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终于等到太子能见客了。福晋,你说爷穿哪件衣服更英姿勃发些?头一回在元宝儿面前露面,有点紧张。”佟国纲忽略佟福晋的脸色,自顾自道。

    佟福晋脸皮子抽了抽,强忍住一巴掌拍死眼前人的冲动。

    “前几回宫中大宴时,爷和元宝儿应当照过面了。”佟福晋说这话时,心里不可避免的难受,但她面上不显。

    家里有一个情绪冲动的人就够了,她得在外边稳住。

    即便佟福晋夜夜对窗流泪,心里的思女之痛不比佟国纲少,可外人没一个知道。

    佟国纲横眉一竖:“那哪能一样?那时候爷是外臣,至多算元宝儿的远房叔伯,见了面看的也是身份。现在爷是阿玛了,务必要让元宝儿感受到咱们家对她的重视。而且还有佟国柱那个蠢小子占在前面,爷不能比他更差。”

    佟福晋想想佟国柱的长相,再望望常年高居上位而气势不凡的佟国纲。

    她摸着良心道:“爷自然是最好的。”

    “福晋也比元宝儿的养母好。”佟国纲说的就是佟国柱的福晋了。

    不提这就罢了,提到另一位佟福晋,佟福晋气的心肝儿疼。

    “她如何能与我比,爷快些进宫吧。”别在这儿说着让人心烦的话。

    佟福晋后半句话藏在嘴里没说,没耐心的把佟国纲往外敢。

    老夫老妻的了,佟国纲在佟福晋面前,没有佟国舅的威风可耍。

    他急忙忙的重新换身新衣裳,金钱鼠尾辫打散了再梳一遍,就是当年他娶妻时,都没有现在紧张。

    康熙听到梁九功禀报佟国纲来时,神情一肃,正襟危坐。

    佟国纲性子直,有话说话、口无遮拦,但他一心为了大清、为了康熙,从不谋私,这让康熙十分敬重。

    在康熙的包容、偏宠下,满朝能未经宣召而随意入宫的,只有佟国纲一人了。

    “梁九功,最近没有人和舅舅过不去吧?”康熙让人请佟国纲进殿,转头不确定的问梁九功。

    梁九功弯下腰道:“奴才不曾听过。”

    “那就好,那应当无大事。”康熙松了口气道。

    然而,人生不随所愿,康熙这口气松的太早了。

    佟国纲抱着大闹乾清宫的心来,注定不会简单了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清穿之太子宠妃(百度最新章节)  清穿之太子宠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