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9章 出事了

    齐大伟把饭局安排在了一个洗浴中心。他投方清河所好,找了几个美女作陪,灌了他不少酒。当中方清河去厕所,齐大伟也跟了去,俩人并排站着撒尿。

    齐大伟先撒完,兜里掏出一张卡,往方清河裤兜里塞,说,该过节了,意思意思。

    方清河扭着身子躲着,说老弟你这是啥意思?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说着话躲的幅度大了些,手一滑,尿撒了一手。

    齐大伟说方科长你就拿上吧,一点小意思,犯不了错。

    方清河哈哈笑着说老弟你真有意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齐大伟又附耳道:我都安排好了,一会把她们都打发走,咱俩去洗个澡,按摩一下,做个保健。这个洗浴中心来了一批大学生,方科长您检验一下她们的业务素质咋样。

    说着朝方清河挤了挤眼。方清河心领神会,嘴上却说,这样不太好吧?我又不是那种人。

    齐大伟说,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偶尔放松,偶尔放松。这些大学生们也不容易,咱这权当是资助她们勤工俭学了。

    方清河说,也是,兄弟你说的有道理。说着,用沾着尿液的手紧紧握了齐大伟的手,二人勾肩搭背从厕所出来,刚断过背似的。

    吃过饭,齐大伟打发走了作陪人员,和方清河去地下室洗澡。洗澡的时候对方清河说刘哥,都安排好了,在房间等着呢,三楼306,从地下室直接坐电梯上去就行。我在305,一会我先上去,我是急的不行了。

    方清河酒喝的兴奋,正眼巴巴地等着他说这句话呢,就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你真够意思。你着急了你先走吧,好好干,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呀。

    齐大伟说,放心吧,我这是扑下身子,深入裙中,真抓湿干哩。

    说罢,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齐大伟等不得了,猴急地先走了。

    方清河搓了背,推了盐,用浴巾把下身围了,东倒西歪地上了电梯。他喝的太多了,醉眼朦胧,竟然走错了房间。他的房间在三楼西头第二个房间,但他一直走到了最西头,伸手推开了房门。

    抬眼一看,房间里的沙发上,果然仰面躺着一个女人。可能是睡着了,一只胳膊搭在额上,腰里是一截雪白的肚皮,那皮肤在灯光下美如白玉,格外扎眼。尤其是伟岸的胸部,正正符合方清河的审美标准。

    方清河热火中烧地看了一会,就觉得所有的血液都涌到了头上,手一松,腰里的浴巾无声地落到了地上。他口里叫着“我的心肝,哥哥来伺候你了”,一座山似的压到了那女人身上,乱摸乱啃起来。

    原来沙发上的女人不是洗浴中心的小姐,而是在另外一个房间里聚会的一位保险公司业务员。她被同事们灌了不少酒,不胜酒力,偷偷跑到这个房间,看房间空着,倒在沙发上,一会就睡了过去。

    感觉有人压在自己身上,她猛地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脱地精光的男人,正伸着臭烘烘的嘴巴要亲她,当即伸手啪地给了对方一记响亮的耳光,张口就喊:流氓……却被方清河一伸手堵上了嘴。

    方清河喷着酒气,哈哈笑着说你这个小妮子,还喜欢玩强的啊,好,哥哥陪你玩,这会你先别叫,等会有你叫的时候,哥哥有的是钱,叫得好听了,多给你加200!

    说着话把手伸到她裙子里,抓住内内就往下撸。

    身下的女人一声惊呼,猛一用力,把方清河掀到了地上,站起身来就往房门口跑。

    方清河这会倒是身手敏捷,在地上抱住了那女人的脚,然后迅速爬起来,光着身子堵在门口。

    那女人看逃不脱,就哭着说,大哥我求求你,我不是这里的小姐,我是保险公司的业务员,你放过我吧。

    说着话双膝着地,跪了下来。

    要说方清河现在如果清醒过来的话,闪开门放这女人走,也可能就没有什么多大的事发生,但在酒精的刺激和女人的反抗下,他像一头被激怒的狗熊,瞪着血红的眼睛,失去了理智。

    他喘着气,恶狠狠地说:别说你是保险公司的,你就是某某某(明星)今晚我也得办了你!

    说着话又把那女人抱起来扔到沙发上,一把扯开了她的上衣。然后仿佛苍蝇见了血,张口就狠狠咬住,恨不得把身下香喷喷的女人都吸到肚里去。

    就在他将要得手之时,身下的女人忽然停止了反抗,变得配合起来。方清河一阵窃喜,放开她的手说乖乖,着急了吧?来,哥哥这就给你。

    猛不防那女人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他的下身,狠命地扯。

    方清河痛的哎呀呀一声惨叫,出了一身冷汗。他双手去掰那女人的手,那女人却趁机爬起来,又向房门口冲去。不过这回她又失败了,方清河还是抢先一步堵在了门口,捂着下身,疼地朝她龇牙咧嘴。

    那女人披头散发,如笼中困兽,看见房间西墙还有一扇被锁死的门,就上去用力撞。那扇门被一把小铁锁缩着,在连续的撞击下,锁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方清河一看猎物要逃走,赶紧扑上去要捉住她,说时迟那时快,女人已经用力拉开了门,一步就跨了出去。

    就听得“啊”的一声惨叫,接着楼下传来一声闷响,然后一切都沉寂了。方清河感觉有点不对头,赶紧跟过去,刚迈出门,一脚踩空,幸亏左手拉着房门,才没有跌下去。

    伸头一看,妈呀,楼下的马路上一动不动地趴着刚才那个女人,看样子是没命了。

    方清河像被施了定身术,一下子呆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原来这个洗浴中心所在的这栋楼在修路时被拆除了一部分,最西头房间的西墙上虽有一道门,但门外就是空地。那女人情急之下慌不择路,出门就从三楼摔到了马路上。

    马路上的人越围越多,大家抬头一看,一个光猪男人在三楼站着,很容易就猜想到这事很可能与他有关。于是几个年轻人冲上来,捉住了方清河。方清河面如死灰,魂已经飞到爪哇国去了。

    齐大伟在房间里左等右等等不到方清河,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开门就看到方清河被几个壮汉推搡着从门前走过,他以为是警察扫黄,吓得赶紧又把门关上了。

    方清河当晚就被刑拘了。庆幸的是,摔下楼的女人经过抢救,保住了一条性命,但身受重伤。

    方清河出事后,妻子为了救他,卖掉了房子,自己到郊区租了一间民房。她白天去工厂上班,晚上去夜市上摆地摊。由于赔偿积极、到位,认罪态度好,方清河被轻判,在看守所度过了八个月后,保外就医。

    经历了这场变故,他对自己的灵魂做了一次彻底的检查,特别是看到为了他一夜白发的妻子,内心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浮躁,整个人变得温顺而务实。他上午在家看些佛书,下午去批发市场批发回来一些头花、橡皮筋、鞋垫什么的,晚上和老婆一起去练摊。

    夜市散时,已经是深夜了。方清河骑着三轮车带着妻子往家走,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忽长忽短。妻子坐在后面,揽着他的腰,靠在他厚实的背上睡着了。

    晚上江风回到家,家里黑灯瞎火的,看来杨柳今天又是夜班。江风发现,最近她的夜班特别多,似乎是有意要避开他似的。

    方清河出事后,对江风的思想也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公司里的人们看到方清河妻子为了挽救丈夫所做出的付出,感叹到:患难见真情啊,关键时刻,能指望住的,还是自己身边人!

    江风也不由得想到了杨柳的种种好,心想自己这样对待她是不是太过残忍?但杨柳骑在邱杜里身上那情景对他的刺激太深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释怀。方清河的妻子起码没有背叛,但杨柳却是实实在在的背叛了他。他这样想着,心里又愤恨起杨柳来。

    他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电视上正演着一部韩剧。甲对乙说:你不是发誓不谈对象了吗?乙说:还不是我妈逼的。甲很吃惊地问:你妈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